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忠臣

第20章 忠臣

「……倒不知是已有全詩,還是偶得殘句?」

秦淮河邊,秦老開口向寧毅詢問著,一旁,康賢倒也嘆了口氣: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便只是殘句,卻也已是登堂入室的大家氣度了……」

寧毅看著那詩詞,隨後笑起來:「呵,殘句。」他攤攤手,「不懂詩詞……」

「這小子不實誠,否則今日可得幾首好詩……」

話是這樣說,但如今寫詩寫詞,作者偶得殘句是尋常事,兩人倒也不再多說,隨後談論起那書法來,這是相當專業的領域,詩詞寫出來也可以說是別人的,字卻不能說是別人早已寫上的,況且上面好幾種字體自成一氣,已然形成系統,兩人都是此道大家,自然一眼便能看出其中的門道來。

對於他們這種書法大家來說,一筆筆的漢字自有其魂魄筋骨,這些炭條寫出來的字跡或許還到不了成大家的程度,但也已經顯露出足夠的功力了。一如聶雲竹的觀感,這年月誰也不可能認為會有人在家專門練習這種筆法,能以炭條寫出這等字跡的人,書法功力自然還是往上推測的,特別是那幾種之前未有見過的字體,對於他們來說,更是有著難以言喻的價值。

最後那看來如方塊的斜黑體或許僅僅是有新意,卻並沒有多少參考價值,只如高深一點的頑童遊戲。然而書寫那「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的宋體與瘦金體,卻實在是讓兩人覺得賞心悅目,大有門道。

這兩種字體本來就是宋朝時方才出現的,武朝軌跡與宋朝類似,文人眾多,儒學高度發達,求新求變的過程中各種創新都有出現,而這兩種字體無疑是既具有創新而又最符合當代人審美的成果。

超前時代一步的是天才,超前兩步,往往就變成了瘋子,這兩種字體恰恰是站在了時代的基礎上,而看來又像是由量變達成了質變,做出了完美突破的成果。寧毅寫的時候或許沒有主動想太多,頂多不過是為說明問題而給人一點驚艷而已,只是以他的思維方式來說,就算沒有主動去考慮,各種複雜的權衡也是在潛意識中就已經做完,過濾出一個最簡單的結果而已,這些文化方面的東西無所謂一味藏拙,而他最後那「不靠譜」的斜黑體,也恰到好處地能證明他平日里就愛瞎搗鼓這些看起來有趣的東西,既能保持宋體與瘦金體的那種衝擊力,又能將這種驚艷與衝擊變得自然,不至於只是一味的尖銳。

至於隨後兩人探討書法之時,寧毅則大多時間保持沉默,只偶爾說幾句自己知道的關鍵點,這兩人是真正的大家,基本功比自己要紮實得多,自是少說多聽藏拙為上。他這些日子無聊,也在提高書法能力,偶爾聽得一兩句,也覺得大有裨益。

若是普通才子學人之流,怕是不可能得到兩人這樣子的教導,當然,兩人若以教學的態度,大抵都是以針對性的講解說給弟子聽,普通學子聽得太多,反倒無益,只是寧毅本身的歸納、辨別、整理能力超強,對兩人這方面的淵博也只是佩服,不至於崇拜或盲從,聽聽倒是無所謂了。

對於書法的這番議論持續了大約半個時辰,幾人偶爾拿炭條在白板之上寫寫畫畫,手上已然黑成一片,隨後到河邊洗了手。秦老與康老這時候倒不說炭筆與毛筆筆法的事情,以寧毅展現出來的水準,只是在小小書院中做些革新,已經無需他們來提點。當然,若是想要推廣出去,那必然還是有問題的。寧毅拍了拍手,隨後甩著手上的水滴,隨口說道:

「其實木炭寫起來確實差了,過些日子倒是打算去弄些石膏,看看做幾支粉筆出來用,到時候把木板刷黑,上面的字跡是白色的,比這炭筆字要清晰,擦洗起來也簡單。」

「石膏?」康老疑惑道,「那粉筆又是何物?」

「將石膏以火煅燒之後,加水攪拌,然後在模具中凝結成條狀,當可以用來書寫,比起炭筆不容易模糊,手上也不至於臟成這樣。」

武朝這時,石膏石灰早已有了,康老想了想,隨後點頭:「倒是沒錯,那石膏煅燒后,確可用於書寫……呵,此事倒不用另找他人了,你若想要,老夫可吩咐人製造一批與你便是,倒不知具體大小形狀有何要求,另外,可還有什麼要注意的。」

康賢家大業大,寧毅是知道的,既然開了口,自然也不推辭,當下比劃一番粉筆的樣子。製作粉筆的工序本就簡單,即便沒有刻意去做,一些石灰窯中結出的硬塊也可勉強用來寫字,要說的地方倒也不多:「可以叫匠人多試幾次,或者摻點粘土之類的雜質,能盡量找個最適合書寫的配比出來就最好了。」

「此事老夫自然省得。阿貴。」康老每日出門,兩男兩女的四名跟班總是在附近的,此時叫來旁邊一人,「寧公子的說話你也聽到了,回去之後,便將此事吩咐下去。」那人便躬身稱「是」。

