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再世為人

1. 再世為人

【新書開始上傳,強烈需要推薦票和點擊,召喚各位大人的火力援助!】

桌上的電子曰歷顯示著2055.08.08,09:37。

雲天的臉上有著一絲愕然,他很用力的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然後發出一聲痛呼。這種疼痛的感覺讓雲天明白,這並不是夢境,而是現實!然後他就陷入了茫然之中,他發現自己的腦袋有些暈呼呼的,很多記憶的片段如潮水一般將他徹底淹沒了,一時間讓他有些恍惚。

那是在一個燈光昏暗的房間里,他站在一個被捆綁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子面前,手中那把黑色手槍散發著金屬所特有的光澤,如同死神一般凝視著眼前的這個男子,看著對方驚恐的眼神,還有不斷掙扎的樣子,雲天的內心有著一絲快意。

就是眼前這個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父母慘死的那一幕,在他的腦海里不斷的回現著,還有父親最後的那一聲「快走」,卻成了他今生與父母最後的對話,雖然他最後的確是逃脫了,但是父母卻永遠的倒在了那棟別墅里。

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男人乾的好事!

整整兩年了,他苟且偷生的隱忍了兩年,不斷的踩點、研究這個男人的生活規律,終於在今天早上讓他成功的綁架到了眼前這個男人。他的那些所謂保鏢,已經倒在了距離這裡數公里之外的路上,復仇的快感讓雲天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他知道時間已經不能再拖了,所以他拉了一下槍栓,讓子彈上膛。

「整整兩年了!」雲天發出野獸般的低吼,他雖然在笑,但是眼淚卻還是禁不住的流了出來,這讓他變得異常的猙獰,「你一定沒想到吧,那天晚上逃跑的我會再度回來找你報仇吧?我要讓你知道,侵吞了我陳氏的家業是要付出代價的。」

他很清楚這一切為什麼會如此。

這一切的起因,竟是來源於一款名為《盛世》的虛擬遊戲!

如果他沒有在遊戲中獲得「艾爾納斯的備忘錄」這件法師道具,那麼一切也就不會發生了。他還記得那是在一個洞穴之後,剛剛解決了一隻領主級怪物的他意外的發現了一個隱藏地點,於是便取得這件名為「艾爾納斯的備忘錄」的道具,據說這件道具可以將「神的十二張魔法捲軸」這種一次姓的魔法道具捲軸變成永久的魔法,等於是擁有了一個獨特的技能樹。作為法師系列最強的一套裝備之一,這件道具的價值之大,根本就是無法估量的,尤其是在《盛世》這款遊戲之中。

開通了貨幣兌換的《盛世》,成為了許多財團、集團的最愛,因為它可以為許多大企業提供一個全新的賺錢途徑。因為這款遊戲是作為一個新興產業而受到了聯邦的關注,並且還有一系列的聯邦法律在保護著這款遊戲,換句話說就是貨幣兌換是聯邦官方認可的,根本不用擔心兌換出來之後的貨幣會得不到承認,也就是這一點讓許多集團、公司都很放心的注資到遊戲之中。

要知道,在各種產業都形成了一條獨自的生產鏈和關係網的現代社會,《盛世》的出現等於是讓人們發現了一個全新的產業鏈。在遊戲中攻城掠地,通過稅收以及各種遊戲中的行業所賺取到的遊戲幣,在貨幣兌換這項功能的支持下,全部都可以轉為現實貨幣,只要你有足夠的能耐,你就可以在遊戲里開闢一片天地,讓你在現實世界也活得非常滋潤。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遊戲中的道具裝備的價格也就水漲船高。畢竟,在遊戲之中,任憑你現實社會能耐再強,沒有好的裝備來支持,你也是沒辦法發展的,所以往往一件好的裝備就成了許多人爭奪的目標。為了裝備而在遊戲中引發的血案,根本就是屢見不鮮,尤其是一些大公會,一旦盯上了某件裝備,那就是無休止的追殺,也要把裝備搞到手。

雲天在獲得了這件裝備的休息,最終還是暴露出去了,於是便開始有不少人上門要求收購,但是雲天卻是始終不賣。論及錢財,雲天家倒也還算比較富裕,父親開的公司雖然不是什麼大財團、大集團,但是至少也還算是一家規模比較不錯的企業,而且在遊戲中也有一個公會,發展可謂一片欣欣向榮,因此雲天根本就不缺錢,東西自然也就沒打算賣了。

但是他卻沒想到,這竟然會為他帶來意想不到的麻煩,而這個麻煩竟然就是家破人亡的代價!數家大型公會聯合起來的宣戰,讓父親在遊戲中的公會完全招架不住,最後只能黯然收場,而這一系列的代價就是現實中企業的資金鏈徹底斷開,公司一時間周轉不靈,最後落得個被人惡意吞併的下場。

但是就算是這樣,對方還是沒有放過自己,竟然還派了殺手找上門來!一家三口,最終只有他一個人逃了出來!偷偷摸摸的躲藏了兩年,他才終於找到了復仇的機會,正是眼前這個胖子,當初就是由他牽的頭聯合幾大公會來逼迫父親的公會,同時也是覬覦「艾爾納斯的備忘錄」的那群人中威逼得最兇狠的人,甚至在遊戲中曾放出話來要讓自己悔恨終生的人!

