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四章 四子歸來

第一千九十四章 四子歸來

因為修為上有巨大的差距,所以秦朗和無上佛祖直接被碾壓了,在邪神行雲流水般的攻擊下,他們兩人被打得完全招架不住。

不僅如此,懸空山也承受不住邪神的魔刀攻擊,直接被魔刀劈成數瓣,而懸空山上的高手如果不是被秦朗眼疾手快收進造化玉碟中的話,等待他們的也將是死亡。

「秦朗,現在我們該怎麼辦?」苦苦支撐著,無上佛祖臉色蒼白道,他感覺自己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完全堅持不下去。

沒有回答,因為秦朗也沒有辦法,他拼盡所有的力量都沒能奈何邪神,只能說,所謂的有無之境實在是太強大了,他們完全招架不住。

「轟隆隆……」

「嘭嘭……」

絕對的攻擊兇狠碾壓在秦朗和無上佛祖身上,又一次,秦朗和無上佛祖被魔刀劈中了,頓時兩人身上那被魔刀劈中的地方鮮血淋漓,靈力瘋狂地流失,實力在這一刻更是大損。

對他們而言,死亡似乎是已經註定的事實,沒有人能改變什麼。

饒是如此,秦朗和無上佛祖仍是沒有屈服,尤其是無上佛祖,當年命神曾經告訴過他,最後一戰,命神會出現的,以命神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能力來看,這場戰鬥在他的意料當中,他絕對不會眼睜睜看著悲劇上演的。

所以在命神到來之前,秦朗和無上佛祖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下來,保證自己不死,只要自己不死就行了。

「秦朗,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嗎?太弱小了,憑你現在的修為和狀態如何跟我打?你大概沒想到吧,終有一天你會死在我的手中。」怡然自得的盯著頹敗的秦朗看著,邪神諷刺道,酣暢淋漓的感覺讓他興奮無比,以至於他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內心的振奮。

臉色蒼白如紙,在邪神的諷刺下,秦朗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不過他心裡清楚,這個時候再多的言語都是廢話,唯有實力才是最好的證明,可他缺少的就是實力。

「難道這就是命,我贏了邪神一生,卻贏不了他最後一次,註定我要死在他手中嗎?」不甘心,秦朗心中暗道,他還是不屈服命運的安排。

就在秦朗感到極度絕望的時候,突然間就在這時,秦朗發現自己的靈魂一片空洞,若有若無,那種陰晴不定的感覺讓他驚訝無比,與此同時,丹田內湧現出無盡的濃郁能量,不斷的滋潤著秦朗的身體,使得他身上的傷勢在瞬間痊癒,甚至就連魔刀留下的創傷也恢復了。

「咦,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突如其來的異變讓秦朗驚訝萬分,他想不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饒是如此,本能的感覺告訴秦朗,這極有可能是突破的徵兆,只有突破的時候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然而此刻他正處於瘋狂地大戰當中,根本就不適合突破,再者邪神也絕對不比允許他突破,這讓秦朗犯難了,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秦朗,你怎麼呢?」注意到秦朗的異常,尤其是他身上起伏不定的瘋狂能量,無上佛祖驚訝無比,直言問了起來,他不希望看到秦朗出現意外。

「我要突破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秦朗坦言道。

「什麼?你要突破?那可如何是好?」始料未及,在得知秦朗將要突破時無上佛祖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不過一番沉思后,無上佛祖臉色一狠,一副下定決心的樣子看著秦朗說:「秦朗,你就安心在這裡突破,邪神交給我,你放心,我就算是拼了我的老命也絕對不讓邪神對你構成威脅。」

「可你……」

「放心吧。每個人存在世上都有自己的使命,對我來說,其實我早就該死了,現在能活著並且活這麼久我早就心滿意足了。」見秦朗竟然擔心自己的安危,無上佛祖坦然笑了笑,似乎並沒有將這一切放在眼裡。

當即,他頭也不回的朝邪神沖了過去,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攔住邪神,給秦朗足夠多的時間讓他突破。

