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六十章

60第六十章

袁飛飛的病很快就好了。

換成張平病了。

這是一個天大的奇事。因為袁飛飛同張平生活了許久,還從沒見過他生病,以至於她一開始根本沒有察覺出張平病了。

張平自己也不甚在意。

好像近四十年來,他還沒有為病痛困擾過。袁飛飛病倒,張平不眠不休地在她床邊看了三天,其實在第二天的時候,他的身體就已經感覺到些微的難過了,但那時袁飛飛還病著,他在一旁伺候她,換衣煎藥做飯事事不差,就算袁飛飛睡著休息了,他一根弦也綳得緊緊的,根本沒有空閑多想。

幾天後,袁飛飛生龍活虎地將病去了個乾淨,張平一口氣松下,身子也越發地沉重。

可他還是沒有在意。

期間袁飛飛問過他一次。

「老爺,你臉色看起來有些不好,沒吃飽么?」

張平搖頭。

袁飛飛也就沒再問了。

本來,這點小病以張平的體格來說,算不了什麼。可奈不住他因為袁飛飛的回來,心神俱擾,也不知怎麼就染上了,又在兩個人全然不在意的狀態下,慢慢嚴重了起來。

終於有一天,在吃飯的時候,張平一個噴嚏把米噴了袁飛飛一臉。他手忙腳亂地想幫她擦,袁飛飛捧著飯碗,看著張平,問了一句:「老爺,你不是病了吧。」

她一問,兩個人都愣住了。

袁飛飛把碗放到桌子上,伸出手,張平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半步,還是被袁飛飛一手捂在頭上。

「這麼熱?」袁飛飛驚訝地看著張平,「還真的病了。」

張平被她這麼一說,也反應過來,站在原地不動了。

袁飛飛來到張平身邊,握住張平的大手。

「老爺,你身子不舒服么。」

張平張張嘴,又一個噴嚏。他連忙轉過頭去。袁飛飛把他拉到床邊,道:「坐下。」

張平坐到床上。

袁飛飛思索了一會。她對病症醫理一點都不懂,想了半天,最後看著張平,道:「老爺,前幾天你給我煎的那個,還有剩么。」

張平腦袋也迷迷糊糊,他坐在床上,仰頭看了袁飛飛一眼,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袁飛飛道:「那是剩了還是沒剩?」

張平終於確切地點了點頭。

袁飛飛道:「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煎藥。」

張平擺了擺手。

【我去吧。】

比劃完他就要站起身,袁飛飛把他按回床上。

「躺著。」

張平看著袁飛飛離開屋子,盯著那半開的房門好一會,不知有何念想,自顧低頭輕笑了一聲。也聽了袁飛飛的話,躺到了床上。這一躺下,張平頓感渾身乏力,後背疼得要命。他側過身,用手敲了敲。

袁飛飛回來的時候,張平已經睡著了。

袁飛飛把葯放到一邊,自己趴在床邊上看張平。

張平的確有些顯老了,眉間和唇角的紋路越發的清晰,下巴上有淡淡的胡茬。袁飛飛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的臉上輕輕抹了抹。

