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然而止的平安夜

戛然而止的平安夜

葉子綠了又黃,最後飄飄搖搖的落到了地上,重新化作養分滋養樹木。

雖然沒有實際意義上的冬天,但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還是即將到來。一直在美國飄蕩的蕭然也被溫涼一封電報拍了回來。

她托去東方的商船捎了兩袋米回來。聖誕節后兩人還可以湊對過個春節湊湊熱鬧——至少吃頓米飯應應景。

其實仔細一想,他們這些人已經很久沒有一起聚過了。

自從埃琳娜走後,戴蒙就不願來總部了,sivnora也因為不滿giotto的裁兵指令而寧願在外駐守。

蕭然跟雨月又一直在美國那邊忙著賺錢,輕易不回來一趟。正好趁著這個節日的機會,把大家都叫回來吧!

這樣想著,溫涼拉開了最底下的一個抽屜。裡面是一團團各色的圍巾線。趁著秋天男人們都忙著秋收的空閑,她跟總部里的女人們學了怎麼打圍巾。要織毛衣有點難,不過織個圍巾還是難不到她的。難得有了時間,她決定給好友們一人織一條圍巾,當然,giotto和莉絲這對父女也是少不了的。這麼一算,她足足十條左右。

「好了,奮鬥奮鬥。」

在最後一份文件上籤了字,她拿出織了一半的金色圍巾一陣一陣織了起來。雖然手法很生澀,但是因為用心,針腳也不顯得多亂。

「暴風雨過後……總該是晴天——咳咳。」喉嚨中傳來的刺痛打斷了溫涼的自語。

糟糕,是感冒了么?

輕輕揉了揉嗓子,溫涼開始考慮是不是應該去史都華德那邊拿些葯吃了。雖然她沒什麼關係,但要是不小心傳染到莉絲就不好了。對於莉絲來說等同於『禮物節』的聖誕節就快到了,這段時間小姑娘異常的興奮,每天晚上都纏著她跟giotto,非要兩人陪著才肯睡覺。

「媽媽!今天來講白雪公主的故事吧!爸爸說我就是他的白雪公主!」

「……」

「媽媽,為什麼有了第二個皇后國王就不愛白雪公主了呢?明明白雪是他的女兒啊!」

「媽媽,為什麼第二個皇后要殺白雪公主國王都不阻止呢?難道白雪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么?」

「媽媽,為什麼白雪公主會笨到陌生人給的東西也吃呢?國王都沒有跟她講過陌生人給的東西不能吃么?」

「……」溫涼握著童話書的手泛起幾道淺淺的青筋,不知如何回答自己女兒的問題。

混蛋giotto!你多嘴這一句幹什麼,我怎麼給她解釋啊!

莉絲非常聰明,而這也就導致了她遇到自己無法理解的事情就一定要問明白的習慣——才不會管是童話還是現實。

被自己軟軟的小女兒問的落荒而逃的溫涼在走廊上攔住了剛從外面回來的giotto,然後一把把手裡的童話書塞到對方懷裡。

「?」金髮的青年一臉的問號,沒明白自己妻子的意思。

「giotto,今後給莉絲講故事的任務就交給你了。」讓你作孽,不可活去吧!

「當然,要是讓我知道你告訴了她什麼不應該她知道的事情的話……」溫柔的笑容瞬間黑掉。

「……」

金髮的青年只覺得背後泛起一陣有一陣寒氣,然後默默的捧著童話書點頭。

捉著前腳剛走進總部大門的蕭然一起搞定了全部的年末財政總結之後,兩個多年的好友才有功夫坐在庭院里喝著下午茶閑聊。

雖然因為忙碌而幾乎放棄了自己這個小愛好,但是溫涼那一手沏紅茶的手法卻好像刻在了骨子裡一樣,幾個動作之後就好像行雲流水一樣的流暢了起來。

濃濃的紅茶配上一兩塊方糖,熱熱的捧在手裡好像可以暖到心裡。

「你跟雨月的事,是不是也該辦一辦了?」雖然她一直沒有問過蕭然的年紀,但是這麼多年下來,她也要算的上是大齡女性了。雖然自家人不會介意這個,但是……再這樣下去,蕭然就得當大齡產婦了吧?這樣很容易出危險啊。

「將來的事,將來再說吧。」雙黑的女性放下手中的紅茶,偏過頭看向遠方高遠的天際,「我們不急的。」

還有很多事沒做,這麼早結婚以後就得準備圍著孩子打轉了——她還沒撈夠棺材本呢!怎麼也得弄來美國的幾座金礦才行!

「我跟你說啊溫涼,美國真是個好地方,要金子有金子要廉價勞動力有勞動力……」balabalbala,蕭然岔開了這個敏感的話題,她本就有點這個意思,保不準在溫涼的不懈勸道下腦袋一熱就答應了……還是岔開話題比較安全。

看穿了蕭然的意圖,溫涼也沒有一定要問出個所以然的想法,就順著她的話題轉了過去。

溫馨的下午茶之後,兩人在二樓的樓梯口分手,各自找各自的男人去。

唔……把莉絲丟給giotto看了一下午,真的沒有問題么?

說實話溫涼是多少有些不放心的,giotto這傢伙,雖然哄孩子很有一套,但是——他偶爾會非常太無遮攔,什麼都敢說。非常有教壞小孩子的嫌疑。

果不其然!