造化玉碟中,葉傾城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十分緊張,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寫滿了擔憂,她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以邪神的實力而論,如果沒有意外的話,父親無上佛祖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唯有死路一條。

「父親……」蹲在地上,葉傾城淚流滿面,無所適從,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見葉傾城如此痛苦,靈兒等人立刻拉著她的小手寬慰起來,可話到嘴邊她們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邪神的實力擺在這裡,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無上佛祖壓根就不可能打敗他。

邪神不是善茬,察覺到秦朗身上有強大的能量在波動時他開始意識到,秦朗是要突破了,這讓他很意外,因為他根本就沒料到秦朗會在這個時候突破。

「真沒想到他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突破,看來我還是小看他了,如果我再要是晚來一段時間的話,恐怕又會給他機會,不過這次我不會讓他成功突破的。」說到這裡,邪神戲謔的看著不知好歹的無上佛祖朗聲問道:「你該不是想阻攔我嗎?無上佛祖,在你動這個心思之前我奉勸你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你覺得你能攔得下我嗎?」

「其實這都不重要,我早就做好了必死的準備,對我來說,其實我早就不該活在這世上,但現在我還能站在這裡跟你正面決鬥,並且在這之前跟我女兒在一起,對我來說,這一輩子,夠了!」視死如歸,無上佛祖咧嘴笑道。

真正當一個人連死都不怕的話,那麼他就真的無所畏懼了,此刻無上佛祖便是如此,他根本就不忌憚死亡。

「真沒想到你竟然有這麼大的覺悟,但不管怎麼樣,阻攔我者,死!」眼神冰冷的盯著無上佛祖看著,秦朗可不會手下留情,當即掄起魔刀,肆無忌憚的朝無上佛祖劈砍過去,力求一刀將其殺死。

「嗤嗤……」

又是凌厲的一刀,面對魔刀的攻擊,無上佛祖幾無招架之力,不得不承認邪神的實力實在是太厲害了,剛才有秦朗在一旁分擔壓力還好,如今秦朗在閉關突破,所有的壓力都壓在自己一個人身上,無上佛祖完全抵擋不住。

死亡,只是時間問題。

邪神的手段異常殘忍,為了不給時間秦朗突破,所以對無上佛祖下手異常狠辣,招招殺氣迸射,僅僅片刻過後,無上佛祖在邪神肆無忌憚的攻擊下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甚至雙手雙腳都被卸下了,生不如死。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身在造化玉碟中的葉傾城痛不欲生,親眼看到父親承受這般痛苦而自己卻無能為力,可想而知她在內心深處有多麼無助,她希望能幫到父親,卻什麼都做不了。

「就憑你也想阻攔我?自不量力。你不是能重生嗎?今天我再將你吞噬,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重生。」紅著眼睛,邪神完全殺紅了眼睛,在打得無上佛祖完全沒有還手之力的時候,他不再以魔刀攻擊,而是單手按在無上佛祖的腦袋上。

顯然,邪神的意思很明確,他想直接吞噬煉化無上佛祖,進一步鞏固自己的實力。

「啊啊……」在邪神的瘋狂吞噬下,無上佛祖臉色扭曲,凌厲瘋狂流失,以眼前的吞噬速度來看,最多三息的時間無上佛祖就會徹底被吞噬,徹底消失在世間。

「父親!!!」葉傾城的心在滴血,整個人尤為無助,因為她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營救無上佛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靈兒、凌嫣、冰雪以及唐詩等幾女也全都紅腫著眼睛,眼睛里寫滿了忐忑和不安,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料到發生這種事情。

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此,眼睜睜的看著親人虐死在眼前卻只能袖手旁觀。眼下葉傾城的心裡充滿了無盡的仇恨,她恨不得殺死邪神,亦或者自己能代替父親承受這難以承受的痛苦。

「哈哈,現在誰要是想阻擋我我就殺了誰,我邪神要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阻攔。」瘋狂地吞噬無上佛祖,邪神臉色猙獰道。

一切都在掌控當中,眼下只要吞噬了無上佛祖,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殺死秦朗,一切都還來得及。

