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末世

第1章 末世

「無所謂的,爛命一條,誰會感到可惜呢?」劉樂獃滯地盯著那隻被自己拍死的可憐蒼蠅,神經兮兮地說出這麼一句話。

在這末世之中,誰也不知道他說的到底是這隻蒼蠅還是他自己。

此時夜色已經深了,外面還是有著閃爍的燈光時不時晃進他的房間,而他自己其實本也就是無心睡眠。

這房間內部昏暗得不行,劉樂也不開燈,因為這房間早已不供應電了,劉樂也不給充電費。這倒不是因為他窮,而是他懶,懶得用電。

他抽一張紙仔細地擦掉自己手上已經被拍扁了的蒼蠅,沒有任何噁心的反應,然後隨手把揉成一團的紙巾丟到了房間角落的垃圾桶里。

他的這具身體已經開始轉化了,而已經出現的特徵就是他能看見黑暗下的東西。至於他剛剛能一下把紙巾扔進遠處的垃圾桶里這事,其實只是運氣好而已,垃圾桶旁邊已經散落不少紙團了。

因為種種原因,如今存活在地球上的人類已經不足一億,起碼公開的數據是這樣寫的,至於具體多少,其實每個像劉樂這樣的平常人應該都不會去大費周章地統計一番。

這剩下的不足一億人中出現了一種普遍現象,那就是轉化。即身體機能的隨機變化,可能是強化,也可能是弱化。劉樂的這種能看到黑暗下的東西的體質就是他在轉化之後得到的。

他現在的身份是一名無業游民,但他還是有著自己的一棟三層別墅外加一個大院。這些既不是他從上一輩繼承來的,也不是他在退休前自己賺來的,而是村莊里的之意小姐送給他的。不要以為之意小姐對他有意思或者別的怎麼樣,像他這樣接受饋贈的人還有很多,真的非常非常多,多到這個村莊的每個人都是和他一樣的受贈者。

其實這段話完全可以換個說法,那就是其實現在劉樂所處的這個村莊里的一切財物原本都是屬於之意小姐的。

之意小姐到底是誰,長什麼樣子?劉樂他自己也沒有見過,他只知道有這麼一個人。

他來到這個村莊有一陣子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會在這裡定居下來。等等,不對,他定居的理由好像非常明顯……

如果一直不用電的話,其實就算用電他現在的儲蓄也足夠他在這裡安享餘生了。他原本對這樣的生活是挺排斥的,但他最後還是很安心地接受了這樣的安排。他甚至還效仿古人給自己取了一個相對文雅的稱號:心安居士。三層別墅的大門前也被他掛上了心安居的牌匾。

他自從來了這村莊之後便一直獨來獨往,可是這在掛上了心安居的牌匾后倒開始有人來他家拜訪了。大家還總是帶著各式各樣包裝的禮物,但劉樂總是懶得打開。

說因為自己起個稱號大家就變得這麼熱情,劉樂打心底是不肯相信的,但要說到底因為啥,他也懶得去想。

他現在唯一不排斥的行為就是寫信,寫那一封封不會寄出的信。而每到黑夜他就能寫出很多東西來,於是他便開始熬夜。他知道這是毛病,但他已經不怎麼在意了。

這些信有寫給往日分開的朋友的,有寫給已經不知道去往什麼地方的家人的,也有寫給往日仰慕過卻不曾告白過的姑娘們的。

每每想到此處他總會忍不住笑,姑娘們,聽起來真有意思。

寫完后,他把筆放下,走到落地窗邊看了看外面,心想,還好玻璃是完全隔音的,不然以外面那些人的音樂聲完全可能讓自己控制不住地要加入他們。

這些人總愛在晚上來到他的院門前狂歡,又是音樂又是燈光的,一鬧就是一整晚。劉樂對此不喜也不惱,內心毫無波瀾,最大的反應也就是現在這樣站到窗邊看他們幾眼了。

他無心地看著,卻好似看到了一人的有意作為。

那男人躲在陰影里,用拿在手裡的一把刀捅進了旁邊的人的身體,血液濺出。

劉樂皺了皺眉頭,滿臉凝重,還拿出一根煙叼到嘴裡,裝模作樣地出了一口氣,隨即在沒人看向自己的時候慢慢拉上了窗帘。

沒人注意到嗎?劉樂在拉窗帘的時候還想著這個問題,因為直到那人離開,另一人倒下,人群都沒有任何反應,包括那幾個應該也能有幸親眼目睹這整個過程的人。

劉樂把根本沒點著的煙收起來,心裡有些害怕,但還沒到不能接受的地步。因為畢竟人類數量驟減的整個過程他還是趕上了個尾巴的。

他把寫好了的信收到信封里,然後把它和其他信封放到一起,再稍微收拾收拾垃圾便躺到床上去了。

會不會有人因為這樁命案調查到自己頭上來?劉樂抱頭想著明天可能會來自己家裡拜訪的人,也許這次不會再是送禮物的了。

話說他們到底為什麼要來拜訪我還帶著禮物呢?劉樂想到,管他呢,反正自己也沒真的要,只是把它們丟在地下室而已。劉樂摸了摸鼻子,側個身,這便慢慢睡去。

外面的狂歡還在繼續,那死者的屍體周圍被騰出一大片空地來,好似這裡沒人認識他也沒人願意為他的死負責。血腥味伴著音樂聲,倒是讓這裡的人們隱約間變得更加興奮了。

天很快便亮了起來,人群已經散去,此處只剩下了一具冰冷的屍體。有烏鴉在屍體旁的樹上盤旋,它也不叫,應該就是想看看有沒有進食的機會。

有村莊的年輕管家走來,他是被之意小姐直接委託在此處維持秩序的唯一一人,他注意到了屍體,上前查看幾番便走進了劉樂家的院子。

離開前他還對著停留在樹上不曾離開的烏鴉揮了揮手,看樣子這應該不是他第一次做這個動作了。烏鴉興奮地叫了兩聲,在管家進了院子后便落了下來,緊接著就是第二隻,第三隻……

劉樂正在自己的夢裡遨遊,只是被連續響起的砸窗聲給吵醒了。

他揉揉眼,想想自己是睡在三樓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砸窗聲還在響著,劉樂走到窗邊拉開窗帘,被窗外還在拍打的管家嚇了一跳。

「你幹嘛?」劉樂順勢問道。

管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然後在窗上反寫下兩個字:開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心安居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心安居士目錄 心安居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末世

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