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銹劍釘死佛陀

第九十九章 銹劍釘死佛陀

說來奇怪,衝進熔岩的那一刻,蘇逸靈識緊閉,反而沒有絲毫灼燒之感,似乎那萬丈岩漿是本就不存在,除了滿眼火紅之外再無別的東西,蘇逸手裡牽著兮兮柔若無骨的手,神魂驅動桃木劍猛然而下。

也覺得地底走勢跌宕起伏,蘇逸兮兮一前一後,眨眼間就不知道走了多遠,飛劍走勢一滯,蘇逸念頭一動,輕身而下,雙腳踩到實處,睜眼看去,這地底竟然是一方宏大的廣場,古樸自然,似乎年代已久。

兮兮收回蜉蝣劍,親臨這裡才發現地底空間是這樣的廣闊,古樸的石磚鋪地,一盞盞幽暗的石燈漂浮在周圍,明滅不定,兮兮兩袖氣膽飛出不過數步之遠便悄然消散,她不禁輕咦一聲,手中寸許的蜉蝣劍嗡然飛起,拖出一道光亮的劍芒來,兮兮單手一指,蜉蝣劍飛出,只是片刻之後便再難前進半點,似乎受到了什麼阻隔一般,微微顫顫的折回。

兮兮氣不過,還要再試,蘇逸一把攔下她說:「沒用的,我試過,到這裡法力受到了禁錮,能夠使出原先的十之三四已經算不錯了,更別談御劍飛行的手段了。」

地底竟然有這麼一塊地方,那麼發生什麼難以預料的事也在情理之中,兮兮聞言點了點頭,倒也不多在意,倒是蘇逸眉頭深深皺起。

「怎麼了?」

蘇逸忽然說道:「為何一同下來的,那兩個老頭卻不見了蹤跡?」

兮兮聞言神色一動,轉身看了看周圍,果然沒看到兩人的蹤跡,本來是沿著同一個方向下來的,為何不見了。

「這地方有點古怪。」

蘇逸說完走了一步,腳下的石磚發出一聲輕微的響動,在這寂靜的地底聽得人一人毛骨悚然,蘇逸眉頭一皺,神色間倒也不見多少慌亂,到底是青城裡大風大浪走過,就算一具屍骨出現在腳下也不至於多吃驚,低頭看去,一塊青色的東西掉在地上。

兮兮目光投向那個東西,神色一動。

「你認識它?」蘇逸見她如此,不禁問道。

兮兮撿起那塊青色物件,仔細觀察了一下,臉色稍白,點了點?了點頭看向蘇逸,不確定道:「好像是李師父的…酒葫?」

蘇逸聞言一驚,李老前輩已經頓入陸地劍仙的仙人境界,難道在此遇到了什麼變故不成,方才兮兮也下來過,難道還有什麼她不知道的。

兮兮見蘇逸目光投來,不禁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有到地底來,師父就吩咐我上去了。」

