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挨揍的來啦

第65章 挨揍的來啦

產房內,伴隨今夏聲嘶力竭的最後一聲喊叫,中氣十足的啼哭終於響起,醫生剪斷臍帶,托著那個渾身黏糊糊,粉嘟嘟,又皺巴巴的嬰兒,說道:「恭喜,是個男孩兒。」

今夏躺在床上喘著粗氣,滿頭是汗,順產的疼痛讓她精疲力盡,陸川陪在一旁,雙手握住她的柔荑,放至唇邊親吻,哽咽:「寶貝,我發誓以後再也不讓你受這種罪了。」他堅持陪產,之前也有耳聞生孩子很疼,但沒有親眼所見,無法感受那種震撼的痛楚。

護士將清理乾淨的小傢伙仔細包好,送到今夏懷裡,他小臉皺著,安穩地睡了,小拳頭胖乎乎的,像個饅頭,今夏望著他笑:「果然長得像爸爸。」

陸川摸摸孩子的頭,心中百感交集,嘴上卻說:「臉皺成這樣,哪裡看出長得像我?」

今夏也不和他爭,只是笑笑,就是像他,她看得出。

「讓我抱抱?」

今夏將孩子交給他,叮囑:「扶著頭。」

陸川接過來,一手穩穩托著孩子身體,一手扶住他柔軟的脖子和頭,像捧著一件嬌嫩易碎的瓷器,這胖小子明明也有八斤,為何到他手上,感覺好輕,好小,像會壞掉一樣,他屏住呼吸,仔細看手中的肉球,稀稀疏疏的胎毛,皮膚紅撲撲的有些發皺,小嘴抿著,下巴像只小核桃。

這就是他和小夏的孩子。

他喉頭一緊,有些想哭。

產房外,陸章遠聽見孩子的啼哭之後,像頭暴躁的獅子,背著手來回地走來走去,嘴裡反覆念叨:「怎麼還不出來,怎麼還不出來!」

陸宋瑞聞也是焦急地翹首期盼,他們接到兒子電話就立馬趕來了,還好生產的時間不算太長。

不久後有護士出來報了個信兒,說是個兒子,母子平安,給陸章遠激動壞了,一張老臉笑得跟個爛桃似的,陸宋瑞聞一下就哭了,不住地抹淚,害得陸章遠一頓好勸。

今夏隨後被護士推出產房,二老一下就圍了上來,陸宋瑞聞安慰她:「辛苦了,好好休息,其他的事不用操心,有我們。」

今夏點頭,將孩子微微抱起來一點,陸宋瑞聞穩穩地接過,一看就喜笑顏開:「哎喲這小模樣兒,跟川兒小時候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陸章遠在旁邊探著頭看,眼角眉梢那叫一個柔和,抖落了一身威嚴,只剩大把的慈愛:「老太婆,讓我也抱抱。」

陸宋瑞聞白他一眼,背過身去,擋住他的視線:「得了吧,你又不知道輕重,別抱壞我孫子。」

陸章遠繞到妻子跟前,急道:「我保證輕手輕腳還不行嗎?」然後又對著寶寶笑:「乖孫子,來,讓爺爺抱抱。」

陸宋瑞聞再次背過身去,撇嘴道:「你等會兒,我還沒抱夠呢,咱得講個先來後到不是?」

「……」陸章遠哪好意思跟妻子搶,就只能眼巴巴地站在一旁,干著急,等什麼時候妻子抱夠了,才輪得到他。

陸川則陪今夏回房,在醫院住了三日,他們便帶著寶寶回家,家裡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等著這小祖宗降臨。

小祖宗名符其實,喜歡在半夜哇哇大哭,可勁兒折騰,弄得今夏和陸川手足無措,以為他要吃奶吧,今夏餵給他,他又吐出來,看得陸川十分火大,老子想吃都吃不到,給你小子喂進嘴裡了,你竟敢給我吐出來!

