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永樂大典

第1106章 永樂大典

「轟,轟,轟!」北京的城頭上,萬炮齊發,這聲音,震天動地。

在轟隆隆的炮聲中,重新修葺的皇宮大殿上,百官跪了下來,齊聲向上面的皇上喊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平身。」坐在龍椅上的朱棣,向著座下的眾人說道。

眾人起身,向兩邊退去,整齊得賞心悅目。

「眾愛卿,來到北京已經有兩日,不知住得可否習慣?」朱棣笑呵呵地向下面的群臣問道。

「住得非常好,多謝陳王爺的安排。」下面的群臣,立刻答道。

這兩日,住進了比以前寬敞好幾倍的大房子里,這感覺,就是不一樣,在應天的時候,總覺得憋屈得晃。

「臣等既然來到了北京,那就會在這裡紮根,盡心儘力,輔佐皇上,治理好我大明朝,我大明朝,就像外面這初升的朝陽,一定會蒸蒸日上。」又一個大臣說道。

這些文官們,拍起馬屁來,也都是滔滔不絕。

朱棣看著眾人,說道:「我朝遷新都,普天同慶,朕還有一件大事要宣布。」

聽到朱棣說要宣布大事,眾人的表情畢恭畢敬,等待著皇上開口。

皇上的年齡,已經快要到婚配了,現在,皇上遷都之事已經結束,難道,是要宣布選皇后了嗎?也只有這樣,才能夠算做是大事。

眾人在猜測著,就聽到了朱棣說道:「現在,我大明朝,疆域廣闊,四周蠻夷皆來臣服,就連遙遠的大不列顛,都對我朝充滿神往,為了弘揚我朝的歷史文化,朕決定,編撰一本巨著,收集我朝文獻大成,取名,永樂大典。」

永樂大典!聽到這話,所有的人才明白過來,原來,皇上是要編書啊。

一般來說,編撰一部書籍,耗費巨大,動用的人員也是非常多的,所以,只有最富裕的人家,才有這個能力,但是,又因為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災難,著書立說,只有少數人才會幹。

而皇上就不同了,一呼百應,只要他一說要著書,那就有無數的老學究,前來幫忙。

不過,編一本集大成者的書,也是一件光榮的事,大明朝現在已經步入輝煌,要是再有幾本傳世之作,也是件可喜之事。

而且,這書名,叫做永樂大典,是要後世都記住皇上的功德,這件事,就更加有意義了。

「皇上,此時尚好,利國利民,更能弘揚我大明朝的文化,只是,這著書之事,需要有一個最有能力的人來統籌策劃,否則,會拖延數年,恐怕也編撰不完。」禮部尚書朱升,年老耳朵不聾,聽得清清楚楚,腦子反應也很快,站出來說道。

聽到朱升的話,朱棣說道:「對,朱愛卿有理,這個人選,一定要慎重,不知何人願意為朕分憂?」

武將們肯定是無用武之地了,文官們有的已經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畢竟,這件事做完了,自己也會在後世上流傳。

「皇上,微臣不才,願意編撰這部永樂大典。」這時,一個聲音說道。

聲音是在所有人的前方,皇上一旁的位置上的。

眾人望過去,說話的,是當今除了皇上,最有權勢的人,陳王爺。

陳王爺…他這個人,要說打仗,眾人都信服,要說編書,呵呵,這個笑話真好笑。

不是他們看不起陳王爺,而真是用馬刀削土豆,不合適啊。

當然,誰都不敢這麼說出來。

現在,皇上遷都到了北京,這裡,本來就是陳王爺的地盤,北京守衛的軍隊,也都是陳王爺以前的部將,可以說,陳王爺是控制了大明朝的中樞的,要是陳王爺有什麼想法的話,他們這些人,誰都沒辦法。

陳王爺要幹什麼,就連皇上都不能不答應。

「如此甚好,有陳王爺為朕分憂,此事定能儘快完成。」朱棣說道。

「啟稟皇上,這編撰一部文獻大成,微臣覺得,至少也得十年時間。」陳風說道:「微臣想要把從先古時期的重要典例,也都放進去,這樣,查閱資料,編撰書籍,就會曠日持久了。不過,想要真的成為一部巨著,也只能如此。微臣以前曾經寫過幾本書,其中的艱辛,深有體會。」

陳風這麼一說,眾人才想起來,想當年,陳王爺還沒有發達之前,是曾經寫過書,當時,在江南還非常有名。

聽到陳風這麼說,朱棣皺了下眉頭:「看來,是朕考慮不周,還真是需要耗費時日啊。」

「皇上,這件事關係重大,微臣一定會將此事儘快完成的,若要加快進度,微臣倒是有一個想法。」陳風繼續說道。

「請講。」朱棣說道。

「我們可以將編撰的工作,放到江南去做,江南多才子,文人很多,微臣可以到江南去,召集這些文人們,集思廣益,速度就能加快。」陳風說道。

「如此甚好,那就勞煩師傅了。」朱棣說道。

有的人感覺到自己的眼皮開始不由自主地眨動,剛剛皇上將稱呼由陳王爺變成了師傅,這是否代表著什麼?

