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六扇門

第743章 六扇門

「沒錯,八王子是被我打傷的。」

要在以前,莫問天或許顧忌,但他現在晉陞假嬰境界,當然是底氣十足,哈哈大笑道:「烈陽郡主,八王子是你的弟弟,那你這姐姐當得可不稱職,我要是有這樣的弟弟,早就一巴掌給拍死,還能保存家族的臉面,難得你能容忍他到現在。」

「你……狗膽包天!」

烈陽郡主氣得渾身顫抖,咬牙道:「你是在找死,老八再怎麼不濟,也是大秦王室成員,你不過是諸侯國金丹掌門,螻蟻一般的存在,豈能容你來撒野?」

「郡主,你也別生氣,氣大傷身。」

莫問天似是氣定神閑,好整似暇道:「八王子是王室成員沒錯,我也沒有藐視大秦王族的膽量,只是他實在色膽包天,居然妄圖染指鄭國公,這是誰給他的膽量?」

說打這裡,他的聲音驟然提高,厲聲道:「郡主,若是本座不給他一些教訓,任由他胡作非為下去,莫不成逼鄭國造反不成?」

「放肆!」

那銀髮老者勃然作色,可正要準備出手時,那平靜如湖的識海里,好似被重鎚狠狠一擊,頓時間水花四濺,潮水般的震蕩起來。

「哎呀!」

那銀髮老者喉口一甜,不由傳出一聲悶哼,似要咳一口鮮血出來,讓他心裡頓時間駭然,連忙用氣血強壓下去。

烈陽郡主原本也待發作,可就是看到這一幕,讓她心裡同樣是驚駭莫名,對莫問天產生高深莫測的感覺,頓時不敢隨意的發作。

「郡主,無極真君所言,並非沒有道理。」

這時候,無量公子滿臉的黯然,嘆然說道:「可憐我的妹妹,也是宋國的女公子,卻落在八王子手裡,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說到這裡,他似乎是想到自己,似乎也好不到哪裡去,微微搖起頭來,滿臉都是悔恨不已的神色。

「老五,就你還有臉說?」

天劍公子神色不屑,冷笑道:「自己什麼德性,難道還不清楚嗎?」

「宋天劍,老五說的沒錯,人心都是肉長的。」

神刀公子神色悲憤,仰天長嘆道:「那可是你的胞妹,也是我們最疼愛的小妹,就這樣被八王子掠走,難道說你一點都不心痛嗎?」

五年以前,八王子掠走宋國女公子,聽說被娶為一房小妾,再就沒有任何的音訊,這件事情頗為的隱秘,此時被無量公子提起,讓在場將士頓時憤怒起來。

宋國女公子性情善良,沒有世家弟子的高傲,雖然她修鍊天賦也不錯,但甘願成為醫者懸壺救世,在軍中也歷練過一段時間,期間醫治的傷兵無數,得到將士們的忠心擁戴。

純潔無瑕的花朵,被呵護都是來不及,卻遭受到畜生的玷污,任何人也難以忍受。

「八王子如此行徑,莫要是說逼反鄭國,遲早宋國也得反。」

狂刀真君厲聲吼道,想到昔日軍中過往,他的眼睛都有些發紅。

「八王子荒淫無度,理應得到教訓。」

「沒錯,無極真君不殺他,已經是給大秦王室面子。」

「八王子罪有應得,若是大秦王室不管,無極真君替天行道,卻又有何錯?」

……

在神策軍里,自然有無極門弟子,有他們的帶頭喊話,頓時間似是被帶起節奏,很快便喊聲四起,似是沸騰的民怨一般。

「反了,都反了!」

烈陽郡主氣得臉色發白,她怎麼也不會想到,會有眼前的這般場面,原本想要替老八出頭,好借故拿下無極真君。

可是現在看來,這簡直是自找麻煩,不但是失去道義,還將所有人推到對立面,自然再不能拿八王子說事。

要是換作以往,大不了直接拿下,跟弱者沒必要講道理,但是剛剛雷掌門暗虧她看在眼裡,顯然是那無極真君所為,在摸不清此人深淺以前,自然是不能輕舉妄動。

「聒噪!」

烈陽郡主冷聲呵斥一聲,她的目光橫掃過全場,恍若兩道冷焰跳躍而過,不論誰是被那目光掃過,都不由升起不寒而慄的感覺。

大秦王室的淫威尚在,烈陽郡主的身份在那擺著,自然沒有人膽敢當面觸怒,當下都是默不作聲,現場靜的落針可聞。

「本郡主前來宋國,不是聽你們發牢騷,而是為查案而來。」

說到這裡,她的聲音一頓,繼續說道:「宋國公身死道消,但顯然是被人刺殺,大秦王室已經接到地方上報,特命刑部六扇門徹查此案,本郡主隨行督辦。」

「郡主,君父死的好冤,你們來的正好。」

天劍公子上前跪倒,似是滿目垂淚,聲淚俱下道:「宋家不幸,三公子神刀圖謀篡位,有弒君殺父的嫌疑,還望六扇門徹查此案,還宋國朗朗乾坤。」

無恥,老大真會演!

