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面見皇上

第二十五章 面見皇上

楊太后見夏清歌果然不知情便輕笑一聲道:「你定然不知此事,這件事情只有皇上和哀家知情,在五殿下離京之時曾私下求過皇上賜婚,而賜婚的對象就是修國公府的大小姐你……」

夏清歌不由的身子一震,慕容策前去找皇上賜婚?難怪在臨行之前他會說那番話。

見夏清歌面色清冷,楊太後繼續道:「哀家對你的疼愛絕對不會少於你的母親,所以對你將來的婚事更是在意,只要你說一句話,哀家定然會幫你。」

夏清歌抬眼對上楊太后,她的眼神內帶著一抹水亮的光澤,看似真情真意,精緻的面容上更是帶著寵愛之色,夏清歌暗贊,做為已經年過六十的女人真的是看不出來,皮膚白凈緊緻,身材豐滿娥娜,不知情的話還真當她是皇上哪位妃嬪呢。

在這時候夏清歌還能讚歎楊太后的眉毛,可見這位傳奇女人的長相的確是有悖常理的年輕。

她為何非要讓她親口承認自己和慕容鈺之間的關係?她究竟抱著何種目的?無論怎樣,她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楊太后絕非真心實意想要撮合她和慕容鈺,從慕容鈺昨日的一番行為舉動便可猜測出,他和楊太后之間的談話絕對是不歡而散的,更有甚者也許這是楊太后的一個陰謀陷阱,想藉助她來捆綁住慕容鈺?此時就等著她去跳了?

想到此,夏清歌心裡稍微波動的心緒又平靜下來,微微一笑,輕聲道:「清歌並不知皇上有意指婚之事,前陣子景田候府全府慘遭滅門,清歌本是和景田候府有婚事在身之人,如今景田侯府落難,清歌想這三年之內清歌還是不易出嫁,至於皇上那邊的賜婚,清歌也會遵循皇上的意見,太後為清歌憂心,關心清歌,清歌很是感動,不過清歌和小王爺是真的沒有什麼。」

夏清歌秉持著打死不認賬的態度,楊太后眼見在繼續說下去已經沒什麼意義了,所幸轉移了話題。

「呵呵,看來真是哀家多心了,你母親就留下你這麼一個女兒,哀家是真心希望你將來能託付一位良婿,紫玉是哀家看著長大的,這孩子哀家倒是極其放心,不過可惜了,你們看樣子是無緣了。」

此時楊太后心裡一陣冷寒,原本想著試探夏清歌的心意,如果夏清歌對紫玉真的有心,她倒是不介意暫時成全兩人,夏清歌也會因此記念她的恩情,等目的達到之後,她在試圖操控夏清歌,若夏清歌成為了自己的人,紫玉那小子還能跳多遠?總之放飛的風箏有線牽引,將來他二人的方向就要由她來定了。

可如今見夏清歌矢口否認,從她的面色上看不出一點偽裝的痕迹,難道她對紫玉真的沒有情分,只是紫玉自己情根深種而已?

也或者夏清歌已經猜測到她的用意,所以故意否認,抵死不認,如果真是這樣,這個小丫頭的心思就實在是深的可怕了,而且……。想到昨晚那位身穿白衣臉帶面具的年輕男子,那一雙眼睛真的讓她有一種熟悉之感,是她多心了嗎?

「太後娘娘,大殿下、七殿下、九殿下前來請安!」秋月緩步走入涼亭溫聲通稟。

「這個時候他們三人怎麼出現在這裡?」楊太后臉上閃過訝異之色。

「回稟太後娘娘,三位殿下是剛從皇上的德勝殿過來,路過御花園見奴婢等人在此等候便猜測太後娘娘您必然在涼亭內,於是便上前來請安。」

「嗯,請他們進來吧!」

「是!」

秋月出去片刻之後,粉色紗幔外面便傳來陣陣腳步聲響,率先出現的是一抹身穿暗青色絲錦長袍的身影,此人正是大殿下慕容沖,走在他身後進來的人正是七殿下慕容逸,而最後進來的少年則是皇上最小的兒子慕容恆。

「孫兒給皇祖母請安。」三人在進入亭內后率先看到了太後身邊的夏清歌,大殿下閃過訝異,七殿下慕容逸則眼神內帶著一抹驚喜,最後是年紀不過剛剛十二歲的少年慕容恆,他則帶著一絲好奇之色,似乎在回憶這名女子的身份。

「起身吧!聽說你們三人是去了你們父皇的寢宮,可是見到他的人了?」

慕容逸率先搖頭「回稟祖母,不曾見到,父親這幾日一直閉門不出,更是吩咐了身邊的遲福公公嚴守房門,不得外人擅自進入,孫兒無奈所以原本想著前去請示祖母您老人家商議對策,不曾想偏巧在這裡遇到了。」

「呵呵,你們這些做兒子的都沒有辦法,我這個老太婆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楊太后自嘲的笑了笑。

