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寶寶

第56章 寶寶

莫水水吃完面已經晚上11點,她焦慮的看了看時間,謝浩仍舊還沒回家;莫水水著急地給謝浩打電話,而謝浩卻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謝浩為人斯文,可別是出了什麼意外才好啊!

莫水水裹了羽絨服,取了電筒手機準備出門;何文洗完碗從廚房出來,瞧見莫水水準備外出,擦乾手,叫住她:「這麼晚,你準備去哪兒?」

莫水水將衣領拽了拽:「找人,今天和我一起去市裡的還有一位斯斯文文的老師,我怕他會出什麼事兒。」

何文:「男人?」

莫水水以為何文要阻止她,卻不想何文回房間拿了衣服穿好,對她道:「我跟你一起。」出門前何文特意祝福柳助理:「你就留在這裡照顧孩子。」

柳助理沉重點頭,看了一眼熟睡的寶寶,這才鬆了口氣低頭繼續吃面;

頭一次吃總經理做的面,真是……美味與優越感並存。

外面溫度驟降,何文特意取了條紅圍巾給莫水水圍上,將她裹的嚴嚴實實這才放她出門兒;夫妻兩剛打開院門兒,巷子里猛然被巷頭的車燈照亮,轎車在隔壁門口停下。

謝浩下車,看見莫水水和何文時先是一愣,繼而再是片刻茫然;莫水水瞟了一眼車裡的司機,讓她意外的是,車裡的「司機」竟然是那位鐵面無私的女警察!

現在這樣鐵面無私的警察真是太少了,真難得;

謝浩沖著女警察連連道謝:「謝謝你陸警官。」

車窗搖下,車裡邊兒光線昏暗,不大能看清女警官的表情:「不謝。」乾淨利落的兩字兒,足以讓人覺得車裡人的幹練。

謝浩顯然有點兒鬧脾氣,看了一眼高高帥帥的何文,覺得特眼熟:「這位是?」

不等莫水水介紹,何文便搶答道:「她丈夫。」

謝浩一聽是莫水水丈夫,趕緊將莫水水拉到了自己身後,指著何文的鼻尖道:「我告訴你啊!別想欺負水水一個女人!你也別想將孩子抱走!」

莫水水拍拍謝浩的脊背,謝浩卻不理她,特別不淡定的對何文啐了一口唾沫:「像你這種男人,簡直是社會不良敗類!老婆懷胎十月你不管,怎麼著?現在孩子生下來想帶走?沒門兒!」

何文語氣微涼:「什麼亂七八糟,我自己的媳婦兒孩子我自然知道疼惜,用不著你來教育。」

說罷,何文便將莫水水從謝浩的身後給拉了出來,順便瞥了他一眼:「還有,知道什麼叫男女授受不親嗎?看在你這段時間幫我照顧他們娘兩的份上,我暫且不和你計較。」何文拉起莫水水的手,用自己的絲巾輕輕的擦,很嫌棄的擦掉遺留在莫水水胳膊上的「痕迹」。

縱然謝浩脾氣再好,此時也被何文的行為舉止氣得不輕;看何文仔細的擦莫水水的胳膊,感情是嫌棄他很臟嗎?

倒是莫水水開口打破了兩人的尷尬:「謝老師,你今天也辛苦了,回家早點兒睡吧。」

謝浩看了何文一眼:「他呢?」

莫水水笑了笑:「我們夫妻兩的事兒,拖了這麼久也該解決了。」

莫水水話里的意思,很有意的隔開三人的距離;而何文對莫水水話語的理解是:我們夫妻兩的事兒,用不著你這個外人來管;這麼一想,何文的心情倒是好了幾分;當著謝浩的面兒,忒傲嬌的拉著自家媳婦兒進了屋。

****

翌日一早,柳助理還躺在沙發上睡得香,卻是被何文給一腳踹醒。

柳助理扶著眼鏡兒,裹著被子坐直,目光獃滯的問候:「總經理早。」

何文:「不早了,趕緊收拾東西。」

莫水水起床時已經日上三竿,迷迷糊糊去了洗手間,又迷迷糊糊回卧室換了衣服出來,看見客廳的場景不由嚇了一跳。

何文抱著寶寶端端正正坐在沙發上,寶寶乖巧的坐在何文的腿上玩球球;

客廳的沙發上、茶几上全是自己大大小小的包;

莫水水揉了揉長發:「這是幹嘛啊?」

何文:「全是寶寶的東西,怕寶寶回家不習慣,索性全打包了。」

莫水水扶額,何文已經迫不及待幫她搬家了……

莫水水心裡一動,就這樣跟著他回了家,豈不是很沒架子?她叉著腰朝何文走過去,在何文面前停下,眼神瞬間變得毒辣,身子緩緩壓了下去;

何文抱著寶寶,眼看著莫水水朝他壓了過來,他心裡有點兒發虛,少兒不宜,少兒不宜啊!他下意識伸手,擋住了寶寶的視線;

哪知道莫水水拳頭一捏,擦過何文的耳朵,語氣沉重的說:「讓我和寶寶跟你回家可以,這之前你得回答我幾個問題。」

何文鬆開手,對著她莞爾一笑:「可以。」

莫水水:「我不在的時候你有沒有和其它貌美如花的姑娘滾過床單?」

何文:「對天發誓,沒有。」

莫水水:「你曾經有沒有搞大過人姑娘的肚子!這個必須老實交代!我可不想以後有人帶著兒子來我家鬧。」

何文:「肯定沒有。」

沒有人比他何文更注重安全措施。

莫水水眯著眼睛,斜他:「對初戀情人,還有沒有微妙感覺?」

何文:「沒有。」

初戀情人,應該定義為在美好年華遇見的心儀女人,隨之與對方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可何文回想,他最好的年華全奉獻了部隊和公司,沒能駐足好好瞧過身邊的女人,要說有遺憾,這大概是就是何文的遺憾了。

