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明明有上千個女兒,為何螺旋王沒有變成鬼父呢,算了,我勉為其難的當他女婿吧

第十章 明明有上千個女兒,為何螺旋王沒有變成鬼父呢,算了,我勉為其難的當他女婿吧

雖然有著限制讓蘇然不能親自出手滅殺獸人四天王,但他手下的實力並不弱,在逐步的擴大勢力當中難免的就會進入四天王的領域。∈♀

最先遭遇的是駕駛著大顏天的獸人四天王之一,明明是區域首領級別的傢伙,卻意外是個沒腦子的貨,最先根本沒有發覺顏面的駕駛者是人類,而且就算是被攻擊之後,對方也表現的很缺腦漿,以為自己占著絕對的優勢直接硬嗑,結果最後連淪為階下囚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衝上大顏天的顏面炮轟成肉醬。

托他的福,大顏天入手后,救世軍的機動性和視野範圍大幅度的增強,即便蘇然不出手,自信心膨脹的他們就自行的征討起臨近的獸人軍團,更進一步的將大顏山攻陷,囚禁了那個獸人天王,不過有原著中一直和西蒙兄弟相愛相殺的獸人將領比拉魯一起陪他一起吃牢飯,想必這位獸人天王也不會覺得太寂寞。

當弱者擁有力量變成施暴方時,他們的所作所為有時候會是原本施暴方施加給他們的十倍百倍以上,尤其是人類這種天性中就存在著暴虐因子的生物。

天道有常,不以堯存,不以桀亡。

固然螺旋王的本意是為了人類不被滅絕,但獸人對人類上千年的欺壓,其中的血淚史根本不是隻言片語能夠說得清。毫不誇張的說一句,凡是地面上活著的人類,他們的親友中必然有人喪命在獸人的屠刀下,現在不過是一報還一報而已。

蘇然對下面人的做法沒有太大興趣了解。真的殺乾淨的也就是那回事,一百個猴子指的又不是獸人。蘇然並不是熱血系的男主角。沒有必要特意的讓人類和獸人和平相處,畢竟現在的人類也算得上是他的手下。適當的給手下一點福利,這是一個領導者應盡的義務。什麼時候覺得他們玩過頭了,再去提醒也來得及,只不過到時候用什麼方式提醒需要考慮就是了。

螺旋力的解析進度還湊合,這種能力可以說是天元大宇宙的特色了,就像是一座精緻完美的空中樓閣。漂亮是漂亮,然而許多人只能望而驚嘆,根本找不到階梯爬上去參觀。

換言之,螺旋力這能力簡直操蛋。它沒有基礎可言,而是直接的法則力量,初覺醒就是六星對國,直到八星滅星級只需要時間積累就能輕易踏入,輪迴士看重破格八星需要的心、體、技雙方面硬生生的被糊了一臉,要多無賴有多無賴。

越是分析,蘇然臉越黑,分離了法則后的單純螺旋力只不過是宇宙能量而已,屬於一種高等但不罕見的能量。偏偏混合了這個宇宙的法則之後。這份能力就變得兇殘起來。

蘇然以卡米那的螺旋力為藍本也利用自己的真氣凝聚了幾顆螺旋力種子,但活性太強,真的種入普通人身上,那人可能在覺醒螺旋力的瞬間就失控自爆。威力用來沉陸是綽綽有餘了。渾天寶鑒的真氣屬性多樣,但也不是萬能的,提取蘊含法則的能量就已經能讓其他的八星輪迴士爆掉眼鏡了。想要穩定這份活化性,始終缺乏點什麼。

「到底是我境界還不足啊。」蘇然嘆氣。他所說的境界並不是武學之類的。出身於武學大盛的天子界,地位極高的他可以隨意觀看整個天下的頂級絕學。連神魔級別的功法也多有涉野,單以武道境界,放在任何一個高武世界蘇然都算得上是超凡入聖曠古爍今一流。

蘇然感嘆的是他的底蘊不足,除了自己立命安身的武學之外,多元宇宙多如沙粒的瑰麗卻了解不足。長久這樣下去,絕非好事,八星輪迴士確實有能力滅星,可也只不過是滅星,並不是無敵。如果有哪次真的進入了一個動輒出現一念粉碎宇宙,眨眼重造宇宙的高等世界,區區滅星強者又算得了什麼。

要是武道側輪迴士真的可以靠一句戰他娘就能永遠活下去,那蘇然也樂意去當那類人了,但這根本不可能。所以加深對不同世界的了解是必然的,武學高絕者或許心思陰詭光琉不定,要說蠢人絕對沒有,只要有心自然能觸類而通,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化為自身的感悟,成為通往九星之路一塊新的墊腳之石。

不過正途沒有,試試其他的歪路來旁敲側擊也未嘗不可,就好比蘇然的渾天寶鑒一樣,哪怕他詢問自家師尊自己是不是走歪了很遠的路,女媧娘娘不會準確的回復他,只會對他微笑不語。

反正到底是什麼意思,大家都明白,不用說的太清楚。

寂靜的山谷內,成百上千座金屬箱,就是能帶給蘇然其他有關螺旋力情報的來源,既可以說是新的路途,也能說是一條彎路。

漫山遍野的金屬箱有些外表已經出現腐朽,但在螺旋力的守護中,迎受著千載的風吹雨打,依舊沒有出現任何一座破損的跡象。這裡所有的箱子都是那位鐵佩林的統治者所丟棄之物,箱子內部存放的是他這千百年來製造出的女兒,一旦厭倦或是女兒有了自我開始抵觸他時,就會被放入鐵箱當中,在低溫封存中斷絕生機,這或許是螺旋王對子嗣最後的仁慈。