「呵呵,方才一直論字,茶倒是涼了……」

先前三人手中拿著炭條,泡了的茶自然不好去喝,這時候時間稍晚,也沒了多少下棋的心思,幾人在那茶攤坐一會兒,康賢的丫鬟便又泡了新茶來。那白色木板還放在旁邊,話題自然也仍在字上打轉,不一會兒,秦老點評起如今一些書法大家的風格,他本身書法也是既是擅長,一路點評,信手拈來,順便將康賢的字也調侃一番,康賢便也笑罵出來:「隸書、狂草,老夫或不如你,若論正楷,你不如老夫遠甚。」

秦老笑道:「這便是術業有專攻了,明公整日以君子之道訓人,楷書若差,未免失了信服力。只是單為訓人方便便將楷書練至如此境界的,明公可為史上第一人了……」

如此玩笑片刻,秦老想想,轉開話鋒,「……不過,見立恆這字跡,倒是令老夫想起一人,此人倒也為我秦氏本家,頗有才華,早年在東京之時,曾以行卷投於老夫,才氣談吐都極為出眾,並且寫得一手好字,其風格章法,倒也與立恆這句『三山半落青天外』的風格類似,得顏筋柳骨之妙……只是他當年字跡尚未脫窠臼,如今倒是不知如何了。」

寧毅眼角微微抽搐,另一邊,康賢倒笑了起來:「秦公所言,莫非是今任御史中丞的秦檜秦會之?」

秦老點了點頭:「便是此人,早幾年遼人南下,曾將他一家擒去,不過此人也是有勇有謀,深陷虎狼之地,仍能與遼人虛與委蛇,前年,遼人攻山陽之時趁機攜家人南歸。哦……如今他已是御史中丞了么?」

「月前邸報之中已傳來此事。因有南歸之事迹,他如今頗受重用,特別是在危難之際仍不忘髮妻。據說當時在遼國,遼人本欲將其妻扣留,兩人煞費苦心演出一場好戲,方得以同行南歸,逃亡途中被遼人發現,也是幾名忠僕拚死殿後方得逃脫,可見御下有方……唉,也是前線戰事不利,他此等事迹,更是顯得珍貴。不過,如今朝堂之上,倒也並非一味的讚賞,對於他南歸之事,懷疑也是頗多的,認為此事可疑,怕是另有蹊蹺……」

秦老想想,搖了搖頭:「此事也難說,不過毫無根據隨意揣測倒也並非君子所為,據老夫當日所見,此人品性端方,為人中正大氣,憂國憂民,絕非是裝出來的,今後如何,且觀其行便是。呵……說起來,會之老家也正在江寧,他今後若來,立恆倒可與之一見,說不定倒可有共同語言……」

寧毅眨了眨眼睛,隨後有些複雜地摸了摸鼻子,過得片刻,終是笑了出來,敷衍式的點了點頭。

秦老與康老倒是看不出什麼不妥,康賢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望向寧毅:「不過,立恆如此才華,莫非真無半點功名之念么?」

純以時間說來,寧毅與兩人的來往並不算長,如同康賢所說,不過是下下棋聊聊天的如水之交,只不過這類文人嘛,大抵都有憂國憂民的念頭,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或是習得文武藝售予帝王家,都是毋庸置疑無需去討論的事情。如今看來秦老每日不過悠閑下棋,康賢也是個富貴閑人的做派,但其中必然也有複雜的緣由。

從這些時日的接觸,到中秋的水調歌頭再到這時的文字粉筆之類,種種種種,對他們來說,寧毅有才學的事情已經無需討論了,接下來的疑問也就明確起來。如同往日秦老偶爾嘆息他為一贅婿未免可惜,其實更多的只是嘆息而並非疑問,但這時候的這次提問,意義卻並不相同。

這一下午的對話,字裡行間,寧毅想要否認掉才子之名的意圖很明顯,看來並非是開玩笑或是隨口敷衍。世間哪有人真的沒有半點功名之念的,總該有點什麼隱情才是。而這兩人的身份都不簡單,康賢既然以這樣的態度問出這句話,實際上已是真正動了惜才之念。這已經是……打算動手幫忙的態度了。

秋風蕭蕭瑟瑟地自河畔吹過,撫動了柳枝,秦老舉起茶杯,緩緩地吹動著杯中的茶葉,目光抬起來,顯然也在好奇著寧毅的回答。感受到話中的涵義,寧毅淡淡地搖了搖頭。

「我知道這樣說出來或許沒人信,不過……有些事情倒的確不想去做。才子也好,名聲也好,功名也罷,不願去碰。這個……是真的。」

「嗯?」

*******************

鐵通鐵通,果真不通,自從家裡連了鐵通網路,延遲超高打不了網路遊戲了,打開網頁也是種種問題,上個QQ驗證N次,今天過節、過節有木有!座機電話跟網路全斷,到現在還沒來,只好來網吧發文……鐵通用戶你傷不起啊,哭泣,也不知道小區管理人員收了鐵通公司多少錢……

慣例求票^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 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章 忠臣

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