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准炮友

001 准炮友

凌皓北的電話打過來的時候,安好正在外面吃飯。

所謂的吃飯,其實是慶功宴。

418特大殺人案件終於破獲,海城城區分局以及管制下的轄區派出所,順藤摸瓜,一舉銷毀了這個城市據說是規模最大的賣淫場所。

因為這個案子,局裡很多人都受到了省里的嘉獎,局領導也覺得這事兒確實值得慶賀,一狠心一咬牙,就在海城知名的海鮮樓辦了這麼一場慶功宴。

說真的,安好不喜歡這樣的場合,借著方便的理由,他出了包間,轉了轉,最後不知怎麼從消防通道里上了天台。

安好傻眼了。

天台上,兩個男人在擁抱親吻。

安好第一個反應是趕緊逃。

但腳下就好像生了根一樣,怎麼也動不了。

天台上沒有燈,但四周比這個樓要高的建築物上的霓虹,足以讓安好看清楚那是兩個男人。

遠處一束燈光打過來的時候,看清其中一個人的容貌,安好的臉色,在瞬間變得慘白。

然後,他倉皇逃走。

剛下來,電話就響了。

電話是凌皓北打來的。

凌皓北是唯一知道安好是同性戀的人,是安好為數不多的好朋友之一。

但凌皓北不認同這樣的說法。

用凌皓北的話來說,他和安好的關係,就是很多次都想搞,但就是沒搞到一起的准炮友。

認識凌皓北,是好幾年前的事了,說起來也是個意外,兩個根本不可能有交集的人,就這樣慢慢熟識,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也一直持續到了今天。

安好從來沒過多地關注凌皓北的事,但他也大概知道,凌皓北的身份,或許就是傳說中的那種太子爺,家世顯赫,身份尊貴,一句話,有錢有勢。

安好有時候想想,覺得老天爺也確實有點不公平。

凌皓北這樣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身份尊貴也就罷了,偏偏,老天爺還給了他一張魅惑眾生的臉。

安好長這麼大,就沒見過長得這麼美的男人。

或許,用美來形容一個男人,有點不合適。

但安好覺得,除了這個字,他想不出其他的字眼。

別說男人了,在安好的印象里,能比得上凌皓北樣貌的女人,也是沒有的。

兩個人雖然熟識了,但其實平時見面的機會不多,而且都是凌皓北主動來約安好,要麼去泡吧,要麼去安好的住處蹭一晚,一個月,也就那麼一兩次。

「安好!你在哪裡!」

安好的電話剛接通,凌皓北性感磁性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皓北,」安好緩緩平復著心裡的悸動,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正常的。他把凌皓北當朋友,並且很珍惜這份友情,畢竟,在這個圈裡,更多的人,是靠**的交易來維繫關係的:「我在外面呢,怎麼了?」

「知道你在外面!」凌皓北的聲音比以往多了幾分低沉:「我在你家門口,敲了半天門——你回來吧?」

「怎麼不打個電話就過去了?」安好為難地看一眼剛剛開始沒多久的慶功宴,想著自己這時候離開的話,是不是不太好。

「回來吧,我等你。」說完這話,凌皓北掛了電話。

說真的,有時候凌皓北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中了什麼邪。

安好,安好,名字里倒是有個「好」字,可是人呢,在凌皓北眼裡,真的沒有什麼出彩之處。

樣貌普通,身材一般,性子溫吞。

就沒有一樣能讓凌皓北看上眼的。

可也奇怪了,就是這樣一個老實巴交的男人,兩個人竟然曖昧不清地在一起糾纏了好幾年。

有四五年了吧,每當他有什麼煩心的事,沒地方可去的時候,他就想起安好來。

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他來,安好都是都是那副表情,沒有驚喜,也沒有意外。

或許,讓凌皓北安心的,就是安好的那份淡然吧。

在安好這裡,凌皓北覺得,很舒服。

什麼都不去想,什麼都不用想,讓那些煙熏火燎被**塗抹得不像樣的心靈,暫時的休憩。

安好,就是那劑能讓人心靈沉靜的良藥。

這一次,沒有打招呼就過來了,實在是因為前一段時間公司里的事情太多,忙得焦頭爛額,分身乏術,累得要死要活的時候,凌皓北想起了安好。

他想,該是讓他的心休息休息了。

所以,他來了。

安好竟然沒在家。

他挺意外的。

安好是個宅男。

雖然安好可能並不理解這個詞是什麼意思,但以宅男的標準來看,安好很符合。

他在單位和同事關係都不錯,但沒有深交的,每日的都是單位家兩點一線,休息日,基本都窩在家裡,看看書,種種花,愜意舒適。

這些,凌皓北都知道。

就是因為了解得這麼透徹,所以,安好沒在家,才讓他覺得意外。

但沒過多久,安好回來了,並且給了凌皓北一個解釋。

「單位聚餐?」凌皓北跟在安好身後進了屋:「不過年不過節的,聚什麼餐啊。」

安好彎腰給他拿拖鞋。

凌大少卻直接穿著襪子走了進去。

安好提著拖鞋跟在他後面:「穿上,我這裡不是地毯,涼著呢。」

凌皓北直接在沙發上盤腿坐了,看著安好把棉拖鞋小心地放置在沙發前面,心裡一暖,勾唇一笑:「安好,怎麼辦,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即使被他調侃過很多次,可安好還是毫無例外地紅了臉,沉默著轉身,問他:「菊花茶嗎?」

凌皓北索性躺倒在沙發上,舒服地呼吸一口帶著清香的屬於安好的氣息:「好。」

安好是一個很乾凈溫暖的人,在凌皓北看來,這個房子小得可憐,只有兩間卧室,餐廳都是和客廳連在一起的,但安好將他們收拾得很整潔,處處都透著家的溫馨。

凌皓北很喜歡。

腳步聲傳過來,一杯熱熱的菊花茶被塞在凌皓北手裡。

「你還沒說,為什麼聚餐呢。」凌皓北垂了眸子,盯著白瓷杯子里黃色的小花,感受那霧氣蒸騰上來的溫暖濕潤。

安好看過去,凌皓北鼻樑挺直得讓人懷疑做了手術,那比女人還要濃密的睫毛長長地遮住了眼瞼,紅潤粉嫩的薄唇透著性感,也帶著幾分可愛——不得不說,凌皓北這個模樣,真的很迷人。

特別是那雙眸子,和那個人,好像……

安好察覺自己再一次因為他的美色出神,略微有些不自在地移開目光,淡淡地開口:「嗯,有個大案子破了,慶功。」

「哦?」凌皓北更奇怪了:「這事兒,和你有什麼關係?」

看著安好抿唇不語,他長長地哦了一聲:「忘了你是人民警察了,這事兒,是機密吧?」

其實也算不上什麼機密,但安好向來把工作和私人生活分得很清楚,下了班,就絕不會再提工作上的事。

凌皓北這麼善解人意,他也就嗯了一聲,表示認同。

凌皓北伸手把杯子放在茶几上,起身,朝著安好湊過來:「你去洗澡。」

安好:「啊?」

凌皓北伸手扯扯他的衣領:「安好,今晚,我們做吧。」

------題外話------

哇,新鮮出爐的,哈哈~開始嘍,基情四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男男一一纏綿入骨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男男一一纏綿入骨目錄 男男一一纏綿入骨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001 准炮友

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