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鎮壓

第93章 鎮壓

當華容城門口發生這麼一次群體性事件之時,華容令浩周一直站在城頭上冷冷得看著,看著城外群情激奮的荊州兵,還有一些同樣滿腹怨言的北方兵,全都在那裡蠢蠢欲動想要搞事情。

不過浩周一直都沒有亂動,直到人群之中突然間竄出來幾個人在那裡喊要投奔劉耷的口號。

聽到了這麼一個危險的口號,浩周終於不敢繼續坐視不理,這很有可能會釀成一場兵變,馬上對著自己的親兵喊道:「給我衝出去把那幾個領頭鬧事的給我拿下!有敢抵抗的格殺勿論!」

聚集在華容城附近的敗兵,足足有好幾千人,本來他們都分散在各處,其中有不少已經準備繞過華容城繼續向江陵進發,結果出了這麼一次群體性事件后,馬上都聚集到縣城門口。

面對著如此多的敗兵,浩周卻是一點兒不害怕,他手底下雖然只有三千人,但這三千人並沒有參與之前的赤壁之戰和華容敗退,士氣比較旺盛,之前又一直在縣城之中,不像那些敗軍一樣饑寒交迫,可以說是以逸待勞。

所以哪怕是面對著城外數倍的敵人,浩周還是讓自己的手下主動出城平叛,這群喪家之犬如何是自己手下將士們的對手。

隨著浩周的一聲令下,手下的軍官便帶著將近一千人殺了出去。面對這種成建制的精銳之師,城外那已經喪失了建制,饑寒交迫、丟盔棄甲的敗軍,根本就不是對手,更不用說大部分人根本不想造反。

按照浩周的想法,隨著他的軍隊出城平叛,外面的烏合之眾肯定不是對手,一個衝鋒便將大部分衝散,剩下的便是捉拿那幾個帶頭鬧事的**,然後把他們的腦袋砍了掛在華榮城的城門上,用來警告接下來的敗兵老實點兒。

事情的發展,一開始和浩周的劇本描寫的一樣,先行衝出去的曹軍士兵,多少還念著點兒香火請,沒對這幫敗兵下死手,只是想把他們趕走,然後抓住那帶頭鬧事的刺頭。而那些鬧事的敗兵果然也是一觸即潰,根本沒有什麼有效的組織。

等待浩周手下的一千人剛剛衝出一多半,正顯得頗為雜亂的時候,敗兵之中卻是突然間殺出兩支行列整齊的隊伍來,一支對著出城的魏軍便是迎頭痛擊,另外一支卻是直接非常明確的繞后奪取城門的控制權。

這個出兵的火候實在恰到好處,尤其是繞后奪取城門的那支百餘人的小隊,在前面幾十名騎兵的帶領下,一下子便從側方穿插到城門口,徑直朝著城門殺了過來。

甫一交手,這支百人小隊在為首的一名將近兩米的騎士帶領之下,一下子便把城門附近的浩周兵給打崩了,順勢便把沒衝出城的浩周士兵給頂了進去。

這一幕把浩周看得睚眥欲裂,他也是見識過不少場面的人,即便是曹丞相手底下的虎豹騎也不過這種戰鬥力。

就在城門這邊激戰不休的時候,從敗軍之中殺出來的一支千人隊伍,則是正面打穿了浩周的出城軍,他們也不對潰軍做多餘的糾纏,徑直朝著城門衝去,想要和城門口的那支百人隊一起衝進城去。

「殺曹賊!投皇叔啊!」

「打下華容分金銀啊!」

……

也就在這個時候,城外的敗軍之中也是再次響起了各種五花八門的口號,正是在這些口號的鼓動下,城外的敗兵們,有的怨恨華容城不接納他們,有的不想再為曹軍賣命,有的想著在華容搶一把,還有的直接是盲從得跟著旁邊的人,一起向著華容城殺了過去。

反正是那些衣衫整潔的傢伙,就是華容城裡的敵人,往死里打就是了。

「敵襲!」

怎麼就一下子被翻盤了呢?在城樓上看得目瞪口呆的浩周,馬上向手底下的傳令官喊道,準備組織城內剩下的兩千守軍進行抵抗。

剩下的兩千人一時半會恐怕組織不起來,浩周自己也是拿起長矛帶著親衛朝著城門殺去,想要阻止城外的叛軍入城。

不過浩周剛剛組織起第二道防線,衝進來的叛軍已經殺到跟前。現在浩周手下也不是很多,為了鼓舞士氣,浩周也是帶頭殺了過去。

浩周的故鄉上黨屬於并州,并州那地方因為挨著匈奴和鮮卑,漢末是一直在打仗,所以那地方可是盛產猛男,像是呂布、張遼都是他們并州人。

浩周雖然不像這兩位那麼猛,但武藝也不差,只是正當他想要手刃幾名叛軍鼓舞一下士氣的時候,一名身高近兩米的紅臉大漢朝著浩周便沖了過來。

浩周勇敢得迎了上去,只是在交手的那一瞬間,浩周的敵人好像開了八倍速一樣,一刀直接剁向了浩周的腦袋,慢動作的浩周根本避無可避。

就在感覺到疼痛得那一瞬間,浩周驚訝得發現,眼前這股叛亂的叛軍並不簡單,似乎是蓄謀已久的叛亂。

這個年代受限於染紡技術,普通士兵穿著可不像電視劇《三國演義》里那樣顏色和樣式都非常鮮明,更像是電影《赤壁》裡面的穿著一樣,遠遠看去都像是一個模樣。

即便是劉耷軍所部,作為一支雇傭軍,過去幾年的給養物資都是由劉表提供,和荊州軍別無兩樣,混在荊州軍中也很難看出來。

更不用說經過這次的暴雨,還有一路上的泥濘,所有人都灰頭土臉的,身上的衣服泡在泥水裡,都看不清楚原來的顏色。

之前在城牆上看不清楚,等下來之後浩周才發現,這批叛軍身上的衣服都是反穿的,明顯是為了區分敵我,甚至與大多數潰敗的荊州軍相區分,這是一場蓄謀已久的叛亂。

就在看到叛軍打出「劉」字旗的一瞬,無暇去想這個「劉」字究竟是指誰的浩周,莫名想起了一位叫做車胄的老前輩。當時身為徐州刺史的車胄前往徐州上任,曾經路過浩周任縣令的蕭縣。當時浩周就在想,自己什麼時候也能成為徐州刺史呢?

只是這個理想,恐怕再也沒有機會實現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章 鎮壓

1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