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一步(下)

第34章 第一步(下)

「相公是個怪人。」

「嗯?」

雪花在落,名為夫妻的兩人站在那柱子兩邊,看著四周延綿的院落。偏過頭去,蘇檀兒微微低了低頭,嘴角溢出一抹微笑來。

「其實……倒也並非是相公怪了,小時候檀兒也喜歡站在這樓上看。相公發現了沒,這邊的視線是最好的。」她伸手朝遠處指出去,「吶,哪裡是爹和娘住的院子……二姨娘的……爺爺的稍微被擋了些……三叔在那邊……那個燈籠,應該是文英那幫人在走……」

夜色下的蘇府,一個個的區域在蘇檀兒的指點下劃分得明確,也有提著燈籠走動在院落間的各個人影,蘇檀兒駕輕就熟地一一指了出來,片刻之後,稍稍想了想。

「小時候妾身不住在這裡的,但也常常喜歡到這裡來玩,坐在這樓上看來看去,奶娘找不見我,就知道要過來這裡尋了。我在上面看見奶娘過來,就常常到裡面躲起來,嘻,每次都躲一個地方,奶娘笨笨的,我有一次換了個地方藏,她就找不見了,在外面喚了好久……」

「奶娘每次找過來的時候,都說上面風大,或者說要吃飯了。相公或許想不到,妾身小時候身子很好,吹吹風,根本就不會生病,喜歡像男孩子一樣跑來跑去,追追打打,但是他們後來都不跟妾身玩了。至於吃飯,為什麼要吃飯呢,有時候好像感覺不到餓,問奶娘,奶娘也不知道的。呵,娘親生我的時候,爹爹說想要個男孩子繼承家業,可是生下來的是個女娃,爹爹說也好,有個大家閨秀。其實妾身也不像是個大家閨秀……」

她仰了仰下巴笑起來,但那笑容之中沒有什麼陰影,此時的她縱然沒有多深的學問,但無論容貌行止,至少在「看起來像大家閨秀」這一項上,是毫無問題的。

「所以後來……嗯,後來妾身可以自己選個院子的時候,就跟小嬋她們搬到這裡來了,相公可能不知道,敢搬進來那會兒,妾身是住在這邊的房間里的,因為這邊的視線要好些。不過……後來便搬到那邊去了,相公可知道是為什麼嗎?」

「看不到別人,別人也看不到你吧?」

寧毅隨口答了一句,蘇檀兒沉默半晌:「相公以前……可有什麼理想抱負么?」

「我啊……」寧毅想了想許久以前的事情,「想砌房子。」

「呃?」這個答案顯然令蘇檀兒有些意外,片刻之後才道,「砌房子?類似……泥瓦匠么?」

「哈哈。」寧毅抬頭笑了起來,「沒錯,泥瓦匠,泥木匠之類的……嗯,差不多。」

「這倒是未曾想過了……」蘇檀兒低喃一聲,寧毅手指在欄杆上輕輕敲了幾下,隨後拿出一隻洗了的松花蛋來,隔著木柱遞了過去:「對了,給你嘗嘗。」

「鴨蛋么。」

下著雪,這一處迴廊上從下方照射上來的光芒還是挺足的,但要分辨出鴨蛋蛋殼上些許不同的斑紋卻是不行了,蘇檀兒倒也不怎麼介意,拿了那鴨蛋,輕輕在欄杆上敲打幾下,伸手慢慢地剝殼,剝了幾片又停下來。

「我……妾身小時候,其實想要當個變戲法的戲子……呵,當然是這樣想而已,家裡年年請戲班過來表演,小時候看著好神奇呵,老想著學會了也許會飛天遁地成了神仙,後來便也學到了一些,如同那日你教小嬋的一般,相公你看……」

