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一步(上)

第33章 第一步(上)

喧囂的人聲中,火光將入夜後的蘇府點亮了,青瓦飛檐,雕廊畫棟,雪花落下,便被空氣中的熱力推開,或是融化掉了。

今天的晚宴剛剛開始,自蘇府側面一所偏廳附近延伸開,二十六桌的規模,桌子有圓有方,人數兩百出頭,這也不過是蘇府在這個冬季的一場普通晚宴而已。其它的季節少一點,臨近年關,這也的宴會也就變得頻繁起來。

蘇府主系的三房,諸多堂親表戚,為蘇家做事的一些元老,加上這次又各地聚集過來的一些掌柜都已經入了席。最中央的圓桌旁自然是蘇太公、宋茂,以及與蘇太公同輩份的幾名老人,加上蘇伯庸蘇仲堪這些主家,周圍幾桌的布局基本是有講究的,真正對於蘇家有了貢獻的人才能坐進來。譬如豫山書院的山長蘇崇華,管理一地業務的大掌柜蘇雲松,以及其餘一些掌柜,哪怕是三房直系,也得是真正管事的,有這等地位的人,才能坐到附近,如果席君煜被邀請過來,大抵也能坐到這裡。

至於蘇檀兒,她如今雖然管了大房的許多事情,但畢竟女子之身,如今還沒有正名,與寧毅坐得更遠了一個桌子。兩人之間沒有多少對話,但看來神色如常,當然,各自心中倒底在想些什麼,那怕是就很難說了。

從這一桌開始,大家落座的規矩就鬆了許多,就在稍後一點的一張方桌旁。蘇文興、蘇文圭正聚集在一塊兒,偶爾心懷鬼胎地朝這邊望過來。

這時候的蘇檀兒與寧毅怕是無論如何想不到,這樣的一場普通宴席中,會有幾個人一直心情忽高忽低地注意著他們兩人,並且直到最後,那情緒也無法得到絲毫排解。

「待會宋知州他們一定會過來,然後會誇獎那個寧毅,一旦宋知州說起來,大家就立刻注意,好戲要開場了。」

對於這件事,蘇文圭自認已經看得通透,特別是在那邊最初的幾段談論中,宋茂就提到了寧毅一次,並且指他教學有方之後,這想法就更加篤定了。待到宴席開始后一刻鐘左右,各桌之間也已經開始動起來,隨後又一刻鐘,宋茂方才拿起酒杯與蘇仲堪在附近稍微走動一番。

以宋茂的知州身份,原本坐在主席位上始終不動也是無所謂,不過他一向面面俱到,這走動一番,並非是拿著他知州的架子,而是將自己的身段如以往一般放在了蘇家親朋的位置上。這樣子一來,將周圍幾桌的招呼打完,已經算是非常給面子了,但隨後,他果然以隨意的姿態朝著蘇檀兒與寧毅這邊,眼看著便說了幾句話:「蘇家有檀兒、立恆兩人在……」

「我過去……」蘇文興拿起一隻酒杯靠了過去,才剛剛走近,只見宋茂與蘇仲堪轉身走了,他微微愣了愣,掉頭回來。

「怎麼了啊……」

「不知道啊,舅舅就隨便說了幾句……」

「以知州大人身份,本就不該多說,怕是知州大人覺得時機還不夠吧。」蘇文圭陰沉著臉想了想,「可能是要等著二妹與寧毅過去敬酒時,才好說些話做考校。」

火光縈繞間,宴會鬧哄哄地進行下去,人影走動,小孩打鬧,酒桌上觥籌交錯,幾人心中有事,沒什麼心情吃喝玩鬧,不一會兒,蘇檀兒與寧毅起了身,他們便也拿了酒杯起來,混在人群中朝主桌那邊過去。蘇檀兒與寧毅敬完酒回來了,蘇文興與蘇文圭也疑惑地回來,望望寧毅又望望宋茂,眨眨眼睛,隨後又商議一番,不久之後,蘇檀兒與寧毅這對夫妻又起身,在不遠處與宋茂有了交談,蘇文圭推推蘇文興,蘇文興跟過去……又拿著酒杯回來……

酒席漸散了。

如果按照嚴格一點的規矩,老太公離開之後,其餘人才能走,不過老太公喜歡在這裡跟幾個老兄弟說說話,氣氛也熱鬧。看時間差不多,便笑著揮揮手:「有事的,吃飽了喝醉了的,便自散了、散了,呵呵……」

原本有的孩子鬧夠了也已經開始打盹,有的人喝吐了,趴在桌子上。老太公這句話出來,氣氛就變得更自由了些,部分人離開,也有人過來這一桌與老太公等人問安,聊些有趣的事情。蘇文圭等人的臉色陰沉得一塌糊塗,蘇文興因為宋茂要過來已經誇口了好幾天了,這時則感到面子掉地上摔八瓣,如今拼也拼不起來。

「什麼嘛,根本沒戲……」

「你舅舅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考他些什麼……」

「說不動你舅舅幫忙,直說不就成了嗎,出來的時候還說什麼晚上一定……」

視野那頭,宋茂已經站了起來,似乎在笑著說什麼:「不勝酒力……」大概也要告辭,而蘇檀兒與寧毅也已經去老太公那邊打招呼。當宋茂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蘇檀兒與寧毅也開始轉身要走了。臉色漆黑的蘇文興陡然站了起來:「等等!」

