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弱冠驚喜

第二十章 弱冠驚喜

感覺到嘴唇上傳來的溫熱氣息,夏清歌嘴角微勾,伸手環住他的脖頸,迎合著他的動作。

這一吻漸漸加深,輾轉反側,兩人皆是緊閉著眼睛,慕容鈺雙手環在她的腰間,氣息攀升,喘息連連,他的手順著夏清歌纖細的腰身滑入了她的衣襟之內,心裡最後的一絲防線也瞬間崩塌。

胸前感覺到一隻溫熱的手,夏清歌的意識瞬間清醒,猛地睜開眼看著面前已經熾熱到沸騰的男子。

「等一下!」夏清歌移開他的唇,低著他的額輕聲阻止。

慕容鈺知道她定然是另有目的,可此時箭在弦上的感覺對於男人來說實在是煎熬,微微輕喘,他將自己的臉緊貼在她的頸間,帶著曖昧沙啞的聲音「清歌,有時候我真恨和你相遇的不是時候。」

夏清歌知道他話語里的含義「還有兩年及笄,你就在忍忍吧!」她順勢想要脫離他的懷抱,可慕容鈺卻在她預起身時抱緊了她。

「讓我抱會你。」

「不想要驚喜了?」夏清歌挑眉詢問。

慕容鈺嘆息「除了你我什麼都不想要,知道你有意捉弄卻還傻傻的上當。」

「呵呵,讓你在氣我,如今你怕是真的會被自己點燃的火燒死。」

「你點燃的自然要你來滅火。」慕容鈺說罷,抬手猛地將夏清歌抱起,腳步舒緩,一步步走向床上。

夏清歌見他如此動作,拉扯住他的衣領道:「你來真的?」

「你當假的?」慕容鈺將她放在床上,隨即俯身壓在她的身上,深深的注視著她的雙眼。

夏清歌有些心虛,她的確是當假的在逗弄他。

兩人的肌膚完全貼合在一起,夏清歌又只著了一件單薄的藍色紗裙,慕容鈺壓在她的身上能清楚的感覺到身下傳來的柔軟芳香。

本就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在加上面前的女子是自己深愛之人,慕容鈺原本只是懲罰夏清歌的心態變了味道。

夏清歌透過那一雙清澈的瞬子看到了急速升起的一抹暗火,心知他沒有開玩笑的意思,身體不自覺的想要挪動一下,沉寂推開她,可她忘記了,男人在這關鍵時刻是不能被任何無意的挑撥。

慕容鈺臉色微微泛起一抹暗紅,嘴唇抿緊一些,低聲嘶吼,聲音也壓低了不少「歌兒,我想親你。」

夏清歌在聽到慕容鈺這句毫不扭捏的**時,身體輕顫,心裡也開始泛起了思索,她似乎很喜歡被他這麼緊緊的抱著,更習慣了他的擁吻和身上散發的熟悉味道。

正在她胡亂在腦子裡瞎想時,慕容鈺毫不思索的吻了上去,這一次不比剛才那般兇猛卻並未如蜻蜓點水般溫柔似水,帶著深深的眷戀和渴望,帶著滿心的愉悅和激動,唇與唇緊緊碰觸,舌與舌密密糾纏,夏清歌被他這般強勢卻溫柔,溫柔卻不容拒絕的吻失了方向,失了心智,本能的伸手摟住他的脖頸,身子前傾,瘦弱的身體帶著回應與之緊緊糾纏。

淺藍色的水袖劃出一道美麗的弧度垂落,露出裡面一雙如玉的手臂,在燭光搖曳之下帶著通透白凈的光澤。

慕容鈺眼神內泛著深色的光,呼吸漸漸凌亂,他懷裡的夏清歌也好不到哪裡,長時間的親吻導致呼吸不穩,身子更是被對方滾燙熾熱的身體所燃燒包圍,氣溫在紫色紗帳之內不斷攀升。

慕容鈺吻得深沉眷戀,身體內的渴望更多,不再甘於就這麼吻下去,禁錮在失控邊緣的意識被懷裡的溫軟身體所迷惑的失了自製,慕容鈺摟在夏清歌腰間的手不安分的透過單薄的藍色紗裙滑入了衣服裡面。

夏清歌感覺到胸前一陣滾燙的熱,身體緊繃顫慄,想要後退卻被對方另外一隻手摟的更緊,夏清歌緩緩喘息,聲音不由自主的發出細小的聲吟。

這一道溫軟清悅的聲音猶如一劑猛葯,瞬間勾起了身上男子的原始本能,夏清歌能清楚的感覺到他身體出現的反映。

「歌兒,睜開眼睛!」慕容鈺帶著極致幻惑的聲音縈繞在夏清歌的耳畔,她微微睜開眼睛,一雙如水的瞬子此時更顯晶亮無比,烏黑秀麗的長發平鋪在枕頭之上,纖長的脖頸和半隱半露的香肩無不引誘著慕容鈺的視線。

清潤的瞬子內滿是深不見底的旋窩,如玉的身體泛起點點紅暈,熾熱的彷彿要炸開一般。

「歌兒,我想要你,很想。」他慕容鈺雖不認為自己是什麼聖人,但這些年清心寡欲倒是事實,這京城內長相秀麗,嬌艷美貌的他不少見,可真正能讓他提起興趣的卻只有懷裡的小丫頭,這樣的她讓他為之瘋狂,欲罷不能。

