第858章、春去春又來!(以及完本感言感謝反擊!)

第858章、春去春又來!(以及完本感言感謝反擊!)

第858章、春去春又來!

紅牆。玄部。

茶香四溢,卻沒有人端起來喝上一口。

年輕首長看著坐在對面的老人,以無比恭敬地語氣說道:「先生,你當真就要這麼放手了?不再考慮考慮?」

先生哈哈大笑起來,說道:「說得跟這是好大一塊香饃饃似的。當年我不想進,但是被朱老給拉進來了。現在我要出去了,難道你還不放人不成?」

年輕首長滿臉歉意地看著老人,說道:「我聽朱老說過,當年原本你是有機會踏入天道境的,但是你的魔障是斬斷塵緣六根清凈-----你不願意就此歸隱,邁出去的那一腳又收了回來。這一耽擱----就是幾十年啊。國家虧欠燕子塢,更虧欠你。」

「都是命。」先生笑著擺手,一幅雲淡風輕的模樣,說道:「他們生在燕子塢,是命。我成了燕子塢的先生,也是命。白修的事情,我是有過錯的。原本早就想要過來請辭,但是前段時間更是燕子塢的多事之秋。現在重歸寧靜,我自然是要離開了。讓我用剩下的這段時間種種莊稼撿撿糞。說不定心中無欲無求之後,臨走之前還能夠臨門一腳邁進去----」

先生輕輕嘆息,語帶遺憾地說道:「習武問道一輩子,不能夠進去看看,看看那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終究有些不甘心啊。」

「先生要走,我不挽留。但是先生可有繼任人選?這一次,先生可要幫忙把好關啊。」

「原本我中意的是方炎。」先生出聲說道。

年輕首長笑了起來,說道:「原本中意的是方炎,證明現在中意的人就不是他了,對吧?那小子怎麼就招惹你生氣了?」

「前幾天我和他談過一次。」先生說道。

「他不願意?」

「他沒說不願意。」先生無奈苦笑。「他是直接翹家逃跑了。」

「什麼?」這一次連年輕首長都有些震驚了,說道:「翹家逃跑?什麼時候的事情?」

「算了,不用管他了。」先生再次擺手,說道:「這種不夠成熟穩重又沒有責任心的男人,是難以承擔此重任的----我現在另有人選。」

「是誰?」年輕首長問道。

「莫輕敵。」先生說道。

「你覺得他合適?」

先生無比肯定地點頭,說道:「沒有比他更加適合的人選。如果當年不是他和神龍一戰隕落,我又怎麼會收了白修-----先生之位,二十六年前就應該是他的了。」

年輕首長想了想,說道:「既然先生覺得行,那就是莫輕敵了。他沒翹家逃跑吧?」

「就他留下來守門。連他帶回來的那條狗都跑了。」先生頗為讚賞地說道:「從此事就可以看出來,青龍莫輕敵是一個成熟穩重有責任感有擔當的好男人,足以堪當此大任-----」

年輕首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說道:「那就是他了。我這就給他打電話讓他來見我。」

先生咧嘴笑了起來,好像是做了一樁多麼了不起的大事。

------

------

方炎確實翹家了。

不僅僅是他跑了,同時帶走的還有爺爺方虎威、母親陸婉、媳婦葉溫柔、以及方英雄方好漢這兩個跟屁蟲。

還有一條狗。

原本方炎是不想帶那條狗的,但是那條龍上了車后就不下來。方虎威老爺子一瞪眼,說道讓它出去透透氣。於是方炎就只能在車上給它留一個座位了。

自從爺爺方虎威的腿瘸了之後,就沒有離開過燕子塢。

以前方炎的父親方意行活著的時候,陸婉和丈夫還時不時出去旅行一趟。方意行不在了之後,陸婉這幾年也從來沒有走出過村子。

而且,方炎和葉溫柔新婚,總要出去度個蜜月什麼的吧?

於是方炎和葉溫柔一合計,索性開一輛大車朝著南方出發。一路走一路玩,走到哪裡就玩到哪裡。

讓爺爺和母親散散心,看看沿途他們不曾留意過的風景。

一路向南,最終的目標是花城。

這是方炎玩得最開心的一趟,也是他這麼多年來最舒心的幾天。

以前的方炎身負重任,懷揣血海深仇,每一步走來都小心翼翼竭盡全力。

你的賤掩飾不了你的丑,寒冷的夜晚孤單的就像是一條狗!

