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年節瑣事

第35章 年節瑣事

爆竹聲聲辭舊歲,總把新桃換舊符。

氣氛熱烈,擾擾攘攘的年關,之後一直到出宵,都有著各種各樣的事情。即便是以贅婿的身份,這些事情也不可能避過,年前蘇檀兒要求寧毅陪同的各種拜訪便是為這一陣子做準備,大房二房,里親外戚,合作的商戶,各家各戶的串門互訪少不了。若是家中親戚,蘇檀兒與寧毅一同前去便是,若是出門,則大都是跟隨著蘇伯庸,畢竟蘇檀兒此時還未正式接手蘇家大房,年前只是談談生意,年後這類有象徵意味的鎮場子的初仿,還是得由蘇伯庸帶隊的。

年關以前,來回拜訪了許多人的知州宋茂便自江寧離開。而由於宋茂的幾句美言,寧毅此時在蘇府的地位更受重視了一些。下人方面,以前自然不會有什麼仆大欺主的事情發生,但要跟他打交道的人不多,其餘的自然冷漠,這時候熱絡的僕人便多了不少,不過這事情對於寧毅來說倒原是可有可無的。

而在主人方面,什麼三少四少五少六少的對於寧毅就明顯沒什麼好眼色了——以往都只是冷漠以待的,現在不得不警惕起來。當然他們也做不了什麼事情,因為老太公對寧毅明顯更重視了一些。有了藏書樓的那次考試,寧毅的分量明顯重了太多,蘇家人都是知道老太公的心結的,他一直希望蘇家能多少出些文人,稍稍脫去這商人身份。

商人再有錢又如何,一旦出點事情,保不住自己,只是任那些當官的搓扁捏圓。文人就不同,只要有了功名,哪怕再寒酸總會有為自己說話的能力。武朝以武為名,原本也是以武立國的,然而開國之初出了幾次大的動亂,上面吸取了教訓,便以士大夫治天下了,如今也如同寧毅所知的宋朝一般,待士大夫極厚,重文輕武。

寧毅既然讓老太公看到了這點希望,自然便被更加重視起來。特別是在拜年時,老太公與寧毅之間的交談明顯比旁人久了許多,旁人也都看在眼中。主要是老人家想要跟寧毅聊聊讀書啊、學堂啊之類的事情,寧毅也就隨口說些寓教於樂的道理,老太公不懂這些,他更容易接受棍棒出孝子嚴師出高徒這些,但他當慣當家人的也有個好處,對於專業人士,絕不指手畫腳,樂呵呵地聽完,也只說:「若有不聽話的,儘管管教,怎樣管教都行。」

隨後又感嘆:「子安兄有個好孫子啊……」這裡說的是寧毅的爺爺了。

老太公如今身體不差,精神也矍鑠,如今雖然對孫子孫女們管束不多,看來慈祥安逸、和光同塵,但對於這個家的掌握絕不含糊。如今的蘇家,沒人敢在這樣的事情上隨意觸他老人家霉頭,大年初一的這次談話之後,對於寧毅的白眼、閑話自是少不了,甚至多了許多。但想要動他,給蘇檀兒添麻煩,拆老爺子台的這種心思,怕是少之又少了。

不過,雖然如今學堂已經休了學,偶爾遇上蘇崇華的時候,倒也能感受到對方眼中的一絲警惕,讓寧毅覺得有些好笑。

這些只是感受到的些許變化而已,對寧毅來說,有沒有這些變化,他都未有太多的在意,層次低的人翻不起滔天巨浪來,自會翻白眼的人就算絞盡腦汁做些事情,怕也只能讓人也翻翻白眼罷了。白日里大抵跑這跑那,偶爾在一些與蘇府有合作關係的商人家中,多少知道寧毅名氣的也會叫些讀書的孩子來與寧毅「親近親近」,這也是善意的,當然對方也只是讀過幾本詩文而已,小打小鬧一番。

從中秋傳出一首水調歌頭之後,寧毅便基本未曾出現在江寧主流的話題圈中,如今水調歌頭每日仍在唱,對他的議論,基本已是失去熱度了。若真說起來,這傢伙今年二十歲,蘇府贅婿,在那毫不起眼的豫山書院教教書,據說還弄了個什麼古怪的黑板,幾乎不與文人才子往來,這種隱士般的生活雖然奇怪,但也頂多說他是個性格古怪的人罷了。

長袖善舞的文人才子或許成名較快,完全不擅此道的宅男型文人也是有很多的,只是類似對方這樣一詞驚艷的情況比較罕見而已。

自從那天晚上的一席交談之後,與蘇檀兒的關係倒是拉近了許多。以往的蘇檀兒是以對待書獃子的方式來對待寧毅的,總是試圖主導局面。初步「理解」寧毅這人之後,她便放鬆了許多,兩個人都是「怪人」,這樣的認知讓她覺得很滿意,主要因為寧毅並不介意她拋頭露面做生意,偶爾跟寧毅談起一些商戶時也更加隨意了一些,有時提起一些難題,隨後跟寧毅說起她的解決方法,並且問:「相公覺得如何?」當然,更多的只是滿足她心中的交流欲表達欲。能夠理解和接受她的人終究是太少了,即便偶爾也能跟小嬋等人說說,但那與自言自語無異,能夠與寧毅這種跟生意無涉的人說說生意,對她來說,自然是一種不錯的放鬆。