而害得自己如今家破人亡的,不是眼前這個人,還能有誰!

因為激動,雲天握槍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他猙獰的笑著,然後舉起了手中的槍,指著眼前的這個胖子,眼裡的殺意讓這名胖子更加用力的掙扎著。他嘴裡不停的求饒著,說著自己還有小孩父母的話,但是這些話卻只是讓雲天更加憤恨而已,他厭惡的望著眼前的這個中年男子,怒吼了一句:「你當初逼得我全家走投無路時,怎麼沒想過我家也是有家人的?」

言罷,便扣動了扳機。

槍聲的悶響與火藥味的彌散,在這昏暗的房間回蕩著,因為激動而手偏了一下,子彈只是射入了這名胖子的體內而已。疼痛讓這名胖子的臉都扭曲了,他發出了咽嗚的聲音,似乎還想掙扎開這些捆綁著他的繩索,但是每動一下,他的臉就要更加扭曲幾分。

雲天卻是知道,以這一槍的威力,定然不可能讓眼前這個胖子徹底死去,原本還想再補一槍,但是卻是突然停住了。看著眼前這個胖子痛苦的掙扎著,雲天的笑意更盛了,他看著對方痛苦的掙扎著,但是鮮血卻是不斷的滲了出來,染紅了他的衣服,莫名的快意與內心空虛卻是不斷的沖刷著雲天的神經,他瘋狂的笑著,但是淚水卻是無論如何也止不住。

「我終於可以替你們報仇了,爸!媽!」

「星少……不會放過你的!」

兩個聲音突然重疊在了一起,儘管這名胖子聲音沒有雲天大,但是雲天卻還是清晰的聽到了對方的話。也就是這個聲音,讓他感到了一陣驚詫,他剛說什麼?為什麼會突然扯出一個星少?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剛說什麼?」雲天猛的抓住了對方的衣襟,大聲的呼喊道,「你的意思是,那個星少才是逼得我家破人亡的主謀!?」

這名胖子的眼神逐漸潰散,他的聲音越來越輕:「星,星少……得不到的東西,也絕不會讓別人得到的……。」

內心猛的一驚,雲天愣愣的看著眼前這個胖子,依舊喊道:「星少是誰?他是誰?」

但是這個胖子卻是再也說不出話來了。他的頭突然一傾,生命的氣息便全然消失了,但是他的雙眼卻是依舊睜著,眼神里有著不甘與絕望、恐懼,恐怕就連他自己也沒有想到,堂堂一個大財團的最大股東最後居然會死得這麼卑微。

但是此刻,雲天根本就沒有了剛才的復仇快意,他的心臟跳得越來越快。他沒有問到真正的主謀是誰,而現在他卻殺了這個胖子,這肯定會打草驚蛇的,說不定對方從此就會隱藏起來,不再露面了。

緊握著拳頭,雲天突然站了起來,正準備離開這裡,但是一聲槍聲卻是突兀的響了起來。雲天的身形猛的一頓,他望了一眼自己的胸腔,鮮血正不斷的滲了出來,染紅了自己的衣服,而旁邊的一塊玻璃卻是碎了開來。

雲天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這個場景與剛才他殺人時是何其的相似啊。

倒在地上,雲天彷彿失去了知覺一般,但是他卻清楚的記得了剛才那個胖子所說的話。星少得不到的東西,他得不到什麼?想必也就是他在遊戲里獲得的「艾爾納斯的備忘錄」,也正是因為這件極品道具,才給他帶來了無盡的災難。但是那件道具卻是只有魔法師才可以裝備的道具,而和他交涉想要購買這件道具的所有魔法師里,卻沒有一個名字是帶星的,難道這是一個現實里的人名?

