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簡單手法

第46章 簡單手法

油漆刷好過了幾天,諸多碗碟、醬料的事情也已經準備妥當。老實說,整輛小車現在推出去,形象上看起來是相當惹眼的,立體圖案表現的小小竹林,竹記松花蛋的五個字。能不能將松花蛋賣到二十文,似乎就在此一舉,當然,雖然聶雲竹在寧毅面前表現得是自信滿滿的樣子,但心中大概是不怎麼信的,寧毅心中自然明了,不過事情既然還未底定,倒也不必要解釋太多,說再多,也不如把事情做出來之後再看效果。

接下來,如何讓幾家酒樓願意拿聶雲竹的皮蛋來寄賣,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這事情其實倒也簡單,他們不願意讓聶雲竹拿過來,讓他們主動過去拿就是,一件生意既然是壟斷,想要做開,辦法多的是。

當天下午跟蘇崇華請了假,說最近幾天上午會晚來,讓蘇崇華安排一個人督促學生們念書——反正最初的一個時辰也就是搖頭晃腦地讀和背,寧毅在不在問題也不大。

二月底的江寧,真是已經到了鶯飛草長的時間了,樹枝上茸茸綠綠地抽了新芽,楊花清雅,飄飛如絮,清晨時分走在街上便能聽見鳥兒鳴囀的聲音。風中還稍稍帶著些涼意,學人才子們起來的倒也比較早,不少人會呼朋喚友,選擇在上午時分乘船暢遊秦淮,那渺渺靡靡的樂聲自遠處畫舫上飄蕩過來的時候,漫天的柳絮當中,入眼后給人的感覺,自然又是一番文墨雋永的景象。

日光升起來的時候,寧毅走在江寧的街道上,雖然這是他第一次經歷江寧的春季,但漫天柳絮飄落之時,對於這古代氣息他還是已經見慣了。開了春,道路上行人也多起來,從各處彙集而來的客商、背著行卷的書生,偶爾也有鏢頭、武士之類的人物,三大五粗,倒不知道誰該是有真功夫的,一個胖墩墩的孩子在街邊逗狗,做鬼臉,終於把那條狗給惹惱了,汪汪汪的拚命追,噗通一下把孩子追進河裡,孩子在水中撲騰撲騰地游出好遠,回過頭來做鬼臉,他娘親在不遠處看見到,插著腰在河岸邊大聲罵。

聶雲竹的小攤便在幾條街外,今天是第一天推出來,不過早晨兩人已有交談,這時候寧毅也不是過去看那小車給人的震驚程度的,他的目的只是要去附近的酒樓看看,走到半道,倒是遇上了迎面而來的李頻,大概是準備去學堂的。

「立恆。」同僚一月,李頻每天上午跑去聽聽故事,知道寧毅素來準備,今天這時候見他竟不是打算去學堂,微微有些疑惑,問過之後,寧毅也只回答有些事情。他既然不去上課,李頻過去豫山書院也沒事,問道:「可要在下幫忙嗎?」

「呵呵,一些小事,倒是不用。」寧毅想想,「李兄便住在這附近?」

「便在前方巷子里,立恆若是有暇,不妨去寒舍小坐。」李頻笑道,「拙荊也是久仰立恆大名,早想見見了。」

寧毅笑著婉拒一番,隨後道:「李兄既住在附近,可知這邊最好的、東西賣得最貴的酒樓茶樓有哪幾家?」

「前方春意樓,楊絮樓,四海樓都是不錯的另外還有幾家,在那邊的街道上。在下此時倒也無事,若立恆想要去,在下倒可陪同。」

李頻這人看來隨意洒脫,說話做事又能面面俱到,寧毅此時笑了笑:「今日倒是不必了,只隨便找一家貴的便可,李兄此時若有食慾,不妨一塊去吃個早點,小弟做東。」

隨後兩人往那邊街道上看來最華麗的一家酒樓過去,此時還未到每天早上真正最熱鬧的時候,寧毅與李頻過去時,酒樓之中還有些空位,寧毅順手打賞了小二一錢銀子,那小二立刻殷勤起來,一路引寧毅與李頻上樓。隨後寧毅隨意點了幾樣貴的肉粥點心,李頻倒只是點了一道三鮮湯麵。

「李兄常來這裡嗎?」倒上茶水,寧毅問道。

李頻笑了笑:「東西比外面貴了些,但味道還是不錯的,偶爾會過來一趟。」

「那……現在就是這春意樓每日最忙的時候了?」

「呵,這倒不是,大概再有一刻鐘左右,這樓中便人滿為患了。」

「嗯。」寧毅點點頭。

對於寧毅會過來這裡的理由,李頻顯然是好奇的,不過表面上倒沒有表現出來。喝著茶水與寧毅閑聊,話題也不是他平日里看來關心的有關那些故事與論語對應的道理,而只是瑣碎小事的陳述。樓下一棵柳樹前年被砍掉引起的一場糾紛,在他口中說來也是有趣。時間逐漸過去,寧毅與李頻點的東西也上來了。酒樓中客人漸滿,喧囂一片,寧毅喝一口粥,敲了敲桌子,對方才那小二舉了手,對方立即便過來了。

「兩位公子還有何吩咐?」

「要兩隻松花蛋。」

「松、松花蛋?」小二迷惘。

「……沒有?」寧毅微感錯愕,隨後想了想,從身上掏出五六十文銅板,指指外面,「這邊過去,拐個彎,那邊街口有個賣的,車子很漂亮,買兩隻過來,配料的話……醋和醬油就行了,你這邊也有。二十文一隻,剩下的是你的,去吧。」

