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損陰益陽,李代桃僵Ⅳ

二百四十、損陰益陽,李代桃僵Ⅳ

原本明亮的天空逐漸陰沉下來,不是天黑,是一片烏雲蓋住了陽光。∮

帝國大廈底層的停車場門口,快速駛來了三輛黑色的運輸飛行車。

頭輛車的司機探出頭來,看著那陰暗的天空,對看守門口的警衛說:「這該死的天氣,看來要下雨了。」他將身份證件交給警衛,言談之中充滿了憤慨之意。

那警衛接過證明,抬頭看了一眼天空,苦笑說道:「這天說變就變,一點准都沒有。」

「誰說不是呢。」頭車的司機回應道。

就在這一剎間,殺機頓顯。一枚尖刺從司機的袖底彈出,刺進了警衛的喉嚨。警衛還沒來得及說話,兩眼暴圓。似是十分痛苦。

「你怎麼了?」那司機連忙扶助將要倒下的警衛,然後若無其事的將他拖上了車。這時副駕駛的門打開,下來一個跟之前警衛穿一摸一樣衣服的人。沖那司機點了點頭。

「封鎖這裡。」那司機說道。

三輛黑色運輸飛行車駛進停車場后,停車場的鐵閘緩緩落下,與外界形成了涇渭分明的一道隔閡。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其他的幾個停車場入口處。

九輛黑色飛行車停妥,從後面的箱體當中,下來數十名全身武裝的戰士。

為首的一人,臉上塗得油彩如馬戲團小丑一般。殷紅的嘴部咧到腮部。讓人看了不覺得可笑,只覺得有點陰森恐怖。

「我們來參加派對了。」他砸吧砸吧嘴,說話有些漏氣。但是他的屬下沒有人笑。只是靜靜的等著他說完。

「走吧。讓我們去會會那些名聞天下的科學家。」

帝國大廈的高層。派對的與會者絲毫沒有感受到即將到來的一絲危險。

齊曉魚說的有些累,舌戰群儒在他看來沒有任何意義。但是無疑,他將在場眾人都鎮住了。誰也想不到一個面貌清秀的小字輩,說起話來咄咄逼人,大有壓的他們抬不起頭來的架勢。

這沒辦法,齊曉魚最見不得就是被冤枉了。

氣氛有些冷場,愛因斯坦這時出來打圓場。「相信剛才的一番唇槍舌劍,大家對齊先生沒有任何疑問了吧?」

這下齊曉魚算是出名了。沒辦法。碰到這麼張揚的人想不出名都沒辦法。

齊曉魚只微笑,不說話。嘴仗打贏了,咱也不能不依不饒不是。

這時,大廳的門被推開。

那小丑帶著一隊全副武裝的人闖了進來!

文森特的保鏢見狀,立馬掏槍警告。

誰知道小丑掀開自己的衣服,裡面露出數十顆高爆炸彈。

「開槍的話,這裡的人都會被你的衝動陪葬!」小丑張開他那張有些恐怖到血紅的嘴。

文森特的保鏢有些慌亂,這難道是一個瘋子嗎?他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你是誰?」文森特有些慌亂,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惹上了這一個瘟神一般的人物。

「我是誰?」小丑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隊員,「他竟然問我我是誰?」他的語氣有一些無辜。有幾個隊員乾笑了幾聲。算是對他的回應。

「難道你看不到嗎?我是小丑。」小丑深深吸了一口氣,把自己的衣服重新整理好。「哦。對了,我是聽說在這裡有一個盛大的派對,所以我來參加,難道你不歡迎嗎?你,你,還有你,還不放下你的槍?」小丑盯著幾個文森特的保鏢說道。

文森特的保鏢此時放下槍不是,不放槍也不是。他們從沒有遇上這種極端的情況。

小丑走到一名保鏢面前,將槍沖著自己的胸口一頂。「來來來,沖這裡來一槍,我倒要試試你有沒有這種膽量!」

保鏢的手有一些發抖。

「把槍放下,對,放下。」小丑出奇的溫柔,將手槍從保鏢的手中拿了過來。彷彿這樣做事天經地義一般。

「砰!」小丑拿過手槍,對著保鏢腦袋就是一槍,然後不由分說的沖另外幾個保鏢都開了一槍。幾個保鏢都應聲倒地。

「我最恨別人拿槍指我了。」小丑將槍扔給自己的屬下,然後端起一杯酒,打量著場內的眾人。

他的這一套動作做起來行雲流水,彷彿「惡」在他骨子裡一般,是一種極致。

齊曉魚眯著眼,打量著小丑。內心感到一種強烈的不安。他從沒有聽說有這麼一號人的存在。小丑,是誰?