「嗖嗖……」

冥冥中一切自由註定,就在邪神以為可以殺死無上佛祖的時候,可誰都沒想到,異變突起,四股截然不同的能量從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鎖定邪神的身子,毫無保留的朝他碾壓過來。

始料未及,邪神能感覺到,這四股強大的攻擊力不差,至少也是太一之境的強者,只是邪神想不通,鴻蒙世界中的太一之境強者不就是這幾個嗎?為什麼突然一下子出現四個?到底是怎麼回事?攻擊的速度太快。

邪神本來還想煉化無上佛祖,可此刻他不得不放棄,因為一旦他強行煉化無上佛祖的話,自己必定會受到攻擊,敵我未明,邪神可不想身受重傷。

所以當機立斷,邪神立刻放棄吞噬無上佛祖,相當於給他一線生機。

面對突然到來的四個強者,邪神顯得很警惕,然而真正看到那四個人的時候,邪神的雙眼中寫滿了震驚的神色,因為他認出了來者是誰。

「竟然是你們。真沒想到,你們四人全都達到太一之境了!」看到這四個人的時候邪神啞然失色,因為他們不是別人,正是秦朗的四個孩子——秦天、秦正、秦柔以及秦書。眼下這四個孩子分別拿著自己的法寶至尊圈、無影劍、必殺刀以及不死衣,冷冷地盯著邪神看著,銳氣逼人。

這些年秦天四人都跟在命神身邊修鍊,命神是傳說中的鴻蒙老祖,所以可以想象,秦天等人的進步有多麼大,能達到傳說中的太一之境也就見怪不怪了。

「邪神,我們回來了,就憑你想殺我父親,我看你是痴心妄想。」針鋒相對,秦天義正詞嚴的警告邪神,眉宇間銳氣逼人,十分強勢,並且面對邪神的時候展現出超強的自信,他堅信自己兄妹四人聯手肯定可以打敗邪神。

「真沒想到秦朗竟然落魄到需要依靠自己的子女來給自己出頭,不過你們既然來了,我很有興趣跟你們打一場。我兒子血心死在無上佛祖手中,也是你父親間接殺死的,你說今天如果我要是當著你們父親的面親手殺死你們的話,他心裡會怎麼樣?哈哈……」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邪神睥睨道,傲氣逼人。

「哼,你太自以為是了。你以為我父親跟你一樣?你連自己親生兒子都不放過的畜生,其實我根本就不屑於跟你說話。」鄙夷的看了邪神一眼,秦書言辭犀利道,針針見血。

「小妮子,你說什麼?找死!!!」果不其然,秦書的話深深刺激到了邪神。

當即邪神不再廢話,臉色一狠,掄起手中的魔刀直接朝他們兄妹四人碾壓過去,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他們殺死。

以有無之境對上四個太一之境,邪神對自己的修為還是充滿了絕對的自信,他堅信憑藉自己的實力足以殺死他們四人。

沒有意外發生,命神並沒有出現在這裡,可即使這樣,秦天、秦正、秦柔以及秦書四人也沒有讓眾人失望,雖然他們僅僅只是太一之境,距離邪神的有無止境還有很大的差距,可他們心意相通,有共同的目的,更重要的是他們一直都在一起修鍊,所以配合起來天衣無縫,根本就沒有任何破綻。

因此,就算邪神的實力再怎麼強悍也無法給他們帶來威脅,至少短時間內想殺死他們不可能。

靈兒、凌嫣、冰雪以及唐詩四女看到她們的孩子學成歸來並且全都達到太一之境時她們流露出欣慰的淚水。

沒有讓她們失望,在關鍵時刻,她們不僅挽救了無上佛祖,更挽救了自己的父親,甚至整個天下,他們為有這樣的孩子感到由衷的幸福。

葉傾城本來擔心父親被邪神吞噬煉化,可秦天四人的出現改變了一切,雖然無上佛粗此刻身受重傷,但他性命無礙,只需要鴻蒙精華便能痊癒,所以她那懸著的心也落下來了,此刻她只希望秦朗能儘快突破,因為只有他才能解決所有的一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鴻蒙主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鴻蒙主宰目錄 鴻蒙主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九十四章 四子歸來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