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聶雲竹

第17章 聶雲竹

中秋過後,江寧城的天氣晴朗了大概兩天,然後便開始轉陰,走在道路上,微冷的秋風卷舞起街道上的落葉,也給一度喧囂的城市,增添了幾分蕭瑟的感覺。

當然,在大多數人看來,城市依舊是平日的樣子,秋天的樣子本就該是如此,河面上水色清清,畫舫依舊,船兒帶動了漿聲,自依依的垂柳間輕盈劃過,風將附近的落葉捲起,隨後打著旋兒飄落在水面之上,隨波光沉浮漂向遠方。城市道路間行人車馬、青衣小轎、販夫走卒形形色色,寬街窄巷、青石長階,木製的橋樑自稍窄的河道上橫跨而過,水流稍緩之處,便能看見女子在石階上漿洗衣物,閑談說笑的情景,遠遠的,茶樓飲宴,酒肆飄香。

大多數的人,還是在忙忙碌碌地為生活而奔忙著,當然,既已習慣,那邊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了。若得閑稍停,或去茶館小坐,或在路邊暫歇,偶爾提起近日有趣的傳聞,大抵少不了前幾日中秋夜的事情,而其中,被提及頻率最高的,大抵也就是那首水調歌頭的出世,以及有關止水詩會,理學大家康賢怒斥眾人的事情了。

起因經過結果,巧合懸念高潮。所謂戲劇性,總得滿足這些條件才行,若僅僅只是某某才子賦詩一首,技驚四座,文採風流,人們也是聽得膩了,如果再加上才女青睞,戲劇性便要增添幾分,而這水調歌頭,在這方面便做得更足了一些,人們喜歡好詩詞,也喜歡這樣的故事,幾日以來,若去青樓楚館閑坐,姑娘們出來時,少不了也要聽聽這曲「明月幾時有」,品評一番其中妙處。

至於詞作者的信息,目前還僅在猜測當中,未有太多的可靠消息出來。

蘇府,寧毅,寧立恆。為蘇府贅婿。

止水詩會上,康賢的幾句訓斥,坐實了水調歌頭佳作的名頭,卻抹不平眾人心中的疑惑,他之前為何名聲不顯,為何有此才華,還去一商賈之家入贅為婿,最重要的是,他的這首詞,是否是買來的或是剽竊所得,幾乎是每一個談論者最為關心的事情。

醜聞往往比好評來的更有戲劇性,人們的心中也更傾向於接受這樣的東西,文人買詩沽名釣譽的事情並非什麼奇聞,眾人每每談起,大抵都傾向於這樣的猜測。畢竟贅婿的身份是低下的,有的甚至會說這等人毫無骨氣、數典忘宗,稍有傲骨之人便不會做這樣的事。

不過,幾日之中,倒也有說法道蘇府二小姐檀兒天姿國色、溫婉大方,寧毅一見傾心,為與之長相廝守,於是甘願入贅。然而在這個大男子主義之上的年代,相信這種故事的人畢竟少之又少,社會上狎妓成風,女子的地位如貨物一般,為一女子做到這種程度,誰肯相信。而退一步說,即便相信,此人若毫無才華,那倒罷了,若真有才學還為一女子入贅,那就真是天怒人怨,枉為男兒,枉讀聖賢之書,甚至枉為世人。

這個年代,人們更喜歡的還是男主金榜題名后回來迎娶喜愛女子這樣的童話,為一女子拋棄所有這樣的事情,人們是受不了的。

因此幾日下來,眾人對於寧毅的猜測,反倒是以負面的看法居多,入贅本是原罪。當然如今結論尚未出現,猜測之餘人們還是保持著好奇的心情在等待更靠譜的消息的出現。另一方面,若純粹對於這首水調歌頭的質量以及詞作者的才華,人們還是保持著驚嘆的,並且這種驚嘆的熱度,如今還在上升,幾日以來,眾人對它的溢美之辭,還是在不斷地增加著。這次的中秋詩詞比斗,它的評價與風頭怕是要遠遠的超過其餘詩詞,這樣的情況,也已經有好幾年未有出現過了。

秦淮河最為熱鬧的地方,便是夫子廟及貢院一帶,與之隔河相對的便是眾多青樓楚館所在之地,此時才過中午,這些地方尚未開門,不過該起床的還是已經起來了,若從下方街道走過,也能看見一些女子在樓上或倚欄獨坐,或閑聊嬉戲,內里的院牆之中,隱約有絲竹之聲,渺渺而來。

這樣的樂聲,有的是已有藝業的女子在樓中練習,也有的是隨了青樓安排的老師學習琴曲的小姑娘。此時在金風樓的內院當中,便有一堂教授琴曲的課程已經進入尾聲,幾名年紀較小的女孩兒仍在認真彈奏著教授的曲目,布裙荊釵、衣著樸素的女先生此時正坐在前方的小桌前,拖著下巴聽著這些琴聲。

