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當金秋遇見少年白瑄

第90章 當金秋遇見少年白瑄

那會兒,金秋剛生下小小白沒多久,每天在軟萌的兒子和軟萌的老公之間痛並快樂著。

白瑄在金秋生完孩子以後,吃醋的頻率已經達到了白毅國恨不得掐死他的境界,他是恨不得自己變成小小白讓老婆每天抱在懷裡還可以吃奶。

可以說白瑄所有的夢想都被小小白在無意間給實現了,他嫉妒地簡直不能自控,每天都仇視自家兒子,晚上就開始變本加厲纏著金秋,一顆心委屈地都要滴血了。

孰料金秋也很無奈,小的那樣還算乖,養孩子就沒想著要輕鬆,但白瑄簡直是幫倒忙,只要是兩個人獨處,他就恨不得趴在她身上死活不肯挪窩,還要她說無比肉麻的話來安撫:「阿瑄乖,阿瑄最乖了,最喜歡阿瑄了,真的,最喜歡你了。」

時間一長,這幾句話都不管用了,真是累感不愛。

結果更讓她崩潰的事情在後面,她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奇怪的樣子,半人不鬼也就罷了,蹲在她面前哭的小屁孩是誰?

難道是她長大了以後的兒子?金秋頓時心疼壞了,一把把他抱起來:「元元……阿瑄?」

開玩笑,這不是她兒子,這分明就是幼兒版的白瑄,小時候就生得那麼漂亮了,是個怪阿姨都會忍不住抱一抱親一親的,她也不例外,親了親他的小嫩臉。

懵懵懂懂的小白瑄抬起頭來,對她感到無比的親近,蹭了蹭她的胸,不肯抬起頭來,金秋無語——這娃是從小時候開始就那麼的……了嗎?

金秋就在這樣一種詭異的狀態下陪在了小白瑄身邊,滿足了他所有的願望,比如被老婆抱在懷裡一整天都不用挪窩。

金秋看著這個應該是靈魂不全痴痴傻傻的小傢伙流著口水往她身上爬,摟著她的脖子親她,軟軟的包子臉,漂亮的大眼睛,粉嫩嫩的小嘴,白嫩嫩的肌膚,簡直比女孩子都要可愛,金秋根本把持不住,能親幾口算幾口。

太不公平了,她小時候的樣子白瑄都看見了,她居然在頭一次看見他小時候的模樣,太可愛了!腫么會有人嫌棄那麼可愛的白瑄呢!

等到白瑄再大一點,會簡單說幾句話了,這個時候他已經知道自己和別的小孩有所不同,有的時候難免失落。

他表達自己情緒的方式就是縮在金秋懷抱里不出來,她生育過後的胸圍更是可觀,小白就趴在那裡一整天都可以不動彈。

金秋也笑眯眯地摸著他的腦袋隨他去,有一下沒一下拍著他的背,過一會兒,她問:「還難過嗎?」

他搖了搖頭,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吧唧一口親在她的臉頰上,又蹭了蹭,軟軟道:「阿瑄乖乖。」

阿瑄乖乖,你就不要離開阿瑄。雖然不知道她是誰,但是他內心那麼喜歡著她的陪伴,好像有她在身邊,什麼都不用擔心了。

別人不喜歡他也沒關係,小夥伴們笑他傻子也沒關係,只要她不嫌棄就好了。

白毅國就一天天看著他變得內向起來,縮在房間里一整天都不願意出來見人,他也隱隱聽說了他被人嫌棄的事情,但是沒有辦法,小孩子的嘴就是那麼快,不經意間就傷了人的心。

兒童心理醫生說,他是自閉症,並且智商有明顯的缺陷,以後很可能生活不能自理。

白毅國心痛至極,但是對著他純潔無辜的眼神,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雖然心智始終停留在孩童時期,白瑄卻一天天長大了,金秋只覺得看走馬燈一樣,軟萌的小正太一眨眼就變成了美少年。

