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五十三章

53第五十三章

董寶林見到坐在前面一直漫不經心的喝著茶的悅貴嬪終於將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身邊,心裡的得意陡然一深。任憑你如何清高,如何的還不將我放在眼裡,現在還不是沒有我知道的多?還要靠我才能知道自己為什麼被陷害了?

殷如雪定定的看了董寶林許久,直到董寶林撐不住自己臉上的笑,表情越來越僵了,才不緊不慢的掀了嘴皮。

「董寶林這是何意?」

董寶林心中雖然對這悅貴嬪看上去淡定的表情極為惱火,但是在宮裡待得久了,面上功夫倒是做得好。雖然臉上表情僵硬了一會,但是很快就調整了過來。

「妹妹也是無意之中知道這件事的。」

殷如雪這回倒是不吝嗇語言了,饒有興趣的問了董寶林。

「那董寶林怎麼會想著和本嬪說這件事呢?」

董寶林的臉一僵,隨即回答,還將手中的帕子似真似假的放在眼角上拭了一拭。

「妹妹這不也是想起了劉姐姐嘛。若這件事不是劉姐姐做得,那劉姐姐不是平白無故的受了罪嘛?」

語氣里三分傷感,七分做戲。殷如雪心裡倒是好笑極了。

當初挺身出來指證劉才人的是你,現在出來說她無辜的也是你,你這是打得哪門子的算盤?

如雪心裡這麼想,但卻並沒有直接說出來,只似笑非笑的反問了董寶林一句:「那董寶林是想怎樣?」

董寶林迅速的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妹妹不過是想著,姐姐現在可是皇上最最寵愛的妃子了,在皇上的面前也是說得上話的。妹妹同姐姐講了,姐姐的心地好,想必姐姐也是會為劉姐姐說說話,在皇上面前求求情的。更何況這件事還曾牽扯到姐姐您呀。」

殷如雪沒說話,董寶林以為它默認了這件事,就將安修媛差點小產的那件事的首尾從頭到尾給講了一遍。

事情一講清楚,董寶林也不在昭月宮裡多待,就提出告退了。

董寶林走後,殷如雪坐在座位上若有所思。

這後宮的女人可當真是厲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什麼三十六計玩的可是團團轉,真叫她說,恐怕這些女人到了現代的商場上,可都能做個佔了半邊天的女強人。

心計,手腕,城府樣樣不缺。

照董寶林的話來看是安修媛自編自演了一出摔跤計,將這事還牽扯到了自己的身上。最後沒想到竟然還拉出一個倒霉的劉才人,做了這事的替死鬼。

但殷如雪倒是不這麼想,覺得這事並沒有董寶林說的這麼簡單。

依她看來,倒是有人指使了劉才人,想害安修媛小產,但是安修媛技高一籌,識破了。但就是不知道安修媛為什麼會將這事扯到自己身上了。不過這安修媛究竟是為了什麼,竟然還捨去了一個貼身大宮女?

永夜帝踏著暮色而來,見到了就是這副美人端坐正殿,眉間透露一抹清愁,神色若有所思的樣子。

永夜帝上前握住了如雪的手,感覺到手心的得溫度有點涼,皺了皺眉。

「在想什麼?這麼出神。」

「香草,你也不知道勸勸你家娘娘,秋日裡寒氣重的很。」

香草跪下請罪。

如雪卻看向了永夜帝,眼睛真誠,語氣調皮。

「皇上,不關香草的事。都是我自己想事情想過了頭。」

永夜帝這才饒過香草。

「回內室吧,你的手如此冰涼。」

如雪順從點頭。

回到內室,永夜帝讓宮女給如雪加了件衣服,兩個人這才一起挨在鋪的舒舒服服的榻上坐了。

永夜帝將一杯溫度恰好的茶端給了如雪,如雪雙手握緊溫暖的茶杯,愜意的喟嘆了一句。

「剛才在想什麼?」永夜帝故話重提。

「剛才董寶林來了。」殷如雪答非所問的回了一句。

永夜帝也不急,順著如雪的話題問了下去:

「她來說了什麼?」

「提了一件很久以前的事。」

「哦?」

「是有關於安修媛上次差點小產的事兒。」如雪語氣認真。

永夜帝這才上了心,語氣里滿是興味:「她是怎麼說的?」

「她說,這件事不關劉才人的事兒,是安修媛自己做得事。」殷如雪的語氣里滿是疑惑。

永夜帝一沉吟,懂了大半。

這董寶林恐怕同劉才人都是皇后的人吧。安修媛這一招,不但拉宮中最受寵的如雪下了水,還讓皇后損失了一枚棋子,更妙的就是讓淑妃同皇后兩人之間生了嫌隙。

這安修媛的心計可真不淺,不對,恐怕這其中還少不了德妃的「功勞」吧。

永夜帝一抬頭,就發現如雪正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自己。

永夜帝失笑,「怎麼,想知道?」

如雪心裡好奇,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見永夜帝說這話,正合了自己心下想的。忙忙的點了點頭。