這句話是方炎的真實寫照。

方炎是孤獨的,甚至是孤苦的。沒有人比他活得更累,但是他努力地微笑。讓每一個人看到他的時候都能夠感覺到他是一個愉快的人。

所以葉溫柔喜歡他,秦倚天喜歡他,陸朝歌喜歡他,鳳凰喜歡他,蔣欽喜歡他,葉風聲喜歡他,李小天喜歡他,很多很多人喜歡他。

他是一個好玩的人,和這樣的人做朋友是很有意思的。難道這還不夠嗎?

生活那麼操#蛋,你擺著一張苦瓜臉給誰看?

看到方炎笑得像是個孩子,陸婉高興的同時也偷偷地抹了好幾次眼淚。

葉溫柔明白婆婆的心意,每次都是握緊婆婆的手給她安慰。

生活會越來越好,日子會越來越甜。

方家的每一個人都是這麼想的。

車子接近花城地界,到達高速公路的收費站出口的時候,卻發現門外停泊著十幾輛豪車。

清一色全是賓利,安安靜靜地靠在路邊,看起來有種奢華的低調。

當方炎交了過路費之後,欄杆這才放起,然後,那十幾輛賓利車便同時推開了車門。

嘩啦啦----

一個個衣著華麗氣派不凡的男人女人依次從車子里走了出來。

為首的是青雲集團的大老闆杜青以及他的乾女兒李雅,他下車之後頓了頓,然後是蘭山谷柳樹梅意思這一群華夏頂級公子哥走了出來。跟他們同時下車的還有一個異常搶眼的女人,將上心,將家現在的掌舵人。

方炎怎麼也沒有想到,她也會出現在迎接人群裡面。

再跟在後面的就是一些依附在青雲或者幾大家族的一些勢力。他們也想方設法找到機會跑來混個臉熟。

聽說花城這位最強大的公子哥有打人打臉的習慣,他們想著以後不小心招惹他了至少他看在見過一面的份上手下留情一些?

杜青想要請將上心蘭山谷他們走在前面,按照門弟實力,他們是要遠遠超過他的青雲集團的。

但是將上心蘭山谷這些人精一樣的人物,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方炎和杜青親如手足一樣的感情?杜青為了救乾女兒投案自首,結果在嚴刑逼供之下咬緊牙關一句方炎的壞話都沒有說過----如果他當時扛不住,方炎早就被抓進局子裡面去了。哪還有機會去燕京求援解局?

於是,在收費站工作人員以及一些過路司機的眼神注視下,一群人朝著正緩緩開出來的一輛別客商務車走過去。

方炎把車子停在路邊,按下車窗看著杜青他們,苦笑著說道:「是不是太高調了?」

「我們也是有這份擔心,所以就把人員給精減了好幾遍,再終能來的都是沒辦法再精減的----再減我們自己就來不了嘍。而且配車統一,沒讓他們開太過份的跑車什麼的,看起來還算是低調吧?」