身姿略顯單薄纖細,但是已經無可挑剔,尤其是穿白襯衫的時候微微露出的一點點鎖骨,那溫柔靦腆地低頭一笑,金秋心都要融化了。

白瑄小時候怎麼可以那麼可愛!她現在深深後悔錯過了他最令人驚艷的時光,是的,驚艷。

長大了的白瑄雖然也一樣漂亮,但是他撒嬌賣萌的時候更像是一隻大狗,可是現在遠遠看著,就覺得少年白瑄像是一幅精緻的畫。

就算是抱著她的時候,也不是撒嬌賣萌,他像是女孩子一樣羞澀內向,抓著她的衣襟,在她頸窩裡小心翼翼地嗅了嗅,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那麼乾淨、純粹、漂亮,簡直是像琉璃做的美少年,不真實極了。

金秋要是年輕十歲,絕對會對他死心塌地,但是現在卻偏偏有一種歲月催人老的感覺,越來越像是怪阿姨在調戲小正太腫么辦?

此時天氣正熱,小白瑄去浴室洗了澡,過了會兒,探出個腦袋來,水珠滴滴答答往下流淌,他白皙的肌膚帶著瑩潤的光澤,大眼睛里霧氣蒙蒙:「秋……」他磕磕碰碰叫著她的名字,「我、我……」

「怎麼了?」金秋關切地迎上去,然後就看見他面龐上爬上了一團紅暈,捂著下面飛快又把門拉上了。

居然……害羞了?金秋不禁回憶起白瑄和她認識以來的點點滴滴,從一開始就光明正大耍流氓的小色狼居然還有害羞不好意思的時候?

果然是上蒼看她沒有見證他如此青蔥歲月所以來彌補了嗎?

過了會兒,他洗完澡,羞答答跑出來鑽進被窩裡了,看金秋不過來,他怯生生地露出腦袋:「秋……」

「怎麼了?」金秋靠在他身邊,「不開心了嗎?」

「今天,爺爺,出去玩。」他平日里不肯說話,對著金秋才算說得利索一點,卻還是磕磕碰碰的,「他們笑我,有個壞女人,脫、脫我褲子。」

脫、脫褲子?多大了竟然會脫他褲子?金秋深深震驚了。

白瑄幼小的心靈受到了傷害,難為情地把臉埋在她懷裡蹭了蹭:「他們討厭。」

好一顆纖細敏感的少年心。金秋逗他:「沒事,我最喜歡你了。」

他的眼睛頓時一亮,摟著她的脖子小聲道:「阿瑄也最喜歡你了。」

那麼萌那麼軟真的好想下手腫么破?會不會太禽獸了……金秋深深反省自己。少年的白瑄太純凈,調戲都不好下手,不然就感覺是在猥褻啊。

她突然懷念起那個會把自己脫光光鑽到她懷裡球撫摸的白瑄了。

然後她很快就知道自己錯了,因為白瑄就是白瑄,雖然年紀不一樣,某些事情上蠢萌的一如既往。

第二天醒過來,白瑄捂住睡褲,一臉驚恐:「阿瑄沒有尿褲褲。」

「……」金秋順著他手往下看,意外極了,白瑄這會兒都十五六歲了吧,居然還會尿褲子?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

她哄了半天終於讓他滿面羞紅地換下了濕掉的小褲褲,結果金秋一看就囧了……這根本不是尿褲子好嗎,這是成人禮啊。

「你昨天夢見什麼了?」她問。

白瑄迷迷糊糊地說:「忘記了。」

金秋當做沒發生過,但是暗暗注意,果然,這孩子到了知慕少艾的年紀了啊,等再過些日子白毅國請的老師教會了他男女之別以後,他看金秋的眼神都不一樣了,雖然一直在掩飾,但是和白瑄共處那麼久的金秋怎麼會看不出來他在那裡蠢蠢欲動的心呢。

但是少年時代的白瑄做不出去浴室偷她內衣的行為,而是軟萌萌地問:「為什麼秋秋有胸,我沒有呢?」

他白嫩嫩的爪子就搭在她胸口揉來揉去,摸完了不過癮,還要一臉幸福地埋進去:「好棒的。」

「因為你是男孩子。」金秋心不在焉地回答。

小白瑄眼睛一亮:「老師說,男孩子有小丁丁但是女孩子沒有。」他的手刷一下滑到下面去,直接伸到她腿間去了,「秋秋沒有誒,那你是怎麼尿尿的?」

「……」她可以不和他解釋男女生理構造的區別嗎?

