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第1章 重生

章節名:第1章重生

很難受,猶如被人放進油鍋里煎炸接著又被人放進冰水中冷卻,冷熱交替,彷彿下一刻就會死去。迷迷糊糊中,被人扶起來,嘴裡被灌進苦澀的中藥。可是她依舊難受,真想死去算了,再也不要承受這樣的痛苦。

感覺有人將手放在自己的頭上輕柔的撫摸,彷彿還聽到一陣哭聲,還有人在耳邊說話。

「瑜兒,母親無能,讓你受苦了。這筆賬,母親一定會幫你討回來的。」

誰,究竟是誰?她想掙脫束縛,可是渾身無力,再次陷入沉沉的昏睡中。

等她真正清醒過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天。她獃獃的坐起來,打量著屋裡擺設,已經失去了反應,或者忘記了該做出何種反應才正確。

丫頭水仙端著一碗葯進來,見蕭明瑜已經坐起來,驚喜非常,「姑娘,你可總算醒了。奴婢都快擔心死了。」

蕭明瑜摸摸額頭,已經退燒了,腦子裡多了些很模糊的沒有邏輯的東西。她看著水仙,問道:「我昏迷了多久?」

「回稟姑娘,姑娘昏迷了整整五日,大夫都說姑娘若是再不醒來,可就要準備後事……呸呸,奴婢嘴笨,還請姑娘恕罪。」水仙將葯碗放下,低眉順眼的站在一旁。

蕭明瑜揮揮手,說道:「算了。」

「多謝姑娘,姑娘先趁熱將葯喝了吧。喝了葯,姑娘的身體也能早點好起來。」

看著眼前冒著熱氣的,光是聞著就覺著苦的葯,蕭明瑜微微皺了皺鼻子。一句話沒有說,從水仙手裡接過葯碗,閉上眼,懷著大無畏的精神,將一碗葯一口喝乾。水仙張大了嘴巴,發覺自己這樣太傻,又趕緊閉嘴。

等蕭明瑜一喝完,水仙趕緊將蜜餞遞上,「姑娘吃兩顆,能壓住嘴裡的苦味。」心頭暗自在想,姑娘比起以前可乾脆多了,希望長長久久都能如此。

喝了葯,沒一會蕭明瑜就覺睏倦,很顯然葯裡面帶了安眠的成分。正想打發丫頭水仙出去,不料此時又有人挑起門帘子走了進來。

「咦,姑娘原來已經醒了。這可是好消息,水仙你怎麼不說一聲。」

水仙笑笑,也不計較,「我也是剛知道姑娘醒了,姑娘醒來也沒叫人,大家在外面都不知道。姑娘已經喝了葯,琵琶姐姐只需守著就行。」

丫頭琵琶走上前,臉上帶著笑,「姑娘可感覺好一點?奴婢這就讓人去通知太太,太太知道了一定很高興。」

蕭明瑜搖搖頭,「晚點吧。」她現在亂的很,還需要一點時間來消化這一切。

琵琶幫蕭明瑜蓋好被子,「姑娘若是困了,就睡吧,奴婢守在這裡。」

「暫時不困,說會話吧。」蕭明瑜強撐著那千斤重的眼皮。

「姑娘想聽什麼,那些事情說出來也只是讓姑娘更生氣罷了。不如不說。」水仙在旁邊說道。

琵琶卻說,「話可不能這麼說,咱們姑娘被大姑娘在大冬天裡推進冰窟窿里,遭了多大的罪,差一點就……如今姑娘無非是想知道老爺子和老太太怎麼處置這件事情罷了。」頓了頓,同蕭明瑜說道:「姑娘,你也知道府中的情況,大房勢大,府中諸人都要看大房的臉色。這次大姑娘將姑娘推下水,不用說定是大姑娘的不是。只是咱們五房底氣不足,如今這事還僵持著,大姑娘那裡可是皮毛都沒損。」

蕭明瑜微蹙眉頭,「沒人管嗎?」她對於自身的處境還不甚了解,故此能少說就少說。

「太太這些天都在往老太太那裡跑,想要為姑娘討回公道。只可惜老爺子不表態,一味的護著大房,太太一時間也是沒辦法。」琵琶說完,哎了一聲,語氣中透著一種說不清的意味。水仙多看了琵琶一眼,倒是沒說什麼。

