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未來的樣子

第10章 未來的樣子

傍晚時分,夕陽染紅了天氣,也將半個江寧城浸在了暖洋洋的紅霞當中,從外面回來時,蘇檀兒遇上了小嬋,隨後也知道了寧毅染了風寒的事情,一邊跟小嬋詢問著大夫的說法,她一邊領著三個丫鬟朝爺爺蘇愈蘇太公的院子過去。

今天有事要跟爺爺請教一下,既然知道了寧毅無甚大礙,自然便不用趕著過去看了。進了院子之後,才發現三叔蘇雲方與三嫂也在,隨著在一起的還有三叔的第二個女兒,目前大家稱這小女孩為七丫頭,眼下她正在爺爺面前講故事。幾名丫鬟伺候在眾人周圍。

「……然後啊,那個周瑜呢,就把黃蓋打了一頓了……」

蘇檀兒走過去搬了張凳子坐下,也與爺爺、三叔三嫂一同聽著女孩子的故事,說的是三國的事情,蠻有趣的。不久之後這故事說完,女孩站起來:「二姐。」

「小七知道講故事了,真棒,跟爹爹去酒樓聽說書了嗎?」

「不是啊,是先生在學堂時說給我們聽的。」

「嗯?」蘇檀兒遲疑了一會兒,「哪個先生。」

「毅哥哥啊,毅哥哥知道很多東西呢。」

贅婿這名字雖然說出去不好聽,寄人籬下地位低下,但是在女家,基本是將贅婿當做兄弟來稱的,因此這七丫頭也只稱寧毅為兄長,而不是稱姐夫。聽她說完這個,蘇檀兒微微一笑,心中卻在想著這事情的意義,旁邊三叔蘇雲方說道:「最近是在教《論語》吧?」

七丫頭點點頭:「嗯,《論語》,我們學到里仁了……」神情之間卻有些緊張,一般問到學業,接下來說不定就得讓她背書。

不過這次父親倒是沒說要背書,蘇雲方向蘇檀兒說道:「論語課上卻說到三國,雖然小孩子喜歡聽故事,但先生當以學識得學子敬重,旁徵博引自是正道,但也需有度,檀兒你該提醒立恆一番。」

這是很嚴厲的訓斥了,蘇檀兒一時間也只好點頭稱是,旁邊的老太公卻是笑了笑:「勿需說得這麼嚴重,區區幾日便能得學子喜愛,自也能教導他們喜愛學業,這幫孩子交給了他,便是他的事情。老三你又不知前因後果,怎知論語便與三國毫無關係,又怎知立恆沒有深意在其中,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道理早就教給你們幾兄弟知曉,勿要再在此事上指手畫腳。」

事實上在這件事上蘇檀兒多少也覺得論語課說三國有些不靠譜,但蘇老太公卻是喜歡的,他無所謂寧毅的學識,事實上之前就大抵知道對方學識不高,他是從其它方面來看待這件事的。

蘇家目前情況複雜,蘇家三系老大蘇伯庸老二蘇仲堪老三蘇雲方各掌一路生意,但無論手腕資質,都還是蘇伯庸占點上風。如今老太公蘇愈尚在,看起來還是兄友弟恭的局面,但再往下看,第三代卻儘是草包,唯有蘇伯庸的獨女蘇檀兒卻是獨秀一枝,蘇愈考慮幾年,打算將家業放到蘇檀兒身上,當然,這也是件大大的麻煩事。

牝雞司晨,遇上的阻力要比普通的交接大上好幾倍,如果此時蘇家的男丁中有一個勉強可堪造就的那也罷了,偏偏是沒有,而蘇檀兒行事不溫不火,各種手段卻相當出眾,有大將之風,她有這個能力,也有這方面的野心。如今老太公便從蘇伯庸管理的產業中劃了一些給她正式管理,算做正式考驗,這考驗並非看她的能力,而是直接讓她以父親的資源做到壓服和整合其餘兩支的目的,看她能做到什麼程度。

蘇檀兒面臨的壓力暫歸一邊,寧毅原本入贅的意義,就是讓蘇檀兒能夠繼續留在蘇家。老太公對於與寧家祖上的關係是很看重的,因此對寧毅也照顧,蘇家如今的矛盾看起來還沒有激化,蘇檀兒想要壓過其他人,整合其他人,這邊不讓不就得了么,老太公沒死,誰也別想強來。

