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002

番外 002

男男一一纏綿入骨,番外002

「幹嘛?」蕭允乜著眼睛看他:「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小青輕笑:「蕭允你還真是……就是問問你的態度,你排斥同性戀嗎?」

「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有區別嗎?」蕭允哼了一聲:「所謂的愛,也不過是一些吃飽了撐的沒事幹的人給自己找個好聽的由頭罷了。ai愨鵡琻你呢,算是運氣比較好的,不過我也勸你,這世上,哪裡有什麼長久的愛情,一時看對眼了,玩個一年半載的,膩了,也就散了,不是嗎?」

小青被他說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雖然不贊同他嘴裡的觀點,但也知道不管自己說什麼,蕭允都是聽不進去的。

見他不說話,蕭允又道:「你看外面那些人,看著光鮮亮麗的,可背地裡的齷齪不堪,又有誰知道?」

小青有點奇怪,蕭允幹嘛對自己說這些?而且,蕭允的想法,未免太偏激了點。

「我說這些,沒別的意思,就是想給你提個醒,別跟個傻瓜似的一頭栽進去,不管什麼時候,都得給自己留個後手。既然跟凌皓北在一起,他的錢多得花不完,那你也得往自己懷裡扒拉點,免得有一天被他甩了,連吃飯的錢都沒有!」蕭允似乎看出了他面上的疑惑,說了這麼一番話:「好啦,看你這一副笨得要死的模樣,估計也做不了這樣的事。咱倆好歹也算患難兄弟,要是以後有用得著我的地方,隨時開口——時間差不多了,我走了!」

「喂!」小青叫他:「你去哪裡?你一個人來的嗎?」

蕭允頭也不回,就把手臂舉起來揮了揮:「走了!再見!」

小青沒想到,兩個人這一別,再見的時候,已經是幾年後的事了。

他自然以為蕭允是和黎耀明一起來的,可事後才知道,黎耀明在國外,沒來得及趕回來,而蕭允去了哪裡,沒有人知道。

婚禮的熱鬧和盛大小青完全能想象得出來,一直到了下午兩三點鐘,安好等人才從宴席上抽身過來。

而這個時候,凌皓北也醒了,正抓著小青的手不撒開,看著小青的眼神就跟餓了多少天的狼一樣。

小青再一次見到了莫小河。

說真的,一開始,他對莫小河並沒有好感。

第一次見他,凌皓北就跟人家在酒吧的舞台上接吻。

有這樣的初次見面的印象,小青自然對他沒有什麼好的感覺——這話說回來,誰要是能對和自己愛人接吻的人有好感,那才是傻缺呢。

但在出國之前,他和凌皓北去醫院看過莫小河一次。

小青這個人,心腸完全就是棉花糖,軟得不像話,看見病床上的莫小河,頓時什麼不好的印象都沒有了,就剩下心疼了。

的確,那個時候的莫小河,可憐巴巴地躺在病床上,被醫院判了死刑,心愛的人又沒在身邊,要多凄慘有多凄慘。

停留在小青腦海里關於莫小河的印象,就是他那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可今天一見,嚯,完全就是換了一個人。

莫小河這廝長得不用說,那小模樣跟個小妖精似的,特別是一雙大眼睛,睫毛長長的,眨巴眨巴就能勾了人的魂兒去,更別說,他現在氣色紅潤,皮膚好的白里透著粉嫩,整個人神采飛揚,一看就是過得順風順水的。

安好他們過來了,但不只是安好、葉宋、楚翰和明堯,還有莫小河,剩下的,小青就不認識了。

也不能說不認識,他一眼看過去,人群里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兩個男人。

稍高一些的男子,高大偉岸,五官里透著男人獨特的狂野帥氣,整個人氣勢很強,隔了那麼遠,小青都覺得有股迫人的壓力撲面而來。

這男人身旁的男子,身上的氣質則和他大相徑庭,五官清靈俊雅不說,就連氣質都是溫和雅緻的,特別是那雙眼睛里的清澈柔和,更讓他整個人看上去透著別樣的魅力。

明明是兩個氣質迥異的人,站在一起,卻十分的協調,小青腦子裡竟然蹦出了一個怪異的詞——天生一對。

猜也能猜出來,這倆人,是莫天問和許卓,也是今天婚禮的主角。

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這個房間一下就變得擁擠起來。

小青的目光看過去,一時也不知道怎麼開口打招呼了,這麼多人,他怎麼開口?