小丑搖晃著自己酒杯中的酒,一口氣喝乾,將杯子扔到地上。「我們來做一個遊戲,叫順我者昌。一會我念到名單的科學家來我這邊,我會保護你們。如果動作慢的……」小丑用手比作手槍,對自己的腦門「砰」了一下。

這時他的隊員已經將場內局勢都控制了起來。槍口指著場內所有的人。

小丑將一份皺巴巴的紙從自己的懷裡掏了出來,然後念了出來。

「愛因斯坦博士、尤里博士、宗澤博士……」一共二十多號人,全部都是大陸上最頂級的科學家的名字,涵蓋了各種科學類別。

雖然很不情願,但是場上的局勢顯然被小丑掌控,然後科學家們一個個都緩步走向小丑的身邊。

「這就對了。」小丑念完名單,將紙扔掉。「至於其他人么,我要說對不起了,名額是有限的,你們被淘汰了。」小丑做了抹脖子的動作。

「不,我是雨果家族的,你到底想要什麼,我都能給你。」文森特慌了,他聽出名單之外的人都要被幹掉。他不想死。

「我們大概還有幾分鐘?」小丑回頭問自己的隊員,他沒有理會文森特。

「十分鐘。」隊員回答道。

「那我們可以再玩一個遊戲。叫你死我活。」小丑從自己的身上掏出兩枚手雷,手雷保險栓上各有一根細線。

「想玩的人舉手。」

有兩個不想死的人顫巍巍的舉起了自己的手。

小丑將手雷交給兩個人。但是兩根線卻交到了對方手裡。

「來猜一下硬幣的正反面。猜對的可以將對方的保險栓給扯掉。這個遊戲是不是很好玩?」小丑不無惡意的對兩人說道。

「我猜正。」一名科學家說道。

「我猜反。」另外一名說道。

小丑扔出硬幣。硬幣在空中翻滾了幾下。

重新落到小丑的手中。

「是正面。」

選擇正面的科學家面露狂喜。

「不過我覺得反面的花色更好看。」

小丑惡意的將硬幣翻了一個面。

「我下不去手。」另外一個選擇反面的科學家顫抖著,不知道應該如何去做。

「砰!砰!」小丑要過手槍,將兩個人都幹掉。

「真可惜,明明有一個人有生存的機會的……」小丑不無可惜的說道。他環視了一下場內,「還有誰要玩遊戲的么?」

場內一片沉默。

「我跟你玩一局,比誰跳的高。」齊曉魚此時站了出來。剛才齊曉魚在名單當中,已經站到小丑的身邊。

「你?」小丑有些意外。「你是被選中的人,為什麼還要做遊戲?」小丑搖搖頭。

「因為我覺得你很有意思。」齊曉魚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認為你這裡有毛病。」

所有人都驚訝極了,這算是挑釁嗎?難道這個齊曉魚不想活了嗎?

