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複雜

第32章 複雜

從下午宋茂離開開始,蘇文興就一直在等待夜晚的到來。

之所以有著這樣迫切的心理,並不僅僅是因為他自己,而是因為在這之前,他就已經跟幾個兄弟、死黨誇了口,言道自己舅舅過來,便一定能將那寧毅沽名釣譽的文士面孔揭穿,這也是為什麼當出現了藏書樓宋茂大讚寧毅的情況之後,蘇文興會急匆匆地跑去詢問的理由。

「我看你舅舅不會是不想參合到這些事情里來吧,你看他在藏書樓說的那些話……明顯一開始不知道寧毅就是老師嘛,話說出口,說別人有大才什麼的,現在收不回來了。老五,你就別唬人了……哼,真不知道那寧毅到底是做了些什麼,把人唬得一愣一愣的,你們說他以前不是什麼專業的騙子吧……」

天已夕暮,幾名年輕男子坐在院中的涼亭中聊天,這些大抵都是蘇家二房一系的人,說起來,要不是宋茂的到來,蘇文興此時也成不了眾人的中心。平日里這幾人說是利益結合,說是同盟,實際上不過一道吃喝玩樂的朋友而已,由於有著親戚關係,自然也就走得更近一些。

既然同在二房之下撈好處,吃喝玩樂、扮才子狎妓之餘當然也會多少憂慮一下二房將來的命運。按照比例說起來,雖然蘇檀兒一向胸有成竹的樣子,並且依靠銀彈攻勢也令得蘇家年輕一代的許多人保持了中立,但若真要比支持者,大家看好誰,終究因為蘇檀兒是女子身份,多數人還是站在了二房或三房的那邊。當然這樣的站位也不怎麼可靠,如今的蘇家第三代基本都還沒什麼地位,一旦到動真格的鬥起來,他們的數量也不過是壯壯聲勢而已。

當然,在等待成為家中舉足輕重的一員之前,多少也能做些事情,打擊一下對手的優勢和氣焰。在這幫平日里沒事就喜歡扮成才子上青樓喝花酒的年輕人眼中,對平日里特立獨行偏偏又有了他們球也求不到的名聲,兼且是蘇檀兒夫婿的寧毅,自然怎麼看怎麼不爽。

要是我有這個名氣,如今秦淮河上那個頭牌的房間不能進,但這傢伙竟然連青樓都不去,浪費啊,再者他的名聲根本是假的……簡直不能忍……

但怨氣歸怨氣,平時遇上翻個白眼沒什麼,真要對其造成什麼打擊,很難。寧毅跟蘇太公等人說那詞不是自己所做時,蘇仲堪與蘇雲方都在,因此他們也聽說了,然而蘇老太公下了嚴令事情不許亂傳,誰敢明目張胆地跑出去以蘇家人的身份證明這事?悄悄的放出流言,可流言太多沒人信。在家裡也不可能跑過去「揭穿」些什麼,人家早承認了!這立場真是夠光棍,什麼都不怕,偏偏還有許多人認為他是故意低調藏拙。

他們作為蘇家人,是不可能跑到外面去大義滅親的,家裡也不能自己來,這局就設得有些困難。這次宋茂過來,自然是個最好的時機了,堂堂知州,他完全不知道其中內情,只要在某個場合義正辭嚴地指出寧毅的沽名釣譽,老太公也不能拿不知情的他怎麼樣。而消息一傳開,自己這邊就只好「壯士斷腕」地與對方劃清界限。說不定將來去青樓時還能跟某個美人深沉一番:「我家二姐那個贅婿啊,原本我以為他是真有才學之人,誰知他……」巴拉巴拉巴拉。

因此宋茂一到,商議過一番的眾人立即簇擁著蘇文興去說這事。宋茂以往對蘇文興也是非常寵愛,眾人看在眼裡的。說完之後蘇文興趾高氣昂地出來:「妥了。」不久之後藏書樓里,便看見宋茂大讚寧毅的情景,眾人對著蘇文興嗤之以鼻。畢竟宋茂這人向以忠厚剛直著稱,在藏書樓讚揚那寧毅時看來也發自肺腑,這想法大概是吹了。

「你們懂什麼,當時那寧毅不在現場,就算要說他又能說些什麼,無非是說他教書不行。我舅舅這事借花獻佛,先給他點好處,待到他回來,沒了警惕,晚宴之上,自然便能考校他一番,他就算想要推辭,也沒辦法了。」

隨後從舅舅房間里出來,蘇文興回想著宋茂說的話,覺得大有深意,頓時瞭然於胸。向著眾人解釋了這些,不過到得這傍晚時分,便又有人懷疑起來,眾人此時終究還是相信蘇文興多一點。

「那是文興的舅舅,不過舉手之勞而已,他不幫文興幫誰?文田你少擔心了。」

「想要揭穿他,自然得先接近他,誇讚他一番,然後到了晚間宴席上隨便問些東西,對方的底便會被揭出來。以往外面那些才子宴請那寧毅也好請教那寧毅也好,他總能隨便說點東西就推開,不就是因為彼此並不熟悉么。此時知州大人誇獎於他,他無論如何都得做出些親近的樣子,然後才是出殺手鐧的時候。文田,知州大人的考慮,豈會像你一樣簡單!」說這些話的是蘇家男丁中排行老二的蘇文圭,樣貌稍嫌消瘦,但還算有些本事,話本小說看得多了,自比諸葛亮,遇上大小事情總會有些點子,他的話要比蘇文興的話有說服力得多,此時安靜出聲,原本有些煩躁的蘇文田便有些尷尬地笑了起來。