她在那邊伸出左手來,雪花中皓腕晶瑩,彷彿要發出光來,纖巧細長的手指上捏著她方才剝下來的幾片蛋殼,隨後手指輕輕摩挲著,散著熒光的塵埃自她的指尖如細線般往下散落,神奇而瑰麗。這大概是跟哪些戲子學到的秘方,表演完畢,她輕聲笑了出來,有些開心。

「不過當然,爹爹和娘親都不會允我去當什麼戲子的。太小的時候,有些東西感覺不出來,漸漸的大了,妾身才發現爹娘都有些不開心。爹爹想要個男丁,但後來就算娶了兩個姨娘,還是沒能給我生出一個弟弟妹妹。有的時候,爹爹當然會……當然會覺得……」

可能因為這話有些不好說,蘇檀兒在那邊停頓了許久,方才深吸了一口氣:「反正……從那時開始,妾身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女孩子就不能繼承家業呢,他們明明什麼都做得沒我好,就算跑去學堂學詩文算數,妾身也扮成男孩子的打扮去了……當然會被看穿,但不管怎麼樣都不出去,打也不出去罵也不出去,就一定要坐在那兒把課聽完,好在是家裡自己開的學堂,後來爺爺也發了話……所以現在小七那些丫頭能去學堂聽課,也是妾身這樣犟出來的……」

一邊說話,她一邊緩緩剝著那蛋殼,這時候微微笑了笑,隨即才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咦」了一聲,她舉起那剝了一半的松花蛋,琥珀色的蛋清與其中的花紋映著下方的燈光透出光芒來。

寧毅轉了個身,靠在欄杆上:「松花蛋,可以吃。」

「嗯?」

以前從未見過這種形象的鴨蛋,蘇檀兒想了想,隨後才將那松花蛋送到嘴邊,咬了一口,隨後回到正題上。

「妾身知道,這些話相公或許不愛聽的,男人都不愛聽婦道人家說這些東西。妾身也從來不跟別人說,但是覺得……這些一定要說給相公聽聽,哪怕相公不喜歡……檀兒也想說,檀兒並非是獨斷專橫,跋扈霸蠻的女人。與相公相處半年,我覺得相公的性子也許能聽得下這些古古怪怪的心思,檀兒將來確實想要……想要管好蘇家,但也只是這樣的心情而已。檀兒與相公是夫妻,是有白首之約的,檀兒不希望相公也跟他們一樣,對妾身有太多芥蒂……若是……若是……」

她努力斟酌著詞語,寧毅笑了笑:「如果我真跑去當個泥瓦匠呢。」

蘇檀兒想了想,笑道:「妾身也想當個耍雜耍的呢。」

「呵,其實……」寧毅從懷中拿出一張折了的宣紙,在空中揮了幾下打開,遞給了蘇檀兒,「看看這個。」

光線不足,那宣紙上以毛筆畫了些古怪的圖畫,然後又有這樣那樣的圖案,模模糊糊的一片,蘇檀兒微感疑惑地望了寧毅一樣,隨後拿起那圖紙,就著微光仔細看了起來……

這宣紙之上各種物件的樣子都有些古怪,許多地方更是有些完全看不懂的線條文字,倒是與西來的波斯文、胡文有幾分類似,如此看了好一會兒,蘇檀兒才承認自己看不懂,抬起頭來:「相公這是……格物?」她或許看不懂圖紙,卻多少能猜出來這該屬於什麼範疇,家中是絲織起價的,眾多織布機之類的圖紙她自然看過,若說起來,倒是難以分清楚誰更複雜。

這年月儒學重人文輕格物,蘇檀兒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這個平日里淡泊,諸多行為令人難解的相公居然在認真研究這些東西。事實上蘇家也有專門研究織布機改良的人才在,但基本是當成維修工來用的,匠人手藝人,在這社會的確地位低下,即便誇大一點加上格物這樣的名字,旁人也不會理解。雖然到了許多年後,所謂格物致知被理解中儒學中蘊含的側重物理學的一面,但這個時代上,真正所謂格物,的確是與這些關係不大的,他們探討事物內在的規律,是當成人生哲學的方向來探討的,若是往物理髮展,那便是奇巧淫技,為人不齒。

