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 一十四章 劍刃風暴VS時空風暴

第七百 一十四章 劍刃風暴VS時空風暴

?、、、、、、、

空間主神身形在虛空中一陣狼狽翻滾,片刻后終於止住,滿臉猙獰的抬起頭,望著出現在柳劍身旁的劉楓,瞳孔猛的一縮:「你晉入主神了?」

劉楓隨意的活動了一下手腳,體內那從未有過的充盈感覺讓得他忍不住的有種想要仰天長嘯的衝動,漆黑的眸子眨了眨,轉過頭對著柳劍笑道:「他交給我了,你們離遠點…」

「小心點,這傢伙變得很強了…」柳劍謹慎的提醒道。

「嗯…」微笑著點了點頭,劉楓掌心一握,凌厲的青光在手中急速湧現…

柳劍退後了一段距離,然後對著已經脫離戰鬥的黑老等人揮了揮手,幾人頓時遠遠的匯聚在了一起…

「沒事吧?」白影撲進柳劍懷中,玄女急切的問道。

笑著搖了搖頭,柳劍與黑老對視了一眼,都是略微鬆了一口氣…還好劉楓趕上了。

另外一邊,戰神幾人也是停下了手,不過此時他們卻是獨自的匯聚一起,驚怒交加的目光,掃向半空中的空間主神…

「別說廢什麼話了,她不死,我們就得死,我也是被迫無奈。」望著戰神幾人眼眸深處的一抹戒意,空間主神淡漠的道。

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戰神冷笑的盯著空間主神,手一揮,幾人頓時退得遠遠的,看來,空間主神吞噬生命女神的舉動,讓得他們大生戒備與敵意,如果不是因為面前有著大敵,恐怕這脆弱的聯盟,現在就會面臨崩潰…

沒有在意遠遠逃開的戰神幾人,空間主神嘴角溢出一抹森然,冷笑了一聲,便將那猙獰的目光轉移到了劉楓身上…

雙掌微微握攏,一聲宛如野獸咆哮般的喉音。自空間主神喉嚨滾了出來:「破!」

「咔…」隨著吼聲的落下,空間主神身後的空間。在略微寂靜之後,轟然間爆成了滿天漆黑碎片,仰頭一聲嘶吼,鋪天蓋地的空間碎片在周身匯聚成一道黑色旋風暴,颳得虛空嗚嗚作響…

「就算你晉入了主神,又能怎樣?現在地我,已經超越了主神!」手掌在風暴中隨意的晃了晃。空間主神沖著劉楓獰笑道。

劉楓微微聳了聳肩。雙手在身前結印:「鏡象:分身!」

兩道綠色劍聖鏡象,在身旁迅速浮現,旋即化為實質…

嘴角挑起森寒,劉楓印結驟變:「鏡象:融合!」

「噗…」鏡象入體,一對巨大地惡魔之翼,猛的自背後舒展開來,緩緩扇動,造成一波波擴散的空間漣漪…

瞳孔之中,眼白迅速被漆黑所覆蓋……

望著氣勢節節攀高的劉楓。空間主神那猙獰的面孔,略微收斂,低沉的嘶聲道:「還真是小看了你啊雙翼緩緩的振了振。劉楓臉色平靜,沒有理會空間主神地自語,雙手閃電般地在身前,再次結印。

「劍刃風暴:開!」

非常清楚空間主神現在的實力,所以劉楓沒有絲毫試手的打算,一出手,便是最強,也是最後的一張王牌…

晉入主神之後。劍刃風暴的匯聚。較之以前,簡直是快上了無數倍。喝音剛剛落下,青色的龍捲風暴,便是嗚嘯而現,將劉楓包裹其中,開始了瘋狂的旋轉…

天空之上,烏雲詭異的浮現,重重疊疊,遮蔽了整個天空,烏雲之中,電光閃爍,銀蛇四舞,雷聲陣陣…

毀天滅地的末世之兆,以更加強橫地姿態,降臨到了這個陌生的空間…

望著那幾乎連接了天地的龐大風暴,空間主神瞳孔微微一縮,就算如今實力已經超越主神,可再次面對這堪稱逆天地風暴,他心中,依然有些發粟…

坐以待斃不是空間主神的性子,望著那急速凝聚的風暴,空間主神手指一揮,圍繞在周身不斷旋轉的空間碎片猛的暴掠而出,鋪天蓋地的射向了那插天風暴…

「轟,轟,轟…」當空間碎片進入風暴百米範圍之時,頓時被風暴中那股毫無規則的吸吐之力扯得七零八落,還未待它們再次匯聚,天空之上的烏雲便是猛地一縮,無數道巨大地天雷柱,宛如噴射電漿一般,轟然砸落,將之催成一片虛無…