「------」

將上心看到方炎一臉無語的模樣,笑著說道:「你和葉小姐新婚蜜月,老爺子和陸阿姨又是這麼多年頭一回來花城,我們這些做晚輩的總是要盡一份心意,是不是?」

「就是。要不是怕打擾你們的雅興,我們早就跑到燕京去迎接了。」蘭山谷大笑出聲。押對寶的感覺真是爽快啊。

「大家都是一家人,原本不用那麼生分,但還是要對你們說一聲感謝。」方炎和在場每一個人眼神對視,說道:「再說,這種張揚的感覺還是挺好的。偶爾來一次也不錯。」

眾人大笑。

方虎威老爺子和陸婉都下車對大家表示感謝,杜青拉著方虎威老爺子的手,說道:「方老,晚餐我們都安排好了,今天晚上我們陪您喝兩杯?」

「不行。」方虎威老爺子擺手,說道:「兩杯可不盡興。」

眾人再次大笑。

自從方家崛起,方虎威老爺子心中的抑鬱一掃而逝,現在的精神頭特別好,甚至比以前看起來都要更加年輕一些。

將上心和李雅的公關對象是陸婉,極盡噓寒問曖之能事。

反而是葉溫柔受到了冷落----

其實主要是沒有人敢靠近。

葉溫柔的性格和婚前沒有什麼兩樣,清清淡淡的,一幅我很酷你們誰都不要和我說話的表情。

方炎倒是喜歡極了她這一點,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像她這般活得清靜自我。

接受了杜青他們的宴請,大家一塊兒去吃了一頓接風飯。

飯後,蘭山谷表示他已經為大家準備了住所。

葉溫柔出聲說道:「不用了,方炎在花城有住處。」

陸婉看著方炎,說道:「你在花城買房了?」

「不是。」方炎一臉尷尬,說道:「是那個----我之前和別人一起住的-----」

「乾淨寬敞,晚上就住那裡吧。」葉溫柔做出了決定。

「------」

陸朝歌接到方炎的電話時,也被這個決定給嚇到了。

即便是面對將家步步緊逼時也沒有這樣的慌亂過,急聲說道:「方炎,你們確定要住在這裡?還是我幫你們預訂一家酒店?」

方炎苦笑,說道:「還是住你那裡吧,有些事情是應該讓你知道。」

「-----好。」陸朝歌的聲音輕微地顫抖著。

當方炎載著一家人開車過來時,陸朝歌已經等候在門口了。

方虎威看到陸朝歌,滿臉笑意地說道:「好孩子。苦了你了。」

陸婉上前拉著陸朝歌的手說道:「過來打擾你了。」

「不要客氣。」陸朝歌有些緊張。「就當是在自己家裡就好。」

葉溫柔和陸朝歌眼神對視,然後面無表情地從她的身邊走開了。

方炎走到陸朝歌面前,說道:「委屈你了。」

陸朝歌眼眶泛紅,很快又恢復如常,柔聲說道:「你們能來,我心裡其實是高興的----我以為永遠都不會有這麼一天。」

方炎握了握陸朝歌的手,說道:「進去吧。」

一家人在客廳落座,傭人忙著泡茶,陸朝歌站在中間介紹房間安排情況。

「方老住在三樓東邊,那裡的空氣最好。陸姨住在三樓的西邊,那裡賞月方便。葉小姐和方炎住二樓方炎之前住過的房間-----」

「你懷孕了。」葉溫柔若無其事的掃了陸朝歌的肚子一眼,輕聲說道。

「------」

客廳進入死一般的安靜。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葉溫柔,繼而又把視線轉移到陸朝歌身上。

「葉----葉小姐-----」

「你懷孕了。」葉溫柔再次說道。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姿態。「方炎的,對嗎?」

「我-----」陸朝歌臉色蒼白,話都說不利索了。

葉溫柔打了個呵欠,說道:「累了,我先睡了。」

說完,就起身上樓了。

方虎威獃滯半天,看看葉溫柔的背#景,又看看陸朝歌,咧開嘴巴笑了起來。

「好孩子啊,都是好孩子----年紀大了,熬不得夜。英雄,扶我上樓。願紅旗五洲四海齊招展,怕是火海刀山也撲上前。我恨不得急令飛雪化春水,呀呀呀呀呀----」

「-----」

陸婉看著陸朝歌,急聲問道:「朝歌,溫柔說的是真的?」

「我----沒有的事。」陸朝歌否認說道。

「朝歌。」方炎正色看向陸朝歌,說道:「是什麼樣就什麼樣,直說,不要隱瞞。」

「方炎----」陸朝歌的眼眶紅了,大顆大顆地眼淚就流敞出來,說道:「我不想的,這和我想的不一樣,我不想給你帶來任何麻煩----要不我出國吧。我帶著他出國。走得遠遠的,誰也找不到我們。」

「不行。」陸婉斬釘截鐵地說道。「你一個女人,現在又懷了孕,要走到哪裡?很快肚子就大了起來,那個時候你還怎麼照顧自己?再說,要是我方家的孩子,我們----這個責任還是要負的。「

陸婉掐了方炎一把,說道:「方炎,你做的好事------你倒是說句話啊。」

方炎看著陸朝歌,說道:「這次你不去燕京,我就知道你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小夢和我說話時欲言又止,我已經猜到了一些。我們的事情我早就和溫柔聊過,今天她主動提出要住到這裡,而且又點破你懷孕的事實,說明她是想接受這個孩子的----你不用走,誰也不用走。不過,工作的事情你要先放一放,不能再和以前那麼拼了,以後就好好休息吧。」