但如果日後矛盾真的激化,老太公本人或者不在了,這些人想要對付蘇檀兒,那麼作為她入贅的相公,被人看輕的寧毅自然便是一個最好的突破口,栽點臟,找點借口搞事什麼的,那還不簡單么。蘇老太公就是看到這一點,才讓寧毅跑去教書,豫山書院多是蘇家子弟在其中,若寧毅書教得好,得到這些小輩尊敬,地位便在這鬥爭中超然起來,至少有一層師長光環,旁人要動他也得想想好了。

因為這樣,寧毅能夠讓孩子們喜歡,這就是最好的,蘇老太公當下又將寧毅的授課情況詢問一番,小女孩說得高興,問蘇檀兒道:「二姐,你知道先生明天會說些什麼嗎?」

蘇檀兒笑了笑:「明天怕是沒有了,他染了風寒,今天開始在家休養,明天怕是不能去上課了呢。」

「哦?」老太公疑惑地問起情況,蘇檀兒便一五一十地照小嬋說的複述了一遍,小女孩道:「那我可以去看毅哥哥嗎?」蘇檀兒搖搖頭:「風寒怕傳染,小七還是等你毅哥哥好了之後再去探望比較好。」

待到三叔三嫂與小女孩離開,蘇檀兒又與爺爺聊了一陣子方才回去自己的院子,去看寧毅時,寧毅正在床上喝葯,表情不爽,蘇檀兒問候了幾句,原本也想說說故事的事,但見他染病,便不說了。

蘇檀兒有能力,心中也想著以女兒之身做一番事情出來,但另一方面,她也是一個非常傳統和正統的女孩子,從她雖然不喜歡婚姻卻選擇認命,嘗試與寧毅相處就能看出來,個性是有的,框架卻還是那個框架。

她希望寧毅當先生能有威嚴而不是以一些小花樣來取悅學生,相對於有點小聰明或是小手段,她更願意寧毅是個正統的哪怕迂腐的書生,即便沒有真正高深的學識,也希望他更能貼合「正道」。當然,就目前來說,這還是一個互相了解的過程,她不會輕易下結論,但的確會慢慢的試圖在心中對自己的相公勾勒出一種形狀來。

其實這形狀想來也是清楚的,他本身是個普通的書生,學識不高,見識也不廣,心腸還行,脾氣也還馬馬虎虎。這便是她要許之一生的良人了。

此時倒可以耍些任性,但時間終究是有限的,有一天兩人終究還是要住到一塊去,自己要與他生出孩子。只要他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徒,這些事情就總會發生。未來……大抵便是如此,沒什麼可變的了。心中或許還會保留一些小小的期待,但這期待到底具體會是什麼,其實連她自己都不清楚,繼續接觸下去之後,或許會更加細緻地了解這位夫君,但要說有什麼大的出入、驚喜之類的,大抵是不會的了。

武朝景翰七年秋末,江寧城中蘇家宅院當中,走出屋檐之下的清麗女子抬頭朝上方望了一眼,輕輕撫了撫耳畔的髮絲,俏麗的臉上眼神仍舊明澈,帶著些許的無奈,但更多的依然是平靜的淡然,風從院子里吹過去時,那一身淡青色的清麗衣裙便在風中輕輕擺動著。這位才在名義上成為人婦不久的秀外慧中的檀兒小姐,此時是這樣看待自己的這段婚姻的……

不過就眼下而言,這並非是在她生命中真正佔了許多重量的東西,她還有其它的一些事情要去想,要去做,普通的生活,即便偶爾顧及一下,它也會平淡地行走在自己的道路上。如果一切按照理所當然的軌跡發展下去,或許幾十年後,當她某一天再度走出屋檐抬起頭的時候,會忽然想起多年前的一天看見的風,如同歲月一般的將她帶去某個地方,但如今,一切都還充裕,無需去在意許多的事情。

也就是在這種充裕得令人感覺不到的光景里,中秋節到了。

*********************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這年頭沒有特效藥,這具身體原本虛弱,沒有鍛煉多久又感冒,於是到得中秋這天,寧毅還是在房裡呆著,只能拿著本古白話小說看看打發時間。

按照寧毅以前的經驗,目前的狀況,出門在院子里轉轉還是可以的,但這是古代。醫療條件不好,一幫人的身體狀況又差,只要有人照顧,對於病情的防治還是看得很重,時值秋末天又開始轉涼,小嬋把了門口根本不許他這個不安分的病人出去,寧毅倒也理解小丫頭的苦心。