劍刃風暴的威力,無可置疑,唯一地瑕疵,便是施展后難以取到追殺敵人之效,不過,這唯一的瑕疵,在劉楓這澄海空間的幫助下,卻是被完美互補…

遠處半空,迫於劍刃風暴所散發出的恐怖威勢,柳劍等人不得不在此退後了一大段距離,彼此對視,都是有些驚喜,顯然,晉入主神后的劍刃風暴,不僅威力更強,而且凝聚的速度,也是快上了許多…

「郝巴爾非能抗下劉楓的劍刃風暴嗎?」

另外一邊,光明神有些驚懼的望著遠處那插天的青色龍捲風暴,風暴所帶來的恐怖效果,讓得他的心臟宛如被人狠狠捏了一把一般,呼吸急促間,連聲音,都帶了幾分嘶啞…

「…不知道。」戰神張了張口,苦笑了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嘆道:「反正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郝巴爾非身上了,不然,以劉楓現在的實力,我們絕對沒人能活著走出這塊空間…」

想要阻礙風暴的打算失效,空間主神愣了愣,顯然也是有些震驚風暴的威力,緩緩的吐了一口氣,臉龐上的猙獰逐漸收斂,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凝重。

「拼就拼吧,到了這一步,我空間主神,可不會輸給任何人!」冷笑一聲,空間主神雙手在身前閃電般的舞動,而隨著手掌的舞動,其周身的空間,猛然間開始了震顫…

漆黑的空洞,緩緩的在空間主神所立的空間處浮現…

手掌猛然一頓。空間主神手指一探,一塊尖利的空間碎片浮現手中。碎片后移,然後輕輕的在身後地空間空洞之上斜划而過…

「嗤…」隨著空間碎片的劃過,虛無地空間猶如被憑空切開了一般,一道百丈巨大的空間裂縫,緩緩的在虛空之上,擴散開來…

「你有劍刃風暴,我空間主神也有時空風暴!」

左掌探出。旋即猛的一握。漆黑的裂縫空間之中,恐怖的銀色旋風,忽然的噴涌而出,最後在空間主神地掌控下,化為一道較之劍刃風暴要小上幾號地銀色龍捲風暴…

茫茫天地間,一青一銀,兩色風暴,幾乎要將這片空間撕成碎末一般…

「嘶…竟然是時空蟲洞中的時空風暴?這傢伙…竟然能夠操縱這種恐怖的東西了嗎?」遠遠的望著那從裂縫中湧出來的銀色風暴,玄女輕吸了一口涼氣。當初通過時空蟲洞時,他們可是遭遇過這種風暴的攻擊,自然是知道它究竟有多恐怖。

黑老與柳劍微微點了點頭。袖袍中的手掌,都是緊緊的握了起來…

另外一邊,戰神等人也是滿臉震驚的望著操縱著時空風暴地空間主神,心頭的駭浪,不斷翻騰…

「去吧!」銀色風暴在虛空瘋狂旋轉,恐怖的能量,將周圍虛無地空間,絞成了漆黑的空洞…

待到風暴醞釀到了巔峰。空間主神眼眸一寒。手指豁然指向遠處的青色風暴,暴喝道。

「嗚…」接到命令。銀色風暴在停滯了瞬間之後,猛然間對著青色風暴席捲而去…

「轟,轟,轟…」銀色風暴剛剛有所動作,天空之上,巨大的天雷柱便是鋪天蓋地的怒劈而下,最後狠狠的砸在銀色風暴之上…

天雷雖然強橫,不過這隻存在於蟲洞之中的時空風暴,卻也不是常物,雖然被天雷略微阻礙了一點前進的速度,不過卻依舊沒有徹底將之攔截而下…

「叮…」

青色劍刃風暴之中,驚天劍吟聲,突兀地響起…

「嗤,嗤…」在劍吟聲響起之後,是無數以螺旋狀高速射出地銀白劍罡…

「時空風暴:逆轉之力!」

遠處天空,空間主神滿臉凝重的控制著時空風暴,體內浩瀚地能量,瘋狂的湧出…

銀色風暴微微停頓,旋即一圈詭異的銀色光波覆蓋在了風暴表面,所有射來的銀白色劍罡,都被這圈銀色光波反彈而回,頓時間,在兩道風暴中間的距離中,銀白劍罡,開始了鋪天蓋地的對轟…