以為他尿尿了吧,陸川給他尿不濕拉開,裡面乾的,這又不餓又沒尿濕,為啥一直哭?

月嫂說小孩子就是這樣,要他抱著哄哄,陸川只得依言抱起來,輕輕拍著小傢伙的後背,來回地左右晃動,小傢伙大概對搖晃感到新奇,漸漸地收了聲,睜著兩個烏溜溜的大眼睛望著陸川,陸川見他安靜下來,滿意地笑了:「這才是我的乖兒子。」

可惜這個左右晃動的方法只見效了幾個晚上,陸川經常是眼下帶著淡青色就去上班了,自從自己當爹以後,他才深深地體會到為人父母的不易。

好不容易把陸晨睿拉扯到一歲多,小子會叫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了,模樣兒乖得那叫一個招人疼,陸章遠有時抱著他就不想撒手,一個勁兒地讓他叫爺爺。

有次陸川和今夏去附近辦點事兒,把陸晨睿留給陸章遠照看,陸章遠自然是求之不得,拿著各種小玩具逗陸晨睿笑,可是小祖宗茫然地張著大眼睛,一點都沒領會到爺爺的意圖,只是無辜地望著他。

陸章遠想起陸川小時候特別喜歡騎大馬,每次坐在他脖子上都會咯咯大笑,於是也照著當年那樣,將陸晨睿抱起來架在他肩上,兩隻手抓住他肉嘟嘟的兩個小爪子,陸晨睿視線一下子升高了不少,好奇地環顧四周,陸章遠邁開步子走動,他就咧開小嘴笑起來,跟他爹以前一個德性。

兩爺孫玩了會兒騎大馬,玩夠了陸章遠把他放下來,陸晨睿走路已經走得很好,還會顫著兩條小腿兒快走了,陸章遠瞅著屋裡沒別人,乾脆趴在客廳地板上,作出老虎的樣子,一步一步朝陸晨睿逼近,陸晨睿見狀,咯吱咯吱地笑著往前躲,邊躲邊回頭看爺爺,口水都笑出來了。

今夏他們回來時,就看見堂堂的司令大人,在他們家地板上爬得不亦樂乎,還拿頭去頂陸晨睿鼓鼓的小肚皮,都暗自好笑,這要是讓別人看見,司令威嚴何存。

聽見門口響動,陸章遠回頭一看,陸川兩口子杵門口呢,臉立刻僵了,馬上從地上爬起來,整了整衣服,乾咳一聲:「回來怎麼也不說一聲。」

陸川強忍著笑:「爸,我看您玩得正高興,就沒好意思打擾您。」

陸章遠綳著臉:「既然你們回來了,那我走了。」

今夏勸道:「爸,吃了飯再走吧,現在快到飯點兒了。」

「不吃了。」陸章遠換好鞋,便推門離開,今夏捅陸川:「你怎麼也不勸勸爸?」

陸川暗笑:「爸這是被我們撞見,不好意思呢,你就讓他去吧。」

-

陸晨睿三歲以後,男孩子調皮的天性就完全顯露了,每天在家裡爬上翻下,東鼓搗一下西鼓搗一下,沒個消停,尤其是在吃飯時,讓今夏最為頭疼。

他們專門給陸晨睿買了個兒童座椅,讓他坐在飯桌邊和大人一起吃,年三十那天晚上,爺爺奶奶來了,外公和曾祖母也來了,一家人和和氣氣地圍在一起團年,陸晨睿人來瘋,一見這麼多人,就興奮地上躥下跳,今夏把他抱進兒童座椅,準備開飯,他死活要爬出來:「媽媽,我要玩。」