莫水水有點兒不信:「真的?」

何文:「比珍珠還真。」

莫水水:「你愛我嗎?」

何文的表情嚴肅起來,眼神變得真切:「深愛。」

何文對莫水水的愛,已經逐漸轉變成了一種濃烈的親情,已經被深深刻進了他的骨髓;

莫水水:「那這幾個月你為什麼沒有找過我?」

何文語氣有些無奈:「你失蹤了幾個月,我便在s市呆了幾個月,每天都在找你;如果不是為了找你,我會一直停留在s市?水水,別再瞎想了行嗎?跟我回家。」

莫水水想何文,每天晚上都夢見他在夢裡對她笑;她想回家,別任何人都責怪自己當初那個聖母的決定;也是真的當了母親,才開始覺得以前自己是多麼任性;她可以放棄何文,成全何文,可是她的寶寶不行,她的寶寶會因此沒有父親,會因此而缺少一份關愛。

莫水水壓低身子,摟住何文的脖子:「對不起。」

對不起,她已經意識到了自己錯誤。

幸福是自己努力爭取來的,就算是真的有三兒帶著兒子在她面前鬧,她也不應該就此輕易放棄自己的婚姻;婚姻是她和何文兩個人的,而不是自己一人的,這種事情她應該跟何文商量。

何文一手抱著寶寶,一手托住莫水水的後腦勺:「說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那個時候我不應該輕易放開你的手,幸好寶寶沒事,不然我真會自責一輩子。」

莫水水眼睛莫名的開始濕潤,寶寶擱在他們兩人中間,竟然咯咯的笑了起來,鬼靈精怪的笑容總讓人有種她什麼都懂的錯覺。

柳助理在一旁看著一家三口,目光停留在寶寶臉上,直感嘆:這娃兒長大了不得了啊!

****

離開s市之前,何文將馬大嬸家的地契還給了她,也算是當做她這麼久以來照顧莫水水娘倆兒的答謝禮物。

最不開心的人是謝浩,謝浩總覺得何文不是個什麼好東西,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最造孽的是孟海,回a市之前,何文特意跑去找孟海,一碗水潑在了孟海臉上,順帶狠揍了兩拳;人家說寧拆兩座廟,誤拆一樁婚;而孟海作為莫水水的哥哥,慫恿二人離婚也就罷了,並且當他知道了莫水水行蹤后,竟然還瞞著他!

莫水水失蹤后,何文有多著急,他孟海比誰都清楚;可到頭來,孟海比誰都情薄,巴不得莫水水跟何文分手。

回到a市,a市冰冷的空氣席捲而來,窗外逐漸飄起來雪花;寶寶雖然還小,但此時也趴在車窗上,好奇的看著外邊兒紛飛的雪花。像是柳絮飄搖漫天,不一會兒,路兩邊兒的植被便被裹上了一層銀白。

a市一片銀白,雪仍舊不停的飄著;下車后,莫水水用錦被將寶寶的臉裹住,只露出她的眼睛;寶寶眨巴著眼睛看著院子里朝媽媽撲來的大狗,歡喜的直招手,咯咯笑個不停。

何文瞧著莫水水懷裡歡喜的寶寶,心裡直嘆,這孩子,打他見到她起,就沒哭過鬧過;要麼安安靜靜縮在被子里睡覺,要麼傻呵呵的在搖籃里玩兒球球,要麼就特別愉快的咯咯笑。

何文有那麼一瞬間想……這孩子,不會是低智商吧?畢竟曾在母親的腹中遭受過那麼大的挫折,何文的擔心也不是沒理由。

何文也就順嘴兒提了提,哪兒知道莫水水護犢子,差點兒沒掀了桌子一拳頭揍在何文臉上;寶寶在搖籃里坐著,瞧著爹媽要干架的趨勢沒被嚇哭也就罷了!竟然又開始咯咯笑,咧開嘴,嘴裡沒有一顆牙。

何文覺得自家姑娘確實有些問題,某天借口想和寶寶單獨玩兒,讓莫水水出去遛阿卡;莫水水給了何文和寶寶單獨相處的機會,她倒也落了個清閑。

哪兒知道何文沒有安安心心在家帶寶寶,竟然帶著寶寶去了醫院做了檢查;

寶寶的反應讓醫生也十分震驚,無論醫生和護士怎麼恐嚇她,她都不哭不鬧,反而不停的笑;使醫生和護士感覺十分挫敗,護士小姐有那麼種錯覺,總覺得這孩子把他們當猴子看,所以才笑的這麼歡實。

醫生對寶寶做了相關檢查,仔細了解了寶寶的大腦及軀體的形態發育,發現沒有任何異常。

醫生問何文:「寶寶剛出生那幾天是什麼反應?」

何文搖頭,寶寶出生那段時間他根本不在身邊兒啊。

醫生對何文做了一系列有關寶寶的詢問,何文都是一問三不知;醫生搖頭:「那讓你太太來吧。」

何文急了:「讓我太太來?」

何文的潛台詞是,要讓莫水水知道他帶著孩子來醫院檢查寶寶是否弱智,莫水水還不用手刀削了他?

懷裡的寶寶瞧著何文的窘迫勁兒,又開始咯咯笑,那感覺,分明就是赤果果的嘲笑啊!

作者有話要說:寶寶含著手指看著他們:一群愚蠢的大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春風來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春風來襲目錄 春風來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章 寶寶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