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

Chapter 9

在迪恩半含蓄半露骨的一通解說后,喬舒亞對於「標記」有了更為深入的認識,父親過去不願為他打開的大門,被迪恩無意中推開了半扇。

小伯爵很是不能理解的說出自己的想法:「為什麼一定要有這種行為?既野蠻又低俗。」

迪恩翻著眼睛望天,說道:「當然是為了人類的繁衍生存,而且再過一年兩載,等你迎來第一次發情期,就會知道這野蠻低俗的行為多麼有趣。」

「完全不想知道。我無法想象成年以後,就要開始過沒完沒了生小孩的日子,那也太恐怖了。有辦法阻止發情期的到來嗎?」喬舒亞皺著眉問道,「就像dna記憶偽裝劑、信息素抑製劑那一類的藥物。」

迪恩遺憾的說道:「如今人口負增長這麼嚴重,這種藥物的存在就是反人類,沒有商家會生產的。你如果不想生太多小孩的話,只能找一個不喜歡小孩的雄性伴侶。喔對了,我是非常喜歡小孩的,不用再考慮我。」

喬舒亞無語道:「放心,自從我知道你十四歲還在尿床那一天開始,我就已經對你沒有任何幻想了。」

迪恩故意挑他的字眼道:「這麼說,在那之前你還對我有過幻想?」

喬舒亞道:「當然,在那之前我還想過將來要娶你。」

迪恩大驚失色道:「你是認真的嗎?」

喬舒亞嚴肅道:「你看我像開玩笑嗎?」

迪恩的表情各種怪異,道:「不要這樣,雖然我是beta沒錯,但你了解的,我只喜歡被雄性徵服的感覺。」

喬舒亞忍不住笑出聲,說道:「沒錯我知道,尤其在看過你那本粉紅色的詩集以後。」

迪恩反應過來他在開玩笑,呼出一口長氣道:「那些詩是我飽含深情寫出來的真實內心,你難道沒有覺得很感人嗎?」

喬舒亞真摯的點評道:「的確有非常鮮明的個人特色,很好的表達了你內心深處渴望被無情蹂|躪的願望。」

迪恩有些陶醉又有些憤懣,說道:「可是那些散落在天涯的s們怎麼就感覺不到我的饑渴?」

喬舒亞微笑建議道:「你應該考慮把它們出版,記得在扉頁上標明你的聯繫方式,不過我想,在有s聯繫你之前,你大概要先接受來自你父親的調|教。」

迪恩縮了縮脖子,道:「呃,還是來聊一聊你的新專業,作為學長我有很多忠告要給你。」

喬舒亞道:「比如怎樣找人替考?」

被鄙視的學長咂巴了一下嘴巴,說道:「我們還是交換飛行器,然後就說再見吧。」

當天晚上,喬舒亞在洗澡時第一次認真的對著鏡子觀察了自己的裸|體,他並沒有見過太多人不穿衣服的樣子,印象里模糊記得的,也只有童年時代父親傑弗里和他一起洗澡時的模樣。

而這也是為什麼他從小到大都不覺得自己這個omega和alpha有什麼區別的原因之一,至少身體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不同。

迪恩今天所科普的標記過程在他看來也十分的怪異,成年人怎麼會覺得那種行為很有趣呢?

他在百思不得其解中進入了夢鄉。

「小可愛今晚有點奇怪,對著鏡子把自己摸來摸去,也許他開始意識到什麼了?」伏羲的語氣難掩興奮。

肖恩也剛剛洗完澡,赤|裸著強健的身軀站在衣櫃前取乾淨衣物,頭也不回的說道:「他意識到什麼我不清楚,但我很清楚,如果你再到他的房間去偷窺,我就會把你的智能晶元拆下來,讓你做幾天真正的服務機器人。」

伏羲不滿的抱怨道:「我做這些都是為了誰?難道是為了我自己嗎?」

肖恩瞥他一眼,「不然呢?你偷窺狂的黑歷史早就已經洗不白了。」

「那些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伏羲憤憤道,「喂,我們說好的打屁股呢?」

肖恩隨意裹了件睡袍靠在床頭,腦後枕著一隻手,從睡袍袖子下隱約露出的上臂肌肉輪廓分明,隨意曲起的腿部緊繃著,彷彿隱藏著雄性隨時待爆發的力量。

伏羲他他旁邊漂過來漂過去,故意哼唧道:「小可愛的屁股圓鼓鼓的很翹,緊緻又有彈性,我猜手感一定超棒。」

肖恩盯著對面的牆壁看了一會,嘴角微微浮起笑意,說道:「明天帶他出去玩怎麼樣?」

伏羲興奮道:「難道要到野外去?你確定第一次就要玩這麼刺激?」

肖恩道:「我想也會很刺激,不過還需要你幫點小忙。」

伏羲訝然道:「看來你比我想象中要更加重口味。」

肖恩似笑非笑道:「但願你能出色完成任務。」

次日清晨,喬舒亞穿好制服下樓去,肖恩一副正要出門的樣子,看似隨意的問他道:「我今天要到機甲庫去處理一些問題,你想去參觀一下軍部的機甲庫嗎?」

喬舒亞的眼睛頓時一亮,踟躕道:「可是我還要到學院去上課。」

肖恩挑了挑眉毛,說道:「那真是太遺憾了,我還以為你會對這個感興趣的。」

「我當然感興趣,但是……」喬舒亞試探著道,「學院對於請假有嚴格的規定。」

肖恩的表情略顯輕浮,道:「小寶貝兒,你這是在暗示我,幫你請假就能討好你嗎?」

喬舒亞板起臉來:「是你邀請我去參觀機甲庫的。」

肖恩輕笑道:「我投降。但是你確定,如果考前複習課請假的話,不會影響到你在接下來升級考的成績?」

喬舒亞想也不想的答道:「當然不會,我可不是臨時抱佛腳的學渣黨。」

肖恩扶了扶軍帽的帽檐,痞笑道:「那就走吧,我的學霸小伯爵。」

喬舒亞忽然覺得心裡有點怪怪的感覺,他和這位監護人的關係,似乎慢慢變得好起來了?