誰知道小丑不以為意,反而開心極了。「沒錯,我一會不作惡就難受噁心,人生總要找些有意義的事去做,不是嗎?」

「沒錯。」齊曉魚認同的點點頭。「所以,如果我贏了,我想再救幾個人,可以嗎?」

「當然。」小丑說道。「不知道你說的這個遊戲怎麼玩?」

齊曉魚要過一枚手雷,拉開保險栓。扔到窗邊。「轟!」手雷將玻璃全部震碎。

一股夾雜著水汽的冷風刮進了大廳之中。

「猜硬幣正反,我贏一局。我就可以救一個人,如果我輸了,我就從這裡跳下去。你如果連輸三局,你就從這裡跳下去,如何?」

「誰來擲硬幣?」小丑饒有興趣的問道。

「我想救的人,誰就來擲硬幣。」齊曉魚回答道。

「有意思,可以。」小丑感覺自己似乎找到了一個志同道合的人。不過神情有些遺憾,因為玩這個遊戲,最終死的一定是齊曉魚。

齊曉魚隨便在場內指了一個人。「就你吧。」

「你先選。」小丑說道。

「正面。」齊曉魚眼神當中帶著一絲堅定說道。

那名科學家顫顫巍巍的拋出了硬幣。

「正面……」他說著結果。

小丑點點頭,示意他可以站到活命的那一方科學家之中了。

「繼續。」小丑說道。「這次我先選。」

「我選反面。」小丑說道。

齊曉魚聳聳肩,表示可以。

他指向了瑪利亞。「你來拋。」

瑪利亞遲疑的咬住嘴唇,似乎快要哭了出來。作為一個智者,她現在什麼都不能做。沒有任何能夠破局的法子。那個傢伙就是一個瘋子。而現在,齊曉魚看上去也瘋了一般。

「墨跡什麼。」齊曉魚有些不耐煩。

瑪利亞拋出硬幣。她有些不敢去看。

「是正面……」她最終還是睜開了眼睛。大叫了起來。

小丑有些無奈。然後點頭。

「這次輪到我了。」齊曉魚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還是選正面。」

場內所有的科學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知道,假如第一次選擇正面的概率是50%,那麼第二次擲硬幣出現正面的概率就只剩下了25%,而第三次出現正面的概率,就只剩下了15%。

齊曉魚這是拿自己的命去賭那15%的概率!為了一些不想乾的人去賭自己的命,這樣真的值得嗎?所有人此時都在考慮這樣一個問題。

「看來你比我更喜歡賭博。」小丑怪笑起來,似乎他很享受現在這個樣子。

齊曉魚剛要選人,小丑搖了搖頭。「這次我選人來扔。」

他指了指文森特。「給你一個機會。不管誰輸誰贏,你都能活下去。」

文森特顫巍巍的接過硬幣,然後扔了出來。

「是正面啊。」小丑別有深意的看了文森特一眼。聽到這個結果,場上的科學家漲得滿臉通紅。竟然連續三次都是正面,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不,不是正面。」文森特惡狠狠的將硬幣翻了一個面,原本落到他手上正面的硬幣變成了反面。

「你這個混蛋!」瑪利亞忍不住,大聲斥責自己的哥哥。

「你看,結果是你輸了。」小丑咧開自己的嘴笑道。

「我看見了,是你贏了。」齊曉魚站到窗戶邊上,微笑著,然後縱身一跳!

「不!」瑪利亞的眼淚奪眶而出!

小丑沒有向下看。這是帝國大廈的高層,沒有人能從這裡跳下去而不死的。

齊曉魚的行為給在場所有人都震撼了。這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傢伙,寧願犧牲自己都要再救三個人。

至於文森特,在可以活命的前提下,他的行為等同於背叛!

兩者的行為互相一比較,高下立判!

小丑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他又探出頭去看了一眼窗外,卻因為天空越發陰沉,什麼都沒有看見。只能聽見從帝國大廈下面傳來的警笛轟鳴的聲音。

「總有一種不對勁的感覺。」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對自己的隊員說道。「剩下的人,都殺掉。」

*******************************

從帝國大廈最高處墜落到最底層大概有幾秒的時間?

齊曉魚會告訴你,8秒。

8秒的時間夠做些什麼?睜閉兩次眼,以及喊一聲:救命啊。

齊曉魚沒有喊救命啊。

第1秒。他從空間膠囊里取出了一身隨身的戰甲。

第5秒,他將戰甲穿在了身上。

第8秒,他將劍插入帝國大廈的窗戶上,然後借力衝進了帝國大廈的第10層樓。巨大的衝力讓他在牆上撞出了一個洞。

10樓是一個餐廳,這時餐廳的顧客正在用餐。看著這名不速之客,餐廳里鴉雀無聲。一名顧客出神的望著他,咬了一半的麵包掉在了自己的腿上而毫無知覺。

「大家好,我是來拯救世界的。」黑色的面甲下的人,卻有著異乎常人的幽默。

一個小男孩興奮地跳了起來。「媽媽,你看見了嗎?是鐵人!酷。」(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冒牌大軍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冒牌大軍師目錄 冒牌大軍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二百四十、損陰益陽,李代桃僵Ⅳ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