寧毅自然附和地調侃幾句,或者露出幾分讚歎的表情來。蘇檀兒便覺得心滿意足。這種表達欲與能力的高低無關,能力再高的人,偶爾也會覺得憋悶,希望心中所想至少能有個人知道,而這個人,最好還是毫不相干的。這與在郊外挖個洞,把心中秘密說完再把洞埋起來的減壓方式是一樣的。

當然,大部分的交流還是些完全不相干的閑話,晚上回去,吃飯、講故事、下五子棋,原本覺得寧毅那些故事未免有些兒戲的蘇檀兒這時候也純粹以放鬆的心情聽起來,偶爾讓寧毅多說一段,或是下起五子棋來得意地炫耀幾句,其實下五子棋反倒是小嬋最有天賦,贏得最多。而寧毅最難纏,他若認真起來,絕不忙著贏棋,對方只要有兩顆棋子擺在一起,他便立刻去堵住,一直堵一直堵,堵到對方心中覺得憋屈,棋盤上擺了一大片之後,才趁著對方不注意的時候展開反攻。

他這種下棋風格最是讓三個小丫頭受不了,夜晚暖洋洋的房間里,偶爾便傳出嬋兒或是娟兒、杏兒的抗議聲:「姑爺太賴皮了。」蘇檀兒學習能力最強,同樣也不缺乏耐心,她抿著嘴與寧毅枯燥地堵來堵去,看誰熬得最久。有一次兩人把整個圍棋盤擺滿了,打了個和局,三個小丫頭在旁邊竊竊私語,說姑爺小姐是妖怪變的。這情況過得兩天之後,寧毅無奈地笑:「你我何苦這樣自相殘殺……」一臉嚴肅堵棋子的蘇檀兒終於忍不住抿嘴笑出來,隨後又是一臉笑意地將寧毅棋子堵住。

此後兩人才多少養成些默契,彼此下棋不再用這種純考驗耐心的下法了。

蘇檀兒偶爾問起寧毅要做的東西,寧毅也往往比劃一番:「吶,這裡要用鐵皮弄個圓筒,豎著放起來……到這邊可以倒水冷卻一下……不過要求抗強酸,我還得把硫酸,呃,也就是鏹水的濃度提高,問題是沒有抗強酸的容器我就很難提高它,而濃度不能提高的話,我也很難製造出抗強酸的容器來,這就變成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不過要製造玻璃也實在不容易……呃,你聽懂了嗎?」

她既然要問,寧毅無所謂,隨口就說。蘇檀兒也只是隨口問問,這時候一愣一愣的:「呃……相公……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啊。」

「哦,吃的東西,你如果要具體想的話……大概就跟鹽差不多。嗯,海帶湯,海帶湯的味道很好是吧,我們把一百斤海帶熬成湯,過濾,把水晒乾,大概可以得到很少一點點的跟鹽一樣的東西,不過純度也不高,但是放到菜裡面去的話味道會很好……嗯,就是這個。」

「呃……海帶湯……用一百斤的海帶的精華來做菜……那能做多少菜啊?」

「一碗菜應該沒問題。」寧毅眨眨眼,「所以說消耗太大了,我想另外用一種辦法造出來。」

「……哦。」蘇檀兒點點頭,一隻手拖著側臉,看起來蛋疼——不,牙疼的模樣。如果隨便造點東西出來可以等同於一百斤海帶的精華,聽起來是很厲害啦,不過……海帶湯也不見得有多好吃啊……

「相公是怪人……」最終,她還是誠實地說出了感想。

寧毅想要做的,便是味精。

他以前有過這方面的經驗,至少對於味精生產的現代化工業流程是明白的,但老實說,這流程毫無意義。抗強酸的容器,發酵酶,什麼育菌啊,育晶啊,冷凍啊,溫度控制啊……這些東西在千年後很簡單,在武朝,純屬痴人說夢,偏偏他除了知道最現代化的生產流程之外,就只知道味精從海帶湯中提純的歷史,這中間的跨度,最初的簡單工業製法完全不明白。如果要按部就班地造出谷氨酸鈉來,他首先得引導半個工業革命。

當然,坐以待斃不是他的性格,味精這東西無論如何是要試試的,這幾個月他已經劃出基本流程圖,無聊時思考一下替代方式,年前他就已經在江寧的各個集市中走動,衡量一下這個世界的發展程度,甚至找到了《夢溪筆談》這類書籍研究一番。

無論如何,一如他與蘇檀兒說的那樣,這也的確是無事時做著玩玩的概念,幾年內他並不期待有成果出現,自然也不會找個團隊一定要把什麼什麼東西弄出來,中間無數衍生產品的出現,意義可大可小,目前做做基礎考察就夠了。除了這些事,他在這個時代,找不到太多有趣的目標來做而已。

不過,其它感興趣的,或者說,比之味精,他甚至更感興趣的事情,還有一樣。

學武功。

正月十五那天晚上與蘇檀兒等人一同出門,他便第一次的見到了傳說中真正的武林高手,雖然不像電視電影里那麼高,但也的確,相當高了……

****************

新的一集展開,求三江票、推薦票^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 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章 年節瑣事

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