不過,作為一個商人,又能理解匠人價值,蘇檀兒對於此事顯然並無成見。寧毅笑了笑:「無聊的時候做做,不知道兩三年會不會有成果……」

蘇檀兒道:「其實,家中也有幾個老師傅,對這些事情有些心得的,不過……」她不歧視這些,但畢竟匠人地位低下,若是這個相公整天跑去跟對方聊這些,就算那幾位老人家在蘇家比較受尊敬,寧毅顯然也會受到非議,此時欲言又止,好在寧毅也搖了搖頭。

「並不迫切,只是自己沒事時喜歡想想。」

「倒是不知道,相公畫的這些,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呢?」

寧毅頓了頓:「吃的,現在不好說。」

他望了望蘇檀兒手中的物件,蘇檀兒隨後也注意到,這才反應過來,看著那隻剩下一小半的皮蛋:「莫非……這個也是相公……」

「嗯,基本上是。」

蘇檀兒愣了半晌,隨後才將那剩下的小半顆皮蛋放進嘴裡,緩緩咀嚼著,咽了下去。寧毅將目光望向遠處的院子,蘇檀兒雙手撐在欄杆上,低著頭,也不知在想些什麼,過得許久,才見她悄然笑了起來,那笑容似是有些恍然,又似是覺得自己做了些多餘的事情。

「其實,相公早就知道檀兒過來要說些什麼,是吧?」

片刻,寧毅點了點頭:「大概總能猜到一些。」

「相公不是書獃子。」

「呵……」

「相公在學堂講故事是有深意的。」

「那個倒的確是隨口說的。」

蘇檀兒不理他,望著遠方,繼續說道:「水調歌頭也不是道士說的。」

「……」

「相公是有才學的人呢。」

「咳,這個真沒有……」

蘇檀兒心中認定了一些東西,此時已經自說自話了,過了一陣才偏頭望過來,這一次大概是提問:「不過,相公那天在賀府,莫非真是看穿了賀家的心思,也猜到了薛家的事情?」

寧毅與她對望幾秒鐘:「若我說是,你信嗎?」

「那相公便是生而知之,檀兒這些年的經驗就全然無用了……」

蘇檀兒皺了皺鼻子,明艷地笑起來。顯然自己已經找到了答案,在這一點上,她其實還是很自信的,這種自信其實也有其根據。事實上在寧毅來說,也並非真是猜對了,他只是碰巧因為一些殘缺的信息片段而與賀家人的想法撞在了一起而已。蘇檀兒能這樣想,寧毅自然也沒必要解釋什麼。

「相公是個怪人呢。」她如此總結著。

「娘子也是吧。」

「嘻。」蘇檀兒開心地笑起來,「檀兒放心了。」

雪落無聲,綿延了整座江寧城,在這萬千擾攘的人世間,這位於笑語之聲像是在某個角落中悄然推開的馨黃窗口,被這片天地溫柔地攏在其中。

武朝景翰七年冬季,歲月彷彿一幅雋永的畫卷,大雪之中,馨寧一片。

*******************

宋茂所在的院落。

房間里的燈火晃了晃,光影微微搖動在窗欞上,年輕的男子已經進來請了安。房屋一側,樣貌敦厚剛直的中年男子坐在桌邊,一邊寫字,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與對方說著些閑話,至於說的是什麼,怕是一個字都沒有進到他心中去。