蘇然最初沒有想到這個地方,還是自己的部下巡查時發現這個地方,但他們動用顏面的炮火也無法破壞箱子,在無法查看內部的情況下,只有先行彙報上去,最終被可儂列為最優先序列呈遞上來后。蘇然才想起那位原著中的女主角的情況,如果不被自己的手下發現的話,估計過不了過久,那位公主就會安安靜靜的魂歸篙里了。

蘇然也是正常的男性,對美麗或是出色的女性有著自己的欣賞,但就算進入了有印象的世界裡面。也不會想盡一切辦法把所有的女人弄上床的。再說身邊有個可恩魯陪伴著,連西蒙這類原著主角他都當精英兵對待。一個帶著反螺旋族使命的尖兵女主角,蘇然倒也沒有太大想法。漂亮又怎麼樣,他又不是下本身思考的動物。

他親自來此,也沒有別的原因,目前也只有自己一人能應付螺旋力,雖然已經靠著掌握西蒙再加上優子勸說后,卡米那也已經成為自己的手下。但他現在根本就不太會運用自己的能力,讓滿肚子不服氣的他當先鋒去和獸人拼殺更適合。話說回來,優子的主動投誠讓蘇然稍微驚訝,原著中這個**暴露女槍可是愛慕卡米那的很呢。

手指在一座很有歲月痕迹的金屬箱上有節奏的敲打著。真氣隨之滲入內部,自然而然的引起了螺旋王遺留下的螺旋力反擊,卻由於自身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在蘇然的真氣沖刷下節節敗退,潰不成軍,最終消散於天地之間。

螺旋力這玩意既高端,卻又非常的親民,一個螺旋力剛覺醒的人和一個使用螺旋力千萬人的人,他們的力量本質也沒有任何區別。只是後者積累更多,更加熟練運用各種技巧罷了。不過從原著的表現來看,新覺醒的傢伙只要信念夠強,也能擁有無限增強的能量。就算是不用任何技巧,單純的打王八拳,也能幹掉活了無數年的前輩。

所以簡略的分析了一下螺旋王遺留下的螺旋力性質后。蘇然就放棄封印捕捉了,畢竟他手下還有個叫做卡米那的傢伙可以隨時隨地提供螺旋力。

一座座金屬箱被蘇然打開。在裡面躺著的都是容姿出色,極其貌美的少女。但她們中幾乎所有人的身上都缺乏生機,早就已經死去了靈魂,現如今只是一具具艷麗的屍體罷了。這些人蘇然也救不活,他的血蒼穹固然可以帶來浩瀚無盡的生命力,可並不是具備復活這一法則,否則蘇然也不用去完成任務復活二代和黃泉了。

眸子掃過一具具少女的屍體,蘇然遲疑片刻后,打出了一道真氣。擊出的真氣化作千萬百道準確地覆蓋每一具屍體,當分化的真氣接觸到屍體后,立刻侵膚入骨,凍徹心肺,將其氣血經脈皆霜化,讓她們變成了一座座晶瑩剔透的美麗冰雕。

蘇然揮手,數百座冰雕同時粉碎成無數冰塵,陽光的照射中泛出迷離斑斕的色彩,在蘇然的力量操控下冰塵並未墜落地面,埋入泥土當中,而是脫離了重力的束縛向天空飄揚,就連烈日的溫度也無法將這些美麗的冰塵融化,只能無奈的看著她們散入青冥。

「塵歸塵土歸土,你們……就歸於這片青空吧。」

有著類似四葉草型紋章眼瞳的少女痴痴地看著天空上飄揚的絢麗之色,一時半會有些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她最後的記憶好像是自己觸怒了父親大人而被趕了下去,之後就回自己的寢宮休息了,而自己為何又會從休息的寢宮來到這個地方。

等她反應過來時,只發現一個黑髮的年輕人近在咫尺間,並伸出手撫摸自己的臉頰,不知道是否是錯覺,被他的手掌摸過的地方就會奇異的感覺在全身遊盪,熱熱的,很溫暖,有些舒服。

「貴安,我是妮婭,請問你吃過了嗎?」少女歪著腦袋,決定先打個招呼。

「吃的東西分為兩類,如果是飯的話,我已經吃過了。至於另外一種,今天還沒有享用就是了,你有興趣和我一起享用嗎?」蘇然微笑著收回手,調侃道。

真氣在她體內並未發現有異種螺旋力的反應,這樣想來她的生命本源內其實並沒有問題,畢竟反螺旋族的本質上也是螺旋族,只是逆轉了對混入規則之力的宇宙能量螺旋力的使用,這個女孩如今的是正反應,恐怕會在契機來臨的那一天,被埋入生命本源的機關強制性逆轉成反螺旋族。

把堂堂螺旋王的公主變成帶路黨,反螺旋族還真是夠惡趣味的,這大概也有一些報復的意味在其中。

最近的千年來發動反擊的只有羅傑諾姆帶領的螺旋軍團,只是他現在變成馴服的狗了,為了樹立一個標牌總不好明著動手,讓其他願意做狗的螺旋族心寒,只能偷偷摸摸的用些小手段噁心噁心羅傑諾姆。

只可惜,反螺旋族大概也想不到因為自己的小動作,使得一個前所未有過的強大螺旋戰士誕生,徹底的將反螺旋族無數年來的使命粉碎,就連本土星球也灰飛煙滅。無數年來的犧牲,變成了一個可笑的笑話。(未完待續。。)

ps:我的網有一定的問題,不能保證不斷更新,不過斷斷續續應該能完結這一卷。感謝仍然收藏的各位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轟殺主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轟殺主神目錄 轟殺主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明明有上千個女兒,為何螺旋王沒有變成鬼父呢,算了,我勉為其難的當他女婿吧

9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