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大雪紛飛

第399章 大雪紛飛

第四百四十二章大雪紛飛

「小薰。。小薰!」

「誒?」學校里,我被身旁一個輕柔的童音從思考中拽了回來。

「小薰,你沒事吧?」回過頭,步美正一臉擔心的看著我。「已經有好久了,你最近總是在走神,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

「就是啊,以前倒是也見你上課偷偷打盹,但是最近你都是在神遊,薰,你沒事吧?」光彥也湊了上來。

「是不是午飯沒有吃飽啊?」

「怎麼可能啦元太!」步美笑罵道。「小薰又不是你飯量~」

距離上一次跟小蘭他們出門到現在已經有快近一個月的時間了,一個月的時間過得十分平靜,雖然偶爾有案件發生,但是有柯南在場的基本很快都能解決,這樣的平靜日子是不可多得的,但是,越是平靜的日子我就越無法安下心來。

自上次被貝爾摩德摸過頭之後,我的心裡就一直覺得不放心。說實話,那種被摸頭的感覺很不好,自我出生到現在,摸過我頭的人不超過雙手之數。老爸老媽不說了,六歲前那是常有的事情,甚至老媽在我回來之後依舊偶爾會將手按在我的頭上一頓擼。

再有就是已經長大的小蘭,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她也會做出這樣的動作。不過很少,畢竟我這個做哥哥的還是要面子的。

第四個,就是靜流,也是最多的一個,畢竟我的童年到成人,這漫長的十年都是在她的身邊度過的。

如果再加上變小歸來后的佐藤,園子,有希子姐姐,差不多又能占幾個名額,不過她們都可以忽略不計的。

而最後,一個摸我頭次數僅次於靜流的人,便是貝爾摩德。常年的跟隨她做任務,她的手放在我頭上的觸感讓我至今都記得十分清楚。而上一次被新出摸頭的時候,那觸感一模一樣,就好像每一次完成任務后對我的獎勵那般。不僅是我熟悉,我相信貝爾摩德也一樣熟悉。

暴露了,暴露了嗎?我不能確定,但是那手感絕對錯不了,沒有任何的試探,就是那樣自然的放在了我的頭上。如果說沒暴露,我自己都不信。

但是,這一個月的時間以來,我卻沒有感受到有任何組織的人潛入到了我的身邊。這讓我比被監視了還難受。

如果說發現我的人是Gin,相信我們早就火拚了起來,那樣我到也踏實。大不了就是一命換一命的關係。但是這個人偏偏是貝爾摩德,這個讓我都不能很準確猜透她想法的女人。更要命的是,她的身邊還拴著一個我更無法預估行動的人。。。

玲。

「小薰,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最近我們的活動你一次都沒有參加誒。」

「就是說啊,上一次我們一起去動物園你也沒有參加。六個人就差你一個了。」元太在一旁接話。

「就是就是,就連灰原同學親自去問你,你也都回絕了,薰,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了?用不用去醫務室啊?」

「抱歉啊各位。」我攤了攤手,無奈的苦笑解釋。「確實,我最近總是覺得身體不太舒服,所以就沒有參加大家的活動,可是我去醫院檢查過,也沒有什麼事情。但就是不舒服。」對於孩子們的細膩,我確實感到些欣慰,雖然這三個孩子總是喜歡出風頭,也偶爾會吵架鬥嘴,但是對同伴的關心卻是一點都沒有減少過。

「誒?難道?難道是心理問題?」光彥的大膽猜測讓孩子們同時露出了驚訝和擔心的神情。

「怎麼可能,小薰才不會患那種可怕的病呢!」步美急忙搶過話來,轉移了話題。「對,對了,小薰你知道嗎?再過幾天就是情人節了呢!」

「誒?」

「切,情人節有什麼好過的。」一直沉默的柯南不知為何突然在這裡吐槽了一句。

「所謂情人節什麼的還不是商人們為了促銷生意而使出的宣傳手段嘛。」

「可是,如果在這一天收到禮物的時候還是會很開心的嘛。」似乎是為了幫我轉移話題,柯南的一句話成功的吸引了所有孩子們的注意力。而我也可以在這短暫的時間得到解放。順便將貝爾摩德的事情暫時忘在腦後。

「再者說,巧克力也是一種非常非常好吃的零食,能收到有什麼不好的。」元太也參與了進來。「柯南,你該不會是因為收不到才在這裡鬧彆扭的吧?」

「呵,呵呵,你以為我是你們身後的那對兒嗎?」柯南眯著半月眼將視線轉向了我和我身邊的志保。「只有他們倆才是我們這裡最有可能玩這種戀愛遊戲的吧?」

「不,我其實是有不同看法的哦。」志保在我身邊一邊收拾著桌子一邊開口輕聲道。「事實上,情人節的這個名稱原本是取自瓦倫丁的一名基督信徒。傳說,在公元3世紀,羅馬帝國出現全面危機,經濟凋敝,統治階級腐敗,社會動蕩不安,人民紛紛反抗。貴族階級為維護其統治,殘暴鎮壓民眾和基督教徒。是時有一位教徒瓦倫丁,被捕入獄。在獄中,他以坦誠之心打動了典獄長的女兒。他們相互愛慕,並得到典獄長女兒的照顧。統治階級下令將他執行死刑。在臨刑前,他給典獄長女兒寫了一封長長的遺書,表明自己是無罪的。表明他光明磊落的心跡和對典獄長女兒深深眷戀。

公元270年2月14日,他被處死刑,後來,基督教徒為了紀念瓦倫丁為正義、為純潔的愛而犧牲自己,將臨刑的這一天定為「聖瓦倫節「,後人又改成「情人節「。」到底是志保,隨便的聊天都能將典故清晰的描述而出。