女子的年紀其實不過二十來歲,穿著打扮雖然樸素,比之青樓中的花花綠綠大有不如,但她的樣貌卻極是出眾,清麗雅緻的瓜子臉,秀眉如黛,氣質也是極為出眾,此時坐在那兒靜靜地聽著琴,身影便給人一種淡淡如水墨般的感覺。比起下方學琴的這些女孩兒來說,其實要出眾得多。

按照一般的流程,待到琴曲彈完,女子指點一番之後,今日的教學也就到這了,不過,就在女子準備收拾東西時,下方的幾名女孩子對望幾眼,其中一名女孩兒笑道:「雲竹姐,雲竹姐,可不可以教我們唱水調歌頭?」

「嗯?水調歌頭……」被稱為雲竹的女子愣了愣,隨後望著她們,眨了眨眼睛,大概是不明白她們為什麼要學這個,下面的女孩兒已經說了起來。

「這幾日過來的客人都愛聽這個呢……」

「就是中秋那夜的那首……」

「我們也很喜歡啊。」

女子聽到這裡,已然明白過來:「中秋?這次中秋出來的好詩詞嗎?」

「啊?雲竹姐,你還不知道啊?」

「這幾次有事,倒是沒顧得上注意中秋的事情了……」女子露出微笑,只是在那笑容的底層,有著些許的疲累,不過眼前的這些女孩子恐怕都未必能看得出來。

隨後這幾名女孩子便嘰嘰喳喳地拿出了抄有那水調歌頭的小冊子,女子坐在那兒,一字一句地看著,嘴唇微動,她是真正能明白這詩詞好處的,不一會兒,神情便認真起來。下方的女孩兒便在這樣的氣氛中說著中秋那夜這詩詞的來歷。

「……可惜,那個人入贅到別人家裡了。」

「是啊,是個贅婿……」

「現在大家都說這首詞是買來的……」

「不過詞真的很好啊……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下方的女孩你一言我一言地說著詩詞的來歷背景,隨後還唱了出來,她們對於音律雖然還在學,但每日里金風樓的姐姐們都在唱,學著唱出來還是沒問題的。事實上有關水調歌頭這詞牌的曲譜樓中也有,她們學了各種指法,自己也能對著彈,但終究還是有人教教最好。

「贅婿啊……」雲竹看著那詞,聽完大家的講述後方才笑道,「這樣的話,水調歌頭的曲,幾位妹妹應該多少都會了吧?」

「我們也照著彈了,但是有的地方彈不好……」

「嗯,曲子學了便行,水調歌頭這曲,有幾處指法特別一點的地方,唱詞呢,其實也可以稍稍變化幾處,我帶著幾位妹妹彈奏一次,然後再為大家講解……」

如此說著,幾名女孩子回到了琴前坐著,雲竹目光掃過一圈,將手指按上瑤琴琴弦,一個輕盈柔雅如煙黛般的笑容之後,指尖輕挑而起。

「明月幾時有……」

裊裊的琴音自房間里響起來,多人的演奏,絕大多數人還不熟悉的情況下,本應是有些混亂的,然而在這片琴音當中,最為明晰優美的那道琴音卻是穩穩地帶著曲調在走,雖然聲音都是一樣的大小,但那道琴音在意境上完全同化了其餘的樂聲。隨後,柔美的嗓音也帶著大家的唱腔響起,若此時有精通此道的客人前來,或許便會發現,這道樂聲與唱功,竟是比之金風閣絕大多數的女子都要出色得多,甚至比之如今金風閣的頭牌元錦兒都未有絲毫遜色。

元錦兒的聲音走的是活潑輕靈的感覺,這聲音則如流水如鈴音,讓人心中安靜閑適,樂聲如此響起時,附近的一些姑娘也往這邊過來,遠遠地聽著。待到一曲水調歌頭唱完,才有些人說道:「是雲竹姐啊……」

「雲竹姐的唱功還是這般好……」

或佩服或嫉妒。過得不久,裡面的課程終於也結束了,剩下的便是女孩子們自己的練習。布裙荊釵的女子手上拿著個小小包裹自房間里出來,穿過長廊,也與幾名認識的女子打了招呼,隨後去到媽媽的房間里支取授課的費用。一路離開時,卻在外面的廊道間遇上了元錦兒。

「雲竹姐。」

「錦兒妹妹。」

「剛才在上面聽見雲竹姐唱歌了呢。這首水調歌頭,果真是雲竹姐來唱才最好的,錦兒總覺得自己找不到這樣的心境,唱出來也不好聽。」

元錦兒今年十七歲,性子活潑一些,雙方寒暄幾句,她才斂去了燦爛的笑容,輕聲問道:「雲竹姐,胡桃妹妹怎麼樣了?」

「這些日子倒好,病情再過幾日,大抵便要痊癒了。」

「那就好了……」元錦兒點點頭,片刻之後,看看周圍無人,方才從身上拿出一小包東西,「雲竹姐,我知你平日性情,但是胡桃妹妹既然生病,總是需要應急,這裡有些錢物還望姐姐收下,姐姐當初對錦兒照顧,錦兒一直記在心裡的……」

