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生死相依

第91章 生死相依

我有一個大帥哥爺爺,和一個小美人奶奶。

小時候去玩的時候,我最怕見到爺爺。因為他都不怎麼笑。

可是奶奶一出現,我就開心了。

我喜歡奶奶。奶奶做的飯菜可好吃了。而且,奶奶特別會做甜點和蛋糕,換著花樣,每每都讓我驚喜。奶奶還會給我講故事,那些男女主人公的結局都很幸福。我可喜歡了。

爺爺家裡有一個大花園,大花園裡有一個大鞦韆。我去到爺爺家,都要去盪呀盪起來,然後我的小裙子也跟著飄呀飄。盪到最高點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像是飛了起來。

我以為這鞦韆就是給我玩的。

可是有一天,爸爸牽著我去爺爺家時,我隔著圍欄看到爺爺和奶奶一起在鞦韆上坐著。盪得沒有我坐的時候那麼高,就是慢慢搖啊搖,搖呀搖。

奶奶剝了一顆糖,然後塞到爺爺的嘴裡。

那糖一定很甜。因為爺爺笑得眼睛都彎了。就像我的眼睛一樣。

我好羨慕爺爺奶奶不用上學,每天就那麼玩呀玩。看著好幸福好快樂。

----

上學后我很不習慣,天天鬧。周末我還吵著要媽媽帶我出去玩。所以去爺爺家的頻率就少。

爺爺還是冷淡,奶奶還是和藹。我也還是很怕爺爺。

後來我知道了,爸爸也很怕爺爺。

聽媽媽說,爺爺以前不太管爸爸。奶奶懷上小姑姑后,爸爸太過調皮,衝撞到奶奶,結果害得奶奶摔了一跤。

因為這件事,爺爺大發雷霆,一下就把爸爸踹出幾米遠。

媽媽說,爸爸差點就真的死了。

幸好奶奶求情。

否則,我也不會出生了。

聽了這件事,我更加怕爺爺。我不乖的時候,媽媽用爺爺來嚇我。我就乖了。

後來某天,我突然覺得,爺爺對我稍微不那麼冷淡了。

我想了想,覺得應該是自己考試滿分,所以爺爺高興。

直到很多年後長大了,我才知道,那是因為我換牙后,有一顆牙齒長歪了。和奶奶的小尖牙很像。

----

中學時候,我的情竇瀰漫開來,偶然間遇到沈婆婆的外甥,長得俊秀雅緻,很是招眼。

初見之後,我心裡就念上了,便尋著借口頻頻去爺爺家,想製造更多的偶遇。

但是,他再也沒來過。

第二次見到他,是在奶奶的生日宴。

奶奶的朋友不多,沈婆婆算一個。

據說爺爺奶奶當初結婚時候,並沒有派發請柬給沈婆婆。因為她那會兒失蹤了。可是婚禮當天,沈婆婆不請自來,還以新娘朋友的身份,送了大大的紅包。

我覺得,這就是友誼。

沈婆婆是個奇人。我至今不知道她究竟怎麼回事。聽說她和鳳爺爺糾纏了半生,一直沒有結婚。

沈婆婆見到我,就笑,「這長大了又是一個美女呀。可惜還是比不過太美。」

我完全傻眼。

沈婆婆的外甥真的很俊。我瞄著瞄著,心跳砰砰的加速。也許我不懂矜持,這番少女心事在這短短兩次見面就被戳破了。

奶奶找了機會和我說,沈婆婆的外甥,和我有血緣關係。

我不信。我聽說沈婆婆的女兒,生父不詳。而且那長相看著也不像鳳爺爺。

可是奶奶笑笑,不再深入解釋。

自那以後,我過了一年才又再見到初戀對象。但那時,我已經得知,他確實和我有血緣關係。

我就說么,鳳爺爺怎麼會心甘情願為他人養女兒呢。

說起鳳爺爺,我只見過幾次。爺爺非常討厭他。所以一般只有沈婆婆上門找奶奶玩。

爺爺也不太喜歡沈婆婆。

我懷疑,除了奶奶、小姑姑和有著小尖牙的我,爺爺看誰都討厭。

不過奶奶說,爺爺這是面冷心熱。