「興許是李老劍仙遺落此處的,我們再往前走走便知。」

說不出是安慰還是什麼,蘇逸語氣里有些不確定。

既然不能御劍飛行,神魂出竅恐遭患難,蘇逸二人索性步行此處,龐大的地底廣場一眼瞧不到盡頭,蘇逸走了片刻,忽然停下腳步,抬頭看向前方。

不知何時,一座巨大的宮門出現在眼前。

不似尋常宮殿那樣的金碧輝煌,此處的宮門反而有些陰森可怕,入口黑漆漆的一片,蘇逸和兮兮對望一眼,這個地方充滿了詭異,對於陌生的東西,恐懼恐怕要多於好奇。

「既然來到這裡,那就進去吧。」

蘇逸在身邊的時候,兮兮一直懶得動腦筋,既然他拍板決定的事,照著做就是了,蘇逸走在前面,兮兮把寸許的蜉蝣握在指尖,小心觀察著周圍。

宮門大概有數丈高,奇怪的是沒有絲毫衛兵值守,也不對,若是這地底宮殿多出幾個人來值守,那才叫奇怪呢。

蘇逸腦中忽然閃過這樣奇怪的想法,被自己嚇了一跳,不知道這地底宮殿是何時建造又是和人建造的,那高闊的城樓之上,只有一個空白的牌子,並沒有註明地名。

兮兮緊隨其後,對這巨大的城牆宮門視而不見,而是走到牆角之下,彎腰蹲下,伸手抹去,放在鼻子上嗅了嗅,不禁蹙眉。

一道乾涸的血跡在地面之上,似乎已經幹了好久,在昏暗的石磚之上並不容易發看出,若非兮兮心細,斷然不能發覺。

蘇逸盯著那道血跡看了一陣,似乎深陷其中,兮兮疑惑的看了一眼陷入魔障一般的蘇逸,輕輕拉了一下他,陡然間蘇逸臉色一白,退後幾步,心有餘悸的說道:「這是什麼凶血,只看一眼就能勾人心魄。」

兮兮不明就裡,倒是看著那血跡沒有絲毫印象,蘇逸對此也感到詫異,莫非這血跡針對修士不成,可是兮兮也是劍修之人。

蘇逸沉吟一陣,再看這座城池時,入眼彷彿一座恐怖的死城一般。

桃木劍在手,一陣紅光泛出,蘇逸彈指一道法訣打出,天火縱橫,將那血跡點燃,盡數燒去,轉身對兮兮說道:「走,進去看看。」

兮兮點頭,臉上有點凝重,想來連她這樣的懶散性子也發現了不對勁。

這座城池有多大蘇逸不知道,只是城外石磚鋪地的廣場就這樣廣闊,就連城牆也是巍峨百尺,蘇逸雙手推門,已經用上搬山之術,方才將那扇重重的宮門推開些許,一陣咯吱聲傳來,彷彿經年沒開啟一樣,讓人聽得分外難受,近距離看去,才發現宮門之上雕刻著無數的飛禽走獸,有的可以分辨出種類,有的卻是全然沒有見識過的,便是那些認出來的也是上古便滅絕的,只是在後世一些志怪筆記里才有記載的。

兮兮一併合力才將整扇宮門推開,驟然間,一陣彷彿時隔久遠的氣息撲面而來,空中蕩漾著刺鼻濃郁的氣味。

蘇逸眉頭皺起,一道清風決打出,將混濁的氣息驅散,這才眯眼看去。

一條官道通往無盡的深處。

周圍是茫然一片,看不出絲毫東西來。

彷彿這宮門之後就只有這一條官道,那麼這條官道是通往何處,幽冥地獄?

轟的一聲,大門自行關閉。

蘇逸臉色有點難看,不禁想起傳聞中龍象寺地底鎮壓著一方地獄,莫非此處也是如此。

可是為何不見前面下來的人的蹤跡。

管不了那麼多,既然已經來了,便沒有退路了。

蘇逸和兮兮一前一後走在官道之上,小心戒備著周圍,好在這一路上除了安靜的可怕,沒有發生什麼意外。

在往前走去,又是一座巍峨的城牆豎立在眼前,就連同那扇宮門都一模一樣。

不同的是,蘇逸在城牆下發現的不是一灘血跡,而是一個殘破的金缽。

蘇逸拿起殘破的金缽細細打量,發現這竟然是一道法器,只是破損的厲害,加上年代久遠,靈性已經全然消失不見。

「難道是宗法和尚的金缽?可為何這般破舊,彷彿經歷無盡的光陰。」

蘇逸喃喃自語。

推開宮門,依舊是一道深不見底的官道。

蘇逸越走臉色越沉。

終於下一個城牆出現在眼前,等他抬頭看去,不禁停下腳步。

目光駭然。

城牆之上,破舊袈裟包裹的和尚竟然被一把鏽蝕的鐵劍貫胸而過,釘死在城牆之上,黑色的血流淌而下,風乾在牆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鴻蒙仙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鴻蒙仙祖目錄 鴻蒙仙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九章 銹劍釘死佛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