茫茫天地間,兩尊巨無霸風暴,瘋狂交擊…

劍罡的噴射逐漸的緩了下來,巨大的青色風暴在停頓了片刻之後,忽然猛的直接對著銀色風暴撞擊而去…

瞧得劍刃風暴的舉動,空間主神臉色微微一變,他非常清楚,天空上的雷霆以及劍罡攻擊,不過是風暴所附帶的效果而已,真正恐怖的,還是那風暴…其中那股毫無規則的吸扯之力,能夠將任何東西,在頃刻間,扯成一片虛無…

然而風暴雖強,不過此時剛剛進入超神境界的空間主神,卻並未有半分畏忌,他相信自己所操控的時空風暴,絕不會比劉楓的劍刃風暴弱!

「準備拚命了么?」

冷笑一聲,空間主神雙手連連揮動,一道道空間裂縫不斷的在銀色風暴周圍浮現,而隨著裂縫的出現,一股股銀色風旋,再次噴涌而出,最後灌注進了時空風暴之中,使得其體型,再次壯大…

連續撕開了十多道空間裂縫之後,空間主神這才有些氣喘的停了下來,藉助時空蟲洞中的時空風暴,是一件極耗能量的事,就算他如今進入超神境界,撕裂十幾道通達某個蟲洞的裂縫,也已經是極限…

「去!」手指一點,銀色風暴,也是呼嘯著對那席捲而來的青色風暴衝擊而去…

「退!快!」

望著那即將碰撞的兩道插天風暴,柳劍忽然臉色一變,拉著身旁的玄女,逃命般的往後竄…

聽著柳劍的喝聲,黑老等人也是毫不遲疑的閃身後退……

「轟!!」在地面上無數道驚駭的目光注視下,兩道巨大的風暴。終於是在半空中,狠狠地撞擊在了一起…

撞擊的那一霎那。空間幾乎為之凝固…

在瞬間凝固之後,是那轟然間爆發開來地能量風暴…

能量風暴將地面上的所有物體,席捲一空,森林,化為了平原,山嶺,也被夷成了平地…

在另外一邊。戰神幾人雖然也是逃得不慢。不過那在最後一位的光明神,卻依舊是被閃電而來的能量風暴所波及,只是眨眼時間,一層血肉,便是生生的被風暴剮了去…

「噗嗤…」接連噴了幾口鮮血,甚至在拼著老命之下,光明神這才勉強的掙脫了風暴的波及,滿臉驚駭地吐血狂奔…

僅僅是風暴所擴散地餘波,便將一位主神強者。致成重傷,難以想象,在兩股風暴交接的位置。那又將會是何種的恐怖…猛的一陣劇烈顫抖,臉色微微一白,顯然,在風暴的對轟中,他也受傷了…

