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只要不去皇宮,啥都好說

第三百三十二章只要不去皇宮,啥都好說

兩口子打架,但是每次倒霉的都是自己。

這樣的日子,過的很凄涼。

退後到了邊上,確定這柱頭能夠擋住匕首的攻擊,徐寧咧開嘴;「秀姐。大哥的意思是,我們不是去報復,我們是去言傳身教、我們失去談人生談理想、我們是去促進醫學界的友好交流。」

「滾,油嘴滑舌的,跟你家大哥一樣不是一個什麼好東西。」謝體秀猛然一聲大喝,頓時讓徐寧不敢在說任何一句話。

眼看徐寧不上嘴巴,謝體秀立即書寫下來一份報道遞給徐寧,而接下來的事,那就是自己夫君的事。

自己的夫君白天出去,一直到下午十分才回來。

在這段時間,謝體秀想了一下。這個地方是不安全的,一旦對軍醫大學展開報復、不對,是促進友好交流,那定然會讓憲兵警察什麼的進行追擊,東京,不在安全。

如何在行動前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那是當期應該考慮的。

「要不我們去山田島哪裡吧,他是教務主任,應該來說是有一些威望的。憲兵方面也不會去哪裡抓捕。」徐寧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不過公孫耀卻是微微搖頭。

山田島那邊其實也不安全,如果真的激怒了日軍,那麼每一個人都不安全,而真要說是安全的話,那恐怕沒有一個地方能夠比海軍次大臣山本五十六家中安全了。

「人家不弄死你,你去他家,不想混了是吧?」如此膽大妄為,簡直是讓人不敢想象。謝體秀堅決反對。

但是公孫耀卻是很冷靜的端起茶水;「不想他家人陪葬,他儘管抓,好了,就這麼決定了,我們去他家吃晚飯。」

不要臉,真不要臉。

回到自己家中庭院中,山本五十六還是在嘀嘀咕咕咒罵著海軍方面的臉皮簡直是要比富士山都還要高還要厚。

明明那邊已經是慘不忍睹,可是陸軍方面卻是依舊在欺騙國民說如何如何勝利。

他都已經看不下去,若不是首相出面讓自己忍一忍,自己非得好好的將他們的醜事給暴露出來,讓國民都知道他們的醜陋嘴臉。

「爹,你回來了,你朋友來看你呢,都等了一下午了。」

誰啊?

沒聽說誰來看自己啊。山本有些懵逼的看向自己的女兒不解問道;「誰啊?」

「我啊。公孫君啊,咋的,這才過去幾天啊,山本將軍就不認識我了,真可謂是人走茶涼啊,不過沒關係,我這個人不介意。」

八嘎……

山本差點沒有其吐血,公孫耀居然笑眯眯的抓著瓜子嗑著依靠在房門跟前,似乎這就是他家一般的隨意。

「什麼臉色你這是,你是不歡迎嘛,我從旅順趕過來,不容易的,快快吃飯,都已經餓呢,就等你了,山本將軍,你呢,公務繁忙,但是還是要體會一下家人的感受嘛,你看看你閨女,一直就跟我說你如何如何不陪伴他。是不是要陪伴啊。要是……」

「媽呀……」

山本想要弄死公孫耀,不過見到慘叫一聲,緊隨著他的耳朵讓一個身穿和服的女子給扯著往裡面拖。他知道,自己的女兒算是安全了,起碼這一次是這樣。

「吃啊,咋不吃啊。」公孫耀反客為主的打開紅酒親自為山本倒上一杯。

看著厭惡,吃不下去。山本心中憋屈的冷哼了聲。

但是,他不確定公孫耀是在這裡弄了多少炸彈,只能委屈的端起紅酒和公孫耀慢吞吞的喝酒。

三杯酒下肚,山本眯起眼睛看了下公孫耀;「你怎麼來了?」

本不想來,不過是有些事還沒有處理。公孫耀很坦誠的說完更是直接了當的說來這裡就是為了避災,畢竟沒有什麼地方比這才安全。

這倒是,還沒有誰敢來搜查自己的府邸,不過,他心中到是很想知道,公孫耀這一次是要弄出什麼大事,居然要到自己這裡來進行躲避。

難道……難道……

「你想對皇宮下手。」山本猛然起身指向公孫耀。他最擔心的是這個。

公孫耀眨眨眼睛;「你開什麼玩笑,我是天子門生,天皇的優秀學生,得過御賜望遠鏡的,我怎麼會是那麼一種人呢。自然是不會,我對於偉大的天皇陛下,你是敬佩之心如同滔滔江水一般,我對於皇后的美貌,那可是真的是可遠觀而不可觸摸焉。我對於……」

行了,只要不是對皇宮下手,自己到是可以照顧一下。山本平靜下來。

當然,這也是退縮,自己這一家子都在呢,若是不照顧公孫耀,那公孫耀自然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一家。

又是嶄新的一天,和蘇軍方面的交涉,自然有外務那群人,板坦作為當前的陸軍大臣,他要負責的依舊還是軍事。

但是,關東軍在關外的失敗,這是可恥的,丟毒氣彈卻是讓人丟自己陣地上,這是丟人的。不論如何,也不能讓國民知道失敗的消息,不然恐怕會引起混亂。

為此,他祈求首相出面,希望海軍能夠別在折騰出賣,給陸軍留下一點面子。

如今看來,海軍方面的確辦到了,起碼報紙上沒有誰捅出來自己的失敗。

今日的報紙早讓女秘書擺放在案桌上,香甜的咖啡正冒出一股熱氣,而旁邊還有一杯泡好的茶水。

細心的舉動,他走過去將茶水端起來喝了一口翹起二郎腿笑眯眯的看著今天的內容。

死神計劃失敗,關東軍三個師團全軍覆滅,北上,是否還有執行之必要。

標題讓板坦噗的一口將茶水吐出來后猛然起身看向一邊的侍衛長;「備車,我要去首相府。」

告狀,這事一定是海軍那群土鱉乾的,畢竟只有他們才知道關外的情況。

去哭泣的板坦自然而然獲得了同情,首相立即讓人將山本五十六叫來后一臉埋怨道;「我不是告訴你,大家都是帝國的軍隊,有些事,不能做過火了嘛?」

我他么的幹啥了我?看著一邊似乎眼睛有些紅潤的板坦,山本五十六眯起眼睛;「首相閣下,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在說什麼?」

「王八蛋,狗草的龜兒子,你敢說這不是你安排人泄露的。」坂田見山本裝無辜,當即將報紙砸在他臉上怒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抗日之幽靈突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抗日之幽靈突擊 抗日之幽靈突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二章只要不去皇宮,啥都好說

5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