也罷也罷,反正他也不是多麼好動的人,只是隔一段時間會打開窗戶換一次氣,即便這樣小嬋也是鼓著小臉不高興,寧毅無聊,便廢了時間跟她講解新鮮空氣對人體的好處等等。

到得傍晚時分,寧毅加了一件衣服,隨著回來的蘇檀兒等人出去赴宴,無論如何,既然只是風寒,中秋節這個大型的家宴還是要參加的。蘇家上上下下從主人到管事、小廝、丫鬟、護院足有數百人,規模龐大,在主廳及幾個大院子里將一張張八仙桌擺開,熱鬧得一塌糊塗。

寧毅在曾經自然也有過吃大規模宴席的時候,譬如每年公司尾牙都是規模浩大,但不得不說,越是現代化,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越重。如今在古代的氛圍中,即便這個家裡真心對他這個贅婿很熱絡的人沒有幾個,坐在這裡也也能感到一種親切的熱鬧感,外面忙忙碌碌的放鞭炮,孩子跑來跑去,人群中吆喝聲、招呼聲、閑聊聲響成一片,他便也與蘇檀兒一同跟人打招呼——他其實是喜歡這種感覺的。

夕陽還未落下,宴席已經開始上菜了,便在這熱鬧的氣氛中,火把與燈籠燃起來,天漸漸入夜,各種聲音響成一片,猜拳的、發酒瘋的、跟蘇老太公這邊的主人家們過來說好話的,幾個孩子還過來念了幾首自己做的詩,嬋兒娟兒杏兒三個丫頭也高興,她們被安排在不遠處的丫鬟席上,笑著跑來跑去,嘰嘰喳喳地跟蘇檀兒說話,報告些什麼,偶爾也跟寧毅說,說「姑爺姑爺她們在傳你說的故事呢……」,寧毅不過隨興在課堂上講了幾個故事,倒是已經在小輩當中傳開了,似乎還有往丫鬟小廝中傳過去的趨勢。

嘖,缺乏娛樂的年代就這樣……

晚宴開始得早,其實入夜不久便漸漸進入了尾聲,但當然,中秋節嘛,大家一起賞月還是保留節目,老太公會著蘇伯庸跟眾人說些話,然後老太公回自己的院子,一幫蘇家人都跟過去,閑聊嘮嗑什麼的,基本上都得跟蘇太公說上話才行,一些年輕小輩就算要走,也必須有這個流程。而以蘇伯庸為首的三兄弟,則負責哪些以管事為主的下人,紅包其實已經發了,主要盡量輪流的說些貼心話。

老太公今年已經七十多歲,但身體健康,精神也矍鑠,寧毅與蘇檀兒在吃飯的時候就跟他打了招呼,這時候再過去,老太公說些「你們以後是要相互扶持的」之類的話,然後催促著感冒的寧毅快回去休息,雖然此時的寧毅看起來神色如常,只是嗓子稍微有些沙。

如果是在現代,二十歲的身體吃不吃藥都能把感冒扛過去,毫無壓力,如今倒是被一個七十歲的老人家叮囑自己照顧身體,寧毅心中無奈。但事情既然是這樣,那也沒什麼辦法了,前幾個月的鍛煉強度不大,僅僅出於健身的習慣,因此對這具書生的體格沒起到多徹底的作用,接下來該把系統性的強化鍛煉提上日程才行。

一路回到小樓之上,蘇檀兒跟著寧毅也進了他這邊的房間,片刻沉默之後叮囑了寧毅今晚好好休息,然後稍有些為難地暗示著自己晚上還是要出去的事情,因為前幾天就跟他說了,要去參加濮園詩會。

無論寧毅是否生病,濮園詩會蘇檀兒都是一定會去的,因為對她來說,最主要的目的還是跟某些人套關係,談生意。在這個確定性上,即便寧毅不高興,乃至於大吵大鬧,恐怕都沒什麼區別。只是作為妻子的身份,在夫君感冒的時候交代這種事情感覺似乎就有些奇怪。

不過寧毅倒是理解這事,他心中只是對著這種事情覺得有趣,自己這個小妻子一方面肯定不會放棄掉蘇家的那些生意,另一方面又希望能盡量兼顧這場婚姻,哪怕在目前來說這還根本是場有名無實的婚姻,並且她還佔著主導的地位。古代的女人啊,這真是讓他覺得可愛的努力。