肖恩的飛行器機艙空間很充裕,在他和喬舒亞、菲爾德中尉都進入以後,仍然顯得有些空蕩。

離開侯爵府一段距離,喬舒亞問道:「你的機甲伏羲呢?為什麼今天沒看到它?」

肖恩不甚在意道:「它說不想工作,我就准了它的假。」

菲爾德欲言又止,肖恩瞥了他一眼,他便轉過頭去專心致志的看著前方。

「喬,等下菲爾德會陪你到機甲庫去玩,」肖恩單手撐著下巴,解釋道,「我當然很想親自陪著你,但很遺憾,我有工作。」

喬舒亞的注意力都在馬上就能參觀機甲庫這件事上,毫不在意道:「你忙你的。」

肖恩眯了下眼睛,忽然伸手過來拉他的制服衣領,小伯爵條件反射的反手格開,肖恩的另一隻手隨即跟了過來,兩人在一格一擋、一攻一守之間,幾乎做了一整套簡單的格鬥技巧秀。

力量懸殊導致喬舒亞再度敗下陣來,兩隻手腕被擰成蝴蝶交叉狀壓在胸前,肖恩俯身朝他貼過來,唇角掛著一如既往輕佻的微笑,低聲道:「雖然等會我不能陪著你,但這不代表我離開你了,懂嗎?」

喬舒亞不滿加莫名道:「你在說什麼?我完全不明白。」

兩人的距離很近,肖恩極其自然的在他嘴唇上親了一下,道:「不懂也沒關係,記住我的話就好。」

喬舒亞臉上空白了幾秒,難以置通道:「你剛才吻了我?」

肖恩面不改色道:「不,我沒有。」

喬舒亞睜圓了眼睛,有些生氣道:「不經過我的允許,你憑什麼吻我?」

肖恩被他這種純真的邏輯逗笑了,低下頭含住他的嘴唇,並把舌尖探了進去。

這次喬舒亞完全死機了。

肖恩的舌尖靈巧的在他的口腔里打了個轉,舔舐過他宛如編貝的牙齒,挑逗了一下完全不知所措的小舌頭,便退了出來,整個過程甚至不超過半分鐘。

中將輕聲笑道:「我的小寶貝兒,這才叫做吻了你。」

片刻后,喬舒亞憤怒道:「你沒有得到我的允許,你太不禮貌了!」

肖恩哭笑不得的放開他,立刻便察覺到對方攻擊的意圖,迅速向後一仰,躲開了喬舒亞毫不留情的拳頭。

兩人再次開打,只不過這次肖恩毫無進攻的意思,只是閃躲著不被他揍到,一邊還忍不住的笑出聲,彷彿被人追著打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一直到飛行器到達軍部機甲庫,菲爾德始終目不斜視的坐在操縱台前,完全遵守了長官的命令。

肖恩和前來迎接他的機甲庫官員一起離開。

喬舒亞因為一番打鬥而微微紅著臉頰,落在菲爾德中尉眼裡當然就不是這麼回事,他轉著眼睛盡量不去看小伯爵——難怪中將把持不住,對方臉頰紅撲撲眼睛水汪汪的樣子真是漂亮的太過分。

他帶著喬舒亞來到機甲庫入口,站在在入口守衛的是兩個年輕的上士,但他們對菲爾德中尉卻並不尊敬,甚至都沒有敬禮。一個上士在檢查菲爾德的證件時,另外一個悄悄的打量著喬舒亞。

喬舒亞微微皺起了眉,他不喜歡這兩個上士。

他的證件上寫明了是光耀學院預備役學生,但是那個上士卻不停的問他問題,諸如「你的名字怎麼拼寫」、「出生日期重複一遍」、「學號是什麼」等等這些電子證件上明明都有的東西,翻來覆去問了好幾遍。

在入口處浪費了足有半小時,他和菲爾德才終於進入了機甲庫的展覽廳。

軍部的機甲庫里主要存放三種機甲,一部分是暫時還沒有分配到主人的新生機甲;還有一部分機甲因主人犧牲或者其他不可抗力不能再繼續服務舊主,只得暫時留在機甲庫,等待重新分配主人;第三種是機甲標本。

這其中的第一種通常都是聯盟機甲實驗室最新的成果,往往一眼望去就會為之驚艷;第二種是具備一定作戰經驗的戰士,多數都具備傲視群機的戰鬥力;最後一種最特殊,它們是用戰死疆場的機甲殘片製作而成,恢復了它們最完整的面貌,但卻因為永遠失去了智能晶元而只是一具鐵甲。

軍部機甲庫最著名的機甲標本,殘片來自於銀河聯盟第一隻3s機甲,也是在聯盟建立之初乃至後來的數百年裡立下過無數汗馬戰功的機甲戰神,盤古。

軍部的機甲庫通常是不對外開放的,一年中只有兩天特殊的紀念日才會允許公眾進入參觀,並且也僅限於在特定的展覽區。這兩天分別是聯盟國慶日和聯盟國王泰達爾的生日。

幾年前,喬舒亞曾經在父親傑弗里的帶領下進來參觀過,就是從那時起,他對機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他到現在還記得,當時在展覽廳里隔著玻璃窗看到3s機甲盤古標本的那一瞬,心頭忽然澎湃起來的熱血激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被迫監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被迫監護目錄 被迫監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Chapter 9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