陸婉連連點頭,說道:「對。對,要好好休息。我留下來照顧你。」

「謝謝。」陸朝歌哽咽說道:「謝謝。」

陸婉的眼眶也紅了,摟著陸朝歌說道:「傻孩子,你說什麼謝謝啊,是我們對你說謝謝,是我們方家對不起你----」

------

------

「今天上午十點鐘有個慈善活動,美國的巴菲特先生和比爾先生也會參加----」

「下午三點鐘有個經濟會議,張#總理點名邀請你參加-----」

「下午五點鐘要飛博敖,晚八點鐘gce大會你有一個十五分鐘的發言----」

-----

身穿白色制服的女子從雜誌上面抬起頭來,說道:「把下午的活動全部取消吧。」

「可是張總理那邊----」

「讓林董代我過去吧。」

「是,小姐。」秘書清楚這位大小姐的風格,她說去就一定會去,颳風下雨都會去。她說不去就一定不會去,國家總理請她去她也不會去。「可是小姐,你下午有什麼行程嗎?」

女人的嘴角浮現一抹笑意,說道:「偷偷去見一個人。」

「那個人比總理還重要嗎?」

「當然。」年輕女人毫不猶豫地說道。

車子在楓林大道停了下來,一身白色風衣的秦倚天推開車門下車,對牧鷹說道:「你們回去吧。把暗處的人也全都撤走。」

「小姐,你的安全----」

「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你還用擔心我的安全問題嗎?」

牧鷹想了想,打了一個收工的手勢,然後自己也鑽進勞斯萊斯豪車裡面離開。

樹葉枯黃,楓葉滿地。

高跟皮靴踩在上面咔嚓咔嚓作響,聽起來就像是秦倚天此時歡悅的心情。

又是一年秋!

秦倚天喜歡秋天,因為秋天的景物看起來金燦燦的,是富貴喜慶的顏色。

叮噹----

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

秦倚天取出手機,上面顯示一條信息:龍之逆鱗。

秦倚天嘴角微角,回了四個字:觸之必死。

啪----

一個年輕男人從樹上落了下來,說道:「口令正確,請女王交代任務。」

「任務就是陪我逛街。」秦倚天伸手說道。

年輕男人走了過去,伸手握住了秦倚天的手掌。

「喂,你出來的時候那個女霸王說了什麼?」

「她說,雖然她可以做到眼不見為凈,但是你也不要太過份----哪有一個星期七天都想著要把別人老公約出去的?」

「我不管。」秦倚天昂著小臉說道:「當時是她主動跑去找我要求交易,說只要我能幫你擊跨將家,她就對我們的事情置若罔聞,難道她現在想反悔不成?」

「她沒有反悔,就是檢查出來懷孕了,情緒難免會有些波動----」

「她懷孕了?

「對啊。」

秦倚天拉著方炎的手轉身就走。

「去哪?」

「憑什麼她要比我先懷孕?我不服,我也要懷孕----」

「-------」

小記:花謝花會開!

很慶幸《終極教師》能夠順利完本。

記得發書一個月的時候,國家興起凈、清源、秋風三大行動,大刀揮起,亂葉紛飛。

總編邪月給我打電話,問我的書中有沒有黑道情節。我說沒有。

問我的書中有沒有露骨情節,我還沒來得及回答,他就說沒有,你現在寫東西很正派。

然後告訴我說不可以出現政治、不可以出現黑道。

我說沒問題,我的書中沒有這些東西。我在積極弘揚國學,弘揚奮發進取的拼搏精神。

後來又有人告訴我說不可以出現壞學生,我說好,我讓壞學生變好。於是,鄭國棟得到了他應有的懲罰,陳濤李陽等人也改邪歸正成為三好學生五好青年。

不可以出現壞老師,我說沒問題,每一個老師都是播撒文明的天使。

不可以出現師生戀,我去他----我去,他說的對。

我把秦倚天拉出學校做商界小公舉,我讓蔣欽和袁琳輟學去唱歌。她們都不再是學生了,就不存在師生戀的問題了吧?

哦,最後方火火同學都不是老師了,他變成了終極保安-----你看看我他媽是不是很智慧?