「誒誒?是這個樣子嗎?」

「但是,我聽媽媽說,其實情人節是女孩子從巧克力上獲得愛的勇氣。編製重要回憶的一天。所以巧克力才會又甜又苦的。」

「這麼說,步美,你已經把巧克力買好了嗎?」

「沒有哦,爸爸媽媽說我現在送巧克力還太早了呢。」說罷,孩子們都顯得有些沮喪,畢竟兩個男孩子一直喜歡步美,啊,現在有一個已經移情別戀了。不過在這樣的日子來臨前,作為小孩子多少都會有一份遐想吧。

不過現實還是殘酷的,上課的鈴聲再次響起,孩子們的遐想也告一段落,不得不回到座位上準備上課。

「那麼,薰的妹妹,你的小蘭呢?又準備怎麼做?」臨上課,志保向柯南似笑非笑的問了一句。

「她啊,她正為明天大家一起去吹渡山莊的事忙裡忙外呢,關於巧克力倒是一句都沒提。」

「是嗎?」志保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片刻,而後便不在出聲。

「你們呢?」柯南又八卦了起來。「有沒有給薰準備巧克力?」

「我,我們之間倒是沒有過過這種類似的節日。」志保慌亂的神色一閃而逝。「而且,你看他現在的狀態。」下巴向著我的位置輕挑,柯南也順勢看了過來。這才發現,坐在志保身邊的我,思緒已經再一次的神遊天外。

————蘭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惡魔的羽翼守護的羽翼————

「薰,你真的不跟我們去嗎?」

時間轉眼來到了第二天,早就跟園子約好的小蘭今天將前往吹渡山莊度假,而負責送行的當然是老爸。但是這樣的家庭活動,我卻是沒打算參加。因為貝爾摩德的事情,我最近總是覺得心神不寧,於是我想趁這個機會去一趟志保那邊。一來是看一看關於解藥的進度,二來是需要看看周邊的布防和眼線。

「啊,我不去了。」我對柯南揮揮手。「馬上就到情人節了,小蘭交給你,我去陪志保過了。」

「喂喂。。」柯南嘴角微抽。但很快就恢復了一副嚴肅的樣子。「不過啊,薰,最近你的狀態確實不太對勁。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情了?」

「沒有。」

「難道是關於組織的事有眉目了?亦或者。。我們暴露了?」

「嗯?」我抬頭看了看柯南。「為什麼會這麼想?」

「上一次,我們不是一起去了動物園了嗎?就是你沒去的那次。」

「嗯。」我點點頭。

「那一次我們遇到了一個誘拐事件,是一個長得想動物園園長的人,叫做詹姆斯布萊克。」

「嗯。。我好像聽志保說過,不過當時沒太在意。他怎麼了?」

「這個人在誘拐事件之後就消失了,甚至警察都沒有找到他。」

「。。。So?」

「他。。算了。」柯南搖了搖頭。「順便問你另一個人。」

「誰?」

「赤井秀一,你有印象嗎?」

「。。。那是誰?」我強裝鎮定道。柯南怎麼會知道赤井秀一這個名字?

「赤井秀一,是我們之前在公交車上遇到炸彈綁匪時候裡面的一個乘客。」柯南托腮說道。「但是在那天動物園事件的時候,我曾經再一次看見了他。」

「大概是巧合吧?」

「不,我不這麼認為。」柯南搖搖頭,「我記得他的樣子,他的眼神很嚇人,那種漠視一切的感覺,讓人十分的不舒服,不過我想他應該不是壞人。至少我沒有從他的眼中感受到危險。但是。。」

「但是?」

「但是,灰原卻下意識的躲閃了他的目光。而且似乎灰原在看他的時候會有些許的顫抖,甚至有些怨恨。」

「。。。」聽了柯南的話,我的心跳有些加快了速度。當然會怨恨,志保是為數不多的非金牌見過赤井秀一的人,更何況這個赤井秀一還差點做了她的姐夫。「你想多了,我不認識這個叫什麼赤井的,志保也應該不認識。」

「但是,你還記得你曾經說過嗎?那輛公交車上。。有組織的人。」柯南絲毫沒有放過細節的意思。「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那個叫做赤井秀一的人真是組織的人的話。那麼我們兩次遇到他,就不再是巧合了。」

「。。。。。。」

「薰?」

「沒事。」我搖了搖頭。「你去吧,我也要去找志保了。」說罷,我抓起沙發上的風衣,直徑走出了大門。

「喂!」柯南還想叫住我,但可惜,我留給他的只有一道蒼金色的背影。

「呼。。」離開事務所走到門口,我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白色的哈氣形成了一道煙柱消失在寒冷的空氣中。

晃了晃頭,搓了搓手,看著滿天的飛雪。腦海中卻是柯南剛剛提到的那個名字。

「赤井。。秀一。」

無形中,我感覺自己掉入了一張大網之中。漁翁有兩名,一名是赤井秀一,而另一名,則是貝爾摩德。現階段,兩名漁翁正在用各自的方式尋找魚群的下落。而沉入海底的我和志保,正透過昏暗的海水,注視著這兩名即將撒網的捕獵者。

到底是魚死網破?還是在被捕殺前,我們能夠逃離這片危險之地?一切都是個未知數。

「呼。。。這個情人節,不好過啊。」話落,我走入了紛飛的大雪,數秒后,白色的世界將我徹底的埋沒在其中,不見蹤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名偵探柯南之惡魔守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名偵探柯南之惡魔守護目錄 名偵探柯南之惡魔守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9章 大雪紛飛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