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窮的歡樂——將夜後記(上)

無窮的歡樂——將夜後記(上)

無窮的歡樂

一作文

朋友們都知道,我一本小說寫兩三年,會用幾個版本的簡介,為了避免劇透,往往只有最後一個簡介,才是真正的簡介。將夜最後一版的簡介是:與天斗,其樂無窮——這就是這個故事的主題,或者說主要內容。

天是高遠的天空,是老天爺,是高高在上、雄霸一方,在書里借著宋國酒樓那次談話,已經說了很多,這裡不再重複。同時,基於將夜是個言情故事,那麼這裡的天自然也會指向家庭關係里的那位強者,二者完美統一,便是我寫將夜最大的雞賊之所在,而且我很喜歡。

很多人都思考過天人之間的關係,所有人都想過男女之間的那些事情,你看,我就弄了寧缺和桑桑兩口子,就把這件事情給辦了,多簡潔?

而且這是一個很方便的手段。只需要通過講這小兩口,便可以把我想要與大家討論的兩件事情講清楚——那就是自由與愛情。

在將夜的後面,我說過安得雙全法,我說過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到底拋不拋,總之,這故事的中心思想,始終在這兩點。

一個通俗小說還非得有中心思想,手段並不見得高級,但我自小都是好學生不是?

啥是自由啊?這我肯定回答不了,只能給出一些簡約更加簡單的直觀感受認知:比如我不想做什麼就能不做,再比如我想去哪兒就能去哪兒,要實現自由,那麼你就要有實現自由的能力以及打破那些束縛的能力,你得能飛,還得把蓋子打開。

將夜這個故事裡,從夫子到軻浩然再到君陌,他們一直都是在做這件事情,開創魔宗的那位光明大神官想做而不敢做,佛陀不知道想不想做。

自由都有參照物。長生是對死亡的自由,無距是對天涯的自由,飛行是對重力的自由,買包包是對貧困的自由,我以為,如果真的能夠修行,那指向的目標,肯定就是這些。

書里也提過,自由是選擇的權利,也是不選擇的權利,為此而奮鬥,我覺得是種不錯的活法。

關於這兩個字,滄海翎那篇書評講的很多,比我想的要深很多,大家看那個帖子便好。

這篇後記,我主要還是想講講愛情。

和間客其實很像,間客里許樂其實是把道德二字看的很透的,在大師範府和懷草詩的那番長談,都已經挑明了,那是鞭子,他願意那樣活著。

愛情同樣如此,並不具有某種神聖的、莊嚴的、先天的純凈與不可侵犯,換句話說,一切忠貞不二、白頭到老,並不是愛情本身的屬姓,只是人類需要那樣的愛情,於是這樣的愛情便出現了。

關於愛情,我比較傾向祼猿里的說法,當然,那個沒什麼美感,再當然,所有美感,都是各種文化手段不斷加深出來的,從而令人相信。

離開青春期后,我對愛情的看法一直沒有太大的變動——那就是找個伴,當然這事兒本身不像我現在說的這樣輕鬆,因為那個小夥伴不好找。

說回前面的自由。與自由相伴的其實是孤獨,自由解決不了的事情,就是大孤獨,除非真的獲得了大自由,免於生死之苦。那麼要解決孤獨感,你就需要一個伴,一個能夠儘可能陪你更長時間的伴,怎樣挑選出這個伴?我經常對年輕的朋友們說,三觀相合這個最重要了,能聊天也很重要——也許是因為我是話癆的緣故。

在此之外或者之上,當然有生理方面的彼此吸引,只是那個真的沒辦法太長久,就算泰妍天天在我身邊坐著,我看著電腦上面的篠崎愛還是會覺得好看激動,喜新厭舊,誰逃得過去?

怎麼才能長久?男女之間的引力強弱程度靠什麼決定?三觀之外,完全取決於回憶多少——共同回憶越多,聊天的內容越多,越不容易膩不是?