倒是凌皓北說話了:「天問,大喜日子,恭喜你!」

莫天問唇角微微地勾起來,先低頭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子,目光里都是寵溺,這才看凌皓北,回道:「同喜。身體怎麼樣了?不要緊吧?」

要說起來,這兩個人的交情,說不上深,沒有什麼過多的接觸,但同在一個城市,又都是這個城市裡數一數二的人物,他倆的關係,從一定程度上來說,決定著這個城市經濟和政治的穩定性。

再說了,凌皓北家裡的勢力不容小覷,莫天問背後也有人撐腰,就說這個,兩個人關係也不能僵了。

再說,莫小河和凌皓北算是過命的交情,莫小河是他弟弟,再加上葉宋也是他的人,這樣算起來,這一屋子人,基本上都能稱兄道弟了。

凌皓北笑得一臉滿足:「這個你放心,不出三天,保證生龍活虎!」

莫小河弔兒郎當地走過來,先是看了小青一眼,這才神秘兮兮地開口:「生龍活虎?你倒是說說,怎麼個生龍活虎法?」

莫小河身後的男子,沉穩帥氣,此時臉上都是無奈卻又寵溺的表情。

他走過來,攬著小河的肩膀:「小河,別鬧了,皓北還病著呢!」

凌皓北卻曖昧地看了兩個人一眼,開口:「想知道生龍活虎什麼樣還不簡單嗎?你那男人在床上什麼樣,你不會不知道吧?」

這話說出來,臉皮薄的,直接就臉紅了。

其他人都練出來了,就連許卓,和莫小河在一塊呆久了,臉皮也厚了不少,就小青,一聽這話,臉上頓時就暈紅了一片,本來如玉透明的耳垂,這會兒也紅了。

莫小河哈哈大笑,反手摟住身邊的沈竹:「怎麼?你這是羨慕嫉妒恨吧?我家男人什麼樣,你管得著嗎?」

饒是沈竹這般沉穩的性子,見小河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沒有顧忌也不禁有些羞色,低頭對著小河輕聲說了一句:「別鬧了。」

莫小河這人就是人來瘋,沈竹的話,他完全不放在眼裡,這會兒又去看小青,見小青那模樣嫩得跟水蔥似的,一身正裝更顯得瀟洒帥氣,他就忍不住想擠兌凌皓北:「皓北,你這也算苦盡甘來了,不過,小朋友這麼嫩,小心以後被別人搶走了!」

凌皓北覺得莫小河就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以前是這樣,沒想到,經歷了這麼多事,這孩子還是一點兒長進也沒有。

他直接對著沈竹開口:「沈竹,好好管管他!實在不行,就換一個!就他那不著調的,有什麼好的?你放心,我給你介紹,保證……」

他那話沒說完,莫小河抬腿就踹:「凌皓北你個不安好心的……」

沈竹嚇得一把抱住他,心裡直喊祖宗:「小河,小河!」

這會兒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沈竹直接把人抱起來往外面走。

其他人都見慣了他這個模樣,倒也沒放在心上。

艾朗和木則然和這些人不熟,也就沒多說什麼,最後,還是莫天問說了讓凌皓北多歇著,他們就出去了。

最後,就剩下這六個人。

葉宋先開口:「這個莫小河,我看和蕭允那小子有一比。」

凌皓北哼一聲:「他呀,還不如蕭允呢!」

小青倒覺得小河這性子挺好的,他挺羨慕:「很可愛啊。」

明堯笑笑:「小河這性子,多少年了就這樣。」

楚翰不幹了:「你這話,以前就認識他?」

明堯聽出了他話里的酸意,笑意更濃:「小叔和小河他爸爸是舊識,我也就見過他幾次——小河啊,是連他自家老爹都不放在眼裡的,更別說別人了。」

「我可聽說了,莫小河那后媽,都是他自己找的?」葉宋問。

「你從哪裡知道這些事的啊?」安好一臉興趣地問他:「我還不知道,你還有這八卦的本事啊!」

「我手下兄弟多,人多嘴雜,不記得是聽誰說的了,反正這莫小河啊,挺能折騰的。」葉宋這樣回答。

「的確,不過呢,這傢伙還是挺講義氣的。以後沒事了,大家多聚聚,他心眼絕對是不壞的。」凌皓北總算說了一句公道話。

小青就笑了:「你就是故意和他吵的吧?」

「你不覺得他炸毛那樣子特好玩?」凌皓北抓著他的手一直沒撒開:「不能欺負你了,我還不能欺負欺負他啊!」

小青臉又紅了:「說什麼呢……」

葉宋不幹了:「怎麼著?這娘家人都在呢,就敢說欺負我們家小青?」

說完這話,他伸手去拉小青:「青,咱不跟他過了,什麼人啊,惡趣味,非得喜歡欺負人!」

「葉宋!」凌皓北一下子就急了:「小青是我的人,你別找事啊!」

明堯楚翰明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安好不得已開口:「好啦,皓北還病著呢,葉宋別鬧了。」

葉宋不幹:「這還病著呢,就說要欺負人,這要是好了,咱家小青還不得被他吃得死死的!」

凌皓北瞪著他:「你耳朵聾啦?沒聽到我說我不能欺負小青嗎?」

「不管你欺負誰,你那心理就不正常!」葉宋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小青跟著你,我可不放心!」

安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葉宋什麼心思,他完全明白。

說來說去,葉宋就是想讓小青回家。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男男一一纏綿入骨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男男一一纏綿入骨目錄 男男一一纏綿入骨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 002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