張平睜開眼,袁飛飛笑了,輕聲道:「要不要喝葯。」

說著,她轉身把桌上的葯端過來,張平看了一眼就沉默了。

「……」

袁飛飛道:「你別看模樣難看,喝起來還是不錯的。」她拿手指點了點黑乎乎的一團,又道:「前幾天我喝的時候覺得沒滋味,這次我特地幫你加了點鹽巴,你嘗嘗看。」

張平:「……」

他接過碗,低頭看了一會,然後仰頭一口喝完。

味道不好形容。

袁飛飛道:「還要麼。」

張平搖了搖頭。

袁飛飛扶著他的肩膀,又把他按回床上。「那就休息吧。」

張平躺在床上,頭依舊昏沉,可剛剛的那份困意卻淡了許多。

袁飛飛留了燈,躺在張平的身邊。

慢慢的,入夜了。

那盞微弱的燈依舊亮著,淡淡的光在小屋中,顯得脆弱而溫暖。

張平側著身,袁飛飛轉頭看他的背,然後慢慢地靠過去。

她的手輕貼在張平寬闊的背脊上,感覺手下的身子動了一下。

「我還想問你睡了沒,看來沒有了……」袁飛飛把臉也慢慢靠在張平的悲傷。他的身上有一股熟悉的味道,溫熱、沉穩。

「老爺……」袁飛飛扶著張平的肩膀,低聲道:「你這樣睡好不舒服,我幫你脫了衣裳……」

張平埋著脖頸,剛要攔下袁飛飛的手,桌上的油燈燒盡,忽然滅了。

屋裡瞬間黑了下來。

張平已經抬起了的手,也不知怎麼,停在半空中。

黑暗中,一隻細膩的手握住了張平的手掌。

袁飛飛在他耳邊道:「你就這樣張著手好了,我來幫你脫……」

張平來不及收回手,領口就被袁飛飛撥開,整個肩膀都袒露了出來。袁飛飛感覺著從張平身上散發淡淡熱氣,忍不住將唇印在上面。

張平動都不敢動。

袁飛飛慢慢的把他的上衣褪下,張平的臉朝向另一邊,她看不清他的神情。

袁飛飛從後面抱住張平。

她忽然感到一種深深的寧靜。

張平的背依舊寬厚,依舊凹凸不平。

袁飛飛想著,她會有這樣的感覺,或許是因為她從很小的時候起,就開始憧憬著這一日。她永遠也忘不了第一次見到張平打鐵的時候,他赤著上身,掄起鐵鎚。

她站在他的身後,看著他的背一下一下地起伏,聽著鏗鏘刺耳的聲音,熏烤著濃烈的熱氣……除了仰望與渴求,她無從他想。

張平忽然感覺一股柔軟的濕潤的觸感貼在自己背上,在頓了一瞬后,他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

那根柔軟的小舌,就在他的背上一點一點地動著,張平的背完成一道弧線,牙關緊咬。他想回頭,他想告訴她別這樣做,他的身上臟。

可他根本動都不能動。

「我喜歡你的背……」袁飛飛用牙齒輕輕地咬了咬,低聲地說:「熱熱的、滑滑的……就像是動物一樣。」

張平不懂她所思所想,他只疑惑為何她的聲音依舊那麼平穩,而他好像只要一張嘴,就會低吼出聲。

袁飛飛一寸一寸地舔舐著,好像在品嘗世間最美味的糕點。她忘情地將自己與面前的男人融在一起,直到他背上每一塊肌膚,都含著她的味道。

她的手慢慢向前,覆在張平堅實的小腹上。不知怎麼,袁飛飛忽然笑了一聲。

「老爺,你這麼緊張做什麼……」

張平本就在病中,腦袋昏昏沉沉,加上被袁飛飛這麼一折騰,一張老臉都五色混雜,看不出模樣了。

袁飛飛的頭墊在張平的胳膊上,手一點一點向下。

張平的兩條長腿緊緊蜷著,像是想要躲避什麼。袁飛飛沒給他機會,手掌輕輕握下了。

張平終於哽咽一聲,想要掙紮起身。

袁飛飛牢牢抱著他。

「沒事老爺,沒事……」

她看著張平狼狽的模樣,忽然有些心酸。

張平活了近四十年,情愛之事卻如同赤子。七年前,張平三十一歲,在袁飛飛的狡詐哄騙下,才初次體味個中情事。可那一晚,對他來說卻只有苦痛與遺憾。

往後七年,他心中只惦念著一個人,每年每月,一人一貓一院,再難有所起意。

偶爾夢中遇見故人,難忍情意,輾轉律動,待第二日清醒,看著狼藉的床被,再看看空蕩蕩的庭院,又是滿腔難掩的寂寥。

久而久之,他開始從心底抗拒。

抗拒情,抗拒**。

可是袁飛飛的手是那麼的輕柔,她的味道從四面八方湧入他的心神,她已經不是孩子了,她與從前完全不同了。

完全不同了。

袁飛飛沒有驚擾他,而是一點一點地幫他紓解。

張平從默不作聲地忍耐,慢慢變得隨著袁飛飛的動作而呼吸,他抓緊床板,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最後的那一瞬,他幾乎被淹沒了。那份無法言喻的快感與矛盾讓他忍不住發出長長地吼聲。