她想要將那小袋銀錢放到對方手中,然而雲竹推辭了一番,雖然很感動,但終究沒有收下。

「胡桃的病情的確是要好了,若不是,姐姐定不會拿此事來硬撐的。錦兒妹妹還是將錢攢下,若有一日,能為自己贖了身,方才能自由自在……」

「我沒有姐姐那等心性呢。」兩人方才說了些窩心的話,此事眼眶都稍稍有些紅,元錦兒用手指揩了揩眼角,笑了起來,「錦兒現在這種樣子,終是打算選個男人嫁掉的,銀錢留在身邊,其實也無甚大用,何況這也不多,我還有的……」

「若能遇上心儀的才子……」

「錦兒才不嫁身無長物只會口舌生花之人,花言巧語也抵不了飯吃。本是為妾為婢的命,終是要找個有些錢財地位的人才嫁的,好在如今還有些名聲,要嫁也不難的……」

這大概也算是人各有志了,兩人一路往外走,說了些貼心話兒,但最終,還是在金風樓的側門分開了,元錦兒笑著揮手,直到對方的身影在視野中消失不見,方才將手放下來。

有些羨慕,可也有些嘆息,連她自己也不明白的心情。

被她稱為雲竹姐的女子名為聶雲竹,也是前幾年金風樓最受歡迎的女子之一,琴藝唱腔詩文書畫都是一絕,只不過她心性淡泊,一直都不是最紅的,以往秦淮選花魁,她也不願去參加,因此名氣始終到不了頂尖。到了兩年前,她攢夠了銀子,為自己與丫鬟胡桃贖了身,找了一處地方住下。直到如今,還有人來金風樓時會偶爾問起她來。

其餘的青樓女子,即便是給自己贖了身的,往往也會與許多恩客保持來往,與才子之流參與詩會文會之類的,然而雲竹姐不同,她幾乎跟以往的那些人都斷了聯繫。青樓生活無非迎來送往,兩年未出現,她也便淡出了這一片世界,只是仍舊接下教人琴曲的工作,算是賺些生活花銷。

只是這教琴授曲的事情賺錢終究不多,她便是不教,如今的樓中也有大把人可以勝任。她兩年前贖身之時還是剩了些銀錢的,但到得如今,卻聽說情況不太好了。主婢兩人過得一直是青樓的生活,胡桃隨懂得伺候人,但有關生活的事情或許還是不擅長的,過了這兩年的時間,銀錢大抵也耗光了,她們又只能接接青樓里的工作,最近聽說胡桃生病,兩人過得似乎也不怎麼好。元錦兒感激對方以前的照顧,於是想要拿出銀錢來幫忙,她拿得不算多,但誰知道對方終究還是沒有收下。

女人啊,在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自由自在可言,青樓看來風光,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可到得最後,終究還是妾婢之命,誰還能把你一名青樓女子當成正妻來待么。雲竹姐心性堅韌,若自己也贖了身出去,弱女子在這世上沒個依靠,又能撐到什麼時候,到最後,怕是又要回到這青樓中來了。

她輕輕嘆息一聲,轉身往回走去……

********************

離開藥鋪之時,聶雲竹點了點身上的余錢,放進最貼身的衣兜當中。

加上當掉簪子的錢,還能用上些許時日,最令她放心的是,胡桃的病情終於是要痊癒了,這便最好了。

兩年前離開青樓之時,兩人沒有多少單獨生活的經驗,胡桃小時候雖然過過苦日子,但在青樓多年,那也畢竟是小時候的記憶,能夠煮飯煮菜便是很好了。沒有什麼計劃的主僕兩人過了好一段沒什麼完全隨性的日子,雖然也做了些工,譬如自己來金風樓教琴曲,但一向以來仍舊是入不敷出。不過到了現在,雖然剩的銀錢不多,但只要胡桃好起來,主僕倆做些事情,還是能夠讓收支平衡了。

拿起手上裝著寫小物件的小布包,另一隻手輕輕提起包好的葯,她一路朝回家的方向走過去,低著頭,一半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身上的小兜里,自己與胡桃出來生活之後,在人多的地方被偷過兩次錢袋,現在想起來覺得可惜。一路離開了朱雀大街,行人漸漸沒有那麼多了,這警惕才放下來,四周依舊是些賣東西的店鋪,快要轉過街道時,前方一道身影忽然晃過了眼帘。

咦……

她抬起頭來,疑惑地望去,那道身影已經在不遠處的轉角邊不見了,懷著這樣的心情快走幾步,到得那路口時,她才終於看清了那邊的那道身影。

確實是他……

不遠處的街道邊,樣貌單薄且文氣的男子就站在幾家店鋪的前方,手上拿了一塊大木板,一邊看幾家店鋪里賣的東西,一邊有些無聊地將那木板晃來晃去,隨後點了點頭,進入了一家店鋪的大門。

看起來,他是要買木炭的樣子。

聶雲竹想了想,跟了上去……

****************

第一周推薦,求各種給力支持,點擊、收藏、推薦票都請來得猛烈些吧^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 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章 聶雲竹

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