天劍公子如此做作,莫要說被誣陷的神刀公子,連無量公子都有些看不下去。

「天劍公子勿要傷心,宋國公被殺一案,有六扇門的雷掌門在,有六位金牌神捕在,定然會查的水落石出,給宋國一個交代。」

烈陽郡主語氣緩和起來,含笑說道:「來,本郡主先給介紹一下,這位便是六扇門的雷掌門,在大秦國刑部任職數百年,不論是誰犯下滔天罪行,都不能逃過他的法眼……」

這一唱一和的,莫問天看在眼裡,心裡不由的冷笑,這烈陽郡主來的好巧,而且也完全看得出來,她是給天劍公子撐場面的。

本來,可以輕鬆拿下宋國,但有烈陽郡主的攪局,倒是沒有那麼容易,倒要看看他們耍什麼花招。

烈陽郡主依次的介紹,值得讓莫問天注意的,也不止是六扇門那雷姓掌門,還有那六位金牌神捕,單對單倒是沒有什麼怕的,但聽說六扇門最擅長聯手合擊,倒也是不得不防。

六扇門只為刑部服務,神捕分為金、銀、銅三級,最低級別的銅級都要金丹初期,金牌神捕那是金丹期的佼佼者,金丹後期都未必得此殊榮,在六扇門也只有六位而已。

玉面蛟龍,秦玉龍,金丹大圓滿修為,

金角狂犀,秦金犀,金丹大圓滿修為,

銀背蒼狼,秦銀狼,金丹後期修為

銅臂靈猿,秦銅猿,金丹後期修為

鐵爪神鷹,秦鐵鷹,金丹後期修為

石尾毒蠍,秦石蠍,金丹後期修為

這六位神捕都有赫赫威名,他們都是在六扇門長大,可以說是大秦王室收養的孤兒,本身就有出眾的修道天賦,他們原來是沒有姓名的,在成為銅牌神捕以後被賜予姓名,是以大秦國的秦為姓,以自己的綽號為名,這便就是他們的姓名。

六扇門注重實戰,雖然是同樣修為,他們都有不為人道的保命絕技,且特別擅長聯手合計的陣法,即便是修為強上一階,也有可能被他們用陣法困住,這讓莫問天倒是不得不防。

「雷掌門,宋國沒有立嗣,可宋國公死的這般蹊蹺,其中定然有人在圖謀不軌,望你立即徹查此案,作為大秦國抵禦狄國的屏障,宋國可不能再亂下去。」

烈陽郡主在說話間,不忘用目光掃視莫問天,好似這圖謀不軌的人是他一樣,沉吟說道:「本郡主不會插手,希望你要公正行事,將此案查的水落石出,給天劍公子一個交代。」

雖然,烈陽郡主要求查案公正,但仍不忘點上一句,顯然給天劍公子交代才是重點,在場人哪裡都聽不明白,當下都是各懷心思起來,有人心中竊喜,也有人憤憤不平。

誠然,烈陽郡主的身份尊貴,可卻也無權插手刑部辦案,可她依舊如此明目張胆的偏袒,顯然在心中早有定論,不管案情結論到底如何,天劍公子都要繼承大位,這也是她此行的目的。

「請郡主放心!」

雷掌門哈哈大笑起來,自然是領悟郡主意思,抱拳說道:「老夫職責所在,定然會給天劍公子一個交代。」

話音剛落,他便就轉過頭來,朝著天劍公子吩咐道:「煩勞公子召集群臣於朝堂上,老夫將要親自斷案。」

「這……」

天劍公子並沒有立即答應,他將目光落在遠處神刀公子身上,其中意思是不言而喻,作為重要的嫌疑犯,神刀公子也必須到現場對質。

雷掌門可謂是老奸巨猾,當然知道怎麼回事,他兩道目光似劍一般射去,目光變得冷漠起來。

「神刀公子,宋國公死後有遺詔,要把君位傳於你,看來你弒父的嫌疑最大,若是想要沉冤昭雪,說不得要跟老夫進城一趟。」

「進城?」

神刀公子尚且沒有說話,那天劍公子便就搶先道:「雷掌門,要宋神刀進城對質,自然是沒什麼問題,但他不得帶兵進城,君父屍骨未寒,不想康城再鬧出什麼亂子來。」

此言一出,神策軍盡皆嘩然,誰還不知道他的心思?

康城內,尚且有兩萬御林軍,再加上看不見的高手,神刀公子孤身前往,且不是自投羅網。

羊入虎口,就像砧板上的魚,只能是任人宰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修真門派掌門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門派掌門人目錄 修真門派掌門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3章 六扇門

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