聲音嘶啞不堪,但袁飛飛卻咯咯地笑出聲。

張平忽然轉過身,將袁飛飛緊緊抱住。

他沒有親吻她,沒有撫摸她,他只是緊緊地抱住她。

他的身子還在顫抖,在她的耳邊張開嘴,用那怪異地音調高高低低地不知在說些什麼。

袁飛飛抱著汗津津的張平,柔聲道:「懂的,我懂的。你慢慢講……」

他們抱在一起,很久很久。

袁飛飛對張平說:「老爺,昨天我去見了裴芸。」

張平一頓。

袁飛飛道:「我把婚事退了。」

她沒有問他,有沒有等,他也沒有告訴他。

袁飛飛與裴芸的見面,還是在那個屋子。裴芸給她泡了一壺茶,袁飛飛問他,看見她驚訝么。裴芸笑道,不驚訝。

「為何。」

「因為半月前,我就知道你回來了。」

袁飛飛看著他,裴芸長大了,可在袁飛飛的眼裡,他卻依舊是那個會因為被揚了一身土就哇哇大哭的白饅頭。

也許在聽到袁飛飛回來的消息時,他也是狂喜的。或許他也一直在期盼,她能來找他。

可半月的時間,已經說明了一切。

十幾年經商,裴芸已經磨練得喜怒不行於色,袁飛飛坐了一會,對他道:「我要走了。」

裴芸抬頭看著她,道:「如果當初……」

袁飛飛停住腳,「當初什麼。」

裴芸看著那雙細長的眼眸,終究還是搖了搖頭。

無緣終是無緣。如果當初,她先去了那座廟,先遇見他,是不是結果有所不同。但是在袁飛飛的一生中,並沒有這些如果。

能早一步,也是天意。

歲月似乎翻轉了。

袁飛飛笑著看著門縫中照進的月光,又看了看被她抱住的男人。

當年,張平的善良包容了她整個生命。而現在,則換做她,來溫柔他餘下的時光。

他雖口不能言,但在她的生命里,他不曾沉默。

他們一輩子都沒有成婚,張平無論如何,都沒有同意。他依舊覺得,這是一件違背常理的事情。袁飛飛也沒有逼迫他。

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張平才慢慢地放開自己,與她糾結纏綿。

街坊鄰居,沒有人知道他們的關係。他們只知道在南街的巷子口,有一個啞巴鐵匠。他不常出門,也鮮少與其他人交往,但他做的鐵活卻是全城最好的。

晴明細雨、溫夏冷冬,他們在發愣的午後,總是會聽見巷子裡面傳來輕輕的磨鐵聲。

那聲音太過熟悉了,十幾年如一日,融進所有人的生活。

他們還知道,這個啞巴鐵匠家裡,有一個丫鬟。那丫鬟長得很美,美得讓大家都不相信她只是一個下人。

有人在茶餘飯後猜測什麼,後來時間久了,也就不談了。

巷子里換了好幾戶人家,有一天,街口的老人忽然覺得,似乎很久沒有聽到打鐵的聲音了。他走進巷子里,來到最裡面的院落,驚奇地發現院子並沒有上鎖。

他推開院門,裡面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

院子里有一股陳舊的味道,主人家好像已經離開很久了。老人家覺得自己有些走累了,剛好看見院子里的一棵老樹下,放著兩個模樣奇怪的石墊子。他之前還從沒見過這樣的東西,就走過去,在其中一個石墊子上坐下休息。

那時剛剛入秋,天依舊有些溫熱,老人坐了一會就覺得有些困意,眼皮慢慢耷拉下來。

半睡半醒間,他看見老樹上的一片樹葉被風吹動,慢慢地落下,輕飄飄地在空中蕩來蕩去,最後落在旁邊的石墊上。

老人心想,主人家去哪了呢。

想著想著,他就睡著了。

風吹動樹葉沙沙作響,好像在笑,也好像在夢裡回答他。

——————————全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寂靜深處有人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寂靜深處有人家目錄 寂靜深處有人家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60第六十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