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我當鳥人的那幾年.

終章 我當鳥人的那幾年.

「好了,這就是我當鳥人的那幾年了。」

福澤堂旁邊的幼兒園內,衣冠楚楚的張是非坐在了小板凳兒上,翹著二郎腿,一邊擺弄著手中沒有點燃的煙捲兒,一邊笑呵呵的對著那些小孩子們講著故事。

講到了這裡,那些小朋友們似乎聽的都是一頭霧水,好像沒怎麼懂似的,只見那個虎頭虎腦的小男生抱怨了一聲,然後對著張是非說道:「你講的這是什麼破故事啊。」

破故事?張是非當時就無奈了,他『咬牙切齒』的看著這些小孩子,然後對著那個小男孩兒說道:「什麼叫破故事?講了這麼多天,我嗓子都快將幹了,難道不好聽么?」

「太墨跡了。」小孩子們笑嘻嘻的說道:「啰里啰唆的,還不如我們園長講的好呢。」

哎呀我去?張是非望著這些小屁孩兒,頓時就鬱悶了,向他這曾經大鬧了地府的人,到最後竟然讓一幫乳臭未乾的小毛孩子給羞辱了。

不過即便是這樣,他也沒有生氣,他只是裝著生氣的樣子對著那些小孩兒說道:「你們園長現在早度蜜月去了,要不然你以為我喜歡給你們講啊……不過反正你們也沒花錢,湊活著聽個樂和唄。」

那些小孩子聽張是非這麼一說,望著他的眼神中全都充滿了鄙視,並且有的還對他豎起了中指,搞的張是非一陣無語,心想著這一定是李蘭英教他們的,那胖子,就不知道教點好的。

不過想想也確實是,要說自己砍個人殺個妖什麼的倒是挺在行,但是講故事……他確實不怎麼拿手,而且他的故事如此複雜,就連現在,他還沒有完全的全想明白,這世間到底是個什麼養的存在,算了,不想了,我已經做完了選擇,過去的,就讓過去的我去做吧,我要做的,就是沿著我的選擇就走下去,只要別停下,就一定會有希望的。

想到了這裡,張是非便往小凳子上一靠,看了看手機,然後對著那些小祖宗們一笑,然後說道:「要不然這樣吧,我放你們半天假怎麼樣?」

一聽到放假,那些小祖宗們全都歡實了起來,也不鄙視張是非了,搞的張是非又是一陣無語,挨個給他們家長打電話,等小孩子們全都被接走了以後,張是非站在空蕩蕩的幼兒園裡,開始默默的打掃起衛生來。

他的動作很慢,但是卻一絲不苟,將所有的事物都擺放好了以後,張是非笑了笑,然後鎖了門走了出去,外面是晴空萬里,冬天難的有這種天氣。

快要過年了,自己回來,也快兩個月了,張是非望著天空,心情竟也好了起來,他心中想到,現在那分頭,應該正摟著劉雨迪在海南過著十分浪蕩的生活吧。

在張是非回來之後,胡三太爺它們又來了一次,張是非望著它們,笑而不語,胡三太爺遵守了自己的承諾,只見它對著崔先生說,現在我可以解除你身上的五弊三缺了。

不過崔先生聽它這麼一說,竟沒有立刻答應,而是問它,你解除我的命格,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胡三太爺微微一笑,然後說道,我的命。

崔先生聳了聳肩,這個他信,因為他知道,世間所有的事情,都沒有免費的,得到一樣,就要失去一樣,不管是自己失去還是別人失去,這都不是崔先生想要看見的,於是他便對著那胡三太爺說道:「那就算了,我可不想因為我讓整個東北的野仙界失控。」

他拒絕了胡三太爺,胡三太爺它們十分的感動,於是,它們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給崔先生一個安慰獎,每年的十二月一號,東北三巨頭都會消耗自己十年的道行幫崔先生『擋命』,這擋命,就是阻擋命格,在這一天里,崔先生是自由的。

歷代野仙的道行何等高深,崔先生他即使往死里活,充其量也就七八十年,對於接受了上代野仙首領道行的胡三太爺來說,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也就是說,他這個命犯五蔽三缺的人,每年都可以擁有一天的愛情。

崔先生很滿足,他摟著劉雨迪笑著說:你還真別說,咱倆還真像牛郎織女的。

劉雨迪笑了笑,沒有說話。

易欣星結婚了,所以崔先生他們同易欣星張雅欣兩口子一起出去度了次蜜月,他和劉雨迪,可以擁有寶貴的一年一次肆無忌憚相愛的機會,劉雨迪很滿足,他說,這樣也好,越是短暫的愛,就越會被珍惜。

得,看來他們當真把自己想成牛郎織女了,可是誰來當喜鵲啊。

張是非回過了神兒來,他伸手攔下了一輛計程車,然後坐了上去,車子緩緩的開著,張是非望著車窗外,街道上早已是一片銀白,這就是北國的冬天,看上去十分的純凈。

蔡寒冬其實挺慘的,就在張是非他們回來的那一晚,大家都在狂歡,蔡寒冬去了一趟廁所,結果在廁所裡帶了得有半個多小時,等他出來的時候,他哭了,他剛才說自己照鏡子的時候,看到了一些想不到的東西。