他只是淡淡地說完,揮了揮手,扭頭跟李頻說起其它的事情。前世養成的那種指揮人的氣勢出來之後,小二雖然是一愣一愣的,但一時間竟有些不敢反駁,只記著了松花蛋、醋、醬油,拿著錢去了。酒樓要做大,規矩上還是不允許反對客人的這些簡單要求的,更何況這客人進來的時候給了一錢銀子呢。

不一會兒,這小二便將松花蛋買了回來,大概是跟聶雲竹問了怎麼吃,問了醋和醬油的事情,甚至還貼心地拿個小碟子裝了些醋和醬油過來,寧毅分給李頻一個:「嘗嘗,新東西,如果不太習慣,可以蘸蘸醋或者蘸蘸醬油試試……其實最好的是賣相。」

酒樓中的生意依舊熱鬧,兩人在這邊吃完皮蛋,寧毅看著那熱鬧的景象,又揮了揮手:「小二。」

那邊便又過來了,寧毅掏出幾十文錢,看也不看他:「再去買兩顆。」回頭與李頻說話。

那店小二有些為難,遲疑了一陣子:「公、公子,此時生意實在有些忙,走不……」

「嗯?」寧毅的說話被打斷,瞥了他一眼,隨後偏著頭與他對望了幾秒鐘,表情倒也淡然,只是目不轉睛,隨後雙手交疊在桌上,皺眉道:「走不開?」

「沒……小人……小人會想辦法……」

小二拿了那些錢走了,一會兒,又將皮蛋買來,寧毅將皮蛋放在桌上,待小二離開,方才道:「不宜多吃,倒可帶去書院,給其他人常常,李兄要不要帶一顆回去?」

李頻笑起來:「寧兄今日過來,莫非是為這松花蛋?」

「呵,確實是。」

「不知具體為何?」

「沒什麼,一個小賭。」東西其實已經吃完,寧毅笑著將皮蛋塞進兜里,站起來,「李兄,走吧。」

兩人一道下樓,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許多,寧毅與李頻交談幾句,看看那邊的幾棟酒樓:「與人約定,一個月內至少將這二十文的松花蛋每日賣出三十隻,畢竟是新東西,直接送過來,他們不肯放到櫃檯上賣。以這酒樓每日收入看來,要賄賂那些管事,三十隻松花蛋的生意,得不償失了,人家也看不起。只能反其道而行,明日雇幾個閑人,每日請他們來這裡吃頓早點,連續六七日的時間,附近幾家酒樓大概就會去拿貨,賣相還是不錯的,切一個放外面展示,二十文應該沒問題……不過,附近幾家酒樓,每日早間都有這麼忙嗎?」

「附近商旅來往,除了冬季,這邊一向熱鬧,當是沒有問題。」李頻想了一會兒,望向寧毅,「三十隻,也不過是每日六百文的生意,以立恆此時名聲,只要能讓此松花蛋出名,隨隨便便也不止三十隻,為何如此大費周章?」

「呵,賭約中是定下這一項的……」寧毅笑起來。其實做各種生意,往往也是在比拼人脈,以寧毅這時的名氣,要麼替松花蛋寫一首詞,要麼跟濮陽家的人打個招呼,松花蛋幾百文的生意,不過洒洒水,根本不用放在眼裡,但這樣一來,與康賢在酒宴上幫忙宣傳幾句又有什麼不同。康賢之所以把標準定得這麼低,也是規定了寧毅只許用些普通人的手段,稍稍花些本錢,將松花蛋這東西的銷路鋪開。

這事情不過是小手段,說出來沒什麼出奇的,李頻想了好一陣子:「這事情倒也是有趣,如此說起來,僱人的事,倒可不必太麻煩,一些閑人也不太可靠,在下在這邊認識不少朋友,每日里在這附近吃早點的,讓他們表演一番,只是舉手之勞罷了,而且……自然不會出什麼破綻。」

他看看寧毅,隨後又揮了揮手:「自不讓立恆之名泄露便是,我會叮囑一番,讓大家也絕不做多餘之事,只以普通人的章法來,如何?」

他是與曹冠齊名的才子,真要說附近朋友,多半也是這類人,李頻若真要運作,或許比如今寧毅的影響力還大,因此做上這樣一番保證,寧毅想了想,點頭:「如此謝過李兄了。」

第二天早晨,小樓前方的台階邊,聶雲竹喜滋滋地跟寧毅彙報戰果:「昨天松花蛋賣出了六隻,煎餅好快就賣光了,這可是第一次把煎餅賣光呢,所以我跟胡桃今天準備多做點。而且松花蛋也是第一次賣出這麼多……」她明顯在為煎餅而高興著,看看寧毅的表情:「好的開始,只要名氣打開了,松花蛋賣出三十隻肯定沒問題的。」

寧毅撇撇嘴,附和著笑起來。松花蛋的銷路他本就不擔心,過得三天之後,第一家酒樓便開始讓聶雲竹送松花蛋過去,李頻知會的一班朋友倒也出不了什麼破綻。只是沒想到,這一番熱心,隨後倒給聶雲竹引出了一些困擾來……

**************

作息時間又亂了,調整一下,今天會盡量早更。

求推薦票,據說大家可以直接在閱讀界面右鍵,然後就會出來投票的選項,全都投給有愛的香蕉就對啦^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 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章 簡單手法

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