「祖母過謙了,父皇對祖母一向恭順孝廉,若您親自前去的話,孫兒猜想父皇定然是願意見您的,如今父皇身體欠安,身體究竟如何做為兒子的我們都不甚知情,心裡著實擔憂心急如焚,如今實在是沒有了辦法才只能將唯一的希望寄托在皇祖母您這裡了。」慕容逸說的至真至切,分分秒秒都表現出一幅孝子的模範榜樣來,讓一旁的夏清歌忍不住嗤之以鼻,暗罵虛偽的偽君子,她前世難道是腦袋被狗屎塞滿的嗎?竟然會對這樣的人茶不思飯不想,真是瞎了眼了。

「七弟說的不錯,皇祖母,父皇那裡也只有您能勸說的了了,還請您移駕德聖殿看望父皇。」

「請祖母移駕德聖殿。」

三人一同懇求楊太后,而楊太后卻並未表露什麼想法,亭子內一瞬間安靜下來。

「既然你們父皇不願見你們,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如今他的病情哀家也很是擔心,不過哀家覺得硬是讓哀家以母親的身份去逼迫他見哀家實在有些強硬。」她停頓一會,含笑看向身邊的夏清歌,繼續說道:「哀家倒是有一個法子,不如讓歌兒替哀家去一趟吧。」

隨著楊太后這句話,大殿下、七殿下和九殿下則一同震驚的看了一眼安坐在楊太後身旁的夏清歌。

「夏小姐?這如何使得?」大殿下心直口快不由的脫口而出,畢竟連他們這些做兒子的都未曾見到皇上,一個官臣之女能有多大的本事?

夏清歌也露出微微驚訝之色,可很快平復了心境,楊太后這法子只不過是推脫之詞罷了,既不好薄了晚輩的請求又不想破壞了皇上的打算,於是只能在這是拉出一個人來當擋箭牌,而她就偏巧不幸的被選中了。

不過夏清歌心裡卻閃過一絲愉悅,她正準備命人悄悄潛入德聖殿一探究竟,如今機會就自己找上門來了。

見夏清歌未曾開口說話,楊太后側臉看向她道:「丫頭,你就代哀家去一趟吧,去了德聖殿就說奉了哀家的口諭,讓你代替哀家前來探望皇上。」

「是!」夏清歌輕聲應答,站起身微微福身「那歌兒就先行離去了。」

「嗯,去吧。」楊太后含笑點頭,隨即轉眼看向面前站著的慕容逸「逸兒,陪哀家去青華宮坐坐吧!」

慕容逸注視了夏清歌離去的背影一陣失神,聽到楊太后的話方才收回有些落寞的視線,沖著楊太後點頭道:「嗯,好,孫兒好久都未曾和祖母單獨聊天了呢。」

楊太后眼神內含著一抹深沉睿智的笑意,將慕容逸剛才轉變的情緒盡收眼底。

——

走在前往德聖殿的路上,巧蘭擔心的率先開口「小姐,您真的要去面見皇上?」

「自然是真的。」夏清歌緩步朝前走著,周身滿是愜意,絲毫未曾看出她原本是帶著太后的旨意前去辦事,反而像是欣賞周邊的風景一般。

「可是——。」巧蘭朝著四周巡視一圈,確定四周無人之後方才壓低聲音道:「可是您忘記老夫人的用意了?她可是讓您故意接近皇上啊,老夫人企圖將您往火坑裡推呢,若皇上真的看上了小姐您,那您和小王爺該怎麼般?」

夏清歌微微一笑,揚眉道:「怎麼辦?涼拌唄。」

「小姐,奴婢可不是給您開玩笑的。」

巧蘭氣急。

「巧蘭,你看本小姐像是給你開玩笑的樣子嗎?我今日去見皇上不是正好讓祖母知道,我是多麼聽她的話,甘願主動去接近皇上,多好的事情。」夏清歌轉過臉十分認真的直視巧蘭,後者額頭一排烏鴉飛過,她真是佩服自家小姐的思維,雖然她知道小姐自然不會真的有心心將來進宮成為皇上的女人,不過她很多時候的想法都讓她摸不著頭腦。

見夏清歌毫無急迫感,巧蘭不免也寬心不少,小姐向來不做沒把握的事情,心裡寬心后巧蘭不免打趣道「若是讓小王爺聽到您這番言論定然又會陰沉著臉的。」以小王爺對自家小姐的在乎成都和佔有慾,她覺得這個可能是肯定的。

夏清歌聳了聳肩,一臉的無所謂模樣「他黑臉的次數太多了,多這一件不多少這一件不少。」

巧蘭無語,木槿則忍不住輕笑一聲,閉口不介入這個話題。

三人一路走來,大約小半個時辰左右方才晃悠著來到了一座巍峨氣派的宮殿面前,匾額上龍飛鳳舞的寫著「德聖殿」三個燙金大字。

看到這三個字,夏清歌不免感嘆,半年前她和慕容箐悠在御花園爭執,還是這三個字讓她免去了一陣鞭子,如今不過半年之久,竟也有些物是人非之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毒妃,廢物大小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醫毒妃,廢物大小姐目錄 神醫毒妃,廢物大小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面見皇上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