「呵呵,我不是因為看見府上在傳那寧毅有多少多少才華,覺得看不過去么。」

「能有什麼才華,我們等都去調查過的,書獃子一個。」蘇文圭微微皺了皺眉,「照我看來,這寧毅的諸多行為,都是由二妹在背後操縱。今日晚宴大家機靈點,知州大人若是當場發問,說不定二妹便會開口圓場,或是說那寧毅身有微恙,或是搞出些什麼小意外來,知州大人不好咄咄逼人,你我便要幫忙推波助瀾幾句,讓那寧毅下不來台,總之這次揭穿他,異日在旁人面前與之劃清界限,到時方能名正言順地將二妹這局棋打下去……」

眾人連忙點頭,議論幾句,蘇文田問道:「文興,倒不知知州大人下午究竟是去了哪裡,若是被人留下用餐,今日怕是要錯過了。」

蘇文興搖搖頭:「我也不清楚,大概是舅舅的師長之類的人物吧。」

「那想來是些大人物了……」文田笑道,「文興,你說若有一日能帶著我等一同前去,那該有多好?若能得幾句指點……」

「哼,文田你平日里讀書不用功,人家指點你一兩句,你就能開竅了?」

「似豫山書院中的先生皆是庸才,我用功又有何用,那些大人物自不一樣。想我蘇文田當日一首詩詞,可是迎春樓的韶華大家都讚不絕口的。若能得那些大人物指點一二,自然便可登堂入室……」

這蘇文田平日便有些呆,偏偏自以為有資質文采,平日里去的幾家妓寨中的女子,若不是因為他大把砸錢,怕是理都不會理他。眾人暗罵一句傻氣,倒也懶得與之辯論。片刻,一名跟班過來報告,宋茂回來了。

「……知州大人,似是與那寧毅一同回來的,兩人像是已經認識了,相談甚歡。」

「如此便是了。」蘇文圭站了起來,面色沉靜如水,摺扇拍在了手上,「知州大人已在鋪陳前勢。否則以那寧毅的贅婿身份,兼且又是晚輩,就算真有些許才華,知州大人又何須做出此等態度。晚上的事情,想來無誤。大家……準備吧。」

涼亭之中,那身影淡然孤傲,大有運籌帷幄,江山萬物盡在算中的感覺,眾人為之傾倒,紛紛應諾,鬥志昂揚。

*********************

從外面回來,寧毅自然不會知道家中正有一群人在暗暗地謀划著針對他的算計。在秦府明白與宋茂之間的親戚關係時,他是有些吃驚的,但隨後自然也能調整過來,只是宋兄要改成宋叔而已。

宋茂這人看來樸實實則精明,對寧毅來說,跟精明人打交道反而沒什麼壓力,特別是在某些形勢明顯的情況下。只是回到蘇府之後,另外的一些情況,還是令他稍稍覺得有些意外。

看到他與宋茂一同歸來的蘇府人應該不多,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兩人在府門就分道揚鑣,寧毅提著那裝松花蛋的罈子一路往後院過來,不多時便見到了正在半途中等他的小嬋。小丫頭大概已經在附近的院子里晃蕩許久,一張小臉紅撲撲的,看見他,便叫了聲「姑爺」笑著跑過來,看起來有些興奮。

「呵,今天沒事了嗎?對了,有些東西給你……」

小嬋與他的關係算是蘇府中最親近的一人了,見到她,松花蛋自然得給一個,罈子提起來在空中晃了晃,還沒伸手去打開,就被注意力明顯不在這個上面的小嬋張開手抱在了懷裡。她大概以為寧毅讓她幫忙拿東西呢。

「姑爺姑爺,你聽我說啊,今天你好出風頭呢。」

「哦。」寧毅心中有數,不怎麼驚訝,「我知道,藏書樓的考試吧,黑子他們怎麼樣?老太公要是獎勵了他們一些好東西,小嬋你說我這個當老師的,到底是分一半好呢,還是分另一半好呢……」

「嗯嗯。」小嬋用力點頭,為寧毅出了風頭而高興,「除了藏書樓那邊,還有另外的事情啦,姑爺真厲害,一句話就幫小姐搞定了賀家那邊的生意……可惜小嬋當時跟著小姐看雪景去了,沒有看到姑爺說話時那個賀老爺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啦……今天小姐啊,表小姐啊,席掌柜啊,聽到的時候也是吃驚得不得了哦,只有小嬋不奇怪哦……不過姑爺也真的是什麼都懂呢,太厲害了。你說,要是待會見到小姐……」

「……」

猶在飄舞的雪花當中,嬋兒如同小母雞一般抱著那隻恐怕她自己都沒有注意的罈子,一邊走,一邊興奮地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寧毅沉默地聽了半晌,終於嘆了口氣。

「小嬋,到底什麼賀家的事情,可以從頭到尾地,再說一遍嗎……」

*******************

今天上三江了,待會去吃飯,然後繼續碼字,凌晨的時候看能不能再更新一章。

請大家去三江頻道投個票,就是頁面上那一排分類里有個「三江」的鏈接,進入三江閣頻道,然後可以在下面找到給贅婿投票的項目,每天投一票可以加十點積分,請大家支持贅婿,謝謝^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 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 複雜

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