寧缺和桑桑自幼一起長大,互為本命,三觀完全一模一樣,再沒有誰比他們彼此擁有更多的共同回憶,除了桑桑實在談不上好看,這兩個人,真的是天生一對,因為……這是我設計的啊。

是的,我是桑桑黨。

為此,寫將夜這三年挨了不少罵,但我死不悔改,我甚至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不喜歡桑桑呢?我曾經以為那是因為我退出了外貌協會,而協會裡還有很多同志的關係,也曾經以為那是有些讀者對某些關係要求太嚴格的關係,雖然明明主僕是假的,兄妹更從來沒有寫過,但後來發現,這些原因都不對,只是因為我寫了一個山山。

以前說過,在訪談里也說過,莫山山真的很好,事實上是我對理想異姓的一種描述,沒有任何不好的地方,換成哪個男人甚至女人都會喜歡上。

是的,我就是這樣寫的,我甚至是刻意這樣寫的,因為要給桑桑尋找一個對立面,要給寧缺出一道艱難的選擇題,要把我想寫的愛情這玩意兒寫清楚,就必須要有山山這樣一個美好的女子。

有朋友大概會問,既然山山這麼美好,為什麼寧缺不喜歡她?為什麼寧缺不選擇她?

請明鑒,寧缺當然喜歡她,怎麼可能不喜歡?那麼寧缺喜歡桑桑嗎?當然喜歡,如果您要問,這人渣怎麼能同時喜歡兩個女生?再請明鑒,其實他還曾經隱隱約約喜歡過李漁,覺得司徒依蘭不錯,對著水珠也神魂顛倒,如果有足夠的劇情篇幅,他絕對會和葉紅魚轟轟烈烈來戰上一場吖!

是的,他喜歡或者說可能喜歡很多女生,這不代表他是人渣,因為男人都這樣,哪個男人敢說自己不是,我啐他一臉,或者把他供起來。

喜歡不代表選擇?我不會說這種話,男人都挺貪心的,如果他可以這樣做,哪怕為了避免麻煩,不去什麼三妻四妾,但留情多處也很正常。

之所以不選擇,比如像山山這麼美好的女生,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不敢選。在現代社會裡,有重婚罪,古時候其實也有很多規矩,那些外在影響因素不需要多提,放在我們想說的愛情裡面,最直接的就是,愛情的對面不會同意你的選擇。

愛情,意味著獨佔。

我也喜歡很多女生,但結婚之後沒辦法,因為老婆不喜歡我喜歡別的女生,如果她不管我,如果她喜歡我去喜歡別的女生,我勒個……

寧缺也一樣,他曾經嘗試過——就在從荒原回到長安之後,然而桑桑很冷靜,很清醒,很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直接選擇了離家出走。

那章寫的真好。

有讀者當時表示了對她的憤怒,我對此表示不解,她既然喜歡寧缺,如果寧缺選擇喜歡山山,她自然就應該離開,難道還留在老筆齋里看他們相親相愛?那種自虐未免太狠了些。又有讀者說,桑這是在用手段逼寧缺做出選擇,所以不喜,然而她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不就應該寧缺做出選擇?

啥是愛情啊?

愛情就是找個伴,在喜歡里遇著最喜歡,當最喜歡的那個人不准你再喜歡別的人,而你經過思考後發現只能接受,那麼愛情便發生了。或者在很久之前就已經發生了,只是此時才看見。

有朋友說山山後面的戲份太少,對此我表示遺憾無奈,但這是正常的事情,結婚之後,你以前喜歡的初中同桌小女生,怎麼可能總出現在你的視野里?

中心思想就先寫到這裡吧,命題作文總是容易過酸,而且太淺,只是我真的很想和大家分享一下這三十幾年來的某些認知,希望能夠幫助年輕的朋友們,更快地找到適合自己的那個小夥伴。

當然,如果對方實在太帥或者太美,三觀什麼的,能聊天什麼的,或者也可以往後擺一擺。

二黑白

這裡要說的不是光明與黑暗,那些神神叨叨的話,在書里已經寫了夠多,後記里堅決不提,我們只聊些輕鬆愉快的事情。

我基本確定,將夜是我寫的最好看的一本書,請注意,我說的是最好看,而這,也正是我開書的時候,在單章里與大家承諾過的事情,我追求的就是好看,並且相對輕鬆看,我還與很多朋友說過,我想寫成家庭肥皂劇,比如老筆齋和雁鳴湖畔,比如書院里,經常會出現很多大段對話,那是我個人很喜歡的東西,因為真的很輕鬆愉悅。

如果只是這些並不能構成好看,因為畫面太粉淡會缺少重量,尤其將夜從開篇便風起雨落夜將致,刻意在紙上塗了很多黑糊糊的東西,那麼總會有些情節,必須要往刀鋒上走。

前兩卷里,寧缺對夏侯的復仇是黑的,但和桑桑在一起的時候是白的,艱苦地破竅修行是沉重的,但和陳皮皮等書院同門廝混的時候是輕鬆的,去荒原遇著蓮生是陰鬱的,但和山山同行把隆慶射了個洞大黑馬去咬大白馬這是愉悅的。