果然,陳風繼續說道:「編撰大典,事關重大,微臣在北京也沒有什麼大事要做,微臣懇請,將微臣在北京的差事交接給別人做,微臣親自到江南,編撰大典,等到編撰完成,微臣再回北京來。」

聽到陳王爺的話,很多人的腦子感覺到震了一下。

陳王爺要走了?現在,陳王爺的聲望,地位,都達到了最高峰,就連皇上,都得聽陳王爺的。而現在,陳王爺居然可以放下所擁有的一切,回到江南去?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急流勇退,才是最明智的,這個道理,所有人都懂,但是,當理智被慾望佔據了的時候,還能夠保持清醒的頭腦,這種人就不多了。

現在,陳王爺的這個選擇,才是最正確的,該擁有的,都擁有了,再繼續下去,皇上會越來越覺得陳王爺會是個絆腳石,以後,說不定會發生衝突,這個時候離開,皆大歡喜。

誰都不認為陳王爺會簡簡單單地為了編本書,離開北京,他們知道,陳王爺的時代結束了,新的時代,終於開始了。

「師傅,那您可得快點,朕還在北京,等著您的坐鎮。」朱棣說道。

「微臣定當竭盡所能,完成此事。」陳風說道。

下了朝,大臣們都慢慢地向著自己的衙門走去,心中,還在被剛剛的事情震驚著,皇上,那麼輕易地就同意了陳王爺的請求,這件事,究竟是皇上太冷漠了,還是兩人早就提前商量好的了?

兩日之後,北京的南城門口,非常熱鬧,所有官員,都出來,送陳王爺離開北京。

各種禮物,陳王爺都沒有收,對於這些官員的送行,陳王爺倒是非常看重,握著他們的手,囑咐要輔佐好皇上,有幾個老頭子,眼睛都是紅紅的,像是要哭了似的。

上了馬車,離那送行的人群越來越遠,陳風終於鬆了一口氣。

這件事,自然是陳風和朱棣商量妥當的,藉助這個機會,陳風體面地離開了北京。

雖然朱棣心中也是不舍,但是,他知道師傅這麼做的意義,所以,也只能答應了。

朱棣沒有來送行,這天,他站在宮殿的最高處,用千里鏡,望著四周,心中開始恢復平靜,這個龐大的帝國,現在,只聽他一個人的命令了。

陳風將所有的軍隊,幾乎都留給了朱棣,身邊只帶了一隊最忠心的護衛而已,劉狗兒,還是這衛隊的首領。

一家人,乘坐幾輛馬車,沿著官道,向南走去。

沿途,可以看到有一些人,扛著長杆子,一邊走,一邊插到地上,似乎在量著什麼。

陳風知道,這些人是先期的測量隊伍,隨著朱棣的遷都,從揚州到北京的鐵路,也開始緊鑼密鼓地籌劃之中。

這條鐵路的修建,會讓南北物資的運輸更加快捷有效,這是陳風在離開京都之後,需要不斷關注的一件事,同時,這條鐵路的修建,也會耗時很長,以現在的水平和技術,恐怕,得十年左右。

還好,對於陳風來說,所有的一切,都是交給下面人去完成的,有從島國運來的銀子,財力上是沒有問題的。

而另一件事,關於編撰這本永樂大典,陳風當然也不會親自去完成。

「王爺,這永樂大典,可不比以前的射鵰英雄傳和笑傲江湖,咱們召集上幾百人,恐怕,也得數年時間。」在顛簸的馬車裡,藍玉寒向陳風說道。

「是啊,這書,至少得五年時間。」陳風說道。

「那你答應我們從此遊山玩水,恐怕也是糊弄我們了?」又一個聲音說道,寬大的馬車裡,敏敏還坐在後面。

「當然不是。」陳風說道:「雖然我已經接受了這個任務,不過,你們認為,你們的夫君,會天天呆在書房裡,為這本大典的編撰儘力嗎?」

陳風才不會真的去動手編撰這大典,這任務雖然重要,也不是必須要他親自去做的,只要找一個合適的人就行了。

在後世,編撰這部永樂大典,那是解縉編撰的,無奈現在時間還早,這解縉也只是個十幾歲的小孩子,雖然在鄰居眼裡,已經是個神童了,沒有足夠的閱歷,交給他,那可是胡來。

當然,陳風現在手下人才濟濟,找出個能編書的人來,並不困難,陳風自己在腦子裡,早就有人選了。

楊基,那個酸秀才,做官有些迂腐,曾經釀成過錯誤,現在,在路學里當長官,這個人,此時已經深諳人情世故了,籠絡各方面的文人,也有一手,而且,平江的路學,本來就是江南文人最希望能去的地方。