從那天起,他的因果之眼就再也沒有再靈驗過,而他也一直沒說,自己在鏡子里看到了什麼,只是他從此以後,再也沒有找女朋友,他開始修佛,終曰對著佛經發獃。

直到之後有一次大家喝酒,蔡寒冬喝醉了,大家問他為什麼還不找女朋友,蔡寒冬說道,他的女朋友在遠方,用自己最美的一面在等著他。

李蘭英不在福澤堂了,他到了自己老爹的公司上班,正經了起來,開始參加著一個又一個的應酬,看那肚子儼然已經有了領導的氣派。

而張是非則還留在福澤堂,做著一些『見不得人』的迷信之事,不過他也明白,自己早晚有一天要離開,所以他已經報了一所誠仁大學,準備來年繼續回到學校讀書,他說以後想要當一名律師。

沙的一聲,計程車停在了江北某學校的門口,張是非走下了車,對他來說,天和地的顏色也許是一片灰白,所以他很喜歡雪,因為這是他眼中能看見的最真實的色彩。

付雪涵在一棵樹下對著他揮手,張是非笑著走了過去,他跟付雪涵並肩走在學校裡面,沒有牽手,粉薔薇薔薇的花語是:愛的誓言。

雖然對於誓言,張是非已經無力去追尋,他早已明白,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大怪圈,諾言有時候就像謊言,你想去原這個諾言,就必須要許下一個更大的諾言。

張是非,你真是個鳥人,他曾經在心中這般罵著自己。

或許吧,他太累了,所以他不想再去想,所謂的諾言,還有所謂的轉世。

良緣終幽嘆,香魂雪裡埋。

雖然付雪涵有可能是徐瑩的靈魂轉世,但是,她卻已經不是徐瑩,因為守歲花開,季季不同。

今年的花兒,已經不再是去年的那一朵了。

說到了花兒。張是非的臉上又浮現出了一抹苦笑,現在他的父母恢復了以前的感情,張是非之前夢中的事情變成了現實,當然了,出去噩夢的那一段兒,畢竟人不能老是生存在噩夢之中,生活還是美好的。

他說服了父母,等到明年的春天,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開墾一片地,不過不種菜,他想種花兒,他本是不懂這些的,所以就想上網去查一查,不過查到的信息讓他有些遺憾,因為他最想種的花兒,是不能適應北方天氣的。

北方很寒冷,就像是哈爾濱的風,就好像是哈爾濱的雪,潔白,純凈,但是卻又刺骨,張是非當時看著屏幕上的黑字,發了一會兒的呆后,也就釋然了。

走在江北的大學裡面,張是非望著四周的風景,這裡還是這裡,環境不會因人而改變,付雪涵在他的身旁同他輕輕的講著一些曰常的瑣事,張是非輕輕的回著。

沒過一會兒,兩人走到了圖書館旁,圖書館的窗戶下面鍍上了一層薄薄的冰花兒,依稀的可以看見裡面的事物,張是非站在了那裡,痴痴的望著二樓的窗戶上模糊的映出一個女人的倩影,那個身影他是多麼的熟悉。

她正在靜靜的看書,而張是非也再靜靜的看著她。

「它一直在學著她的一言一行,現在已經一模一樣了。」付雪涵看著張是非的臉,然後輕輕的說道:「有的時候,連我覺得,她就是真的,連姓格都一樣。」

「也許吧。」張是非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苦笑,然後他淡淡的說道:「雖然形貌一樣,但它卻並不是她。」

付雪涵嘆了口氣,然後她又望了望身邊這個臉色蒼白的男子,他未曾哭泣,但是卻一直掛著淚痕,付雪涵低下了頭,想了一會兒后,便輕聲對著張是非說道:「也許吧,之前它問過我,梁姐最喜歡的是什麼花兒,我也不知到,所以就沒有回答它。」

張是非望著那窗戶之中熟悉的身影,苦澀的笑容並沒有消失,只見他淡淡的對著付雪涵說道:「她最喜歡的,叫做卡薩布蘭卡。」

卡薩布蘭卡的花語是:偉大的愛,沉默的守候,以及淡泊的永恆。

哈爾濱的天氣很奇怪,剛才還是晴空萬里,但是現在竟慢慢的飄起了雪花兒,洋洋洒洒,慢慢從天上落下,落在了張是非的瘦弱的肩膀之上,落在了張是非模糊的雙眼之中,很奇妙,雖然這一刻雪花滑落,但是天上的雲彩卻並沒有遮蔽住太陽,張是非抬起頭來,暖暖的陽光刺得他有些睜不開眼睛。

本來張是非之前以為,他的眼中已經失去了真實的色彩。

但是就在那一刻,張是非的眼中忽然一陣恍惚,他這才明白,原來色彩是假的,陽光才是真的。

(終)(連續七八個月,終於完本了,在此感謝一直追隨的書友兄弟們,至此,『命運三部曲』的第二部告一段落,此書的故事初於《陰陽》之後,但是卻又發展於《陰陽》,是我很早之前就想做得一個嘗試,可以說這本書既是陰陽先生的後續,但也是其前傳,這是我寫過的字數最多,也是嘗試最多的一本書,雖然知道無法盡善盡美,但現在完本,心中也甚是欣慰,感謝大家的支持,老崔我休息幾個月,然後開始新的故事,當然了,下一本,會是全新的故事,與命運無關,至於『命運三部曲』的第三部最後一本,會在下一本書完結后,用最好的狀態進行創作,就是這樣了,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對老崔的支持,祝願大家生活愉快,工作順利。)(2011年9月16曰中午11:59寫於牡丹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當鳥人的那幾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當鳥人的那幾年目錄 我當鳥人的那幾年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終章 我當鳥人的那幾年.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