今夏知道這孩子油鹽不進,只好板起臉:「不準玩,現在要吃飯了,等吃過飯,讓你爸帶你去放煙花。」

陸晨睿一聽有焰火放,稍微配合了點,今夏給他盛了小碗米飯,拌了些蔬菜和肉,給他放在面前:「乖,吃慢一點。」

陸晨睿撅著小嘴:「媽媽喂。」

今夏知道他這是耍性子呢,平時自己會吃,現在倒要人喂:「媽媽也要吃飯,沒有多餘的手喂你,你自己吃。」

陸晨睿又撅著小嘴看陸川:「爸爸喂。」

陸川摸摸他的小腦袋:「乖,聽媽的話,自己好好吃,吃完爸爸有獎勵。」

陸晨睿一聽有獎勵,就乖乖地拿起自己的小勺,舀起米飯往嘴裡送,今夏他們這才動起筷子來,還沒吃幾口,陸晨睿就指著她杯子喊:「媽媽,我要喝水水。」

今夏杯里裝的可樂,她平時避免這些飲料出現在家裡,對小孩牙齒不好:「睿睿,這是大人喝的,你不能喝。」

陸晨睿又看陸川:「爸爸,我要喝水水。」

陸川給他盛了碗雞湯:「小孩子只能喝這個。」

陸晨睿這下不幹了,使出殺手鐧,兩個小蹄子一蹬,哇哇大哭起來,今夏和陸川都商量好的,絕不因為他大哭就被威脅,所以沒理會他,幾個老的是如坐針氈,這心疼孫子呀,但是又不好貿然開口,最後是陸章遠先綳不住了:「就讓他喝點兒吧,又沒什麼大不了。」

今夏和陸川這廂還沒發話,陸晨睿就嚎起來:「爺爺,爺爺,我要喝水水!」

這哭得讓陸章遠那叫一個心疼哦,趕緊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端著可樂走到陸晨睿的專座前:「來,爺爺喂你。」

陸晨睿這才止住哭泣,就著杯口喝了一點,消停了,自己埋頭吃飯,陸章遠回到自己座位前:「看,給他喝不就不哭了,這麼簡單的事兒。」

今夏看了陸川一眼,陸川搖頭,微微嘆氣,沒想到在育兒的征途上,在座的這些人里,革命意志最薄弱的,竟然是平時最威嚴的那個。

陸晨睿馬馬虎虎地吃了幾口飯,便扔下小勺:「爺爺,爺爺,我要玩。」

陸川說:「你飯還沒吃完。」

陸晨睿忽視他爸的話,仍舊喊著:「爺爺,爺爺,我要玩嘛。」

陸章遠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把飯吃了才能玩。」

陸晨睿小嘴一癟,又哭起來,陸章遠趕緊顛兒顛兒地跑過來:「爺爺喂你吃好不好?」

陸晨睿搖頭,小臉哭得稀里嘩啦:「爺爺,我不想吃了,我想去玩。」

陸章遠左右為難,糾結半天說:「那你先玩一會兒,待會兒再回來吃飯,好不好?」

陸晨睿吸著鼻子點頭,陸章遠把他從座椅里抱出來,他便得瑟著兩條小腿兒去找玩具了,這一去就再沒回來吃飯。

陸宋瑞聞笑道:「得,老陸,你這是弱點全暴露給敵人了,不戰而敗啊。」

陸川也說:「爸,你難道不知道小孩子最會挑軟柿子捏嗎?在座這麼多人,他怎麼不喊別人,就喊爺爺啊?」

陸章遠被嗆得啞口無言,片刻后眉毛一揚眼睛一瞪:「他是我孫子,我就寵著他咋地!」

-

陸司令溺愛孫子是出了名,沒有底線沒有原則沒有節操,有回陸晨睿學滑旱冰,自己不小心翻到路邊花壇里,臉蹭了一下,腫了一塊兒,陸老爺子知道以後,氣得大發雷霆,吹鬍子瞪眼地要崩了那教練,監管不力!