永夜帝默默如雪的青絲,調笑道:「那朕告訴你有什麼好處嗎?」

「好處?」殷如雪先是沒反應過來,重複了永夜帝說的話。

「對啊,沒好處的事朕怎麼會幹呢?」永夜帝聲音戲謔。

如雪眼睛一轉,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揚了聲沖邊上喊道:「月牙,去,叫小廚房做昨天的那樣點心來。」

永夜帝也是一怔:「點心?」

殷如雪又扭過頭來,像是在解釋。

「對啊,皇上。這就是我給你的好處了呀。昨日小廚房呈上來一碟點心,可好吃了。對了,就叫玫瑰松子糕,像極了玫瑰花的香味兒。」

永夜帝聽到「玫瑰花的香味兒」,眼色陡然一深。

「那朕真的要好好聞聞了。」永夜帝意有所指。

殷如雪一無所知,還想著月牙怎麼拿個點心拿了這麼久還不回來,正要叫個人去催催的時候。卻發現辛荃領著內室里伺候的宮女兒們都退下了。

「咦,皇……」剩下的話已然被永夜帝給吞了進去。

永夜帝已經好久沒碰如雪的身子了,此刻沾到一丁兒點如雪的氣息,熟悉、懷念等情愫就噴涌而出。特別是此刻如雪的身上還散發出一種若有若無的玫瑰清香,永夜帝下腹更是一緊。

永夜帝的手在如雪光滑如玉的身體上輕撫,動作輕柔,卻仍然激起了如雪微微的顫抖。

「真是敏感的小東西。」永夜帝輕咬著如雪小巧的耳垂,帶著情、欲的聲音略略沙啞。

如雪微微扭動自己的頭,好像是被耳邊的熱氣燙到了似的。

永夜帝輕笑,手探到了如雪胸前的兩團柔軟。

「朕摸著似乎是好像大了些。」

如雪羞紅了雙頰,玉手好像就要去掩住似的。

永夜帝手快,抓住了如雪的兩隻手,並且將它們放在了自己的腰上。

「好好抓住。」永夜帝語氣曖昧。

如雪聽話,雙手牢牢環住永夜帝的腰。

永夜帝聲音愉悅:「真乖。」

話落,永夜帝的手已經伸到了那片神秘的芳草叢生的秘谷了。

「流水潺潺,溫暖濕潤,真是個好地方。」永夜帝聲音低啞。

「皇上。」殷如雪聲音嬌嗔。懷孕的身子敏感的不得了,其實她自己早也動了情。

永夜帝聽了美人這副恍若黃鶯鳥一般的清啼,下腹更是像燃了一團火似的,又熱又、硬。

只是永夜帝還有所顧忌。

「孩子……」

這回倒是輪到永夜帝的話被被如雪細碎的吻吞下了。

「不要緊,只是皇上的動作可要輕些。」如雪媚眼如絲。

永夜帝起身,一個攔腰抱起了榻上的如雪。一邊走向內室里的那張步搖床,一邊承諾:「朕保證。」

不知是不是錯覺,如雪竟然從永夜帝的話里聽出了一絲的深情。如雪有些自嘲,不是都說男人的情話在床上是最不值錢的,最不讓人相信的嘛。

永夜帝將如雪放在步搖床上,卻發現床上的小女人竟然出了神。

永夜帝重重在如雪的脖頸上吮了一下。

如雪感覺到脖子上有些痒痒痛痛的,回過神來,看到永夜帝滿帶情、欲的雙眼,雙手慢慢的環上了永夜帝的脖子。

永夜帝感覺到身下人熱情無聲的邀請后,忍耐著慢慢的將自己放入了她柔軟的體內,開始慢慢抽、插起來。

永夜帝舒服的想要喟嘆,如雪的身體上也得到了滿足,但心裡卻不知道是什麼滋味。想到最後,感受著身上人的熱度,索性就不想了,罷了,走一步算一步,何必想這麼多。還是洒脫點,享受現在好了。

如雪這麼一想,更加投入這場情、事。

永夜帝體力好,兩個人折騰了好一會兒才完事。事後,永夜帝輕輕拍著如雪的背,臉上滿是滿足。說實話,今日的這場情、事,著實讓他體會到了另一種美好。

一種呵護別人的美好,小心翼翼的美好。雖然這樣的姿勢很消耗他的體力,但到了的時候卻是意外的美好。就像是自己大費周章做事,最後終於成功的感覺。

如雪則是在一邊昏昏欲睡,臨了,快入睡的時候,腦海中還盤旋著一個想法:把我當作點心吃掉了,竟然還沒告訴我真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系統)寵妃人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系統)寵妃人生目錄 (系統)寵妃人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53第五十三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