「所以說,遇到這樣的男人莉絲一定要注意,一腳踹上去就對了,對對,就是之前爸爸告訴過你的,踹他——」

屋裡,金髮的青年正抱著小女兒說的正歡,之前溫涼交給他的那本童話書就攤開在他另一條大腿上。這一頁正好翻到了《海的女兒》之中王子跟眾人宣布要同他的救命恩人——鄰國的公主結婚的那一段。

「這種連救命恩人都無法區分的人,本身就不會是個有腦子的,讓他統治國家也一定……啊,溫涼你回來啦!」

「giotto……你都跟莉絲說了什麼?」

「媽媽!爸爸跟我說救人不能救白眼狼!碰到這樣的男人就要果斷踹他xxoo……」

莉絲興高采烈的跟母親回報自己的學習成果,一邊說著還一邊興緻勃勃的揮胳膊伸腿的比劃著。

「giotto……」

女子的聲音突然變得無比輕柔。

「什麼?」

「新來的家族成員的調|教就交給你了——從明天開始你就去舊總部那邊去練兵吧,練不完你可以不用回來的!」

金髮的首領是怎樣調|教新人的我們先暫且不提,溫涼這邊倒是開始了聖誕節前最後的工作。大掃除,還有布置總部。

一顆顆冷杉被男人們從後山砍了回來,然後被女人跟小孩子們一起布置成高大又漂亮的聖誕樹,紅色的襪子掛在了每個孩子的床頭。精緻的手編槲寄生花環被掛在每個房門上還有大廳的支柱上。

「咦?銀質的燭台不夠了?我記得庫房應該還有——咳咳。」突來的咳嗽又一次打斷了溫涼的話,她用力清了幾次嗓子才把那陣咳意忍了回去。

「或許是因為在大掃除的原因,屋裡的空氣是不太好——薇拉小姐您還是先去外面吧?」在這裡多年擔任女僕長一職的羅莎娜女士見狀皺了皺眉,輕聲的建議著身體並不算健壯的女主人。

「……也許是吧。」不由自主的揉了揉自己的喉嚨,溫涼聽從了羅莎娜的建議緩步向外走去,雖然會麻煩一點,但是在屋外指揮跟在屋內指揮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同。

平安夜終於到來,男人跟女人放下手中的活聚在一起享用豐盛的晚餐,烤的直冒油光的烤雞和塗滿奶油的蛋糕都那麼的能勾起人的食慾。

忙碌了一天的家族領導者們也終於聚到了一起,坐在桌邊吃著他們的晚餐。精緻的酒杯中裝著香甜的葡萄酒,銀質的燭台放在桌子中央,溫暖的燭光讓食物看起來更加光亮美味。也許是難得的節日,眾人緊繃了許久的神經終於都放鬆了下來。

藍寶挑食的毛病又蠢蠢欲動,幾次都只挑自己喜歡吃的食物,卻在被giotto笑眯眯的瞥了幾眼之後又開始乖乖的吃起自己不喜歡吃的甜椒和胡蘿蔔。

g跟納克爾神父莫名的拼起酒來,你一杯我一杯就好像喝水一樣灌下杯中的紅酒。

……真是糟蹋好東西,早知道應該讓索菲亞嬸嬸給他們準備幾桶啤酒才是。

埋頭苦吃的蕭然忍不住職業病發作,暗自腹誹著那兩個浪費的混蛋。

雨月笑眯眯的獨酌清酒,偶爾才跟giotto幹上兩杯,更多的時間只是自己喝自己的。

溫涼……她忙著投喂莉絲,如果她不給莉絲撥菜的話,莉絲也是一口胡蘿蔔都不吃的。

sivnora跟好不容易才回來一次的戴蒙坐在一邊就像真正的貴族那樣慢慢的品酒,偶爾才會吃幾口符合自己心意的菜式。

阿諾德歷來是滴酒不沾,他就坐在自己的那一角沉默的吃著自己附近的食物。

史都華德跟塔爾波兩位老人表示自己不過聖誕節,因此還是如往日一樣待在自己位於地下的實驗室中。

飯後,是傳統的守夜。大家都聚在有大壁爐的起居室里,守著燃燒的壁爐和裝飾璀璨的聖誕樹慢慢的守夜。

怕冷的溫涼坐在壁爐旁的搖椅上,腿上蓋著厚實的毛毯笑眯眯的看著giotto等人在另一邊玩兒撲克,然後又一次被傳說中被賭神附身的蕭然贏的面有菜色。

莉絲趴在她身旁看新得到的童話書,難得的沒有提到稀奇古怪的問題。

阿諾德坐在靠門的椅子上沉默的看著手中的資料,雖然仍然面無表情,周身的氣氛卻緩和的多,讓人能感覺到他此時的放鬆。

落地的大鐘終於敲響了第十二下。玩兒了一晚上的人不約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的拍,用各自的姿勢放鬆著緊繃的肌肉。

溫涼拍醒了不知何時靠著她的腿睡著了的莉絲,起身去樹下拿禮物。

然後,就好像後世電影中的慢鏡頭一樣。

彎腰拿禮物的溫涼突然就那麼倒了下去,嘴角溢出的血在身下的禮物上染出一片觸目驚心的鮮紅。

「溫涼——!!!」

一切,戛然而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家教初代]風雨同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家教初代]風雨同舟 [家教初代]風雨同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戛然而止的平安夜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