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出擊

第88章 出擊

雖然見過後世的很多燈光秀,但是望著遠處江面上那把半個黑夜都映紅了的這場大火,簡傑還是露出了一副沒見過世面的表情來。

都說水火無情,簡傑也只是聽聽而已,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火災,對以木質建築為主的古中國來說,大火是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曹軍水寨的衝天火光,隔著幾里遠都能看得到。清涼的江風,也是被灼熱的氣浪所代替,甚至還會伴隨著一股令人作嘔的噁心味道。偶爾還會有若隱若無的哭號聲,也不知道是不是波濤拍岸的聲音所造成的錯覺。

既然現在簡傑已經摻和進爭霸天下的歷史進程中,堅信著劉耷比曹操更適合君臨天下的他,自然要全力支持劉耷,幫助他奪取天下,避免後面「王八」之亂的鬧劇,和五胡亂華的慘劇。

可是當身臨其境面對著可能已經變成一片阿鼻地獄的赤壁時,內心深處可以說是無比堅定的簡傑,還是微微有些顫抖,這都是人命啊!

就像歷史上的那樣,火燒赤壁如期而至。周瑜部將黃蓋詐降,然後在途中放火,著火的船隊乘風快速向前飛駛,衝進了曹營。藉助著猛烈的東南風,曹軍水軍大寨一下子陷入一片火海。

不過這都是孫吳軍隊的事情,劉耷的步軍,主要任務是攻擊曹軍在烏林的步兵大營。

因為東南風的緣故,這場恐怖的大火,在吞噬掉曹軍水軍大營之後,蔓延到了岸上的步軍大營,現在也是越燒越旺,讓烏林大營也是陷入火情。

雖然曹軍士兵們正在努力救火,只是在這場大風大火之中,他們的一切行動都只不過是徒勞。

現在簡傑便站在劉耷身旁不遠的地方,後面是劉耷和劉琦的兩萬大軍,左手邊便是波濤洶湧的長江,心中不免有些激動。

兩萬大軍集結在長江北岸,準備趁著火勢減弱的時候發起進攻,奪下曹軍在烏林的大營。

雖然這兩萬人比起曹操的十來萬人顯得少很多,但是這場大火吞噬掉曹操的水軍,同樣也把曹操步軍的精氣神給燒沒了。

而他們的對手,經歷了長坂之敗的劉耷軍,可是憋足了勁把之前的仇給報了。擁有著江東水軍支持的劉耷軍,在戰術上面的選擇範圍便比較廣。

「翼德!子龍,等火勢減弱了之後,你們便猛攻烏林大營,現在曹軍軍心已亂,肯定無法久持。江東水軍已經放火燒了曹軍水寨,我們也得顯露些手段,要不然讓他們小瞧了我們的本事!」看著熊熊的大火,劉耷也是向手下大將張三和趙四吩咐道。

趙四立即抱拳道:「遵命!」

倒是一向比較莽的張小三有些擔憂得對劉耷說道:「大哥您親自去華容阻擊曹賊,我總是有些不放心!這沼澤地形複雜,萬一出點兒什麼事,想跑都不一定能跑的了!」

說完之後,張小三又憂心忡忡得看了一眼獻計過沼澤的簡傑,他還真沒看出來這個從小看著長大的子侄,什麼時候有了這個本事,獻出了一套可行的在沼澤行軍的辦法。不過這個始終是紙上談兵,真正走起來真是兩說。

「無妨!有雲長陪在我身旁,我怎麼會懼怕曹操!如果戰事實在不利,我大不了原路返回即可,能抓到我劉備的人,還沒有出生呢!」

明明是追擊敵人,怎麼又扯到跑路上面來了?這隻能說劉耷對自己的跑路能力非常自信。

和一心想要弄死劉耷的曹操一樣,眼看著這次有機會懟死老曹,劉耷也是採納了簡傑強渡沼澤地,突襲華容城的策略,爭取把曹操的后軍給留下,甚至本人要親自帶隊上去搞曹操。

強渡沼澤,對很多軍事家來說都是很冒險的行動,以至於中國古代戰爭史上沒有幾個可以借鑒的成功戰例。

即便是強如李世民,在打高句麗時,也被遼澤給折騰得夠嗆,差點兒便走不出來。

但對自己行軍能力非常有自信的劉耷,還是選擇了簡傑強度沼澤的這個策略,一旦奏效他就能堵住曹操的后軍,取得一場大勝,如果不能奏效就原路返回,他就不信曹操手下的士兵能夠追的上自己撤退的腳步。

除了劉耷以外,最自信的就數簡傑了,彷彿又來到了自己很喜歡的某個三國遊戲中,劉耷的特技是一個無視地形和障礙物,讓他跑得比西方記者還要快的特技「遁走」。

擁有這個特技的劉耷逃跑起來非常快,沒人能夠追得上,但是高手全都是用他來進攻的,因為劉耷的速度,和呂布的「飛將」速度是一樣,人送外號「小呂布」。

劉耷的才能只不過用錯了方向,現在就是把劉耷那無與倫比的天賦,用在進攻上面。

「大哥保重!」看著劉耷執意要親自去懟老曹,張三最終還是朝著劉耷行了一個禮,然後便帶著本部兵馬前去準備圍攻烏林大寨。

剩下的劉耷和關老二,則是帶著三千精銳,朝著距離華容縣城最近的一處沼澤進發。本來曹操人多,提防劉耷冒險斷自己後路的他,也曾經在這附近布置過數千軍隊。

只是隨著周瑜火燒赤壁,烏林大寨朝不保夕,曹操的軍隊一邊在烏林大寨進行激烈的抵抗,同時開始組織軍隊沿著華容道撤退,在失去了赤壁的水軍之後,曹軍想要撤退只能走陸路的華容道。

隨著曹軍的撤退,之前一直防守著的這片沼澤區域被空了出來。

作為強渡沼澤的提議者,儘管年紀尚幼,簡傑也是參加了這次的作戰,穿著一套不太合身的甲胄,跟在劉耷身旁,由陳到親身護衛著,便跟著大部隊走進了茫茫大澤。

就在感覺到腳底下的路面變得泥濘、不堪重負的時候,突然間,一個燒得只剩半邊的「曹」字大旗,被猛烈的東南風從江邊給吹到了簡傑身旁。

到吹過來的時候,旗子的一角仍然在燃燒,只是隨著沼澤這潮濕的環境,這旗子燒了一小會兒便熄滅了,還剩下下面半個「日」字沒有燒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8章 出擊

1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