夏清歌水亮的眼睛內還帶著一抹激情后的迷濛慵懶,原本就紅潤的嘴唇被慕容鈺深吻后更顯紅艷,與白皙透徹的肌膚相稱,散發著無盡的優柔嫵媚。

慕容鈺再次壓低身子,緊緊的貼合在她的身上,彷彿在經歷煎熬又讓他忍不住想要繼續更多的掙扎當中,臉頰深埋在夏清歌的脖頸,右手熟練的一勾,夏清歌身上那件被他穿戴上的藍色水裙被他輕柔的解開絲帶,原本就衣袋半解的衣衫此時整個的敞開,夏清歌感覺上身一涼,迷失在他帶來的陣陣顫慄中的意識有了一些清醒,心裡有個聲音在提醒她,此時該喊停了。

可身體卻出賣了靈魂,在他的撫摸下升起了眷戀。

感覺到胸口的溫熱按壓,夏清歌緊咬嘴唇,想要控制自己脫口而出的聲音,慕容鈺更是痴迷的在她的胸口徘徊,屋內春心蕩漾,激情高沸,紅燭搖曳、秋風微微,勾起了衣服痴纏如畫的美卷,男子容顏絕世,女子淡雅絕倫。一對璧人本就該成天地之和,陰陽相諧。

可就在此時,門外一道聲音道破了一切美好的幻想!

——我是事實的分割線——

「小姐,您在廚房內做的糕點已經出爐了,可是要端進來?」巧蘭和木槿站在門外,手中提著一個食盒,等待著夏清歌的吩咐。

屋內兩人身體都是一震,夏清歌遊走在神外的意識瞬間清醒,睜眼看向身上的慕容鈺,他此時卻一臉冰霜的看向門外。

夏清歌心裡突然有一種大笑的衝動,男人在這種情況下被打擾似乎都會十分惱羞成怒,連一向在世人眼中淡然到如聖人一般的慕容鈺也不例外,事實證明男人果真是用下半身思考問題的。

「你笑什麼?」慕容鈺語氣不善的質問。

「我在笑你的驚喜來了。」夏清歌一語雙關。

「什麼驚喜?是驚悚還差不多。」嘆息一聲。

「事實證明,連老天爺都在告訴你時機不到。」夏清歌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慕容鈺繃緊的臉色也緩和不少,今日的確是有些把持不住,可是他心裡還是很清楚,如今歌兒才十三歲,的確不適合過早行房事,他也是想痴纏一會兒罷了,真到了最後一步,他只怕也會生生的忍下來。

身體的反映慢慢恢復正常,他方才從夏清歌的身上起身,夏清歌也立刻坐起身穿鞋下床,兩人簡單的整理了一番儀容,夏清歌方才對著門口道:「進來吧!」

巧蘭和木槿在屋外等候片刻,心中忐忑,如今她二人不會做錯事情了吧。

推門而入,兩人皆是抬頭瞄了一眼慕容鈺的臉色,果然見對方一臉的冰寒之氣,心裡暗嘆,她們果然來的不是時候。

兩人朝著夏清歌和慕容鈺行禮之後,將食盒擺放在桌子上,立刻又識趣的退了下去。

「這就是你給我的驚喜?」慕容鈺抬眼掃向食盒,帶著一抹壓抑不住的失望,他還是更喜歡剛才那種驚喜,清歌這丫頭不知道,剛才她有多麼嬌美。

夏清歌走到桌子前坐下,慕容鈺也隨著她走來。

「嗯,打開看看!」

慕容鈺微微挑眉,心裡升起一絲期待,伸手將食盒打開,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圓形的糕點,形狀十分奇怪,但是顏色卻很是鮮艷漂亮,打開食盒之際,從食盒內還散發著水果的清香。

「蛋糕?」在打開食盒之前,他已經猜到了**分,可真的看到所為的蛋糕后,他的眼睛內還是閃過了驚艷。

「嗯,你今日二十生辰,又是弱冠之禮,自然要許三個願望才是,來吧,坐下來點上蠟燭許願。」

她伸手拉過慕容鈺坐在自己身旁,她則將提前預定好的小根蠟燭插在蛋糕上,將蛋糕擺在慕容鈺的面前。

「記得在吹過蠟燭之後就許下三個願望,前面兩個是要說出來才靈驗的,最後那個記得要保留在心裡,它是你一個人的秘密!」

慕容鈺看著面前滿是水果奶油的糕點,嘴角泛起一抹輕笑「一直聽聞對著流星許願的說法,卻從未聽聞對著糕點還能許願的,你這新奇的方法不知是從哪裡得來的。」

夏清歌雙手托腮,很是認真的道:「是從一個很遙遠的國家,在那個國家裡人們在每次過生辰的時候都會收到一份這樣的禮物,預示著他是被幸福包圍的,身邊有最愛的親人朋友為他齊聲祝福,在對著蠟燭許願之後給予了來年的幸運會降臨在壽星的身上,所以對著蛋糕許願是非常神聖的。」

慕容鈺眼神內依舊清潤,卻彷彿被夏清歌這番話帶入了另外一個他不知曉卻充滿神秘的世界里。

------題外話------

紫玉公子這忍耐力,憋得難受啊!女主快及笄吧!哈哈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毒妃:廢物大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醫毒妃:廢物大小目錄 神醫毒妃:廢物大小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弱冠驚喜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