「好恐怖的劍刃風暴…」心頭輕吸了一口涼氣,不過空間主神卻並未慌亂,因為他眼尖的發現。在剛才風暴交轟的霎那。那劍刃風暴地速度,也是緩了幾分……

「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呢…」

望著僵持的兩股風暴,空間主神冷笑一聲,他心中清楚,劍刃風暴有著時間限制,只要時間一到,劉楓便再沒有與他抗衡的本錢…

陰冷一笑,空間主神舔了舔嘴,貪婪地低聲道:「如果把劉楓吞噬了,那我將變得多強?」

貪婪的神色在臉龐上還未消散,空間主神瞳孔猛的一縮,豁然抬起頭來,死死的盯著遠處那忽然有些詭異的劍刃風暴…

原本青色的劍刃風暴,在與時空風暴的對恃間,突兀的出現了一點點血紅之色,血色由淡變深,片刻之後,那股妖異地血色,便是瀰漫了整個劍刃風暴…

原本劍氣凌厲地劍刃風暴,在這一刻,忽然的轉變成了妖異地血色風暴,詭異的場景,讓得所有人有些愕然……

「那股血色能量…是紅衣的力量?」望著那血色漩渦,玄女忽然驚愕的失聲道。

「那就是星珠的力量,楓的劍刃風暴,似乎在星珠的感染下,有些變異了…」少女清冷的嗓音,在眾人身後響起。

柳劍等人急忙回過頭,望著那踏在虛空,亭亭玉立的妖媚少女,心頭都是不由得一跳…

經過由少女到少婦的轉變,身為玄陰殺葵星的那股妖魅之力終於是完全的激發了出來,現在的紅衣,舉手投足間,無不散發著驚人的魅惑…

「小妮子,弄這麼漂亮做什麼?以後和劉楓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你可得小心哦,玄陰殺葵星身上的那股妖媚,對男人來說,可是最烈的春藥,而且你還是玄陰殺葵星中最神秘的黑煞,小心那傢伙把持不住,肆無忌憚的索取喔…」玄女上前兩步,笑吟吟的對著紅衣低聲戲謔道。

血色眸子眨了眨,紅衣妖異的美麗小臉頓時湧上了一抹緋紅,貝齒輕咬著紅唇,心頭嘀咕道:「難怪楓剛才那麼野蠻,那麼粗魯……」

「嘿,空間主神那傢伙的時空風暴潰敗了!」黑老的驚喜笑聲,打斷紅衣羞澀的念頭,也將眾人的目光拉了回去。

虛空之上,化為血色之後,劍刃風暴的威力無疑是在詭異的節節遞增,那銀色的時空風暴,在風暴的狂襲下,已經開始變得搖搖欲墜…

時空風暴每一次的搖曳,空間主神的臉色都會白上一分,片刻之後,空間主神緩緩的吸了一口氣,猙獰的咬了咬牙,身形一晃,竟然是憑空消失了…

在空間主神消失的霎那,銀色的時空風暴突然發瘋似的對著劍刃風暴旋擊而去…

血色風暴的中心眼位置,劉楓冷冷的望著風暴之外的時空風暴,單手微微一握,森然暴喝:「破!」

「砰!」喝聲落下,血色風暴旋轉速度驟然加快。半晌后,在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中。那巨大地銀色時空風暴,轟然崩裂成了滿天碎片…

望著空中銀色風暴的暴碎,黑老等人滿臉喜悅,而另外一邊地戰神等人,則是臉色慘白…

毀掉了時空風暴,劉楓也是輕鬆了一口氣,尖銳的目光在周圍空間掃過。眉頭卻是微微皺了起來:「這傢伙。躲了么?」

略微掃視之後,劉楓放棄了搜尋的念頭,控制著劍刃風暴,直接對著戰神等人旋轉而去…

風暴剛剛啟動,劉楓臉色便是一變,雙翼微微一振,身形向左掠了一點距離…

「咻!」一抹銀光,自旋轉的風暴中射出,最後貼著劉楓的袍子。飛了出去…

銀光在插過劉楓之時,驟然停頓,一道銀袍人影。詭異出現…

「空間主神?這傢伙…竟然能夠潛進我的風暴中心!」眼角瞟到那抹銀袍人影,劉楓心頭猛地一震。

「秘法:偽黑洞之噬!」

猙獰的森寒聲音,在身後陰森地響起,空間主神一口狠狠咬在了劉楓手臂之上,嘶啞地聲音從喉嚨中滾了出來:「讓我吞了你吧…」

感受到體內那瘋狂湧出去的能量,劉楓嘴角忽然挑起一抹譏誚:「想吃我?」

右手平探而出,最後在空間主神略微緊縮的瞳孔中貼上了他的額頭,劉楓森冷輕聲道:「惡魔法則:吞噬之力!」

「砰。」身子驟然一顫。空間主神驚駭的發現。剛剛吸過來的能量,竟然在以更加瘋狂的速度迴流著。而且迴流之時,還將本來屬於他的力量,也帶回了劉楓體內…

「不要以為就你會吞噬!」望著空間主神那驚恐的目光,劉楓森然笑道。

「你…」察覺到那流失速度越來越快地能量,空間主神臉色一片慘白,沉寂了瞬間,忽然狠狠的咬了咬牙,雙手在身前閃電舞動:「空間法則:化身本源!」

隨著喝聲,空間主神的身體,竟然開始緩緩變淡,片刻后,居然化成了身形透明地人影…

「我回歸了本源,看你還如何吞噬!」空間主神咬牙切齒的陰冷道,由於能量的過渡消耗,讓他看起來極為狼狽。

感受到那逐漸停止涌過來的能量,劉楓眉頭微皺,懶懶的舒展了下手臂,譏諷道:「如果你光明正大的對戰,說不定我還真沒機會吞噬掉你的能量,可惜…自作孽!」

嘴角一陣抽搐,空間主神冷笑道:「只要給我點時間,我的實力自然會回復,如今我已經化身空間本源,你想殺我,卻也沒那麼容易!」話到此處,空間主神目光在周圍旋轉地風暴璧上掃了掃,似乎是打算逃了。