前幾天在你們大罵老柳更新慢的時候,正是老柳倍受煎熬的時候。

因為突然間有人說牽手以下都不能寫------

我真的很擔心,一覺醒來,《終極教師》突然間就404了。

那樣的話,所有的努力都付之流水。

經常有人給我留言說,老柳《鄰家》我都看了三遍了,你不明白我對它的感情,求你給一個結尾吧。

看到這樣的話我真是欲哭無淚,《鄰家》是我一個字一個字敲出來的,是我耗費了無數腦細胞想出來的。

那一段時間正是我作息最不正常的時候,每天晚上通宵碼字,寫到早晨七點多出門吃一碗綠豆粥一個肉餅然後回家蒙頭大睡。下午兩點多鐘起床,隨便吃幾口飯就開始碼字。以每天一萬五千字的速度瘋狂拚命。

現在知道老柳的臉為什麼那麼大了吧?睡出來的。

現在知道老柳為什麼有一身職業病了吧?拼出來的。

在距離春節還有幾天的時候,《鄰家》被和諧了。

你們了解我當時的感受嗎?

你們知道那個春節我是怎麼過去的嗎?

我一個大男爺們坐在出租屋裡面不停地抹眼淚,卻哭不出任何聲音。

現在,無數的人跑過來告訴我說你們不了解我對《鄰家》的感情------

真的,我了解。念念不忘,證明你們是真正地喜歡它。

但是你們不了解我對《鄰家》的感情。那是我在起點的第一本書,是我第一本高收入的書。是我當時的所有經濟來源,是我準備存錢買房子的夢想和依靠。

它沒有了,消失了。

就是在現在公共場合介紹自己的時候,都沒辦法把這本書給寫進作品列表裡面。

就像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這樣的感覺,你們懂嗎?

為了寫好這本《終極教師》,我足足準備了半年的時間啊。

我找來高中生借來語文課本,我去詢問他們現在的生活狀態和學習狀態。我找來數位專業老師,請求他們給我講述他們從教的各種各樣難題和發生的趣事------我的筆記本上面列的大綱和故事點都有幾十頁。

我在此書中寫的武痴候振棟曾經就是一位專業性的老師,他也給我提供了不少創作素材。

當然,大多數最後都沒辦法用上。

反正正如你們看到的,《終極教師》變成了《終極保安》,最後變成《太極傳說》或者《莫輕敵和一條狗同居的故事》。

有人說《終極教師》更新慢,我接受批評。

說我寫《終極教師》不用功,那我只能呵呵兩聲。

寫過東西的人都清楚,喜劇是最難寫的。都市喜劇尤其難。

喜劇寫一個段子兩個段子,大家樂呵一下,這個很容易。

但是八百五十八章兩百七十萬字每一章都要有笑點和故事點,這就是極其困難甚至苛刻的一件事情了。

有人吆喝著說老柳江朗才盡再也不看他的書了之類的話,我連反駁一句的興趣都沒有,說得就跟我的所有書都是為了給你寫地似的。

要不我新本書扉頁上面寫一句:獻給我最不愛的叉叉叉?

我寫給那些懂我的人,我寫給那些懂書的人。

不過有一點你們說地對,我不是天才,我只是有一點點天賦。

我比別人更努力,我比別人更拚命,我吃飯想段子、睡覺前想段子、蹲廁所的時候想段子、陪柳下飯玩遊戲的時候也在想段子-------所以我才能夠取得現在這樣的成績。

這麼說自己實在是有些太謙虛了!

我真是用心了,有書為證。也有書的成績為證。

「終極教師,俺們希望繼續寫下去,跟美帝、沙俄、日耳曼鐵騎、阿三、還有島國、菲佣等等一系列的經貿戰役,讓朝歌和倚天、上心為主的女強人發揮作用,現在大都小說基本上寫的是窩裡斗,看的有些膩了,老柳哥哥」

這是一個讀者朋友給我的留言,我收到了很多這樣的留言。

我知道你們捨不得,我也捨不得啊。方火火這個賤人-----怎麼那麼快就要說再見了呢?

我喜歡的秦倚天、我喜歡的陸朝歌、我喜歡的葉溫柔、我喜歡的鳳凰、喜歡的蔣欽和袁琳、方英雄和方好漢、杜青、柳樹蘭山谷------

還有正直無私心有城府的先生,狡猾如狐卻又苦心經營的方虎威,有老酒鬼莫輕敵,有小透明狗冰龍-----

怎麼就要說再見了呢?