陸晨睿六歲那個秋天,陸章遠又給他接軍區來玩兒,陸宋瑞聞也搬到軍區他們原來的首長樓,方便照顧孫子。軍區大院兒里小孩子多,陸晨睿很快就跟人混熟了,並成了孩子王。

他們院牆邊種了柿子樹,現在正結滿了柿子,一個個沉甸甸地掛在樹梢頭,看起來飽滿多汁,鮮美誘人。

一根竹竿子從牆外頭伸了上來,打落結在外邊兒的柿子,牆裡的一小毛孩看見了,立即向陸晨睿跑去:「報告司令,有敵軍來竊取咱革命果實了!」

陸晨睿小手一揮:「沈政委,跟我前去視察。」

於是幾個小孩嘰嘰喳喳地就朝院牆外去了,打柿子的也是一幫小孩,隔壁院兒的,兩伙人一打照面,都咋呼起來,陸晨睿喊:「哪個山頭的,報上名來!」

對方為首的男孩上下掃了陸晨睿一眼,側頭問道:「這誰啊?沒見過。」

身旁一個小不點有些畏縮地回道:「白參謀長,這就是那一號車。」

白參謀長鼻孔里哼了聲:「最看不慣仗著老子的名號在外面混的,揍他!」

兩幫小孩就這樣打了起來,守院門的警衛見了,趕緊過來勸架,可是這幫祖宗他們誰都得罪不起,只能硬把人都拉開,一句話不敢罵。

陸晨睿擦著鼻子,對為首那個喊:「你給我記好了,小爺叫陸晨睿,要報仇隨時歡迎!」喊完對著自己那幫兄弟道:「行了行了,都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他自己回首長樓,臉上的傷爺爺奶奶一眼就看出來了,陸章遠怒道:「這誰打的?!誰敢打我孫子?反了還!」

陸晨睿無所謂地聳肩:「隔壁院兒一小屁孩。」

陸章遠一聽是小孩子干架,氣就消了些,他一做長輩的,也不能欺負人孩子,又吼陸晨睿:「你怎麼能跑去打架呢?!信不信我告訴你媽。」

陸晨睿趕緊撲上去,抱著陸章遠肚子:「爺爺,求你了,你別告訴我媽,她可恐怖了,連我爸都怕她,不敢不聽話。」

「知道你媽恐怖下次就給我乖一點,不然爺爺也保不了你。」

陸晨睿連連點頭,只要不被媽發現他打了架,他怎樣都行。與此同時,千里之外的馬爾地夫,今夏在烈日下連續打了兩個大噴嚏,她吸吸鼻子,疑惑道:「一想二罵三惦記,兩個噴嚏,有人罵我。」

陸川拉著她手,走在沙灘上:「有誰敢罵你。」

「該不會是睿睿又幹了啥壞事,背後說我呢。」

陸川停下腳步,扳過她的臉,嚴肅道:「我們在過二人世界,不要去想別的,專心點兒。」

今夏笑著嗔他:「都老夫老妻了,還玩這些花樣。」說著又有些失落:「時間過得可真快,轉眼我都老了。」

陸川低頭吻了她一下:「傻瓜,你一點都不老,在我眼裡,你最好看。」

今夏抬眼,對上他深沉的眸子,含著一如從前的堅定,他已年近四十,歲月對他還算留情,但多少刻下了些痕迹,所幸的是,至少那些改變都發生在他們的容貌。

她環上他的頸項,滿目深情:「老公,我愛你。」

他吻上她:「我也愛你。」

歲月,請你緩緩來,讓我們慢慢老。

(番外完)

作者有話要說:這是最後一個番外,整篇文就到這裡了,真誠地給大家鞠躬致謝。

期待我們在下一篇還能相見。

我打算先寫沈醫生的故事,向主席的人設初稿不是十分討喜,所以想先放一放,其實我偏愛寫的,都是冷題材,但是我又很庸俗地,會受文章數據的影響,o(︶︿︶)o不過放心,兩個故事一定都會寫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據為己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據為己有目錄 據為己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章 挨揍的來啦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