而我有幸見到爺爺朝奶奶甩眼色刀子的時刻,當時我嚇得都不敢望他。

可奶奶笑著道,「鍾先生,我跟你說……」

「我不想聽。」爺爺涼颼颼的。

奶奶絲毫不畏懼,「跟你說呀……」然後她就自說自話。

我不禁佩服她的勇氣。

換作是我,如果爺爺說不想聽,那我肯定一個字都不敢再蹦。

----

某天同桌在翻娛樂雜誌,我無意中見到了爺爺的八卦。

爺爺雖然年過半百,可是魅力無限,前仆後繼的姑娘們多的是。畢竟有財嘛。

我在很久以前曾經看過爺爺和某個女星的合照。爺爺向媒體施加壓力,之後就不見相關報道。

我問同桌借過雜誌,對著那模糊的照片辨認。

確實是爺爺。

女模特年輕靚麗,是奶奶遠遠比不上的。

我想起這些年,奶奶不斷說著爺爺的好,有點替奶奶不值。

幾天後,我故意把雜誌掉在奶奶面前。

奶奶看到,笑了。

這件事對奶奶完全沒有影響。奶奶照例做著爺爺愛吃的菜,說著爺爺愛聽的話。

爺爺也仍然對著奶奶的時候才笑得開心。

我終於明白,奶奶對爺爺的信任已經到了無可撼動的程度。也不曉得爺爺當年是怎麼把奶奶騙到手的。

高中時期,學習比較忙,我沒那麼多時間去探望爺爺奶奶。大學我出國學醫,一年回不到幾趟家。直到學成歸來,跑爺爺家才又頻繁起來。

歲月逝去,爺爺奶奶一天天地變老。生老病死,這是自然規律。

奶奶檢查出癌症。

我還記得,當我把檢查報告遞給爺爺的時候,他的眼中流露出一種深切的悲傷。

奶奶住在我工作的醫院,所以我照顧她很方便。

奶奶還是每天笑盈盈的,拉著爺爺的手,「鍾先生,我跟你說……」

「嗯。」爺爺會淡淡應聲。

我們向她隱瞞病情。

可是她漸漸消瘦,她應該已經預料到什麼。

某天,我給她打針的時候,她突然對我說,「奶奶這一生實在太幸福了。」

我點頭。這句話奶奶以前經常說,說她用全部的不幸,換來了和爺爺的相愛。

奶奶綻開笑容,眼裡有了淚,「我已經無憾了。」

我們用最好的葯維繫奶奶的生命,可是奶奶卻越來越喊疼。

爺爺一天天陰沉,脾氣越來越暴躁。

奶奶不怕他,很任性地說,「我要回家,住在這裡好臭。臭死了。」

爺爺妥協,當天就讓奶奶出院。

回家的時候,奶奶還打著點滴,我便跟車照顧。

奶奶往爺爺身邊偎過去,「我有點冷。」

爺爺趕緊抱住她,握著她那布滿針孔的手,輕輕問,「還冷么?」

奶奶搖頭,然後看著自己和爺爺交握的手,「鍾先生,我瘦了……」

爺爺將她的頭扶進他的胸膛,低聲道,「小茶花大胖子。」

奶奶聽著,笑出了聲。

----

奶奶的病已經無力回天。

她顯得很寬心,一到黃昏就讓爺爺推著輪椅陪她散步。

爺爺唯命是從。

我不知道他們在那最後的日子聊了些什麼。在生死面前,人類很渺小。

奶奶後來的吃喝拉撒都只能在床上完成。

我本來要幫忙,可是爺爺不讓。他親自將那些污穢物更換,然後仔細地幫奶奶擦乾淨。

奶奶這時會笑。她安慰爺爺,「鍾先生,不怕。我下去後會等你的,我一定等你。」

「好,一言為定。」爺爺慎重地和她勾著手指。

我覺得奶奶心態很好。然而某個晚上,我去檢查針頭,卻撞見,奶奶看著旁邊睡著的爺爺,默默流了淚。

我尋了最出名的寺廟,許願奶奶長命百歲。

許願終歸只是許願。離別的日子最終還是來了。

奶奶將所有人都召集到她的房間,然後一一交代。她重複了很多遍,「我這輩子夠幸福了。」

最後,我們都離開了房間,獨留爺爺陪著奶奶。

爺爺不吃不喝,抱著奶奶的遺體,在房裡待了一天。

出來后,他淡淡吩咐各品牌店送當季衣服過來。他一件一件地挑選。