對每一個作者來說,結尾都是最難寫的。

因為無論你怎麼寫都會有人不滿意。

有人希望遺憾美,有人喜歡大團圓。此事古難全。

《她說,要有光》,此章一出,有人憤怒嘶吼,有人黯然流淚。更多的朋友給我留言說:老柳,請給秦倚天幸福。

你們為什麼會有這樣大的反應?是因為你們愛秦倚天啊。

我把她立起來了,所以你們喜歡它。所以你們和她同呼吸共命運。

如果我只是寫有一個女生長得好漂亮好漂亮她好聰明好聰明她第一眼看到男主角就喜歡上男主角每天哭著喊著讓男主角把她收了再多的女人也無所謂-----你們會喜歡這樣的小說嗎?

外面多得是啊,你何必跑到我這裡來找這份不痛快呢?

證明你們心裡還是想看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想看一些經得住思考和沉澱的東西。

你們喜歡唐佳怡,喜歡沈漫歌,喜歡秋意寒,喜歡王九九,喜歡聞人牧月,喜歡離,喜歡小紅帽不正是這個原因嗎?

秦倚天的每一次出場都華麗之極,她的每一句話都經過精雕細刻,她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精心設計-----所以才有你們喜歡的秦倚天啊。

不管是寫她華麗唯美還是寫她落莫遺憾,都是為了塑造這個人,讓她活生生地站在你們面前。

你們因為愛她,所以才會恨我。

這就是作者的努力,是作者的功力。

我不怪你們,這是我應得的----榮譽。

當然,有人說我不聽我不聽你寫得不是我心中想的你讓我不開心不舒服不喜歡你就是個大水逼你就是個大傻逼你姜狼才盡-----

有人留言說這後面幾章是你找人代寫的吧?又j8開始灌水了。

我只想說,你的腦袋進水了。

所有的故事結尾,在開場之前就已經想好了。

我最喜歡的角色是秦倚天、是葉溫柔,是陸朝歌,所以他們終得圓滿。

我也喜歡鳳凰,因為鳳凰太苦也太累了,但是,心有裂痕,再湊在一起反而是彼此的累贅。

相忘江湖,何曾不是一種圓滿?

我寫得第一本書是07年的《市長千金愛上我》,《終極教師》完結於2015年的尾巴。

誰的數學好,幫我算算我寫了多少年的小說了?

前天晚上十一點多,我在微信公眾平台發了一句話:你的賤掩飾不了你的丑,寒冷的夜晚孤單的就像是一條狗。

有幽默感的朋友留言說說:求別說,老柳被你看穿了,老柳你又在嘲諷我們單身狗------

還有一些朋友和我玩起了有趣的反擊,說老柳我不許你這麼說自己,老柳你對自己形容的真貼切。

但是也有人說柳下揮我看錯你了我沒想到你是這麼沒素質的人我再也不看你的書了你不值得我去喜歡去追隨-----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媽的竟然敢罵我------

後來我想明白了,這樣做是不對的。

因為你不可能奢望所有人的智商都一樣,所有人的審美情趣或者說審丑情趣都一樣。

其實那句話寫得是我,也是方火火。

我向那些受傷害的朋友道歉!

以後我還是會這麼乾的!

故事完本了,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想想《鄰家》,至少你們看到結局不是?

謝謝,謝謝你們一路陪我走來,謝謝你們不離不棄風雨同舟。

總有人說要離開,其實,如果當真要離開的話,你們就不會說那些要離開的話了。

正如我之前說過的那樣:你要走,請好好保重。你留下,我萬般歡喜。

春去春又來,花謝花會開。

老柳的新書11月11號會在縱橫發布,為什麼選擇這一天呢?因為我想告訴你們,那一天你們的太太或者女朋友很忙,但是老柳會陪你們過光棍節。

這是不是愛?

11月11號,我們再次踏上征程!

我會在微信公眾平台隨時發布新書消息,如果有《終極教師》的番外也是會發布在這上面,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關注一下。

微信公眾平台帳號:liuxiahui28。

新浪微博:直接搜『柳下揮』就可以找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終極教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終極教師目錄 終極教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8章、春去春又來!(以及完本感言感謝反擊!)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