稍稍欣賞一番蘇檀兒努力斟酌著不想給他多餘想法的表情后,寧毅笑著讓她早去早回。待到蘇檀兒準備離開,叮囑嬋兒好好照顧他時,他才想起來:「哦,不用了,讓小嬋一塊去玩玩吧,我沒什麼事了,頂多看會書就睡。」

濮園詩會的六船連舫上表演眾多,一路上還能欣賞整個秦淮河的燈市夜景,對於此時的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場盛宴級的享受。前幾天開始小嬋就在他面前興高采烈地說這詩會有多好玩多好玩了,因為以往蘇檀兒都會帶著她們三個一塊去。寧毅對嬋兒感覺很好,不願因為自己的緣故攪了小丫頭的興緻,不過蘇檀兒還沒有說話,嬋兒已經笑著搖起了頭:「我不去呢,在家裡陪姑爺一起看書。」

純以感情而論,蘇檀兒視三個丫鬟如妹妹一般,絕對比對現在的寧毅要深得多,但無論如何丫鬟畢竟是下人,眼下小嬋懂事,她便不用多說了。寧毅費了幾句口舌,確定沒辦法說服小嬋之後才作罷。

兩人在二樓廊道上目送三人遠去,從這裡望出去,蘇家的這片宅院在視野間遠遠鋪開,一直延伸到遠處的街道、整個江寧城一片鱗次櫛比、燈火輝煌的熱烈場景,這時候如果能找個高的地方望下來,這片古代的輝煌夜景必然別有一番風味,只可能今天倒是沒辦法欣賞了。

「姑爺,我們進去吧。」小嬋笑道,「你也給小嬋講個故事好不好?」

「凳子搬出來就在這裡講啦……」

「那我不聽了。」小嬋一抿嘴,隨後又為難地挑了挑,「這裡風大啊,進去啦……」

「沒事的沒事的,你看,都沒風,而且我穿了這麼多……要不然再加頂帽子好了……從這裡看看也很有趣的啊,就這樣說定了,凳子搬出來,給你講個……西遊記……要不然西廂記的故事也行。」

他既然這樣說了,嬋兒也只好放棄了立場,兩人搬了凳子在這小平台上坐下。這時候蘇家的院子里已經沒有了之前那般熱鬧,偶爾能看見準備出門的人,遠遠的各種鞭炮鑼鼓聲、吆喝聲傳來。中秋夜雖說是陪家人過的節日,但實際上各種應酬還是很多,例如蘇檀兒一般要去赴會的不在少數,燈會、酒會、詩會,各種各樣,普通人家也未必都要呆在家裡,出去逛集市看舞龍舞獅猜燈謎才顯得熱鬧。

而此時在城市各處,一個個最主要的節目也已經接近開始,有的詩會已經往外面掛出了第一首詩,然後也會有某些固定的青樓將這些詩詞選唱出來,至於最大的幾家詩會,人還在陸續趕來,蘇檀兒出門的時候,舉辦止水詩會的潘府門口也是各種名人云集,平日里與寧毅等人在河邊下棋的秦老今天也穿上了相對正式一點的衣服,在小妾芸娘的陪同下出了馬車,隨後便有人領著一大群跟班趕過來迎接:「秦公駕臨,潘府上下蓬蓽生輝……」

這人正是如今的潘家家主潘光彥,同時也是禮部侍郎兼翰林學士潘明臣的大兄,才學也是不凡,最擅長繪畫,尤其是仙鶴圖為其一絕,一般人都尊稱一聲鶴翁,儘管如此,對於這秦老,他仍舊是頗為尊敬。兩人年紀相仿,秦老連忙笑著還禮:「不敢當不敢當,鶴翁你若還是這般多禮,下次我卻是不敢再來了……」

「哈哈,秦公還是這般風趣……對了,明公也已經到了……」兩人寒暄一番,朝裡面走去。

不久之後,止水詩會開始,原本停靠在秦淮河最為熱鬧街道邊的六艘畫舫連成的大船也緩緩駛離岸邊,一首首的詩詞從各個聚會上傳出來,在城市各處傳揚,滿城燈火與笙歌中,風雅的氣息也變得愈發濃厚了起來,這個城市熱鬧的中秋夜,才開始正式進入了高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 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章 未來的樣子

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