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病篤思良醫

第98章 病篤思良醫

「阿嚏!阿嚏!阿嚏!」

當連著打了三個噴嚏之後,簡傑只覺得自己的鼻子都麻木了。同時有些明白劉耷為什麼著急讓自己連夜走華容道返回烏林,因為劉耷軍的庵廬實在很差勁,讓一直號稱「以人為本」的劉耷都有些看不過去了。

剛剛走進庵廬之後,簡傑便聞到了一股混雜著塵土、鮮血和霉爛的怪異味道,讓簡傑的鼻子非常難受。

藉助著陽光照出來的效果,簡傑可以看到這個當做庵廬的帳篷之中,瀰漫著不少的塵土。這年代地面硬化還是非常稀少的,地面都是泥土地,進進出出的可不是塵土飛揚嘛!

再就是留在庵廬里的傷員,大多數都是重傷患者,很多人雖然包紮過傷口,但該淌血的還是在那裡淌,讓這裡有一股如同戰場上一般的血腥味。

這軍營之中都是些男人,講衛生的終究還是少數,大多數都是馬馬虎虎的,至於到了庵廬之中,這種地方有很多人都躺在床上,上面被褥什麼的長時間不換,有的都發霉了。

此起彼伏疼痛難忍的呻吟聲,還有時不時抬出去的重傷不治者,讓整個庵廬之中瀰漫著一股厚重的憂鬱,這裡的士兵們,即便是不死也殘,氣氛自然是極其壓抑。

「你們去給我提幾桶水在庵廬里灑一下,別弄得塵土飛揚的!另外有機會把所有的被褥都倒換著洗一遍!用開水泡完了再洗!」看著眼前這一幕,簡傑也是擺出領導的譜來,向自己的手下命令道。

經過這趟華容突襲戰,簡傑達到了自己老爹三十年都沒有達到的成就,有了屬於自己的部曲。儘管人有點兒少,只不過五個人,但也是屬於自己的部曲啊!

除了這五個部曲以外,原先劉耷庵廬之中的手下也都是暫時被簡傑管理起來,再加上簡傑自己花錢雇傭的根本鄧艾,現在簡傑加起來一共能夠管理三十來個人。

隨著簡傑的命令一個個下達,原先半死不活的庵廬之中,總算有了一絲生機。

照顧好在烏林大戰中受傷的己方士兵,是簡傑現在的主要職責,但簡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還是融合自己的衛生知識,建立一個完備的庵廬管理制度,把這整套制度規範化后推廣起來,讓劉耷軍所有的將士,能夠得到最好的治療。

畢竟天下亂到現在,死的人實在太多,人口已經成了一個非常寶貴的資源。能不死的不死,能不殘的不殘,這可是一件大功無量的事情。

不過現在這套規章制度還在摸索之中,所以在發號施令的同時,簡傑還拿著紙筆,將自己注意到的事情隨手寫下來。

現在簡傑的那張紙上已經寫了「消毒法」、「簡易骨折處理法」、「簡易止血法」等不少他自己的穿越知識,以及從本時空醫生那裡學來的一些可行的外科小技巧。

除了建立一套完整的庵廬制度外,簡傑還想著弄一套類似《赤腳醫生手冊》那樣的小冊子,用來提升這個時代的醫生總體水平。

這個年代的老百姓實在太慘了,戰亂、災荒,還有各種疾病,讓大部分老百姓的平均壽命不到三十歲。戰亂和災荒簡傑一時間無可奈何,只能儘可能救治身邊的疾病。

不過這個事情僅靠簡傑還是不行的,得找一些比較牛逼的醫生來主導,只是簡傑懷著滿腔的熱情打聽了一下當今兩大名醫華佗和張仲景的下落,只是得到的消息卻並不好。

大名鼎鼎的華佗,這個時候已經被曹老闆收編了。就在奪取北方之後,曹老闆也是將天下知名的十六名方士收攏到自己麾下,一方面是把這些異人置於自己的監管之下,另外也想從這些方士中尋求一些能力。

華佗雖然是一名醫生,但是在《三國志》和《後漢書》中,都是歸在《方士傳》中,和很多知名神棍在一個傳記中。

實際上,《三國演義》給華佗加了不少戲份,什麼救治周泰,刮骨療傷之類的,其實華佗在赤壁之戰爆發那一年便被曹操給砍了,給關老二刮骨療傷的只是一個普通醫生。

現在已經成了曹操私人保健醫生的華佗,自然不會沒事到南方來,簡傑自然是找不來的。

至於張仲景,人現在已經死了,死得還比較慘,都被滅門了,因為這個位面的張仲景就是長沙太守張羨。

張仲景在歷史上的記載很少,只知道他是南陽人,和看好曹操、荀彧的名士何顒是同鄉好友。剩下的很多說法,都是三國之後才有的。像是張仲景做過長沙太守的記載,最早就出現在唐代甘伯宗所著《名醫錄》。

甚至於張仲景的醫學著作,都是西晉時的太醫令王叔和翻閱醫學著作的時候偶爾發現的。到王叔和時,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已經失傳了好多篇章,經王叔和整理才整理出五萬字的遺篇《傷寒論》。

但仲景還真得就是張羨的表字,這個年代起表字都要和名字匹配,譬如說諸葛村夫名「亮」,表字裡面就有個意義相近的「明」,他的哥哥諸葛瑾和老對頭周瑜,名字和表字里都有個代表美玉的字。

仲景的「仲」是老二的意思,景則是景仰之意,與羨字之意相同,張仲景真得就是長沙太守張羨。

張羨性格屈強,與頂頭上司荊州牧劉表不和。官渡之戰時,桓階遊說張羨支持曹操,張羨於是以長沙郡和鄰近三郡(桂陽郡、零陵郡、武陵郡),也就是傳說中的荊南四小龍,一起反抗劉表,結果張羨在相持中病死,他的兒子張懌繼位之後,便被劉表給平定了。

咱大表哥雖然被某些人稱為草包,但名列八駿、單騎入荊州的他,豈是某些坐嘯客能夠比擬的。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齊齊,平定張氏叛亂之後,大表哥馬上送張羨的家人去地府中與他團聚。

你說張羨你好好研究你的醫學不好嗎?非要摻和進天下大勢之中,結果來了一個闔家鏟,何苦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章 病篤思良醫

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