雲天很不甘心!在他以為大仇已報的時候,對方告訴自己原本不過是殺了個無關緊要的角色,而自己甚至不知道真正的仇人是誰,這種感覺讓他很不甘心!他緊握著手,似乎想要抓住什麼,他很想站起來,但是終究卻是咳出一口血,他感到了越來越疲憊,身體越來越沉重,意識也完全消散了。

「臭小子,趕緊出來吃飯!」父親的聲音在門外響了起來,「都幾點了,還睡!」

開門的聲音,走路的聲音,然後就是「砰砰砰」的敲門聲。如此嘈雜的響聲,讓雲天略微睜了一下眼,他發現全身都是濕漉漉的,有些粘稠的感覺,那似乎是汗水?但是身上散發出的體溫卻是熾熱的,而不是冰冷的,這讓他感到了一絲迷惑。

「臭小子,趕緊起來!」父親站在門外,聲如洪鐘。

雲天望了一眼桌上的電子曰歷,2055.08.08,11:58,秒針剛剛跳過六十,時間變成了11:59。他突然想了起來,剛才他似乎也掐了一下自己,那種疼痛感告訴他是真實的,那個時候好象是九點半?而現在……時間只過了兩個半小時,難道剛才那一切都是夢?

如此真實的夢境,讓雲天有些恍惚,他的臉色茫然,汗水讓他變得有些難受。他很怕這一切都是假象,如果稍微動一動,全部都會消失,然後便是一片黑暗。他內心的恐懼讓他動也不敢動,恐懼的陰影還沒有離去,他甚至隱隱感覺到自己的胸腔有些疼痛,那個位置似乎是被狙擊槍射中的地方。

如果這一切只是死前的幻覺……

「阿天,你怎麼了?」父親走了過來,坐在床邊,伸手摸了一下雲天的額頭,滾燙的觸覺讓父親的臉色變了一下,「你發燒了?怎麼會突然發燒呢?」

在雲天的印象中,父親是一個嚴肅的人,他很少將情緒表露在臉上。小時候的記憶是在打罵中過的,那時候雲天很恨父親,恨他為什麼如此殘酷和無情。長大了才知道,那是父親恨鐵不成鋼的失望,父親對他寄予了厚望,希望他可以成才,但是很可惜的是他卻一直都恨著父親,儘管那些父親要求的事他會了,但是父子之間的隔閡卻始終揮之不去。直到父親臨死的時候,他才知道徹底明白了父親對自己的愛。

但是他和父親的最後一句話,卻是父親那句「快走」。

「爸!」雲天突然抱住了父親,淚水卻是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他使勁的抱著自己的父親,這種真實讓他有一種巨大的幸福感。他雖然並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可以肯定,剛才那一切絕對不是夢,而現在……也同樣不是一個夢!他是真的回到了十一年前!

「這孩子……」父親嚴肅古板的面容終於露出了一絲溫情,他伸手拍了拍雲天的背,「是不是做什麼噩夢了?只是一個夢而已,不用怕,都長這麼大了,還跟個小孩子似的。」

「這不是像你嘛。」不知道什麼時候,雲天的母親也走了過來,她用圍裙擦拭了一下雙手,笑著說道,「你以前不也是這個樣子嗎?」一邊說著,一邊走了過來,伸手撫摩著雲天的頭,臉色有些驚訝:「好燙。阿天發燒了?」

「可能是做噩夢了。」雲天的父親開口說道,「先起來洗個澡吧,渾身臭死了。」

雲天卻是笑了一下,然後抬頭望著自己的母親。

母親的慈愛是雲天一直緊記著的。他的母親有一種高貴的氣質,據說小時候家境特別好,但是不知怎麼的就被自己的父親騙過門了,跟著父親打拚了十多年之後,才終於成立了陳氏集團,後來通過穩步的發展和鞏固,終於讓這個集團逐步變大,成為聯邦諸多有名的大集團之一。

嚴肅的父親與慈愛的母親,他們共同的希望,就是望子成龍,希望雲天可以成材。但是一直以來,雲天卻是過著瀟洒與揮霍的曰子,一直到父母死去的那一刻,他才徹底明白過來什麼才是他最需要的。

家庭!

重生過來,再世為人的雲天,此刻只有一種念頭,那就是他要守護住這個家庭!他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再來破壞他的幸福,不管是胖子還是法師,無論是誰來了,他都會給對方一個難忘的教訓,讓他們不敢再打陳氏集團的主意!

而要做到這一步,首先就是要讓他們在遊戲里不敢輕舉妄動。只有這樣,才可以確保陳氏集團的資金鏈不會斷開,否則的話一旦被逼迫到資金鏈斷開,恐怕又會重蹈覆轍了。雖然他知道要做到這一步的難度很大,但是他堅信,以他過來者的身份,是絕對沒問題的,因為他已經走在了這個時代的前面,他知道未來十一年來的一些重大發展和變化,只要牢牢把握住了這些先機,他敢肯定絕對可以讓人不敢隨便就找他的麻煩!

這是一種自信,也是一種驕傲,以一名重生者的身份再來一次,他要讓所有與他為敵的人都感到恐懼與絕望!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重生法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重生法神目錄 網游之重生法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 再世為人

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