爺爺給奶奶梳頭,再給她換上最漂亮的衣服。

殯儀工作員過來時,爺爺撫著奶奶的臉頰,久久放不開手。待到奶奶的遺體被抬出房裡,他突然追了出來,逼著殯儀工作員放下。

爺爺將奶奶抱得緊緊的,肩膀一抖一抖的。

他背著我們。

所以我可以說,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爺爺的眼淚。他在我心裡,永遠都是狂霸的長者,讓我無比崇敬。

奶奶走後,爺爺跟著衰老。他以前健朗的身子在一夜之間就垮了。

沒多久,爺爺染上風寒。本是小病,卻不知怎的,似乎治不好。

小姑姑說,爺爺的天地已經塌了。

爺爺病還沒好,就跑了趟Z市。回來后,他明顯輕快不少。

我以為他想開了。

但他最終還是走了。在奶奶離開的兩個月後。享年九十一。

誰能料到,一個小小的風寒也能致命。

爺爺的遺言沒幾句。而且關鍵句的不是遺產的分配,而是他要和奶奶合葬在Z市陰陽窟的山下。

他走得很安詳。

我想,那是因為他知道我們一定會完成他的遺願。

後來我整理爺爺奶奶的遺物,翻出一本他倆的婚紗相冊。

男的俊,女的美。宛若神仙眷侶。

----

一年後,我因緣際會,去了Z市。

我過去拜祭爺爺奶奶時,路過山下的村子,聽到一個老爺爺唱著歌。仔細一聽,歌詞里有陰陽的字眼。

我好奇,上前問了幾句。

老爺爺很爽快,有問必答。

我謝過之後,繼續往爺爺奶奶那兒去。

爺爺是無神論者,但他竟然相信了陰陽窟的傳說。可想而知,爺爺對奶奶的執念有多深,深到想要生生世世與她相伴。

我站在爺爺奶奶的墳前,深深鞠躬。

我曾經聽說過這座山,爺爺和奶奶的美好就始於這裡。而今,他們在愛情萌芽的地方長眠。

如果陰陽窟真的有神靈,那麼我虔誠祝願我的爺爺奶奶永遠幸福恩愛。

----

關於我爺爺奶奶的故事短短到此為止。

另外,我爸爸叫鐘不離,小姑姑叫許不棄。

而我,爺爺賜名:鍾橙。

謝謝聆聽。

-END-

作者有話要說:真的捨不得完結…

謝謝各位一路支持。基本上,我沒什麼恆心,在[晉.江]的這幾本,多謝大家鼓勵。

非常感謝。^___^

關於個人志,將在月底開始…

PS:閑來時候,製作了個簡單的書籤,圖片詳見我的微博。微博是:二犬兒蛋

霸王榜前十位,以及每章留言的讀者們,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私信我地址。我會把絆橙的書籤寄送給你們。^___^

以下是霸王榜前十:

1. Laguna

2. 阿縈

3. Da頭

4. 瀟瀟0411

5. 盒子

6. 我該改名字了

7. 大白,

8. Hui

9. 小川自深山

10. 一臉欠扁

以下是每章留言的讀者(在霸王榜前十的沒有重複羅列):

馬雲

啊超

一點

angelina

山石星人

如果有遺漏,可以留言告知。

謝謝大家。有緣的話。江湖再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絆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絆橙目錄 絆橙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章 生死相依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