喧鬧的聲音被這話壓下去了一瞬,隨後又運轉起來,倒也有許多人注意到了他,自然不會覺得那句話是針對自己來的,門口的宋茂朝這邊看了一眼,蘇檀兒與寧毅疑惑地望過來,然後朝周圍看看,轉身繼續走。老太公偏了偏頭,看著蘇文興,眨了幾眼:「哦,文興啊,你們那邊說什麼呢?有事?」

「我……我……唔……沒沒事……」

他將這句話說完,悻悻地坐下。

片刻之後,他再度站起身來,往宋茂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

自酒宴上離開,回到房間,宋茂喝了一口宋開早已準備好的醒酒茶,隨後洗了把臉。

喝的酒並不多,對他來說,不過是漱漱口的程度。此時的腦袋依舊是清醒的,他在桌邊坐下,拿出一本帖子放在一邊,隨後磨了磨墨,又抽出幾張宣紙來擺好,備好毛筆,手上擺出寫字的姿勢,心中斟酌著。

今日收穫頗豐。

原本對秦師只是例行拜訪,預期的收穫不多。似他這等為官之道,原本就是重要人物都得多拜訪,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揮具體的作用,平日的打好關係總是沒錯。對於與秦嗣源之間的師徒之情,他本未抱什麼大的期待,這事情無非就是擺在這裡的一個籌碼,日後秦嗣源復起,自然記得自己一些,若他沒了復起的機會,自己總也能與他的兩個兒子有些聯繫。這個來往的程度不算深,連他自己也沒想到,今天會或多或少地進一步。

今日在秦府之中,那寧立恆與兩位老人表現出來的隨意的確是嚇了他一跳的,看起來自然而然,又並非子侄輩之間的來往,難怪秦師介紹的時候說的是他與明公小友。心中震撼歸震撼,事情不壞,當他坦白出與蘇家,與對方的親戚關係之後,秦師對他的態度,就明顯變了一些,不再是那種純粹的普通弟子與師長之間的客套,關係有這種加深,他就很滿足了。

而另一方面,他還認識了康賢康明允。

宋茂想著這些,在宣紙上首先寫下幾個字:康公明允賜鑒。隨後又停了下來。過幾日要去拜會明公,他在斟酌著帖子的用詞,隨後在「賜鑒」的「賜」字下劃了一筆,在旁邊寫個道字。道鑒,這是適合對道德正人,望重學者的用法。

這些用詞是小節,不過他此時想的也的確是這些事。至於試探寧毅是否沽名釣譽的事情,從在秦府與寧毅打過招呼之後他就打消得一乾二淨了。平心而論,以他目前的地位,不至於怕秦嗣源,也不至於怕康明允,至於僅僅以布衣身份與這兩人相交的寧毅,他就更談不上怕或畏什麼的,如果真要做什麼,寧毅對他來說也只是個小人物。

但何必呢。

反正二房接蘇家也好,那個叫蘇檀兒的小姑娘接蘇家也好,自己能得到的都沒什麼差別,何必呢。從那個時候起,可以做的決定就已經一清二楚,寧毅這人到底是不是沽名釣譽都好,反正自己沒必要去揭穿他,那麼當然也沒必要去試探什麼了。

至於那個一心想要讓對方丟臉的外甥……這只是小事而已,決定既然做下,他就不再放在心上了。

片刻之後,宋開進來報告:「文興少爺求見。」他點了點頭:「讓他進來吧。」目光仍專註地停留在眼前的宣紙上,動筆寫起隨後的文字來……

*******************

雪風拂過,雪景下的夜色,有著幾分孤寂與寥落,遠遠的,有寺廟的鐘聲傳過來。

遠處的宴會基本也已經散了,自二樓圍欄邊朝那邊望過去,火光似也顯得殘褪了許多,寧毅趴在那兒隨意地望著這燈影搖曳的蘇家大院,雪幕之中,一個個房間、閣樓中的燈光漾得極有意境。

腳步聲自樓梯那邊傳來,不用去望,他也知道那是誰,這腳步聲與平素愛上來拉他下去的小嬋並不一樣,小嬋的腳步活潑許多,這腳步嫻雅而安靜——或許說從容和安靜會顯得更加貼切一些。

偏了偏頭,那抹銀白色的身影正從視野那頭過來。他只看見了狐裘的一角,因為身邊是一根柱子,那身影走到了柱子的那邊,便也停了下來,同樣趴在欄杆上往院落間望出去。

兩人沉默著一同望了一會兒,若是偏頭去看,可以看見女子那美麗又猶帶青澀的側臉。不久之後,蘇檀兒才終於開了口:「相公很喜歡在這裡看景色呢。」

「很漂亮不是嗎?」

寧毅笑了笑。知道對於兩人來說,攤牌的時候到了。

……

「相公是個怪人。」

「嗯?」

*******

想不到到五點多才碼完這些,第一集在下一章就完了。待會碼個三江感言,聊聊對這本書的展望再去睡覺。請大家去三江頻道投票支持贅婿,同時,也求點擊、收藏、推薦票^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 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第一步(上)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