質問自己這個舅舅的事情蘇文興是不敢做的,此時也只得隨著說些話,只希望舅舅什麼時候能給句解答。

不知過了過久,外面遠遠的傳來一聲鐘聲。宋茂放下了毛筆,抬起頭來,將宣紙壓好。

「這帖子還未寫完,便回來之後再寫吧。」他笑著站起來,轉身望向了心不在焉的外甥,隨後走過去,沉默了好一陣子:「文興,你覺得,要打敗你檀兒妹子,執掌蘇家,有多難?」

蘇文興心中存的本是寧毅的事情,但聽到這個問題,還是嚴肅地想了想:「不敢欺瞞舅舅,檀兒妹子她……的確能力出眾,若她真的執掌大房,外甥……一點信心都沒有……」

這話說出來有些艱難,但在舅舅面前顯然坦白才最重要,蘇文興說完,宋茂搖了搖頭,拍拍他的肩膀:「你想得太多了,有一件事你永遠不要忘記,你檀兒妹子,她只是個婦道人家。」

「我……我明白,但是她做的事情,確實……」

「你們啊,為何總想要去打敗她?」宋茂笑了笑,「蘇家如今總是老太公當家,即便老太公過了身,也有老太公的兄弟,縱是旁支,也有話語之權。你要想想,蘇檀兒若真的執掌蘇家,真正獨當一面的時候,她因為女子身份在外界受到的壓力才是最大的。老太公給她機會,如今讓她管理事情,但畢竟還是在你大伯的羽翼之下。你覺得,她在蘇家受到的壓力,比之她將來執掌蘇家,在外界受到的壓力,孰大孰小?」

蘇文興一陣迷惑:「舅舅是說……」

「呵,你們……能力不需要超過她,也不需要在商場上打敗她。只要她無法平平安安地接手蘇家,吞掉你二房三房,或是直接壓過你二房三房。這,便是破局。歸根結底,她只是一個婦道人家,她的能力要高出你幾十倍,才能做到你們能做到的事情,而你們只需要維持原狀便夠了。她的能力若拿不下二房三房,而僅僅是維持大房,那麼老太公就絕不會把這個家交給她,因為作為一個女人,僅是這樣她還擔不起蘇家。文興,你們二房三房,會安安分分地讓她吞掉嗎?」

蘇文興已然明白過來,此時有些興奮:「怎、怎麼可能,我等豈會坐以待斃!」這簡直是坐著就能贏的仗。

「這道理你父親明白,你三叔也明白,但他們不會與你們明說,怕的是你們這些孩子失了鬥志。你如今既已知曉其中道理,也勿要亂傳。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全力以赴地去做,明白了嗎?」宋茂拍拍他的肩,「走吧,陪舅舅去與你父親母親敘敘舊。」

「嗯。」蘇文興點頭,正要跟上,隨後想起來,「但是舅舅,那寧毅呢……他是檀兒妹子的夫婿,要給她搗亂的話,這豈不是最好不過的機會么?」

「這件事……」宋茂走到旁邊拿起已經涼了的醒酒茶喝了一口,在腦海中斟酌辭彙,能與秦嗣源、康賢這等人談笑風生的人,管他有無才學,又豈是你這等小毛頭可以易與?多年官場的經驗讓他自動過濾掉一些東西,從不想說重話,但回頭看看這外甥的樣子,想起這些年畢竟是有些真感情,他還是嘆了口氣。

「這件事……旁人如何去做都好,我要文興你置身事外,無論那寧毅有否才學,你都要切記此事。」他頓了頓,說出這個晚上最不想說的一句話,「……免得自取其辱。」

*****************

晚上打雷閃電,把整個小區給劈停了,差點跑到網吧去,好在後來電還是來了,終於將這一章趕出來。對了,停電之前咱有個超拉風的動作,外面打了第一次閃,我果斷地點下了WORD的保存鍵,三秒鐘后眼前就黑了。果真最近RP積攢很足,至誠之道可以先知,小衲即將得道,變成名副其實的香蕉大魔王了^_^

看在這一章出來得如此坎坷的份上,請大家踴躍投三江票、推薦票,謝謝大家^_^

另:感謝滄海孤鴻5779同學的支持,咱們《贅婿》的第一個盟主,出現了。

(第一集*江寧晨風*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 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 第一步(下)

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