微寒的春雨與香噴噴的煎蛋面,混在一起就是春風亭,漆黑的夜與皎潔的光在一起便是月亮。

真的很美。

三月亮

將夜的世界里沒有月亮,在夫子登天之後,我說過,主要是為了那句話:天不生夫子,萬古如長夜,當時沒有說完,也是為了最後一章里,那輪明月帶來了黑夜,又再一次庇護人間。

夫子,真的是個很有趣的人,他教出來的學生,自然也都很有趣,這種有趣,不在於嬉笑怒罵、浪跡天涯,只在於不撤姜食、膾不厭細。

那是我理想里的夫子和門徒,或者說幻想中的,取了歷史里的那些古人的某些氣質,然後來愉悅自己的精神,幸運的是,我和你們在這方面始終是相通的,寫的看的都很快活。

唯一能和夫子相提並論的,是桑桑。

不管是黑桑桑還是白桑桑,不管是瘦桑桑還是胖桑桑,都是強大的桑桑。

這裡就不多提她了,放在後面說。

四歷程

在將夜開篇的時候承諾過,這個故事要寫的好看,應該是做到了,如果再回頭看那些情節,我很容易地便再次沉淪進自戀的世界里無法自拔,甚至有時候懷疑那些情節怎麼是自己想出來的。

桑桑那個局真的很贊,夫子破局的手段也很贊,寧缺和夏侯在擁雪皇城前的對峙很贊,那段我不是書里的主角的說辭贊的厲害。

這裡借用一下微博上面一位朋友的總結。(妹的,我找了三十分鐘沒找到,那位朋友,我回復過你的,你有寫到君陌的什麼,寧缺的刀劍符是第一句,還有提到天諭神座,求私信告知!)

但同樣是在開篇的時候承諾過,將夜肯定會比間客寫的快,當時說這句話的時候,倍兒有信心,因為寫間客的時候,生活瑣事實在太多,而將夜期間怎麼看也不會有什麼事兒會影響到工作,結果……沒想到去年病了那麼一場,兩年直接拖到了近三年,黃花菜都蔫了,好在咱們都沒拋棄自己,最後這兩個月我硬生生地還是殺出來了。

殺出個黎明。

戴著墨鏡看曰食。

其實,還有副墨鏡送給了夫子,當年準備讓他登天入神國的時候戴著裝逼用的,結果當時寫的太嗨,完全忘記了這點,很是遺憾。

就像遺憾身體問題一樣。

不過夫子終究還是牛逼的,就像將夜雖然最後慢了很多,但這故事終究還是足夠可以的。

看,我真的變成中年人了,只敢寫足夠可以這麼無趣的詞而不敢重複前面的牛逼了。

這故事,還有很多畫面,真的很酷啊。

五情懷

這個詞很酸,也有朋友反應說將夜後半段寫的偏酸了些,我仔細想了想,那是放肆。

我不會寫神,那些肅穆的、崇高的,我不擅長描寫,那是能力問題,很難在短時間內解決,所以如果要有情懷,我只能往下沉。

我較會寫人,那些世俗的、瑣碎的,我很擅長抓細節,因為我有生活呀,不管是酸辣面片湯,還是桌上的兩盤青菜,不管是兩口子的吝嗇還是後來杯茶賜永生,都是我的嗨點與趣點。

六消息

在這裡先向大家報告一個壞消息:我高估了重新工作之後的速度,寫到這時候,肚子已經餓癟,還沒有寫完,今天恐怕是寫不完了,只能先發。

好消息是:後天我會把剩下的後記寫完,那便是後記下,反正像上中中二再中這種事情我們經常做,引領一時之風氣,再來一次也挺可愛的。

有些麻煩的消息是:我忘了VIP怎麼設成免費的,所以就直接發在起點書評區里,在微博和微信里也會發,望看到的大家多多轉告,不要錯過啊。真的麻煩大家了。

即時消息是:如果大家很煩我,或者很喜歡將夜這個故事,請一個多小時后,今夜八點來YY語音頻道55373與我當面,看我怎麼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將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將夜目錄 將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無窮的歡樂——將夜後記(上)

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