他忸怩了片刻,悄悄問:「我可以親你嗎?」

多難得啊!自從她允許白瑄親近后,他那一次不是撲過來就親,何曾這樣羞澀地詢問過?但是金秋真的被他萌得心如小鹿亂跳,根本沒想太多:「可以啊。」

白瑄激動地扭了扭,閉上眼,像是許願一樣虔誠地在她嘴唇上印了下,還對她羞澀的笑,金秋默默看他一會兒,給了他一個濕噠噠的長吻,他笨拙卻香軟的舌頭歡快地卷著她的舌尖,結束的時候,他意猶未盡:「還、還要……咦。」

他伸手在褲襠里捏了捏,羞紅了臉頰:「阿瑄要尿尿。」

金秋看他捂著褲子跑去了廁所,過了會兒,他一臉奇怪地跑了回來:「尿不出來。」

這下她是真的相信在浴室里的時候他是第一次感受到那種奇妙的感覺,她不想破壞,對他招招手:「過來睡覺了。」

小白瑄乖乖聽話,趴到她的懷裡,小聲和她分析自己的秘密:「漲漲的,想摸摸。」

還那麼小,實在不忍心帶他入歧途,金秋阻止自己想入非非,把他摟到懷裡睡覺,心裡卻在哀怨,能趕緊回去就好了。

一覺醒來,就夢想成真了,作為孩子他爹的白瑄正趴在她身上一臉嬌羞:「老婆,你夢到什麼了,阿瑄親你都不醒。」

金秋怔怔看了他一會兒,突然想起來一句「大夢誰先覺」,不由失笑:「夢見你小時候了。」

「咦,阿瑄也是呢,夢見我還很小的時候老婆就在我身邊了,還和人家親親。」他木~嘛一下親在她嘴唇上,「可是老婆都不和阿瑄做別的,討厭,老婆明明喜歡阿瑄的。」

金秋撓撓他的下巴,摸摸他的臉頰,確定這就是她家蠢萌的白瑄,遂即滿意道:「來,躺好。」

白瑄乖乖躺平,金秋掐了掐他的臉,心想,在夢裡不敢做的事情,現在終於可以如願以償了……真是的,只能看不能吃實在是太折磨人了。

還是這一隻可以隨時吃掉的阿瑄最可愛了。

然後她就把他吃掉了。

作者有話要說:嗯哼~番外結束~離魂記到此為止,已經全部完結啦,謝謝一直陪伴我走下來的讀者們,你們是我最珍貴的財富

小白是我午夜夢回的時候所幻想出來的完美情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白,寂寞孤獨的時候,或許就有這麼一個看不見的男朋友一直陪伴著你呢~

唉,如果真的念千百遍就會出現的話-0-趕緊給作者一隻吧!每次寫故事都被自己筆下的男主迷得七暈八素的作者傷不起好嗎……作者也好不捨得啊腫么辦!!!我也想多寫一點啊腫么辦!!但是作者很怕劇情拖太久被人說注水啊!!所以每篇都是三十萬字考慮結尾啊!!每次我好捨不得自己的男主求破啊!!!

小白那麼萌,我都不忍心說再見啊!!!淚奔~~o(>_<)o~~

最後的最後,包養作者的專欄吧,新坑地址戳這個:言情+懸疑,青梅竹馬,坑已開,大家覺得還可以就收藏我一下吧

竹馬使用手冊

咱們新故事見吧,抹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魂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離魂記目錄 離魂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0章 當金秋遇見少年白瑄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