「殺你,地確有點難度…」劉楓微微點了點頭,嘴角微掀,陰森森的道:「不過,我卻能封印你!嘿嘿,生命女神對你地詛咒很有效果…我要多一個奴隸了…」

附有神秘陣圖的手掌微微張開,最後正對著空間主神…

愣愣的望著劉楓手中的神秘陣圖,空間主神的臉龐上,終於湧上了恐懼…

「本命法則:封印!」

掌心大張,淡彩的神秘光澤噴涌而出,而在彩光之中,神秘的陣圖脫手而出,最後懸浮在空間主神頭頂之上,吸力狂飆…

「混蛋!混蛋!放了我,放了我!」

被神秘陣圖緩緩的扯進,空間主神恐懼的激烈掙扎,可剛剛被劉楓吞噬了大半能量的他,卻已逃脫不了封印圖的吸力。

彩光越來越濃,片刻之後,終於是在彩光暴漲間,將空間主神,吞進了封印圖之中…

手掌探出,封印圖懸浮在劉楓掌心之上,一道銀光在其中瘋狂的亂竄著…

「放了我,我不與你為敵,劉楓,放了我,我可以發誓!」封印圖中,空間主神驚恐的嘶聲求饒。

劉楓臉龐淡漠,沒有理會,袖袍一揮,周身那巨大的血色風暴,緩緩停止,最後煙消雲散…

緩緩現身虛空,劉楓手心托著封印圖,偏著腦袋冷冷的望著遠處的戰神等人,手掌一拋,封印圖,再次離手而出……之上,兩道人影有些寂寞的站立…

「娘,為什麼不跟著爹走啊?大陸上已經沒有主神了,沙族也不再需要您了!」望著沙漠的深處,想必爹他們已經要走了吧,想到這裡,焉兒眼圈有些通紅。

沙月魅出神的站在原地,沒有說話…

「你明明想跟著爹走!您掌管沙族這麼多年,也累了!」焉兒大聲的道。

嬌軀微微一顫,沙月魅沉默…

此時,沙漠的深處,一股強橫的空間波動,突兀的傳出…

「唉,算了,他們已經開啟了空間傳送通道,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怔怔的望著空間波動傳來的方向,沙月魅嘶啞的苦笑道。

「呵呵,還是只有我們娘女相依為命啊…」苦澀的嘆息了一聲,沙月魅眼眸中,卻醞釀滿了霧氣,不過她卻倔強的沒有讓它滴落。

一雙手臂,忽然從身後探出,最後牢牢的圈住了沙月魅那充滿柔韌性的小蠻腰,一聲戲謔的嗓音以及那溫暖的懷抱,讓得沙月魅眼中的淚珠,終於是滴了出來。

「我可不放心自己的老婆和女兒單獨待在這片荒涼的土地上,沙族我留下了三枚法則之源,若是達到了要求,自然有人能夠得到他們,而且,既然我有諸神大陸的空間坐標,日後,想回來的時候,我陪你回來便是…」

掙扎著轉過身,沙月魅望著那噙著柔和笑意的清凈臉龐,忽然有些衝動的吻了上去…

茫茫沙漠,黃沙飛舞,男女輕擁,斜落的夕陽,為他們披上了一層溫暖的金色外衣,分外醉人…

「諸神大陸,勞資走了,以後過來,誰敢給勞資晉入主神,勞資活剝了他!」

「記住吾名,黑袍劍聖:劉楓!」

平靜的下午,蒼茫的諸神大陸上空,突兀的響起一聲桀驁的狂笑聲。

大陸上的所有人,都是在這桀驁的宣言之下,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張大著嘴仰望天空,宛如痴獃…

遠在萬里之外的一處神殿之中,地神將阿彼得苦笑的抬起頭,凝望著蔚藍的天空,嘆道:「這傢伙,真是猖狂…不過,現在的他…唉,似乎有這個資格吧…」

「唉,一路走好吧!」

(大結局,完!後面有一遍回地球的後記,呵呵,大家可以看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目錄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 一十四章 劍刃風暴VS時空風暴

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