被子里的手攥得死緊,五房的姑娘被大房的姑娘,在大冬天推進冰窟窿,結果罪魁禍首竟然什麼事情都沒有。瞧琵琶這丫頭的神情,似乎這種事情很是平常,沒什麼大驚小怪的。莫非這五房是小娘養的不成,待遇也太差了點。蕭明瑜還真是猜中了,大房老爺是老爺子的原配所生。而四房和五房則是填房所出。從根本上,大房同五房就是有差別的。

「太太都說了,一定會為咱們姑娘討個公道。」水仙說道,「姑娘也別太擔心,老爺子不能一味偏心眼。」

琵琶一臉不屑,「水仙,我知道你想安慰姑娘,可是做不成的事情,你同姑娘說有用嗎?最後還不是會讓姑娘失望。瞧著吧,這件事情最後定是不了了之。誰讓咱們五房連個嫡子都沒有,唯一一個男丁還是姨娘生的。沒瞧見老太太的看咱們太太的眼神嗎?老太太如今是情願幫襯著大房,也不管咱們五房的死活。除非老爺在府上,老太太有可能還會護著咱們五房。」

「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水仙不滿的看著琵琶,真是口無遮攔,什麼話都敢說。又擔心的看了眼蕭明瑜,見蕭明瑜神色平靜,水仙也放心下來。「姑娘,你別聽琵琶胡言亂語,那些話都當不得真。」

琵琶冷哼一聲,顯得很是不屑。「我說的是不是真的,咱們且看著吧。姑娘,你也別太難過,誰讓咱們五房勢不如人,只能低頭。若是太太能生下一個男丁,姑娘也不用遭受這番委屈。」

蕭明瑜目光冷冷的看著琵琶,「這話倒是沒錯,不過是做丫頭該說的嗎?」

「姑娘不愛聽,奴婢就少說兩句。姑娘以後還是離大姑娘遠一點,免得下次又被人欺負,連個訴苦的地方都沒有。」琵琶陰陽怪氣的來了一句。

水仙急忙推她出去,「你糊塗,竟然同姑娘這麼說話,小心嬤嬤罰你。」

「哼!」琵琶一副我才不怕的模樣,然後高昂著脖子出去了。

水仙這頭又來寬慰蕭明瑜,「姑娘,你別生氣,琵琶就是嘴碎了點。」

蕭明瑜想要笑一個,可是面部太過僵硬,如今她也笑不出來,「我知道。」頓了頓,又道:「看來我這裡廟小,容不下她這尊大佛。」

水仙心慌,「姑娘,你可別這麼說。琵琶自小就跟在姑娘身邊伺候,她沒二心的。她不過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也是擔心姑娘才會這麼說的。」

「真的嗎?」蕭明瑜望著水仙,眼神太過清澈,讓水仙自慚形穢。

水仙低下頭,「姑娘就別操心這些了,姑娘身子還沒好,還是先睡下吧。奴婢還要去太太那裡稟報一聲,太太得知姑娘醒來,一定會來看望姑娘的。」

蕭明瑜有些心虛,她一抹來自現代的幽魂,同原本的蕭明瑜自然是不同的,她會不會被人看出來。若是被人看出來,會不會被當做妖孽給燒了。一想到被火燒的下場,蕭明瑜嚇得渾身發抖。

「姑娘這是怎麼了?可是覺著冷了?」水仙關心的問道。

蕭明瑜搖搖頭,「你先出去吧,我想睡一下。」

「那姑娘睡吧,奴婢忙完了就來守著姑娘。」

水仙出了屋子,見到琵琶就說道:「你之前不該同姑娘說那些話的。」

琵琶冷哼一聲,說道:「就你喜歡做好人。我說的本就是事實。咱們五房別的都好,太太娘家韓家,那樣的高門大戶,多少人家想攀都攀不上。可是太太生不齣兒子來,這一切有什麼用?老爺子擺明了偏心大房,老太太拿不了主意。其實說來說去,若是太太能夠生下五房的嫡子,什麼事情都沒有。老太太也會給太太幾分體面,不至於讓太太受這麼多委屈。」

開新文,求收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錦繡權色之嫡女為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錦繡權色之嫡女為尊 錦繡權色之嫡女為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重生

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