所以,讓楊基去做這件事,一定能夠做好。

「敏敏妹子,你輸了吧?我就說,風哥絕對是不會自己動手的。」藍玉寒說道。

原來,兩人是在試探自己!

陳風笑了,望著外面,遼闊的大地,碧藍的天空,心情平靜。

幾年之後。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蒸汽機車冒著黑煙,拖動著後面無數節車廂,在廣袤的大地上,向前行進著。

車廂內,一眾女子,趴在窗戶上看著。

藍玉寒,沈惠,韓雪,韓娥,薛婉瑜,敏敏,李麗珍,焦玉,眾女子個個神采飛揚。

「風哥,咱們這次,真的是要去朝鮮遊玩嗎?」

「當然是了,有了這火車,咱們兩日,就能到北京城了。從那裡,咱們再騎馬,一路遊玩過去,麗珍也很多年沒回家了,咱們去朝鮮轉悠轉悠。」陳風頭也不回地說道,手依舊在寫著什麼。

「風哥,您在幹什麼?」

「寫書啊。」陳風說道:「我在寫自傳,題目就叫做,《一個大官和他的九個老婆》。」

「哼,風哥,您別吹了,我們眾姐妹,才八個人而已。」敏敏心直口快,說道。

「對,風哥,難道,您在別處,還有老婆?」薛婉瑜問道。

「那是當然,大不列顛的女王,那就是我的老婆,等咱去完了朝鮮,我帶你們去大不列顛遊玩。」陳風說道。

「大不列顛?那真是太好了!」眾女子眼裡冒光:「王爺,咱們在大明朝,四處都遊玩遍了,現在,也的確該去遠處玩玩了。王爺,你以前怎麼不早說?還有,那個女王,究竟什麼來路?怎麼會做了你的老婆?」

「咱們王爺,可是命犯桃花,什麼樣的女人,見了他,都得乖乖地從了他。」這次發話的,是最為長者的藍玉寒。

「咳,咳。」陳風咳嗽了兩下,說道:「注意影響,你們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說話可不能和個小孩子一樣。」

「王爺,這可是您首先吹牛的,說什麼大不列顛的女王,是您的女人,那整個歐洲的女王,是不是也是您的女人啊?」薛婉瑜問道。

「這個,婉瑜,你還真的猜中了。」陳風鄭重地說道:「整個歐洲的女王,就是我的女人,而且,還給我生了個兒子,所以,歐洲以後,也是我的後代統治的。」

「哼,王爺,您吹牛!」所有的女子,這次,幾乎都將粉紅的拳頭伸了過來,向著陳風的身上擂了起來。

陳風手一甩,就將旁邊的窗帘全部拉上,這包車就是爽,整列火車,都是自己一家的。

「哼,你們敢打我,讓你們嘗嘗我的厲害!」

聽到陳風這話,所有女子都尖叫起來,她們太懂得陳風所說的嘗嘗厲害的意思了,嘗一次,第二天起來兩腿之間都還有些酸痛無力。

尤其是,現在還是在這火車上,轟隆轟隆,不停地抖動著。

她們已經有些後悔了,可惜,陳風是不會放過她們的,後世有人車震,可是有誰在火車的包廂里這般地車震過?一定非常刺激。陳風的臉上,露出了他那特有的笑容。

眾女子年齡其實早就過了三十,但是,每個人都很神奇地保持著年輕的容貌,皮膚依舊吹彈擊破,臉上也都沒有皺紋。

而陳風,變得更加年輕,慾望似乎也更加強烈。

很快,火車裡就響起了一陣女子的嬌羞聲。

這聲音,似乎傳到了遙遠的大不列顛,大明朝是白日,而大不列顛,則在黑暗之中。

正在睡夢中的女王陛下,猛地醒了過來,望著金碧輝煌的宮殿,不由得有些空虛和抱怨。

陳王爺這傢伙,怎麼還不來看自己,再不來,自己可不再為他守著自己這身子了,得養上幾個男寵!

這樣想著,迷迷糊糊地又睡著了。

(全書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權柄大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權柄大明 權柄大明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06章 永樂大典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