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非酋

第78章 非酋

注射死刑馬上就要開始了,劉耷軍士兵,首先卻是把在場的死刑犯們分成了兩組,然後將兩組死刑犯給分開。

胡東父子等其他十六個人都被分在了第二組,然後每個人都被貼了一個數字標示,胡東是第十五號,而他的兒子胡凱則是十六號。父子兩人似乎是最後被處決的犯人,可以多多相聚片刻。

只是著注射毒藥,卻和胡東想象中的不太一樣,他們這第二組的死囚犯沒有被喂毒,卻是開始被放血。

胡東父子的手腕都被割破,流出濃稠的血液,滴進了清洗過的豬羊牛膀胱之中。然後劉耷的士兵便急匆匆得拿著滿是鮮血的豬羊牛膀胱跑到了別處。

看著這詭異的一幕,胡東只覺得這次的注射毒藥充滿了詭異。如果不是在放了大概一斤血之後又給他們進行止血,胡東差點兒以為這幫子士兵想要把他們給活活放血放死。

可是他們都是一些將死之人,也只能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如果胡東知道簡傑想要做什麼,或許他還會感謝一番簡傑的。

根據簡傑的規劃,找出來的O型血所有人,將會長時間為重傷員輸血,甚至有時候還會超負荷鮮血,他們的生命很有可能會長不了,所以輸出組的人,也都是這些死囚犯。

最多是在分組的時候,簡傑把一些明顯罪大惡極的人放在了輸入組這個死亡率更高的組別。

至於胡東父子這對盜墓賊,經常看盜墓小說的簡傑,內心還是頗為憐憫他們的,把他們編在了輸出組,這樣他們活下去的概率會高上不少。

而在另外的輸入組,則全都是些罪大惡極的死囚,像是殺過不少人的山賊草上飛便被捆住了手腳捆在椅子上,防止他的抵抗。

儘管是個殺人如麻的大盜,可是面臨著死亡的時候,他並不像之前表現出來的那麼鎮定,拚命得掙扎著。隨著輸出組的鮮血收集到,草上飛這些死囚,便開始進行血液注入。

因為技術的落後,簡傑這幾日只能用動物膀胱當做注射器,然後緊急鑄造了十幾枚針頭,不過這針頭的質量卻是參差不齊,反正普遍個頭比較大,看上去挺駭人的。

人在面對死亡和未知事物的時候總是很恐懼,草上飛這個不知道姓名的巨盜也不例外,尤其是聞到這所謂的毒藥裡面有一股他熟悉的血腥味時,這個大盜便開始在那裡拚命掙扎,最後卻是被幾名彪形大漢給徹底控制住。

不一會兒輸入組的死囚,便全都被注射進去了大概有一斤的鮮血。初時還沒有什麼異常,過了一會兒之後,可能是新陳代謝比較快的草上飛,首先出現了異常。

「我胸口好悶!喘不……過氣來!放……開我!」

隨著胸口劇烈的起伏,這個大盜像是一個垂死之人一樣開始掙紮起來,不過本身便被捆著,又有那麼多彪形大漢摁住手腳,草上飛的掙扎一點兒效果都沒有,他的運動卻是讓他的呼吸更加急促起來。

隨著草上飛呼吸不暢,緊接著全身開始抽搐起來,又掙扎了片刻之後終於沒有了聲息。

緊接著劉耷軍中的軍醫,也是趕緊檢查起草上飛的身體狀況來,馬上便確定了大盜草上飛確定死亡。

隨著草上飛死亡,簡傑新收的跟班鄧艾,也是過來做最後一項檢查。雖然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孩子,但成為傳奇名將的鄧艾,膽子可是大得很,馬上便撥開這個夏口大盜的眼皮,用剛從簡傑那裡學來的瞳孔擴散的知識,確定這個大盜的確是死了。

緊接著草上飛的屍首便被抬了出去,雖然劉耷答應給他們留個全屍,但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這些死囚的屍首還是要示眾,劉耷可不會放過宣揚自己的任何一個機會。

某種意義上說,劉耷是三國時期最注重營造個人品牌的人,這要到後世,說不準便是一個廣告營銷大師。

隨著草上飛的屍首被抬了出去,營帳中的其他死囚,也是大吃一驚。這個年代的藥物提純能力有限,很多毒藥都不是很純,有些毒藥想要毒死人還是費點兒力氣。簡傑提供的這種注射毒藥,效果也是震驚了他們。

隨著其他死囚體內的血液開始凝結,又有人開始呼吸急促,手腳抽搐起來,連著又死了四個人。

死掉這四個人後,營帳中的氣氛恐怖到了極點,剩下的十幾名死囚依舊在那裡抽搐著,只是又過了一會兒之後,這些人卻是怎麼也死不掉,估計是被現場這氣氛給嚇得。

當輸入組在死人的時候,輸出組同樣也在忙活,根據對面死人的情況,這邊在登記試驗結果。

一旦接受了自己鮮血后的輸入組死囚身亡,輸出組相應的囚犯,便會被登記上一個「非」字,意思是他們的血造成輸血者死亡,非萬能輸血者。換言之,他們可能是A、B、AB這三種血型。

而輸出組中,自己的血液並沒有造成死亡的死囚,則是被登記了一個「疑」字,疑似O型血的意思。之所以會是疑似,因為他們有可能恰好和自己所輸入鮮血的人,恰好是同一血型。

經過第一場處刑之後,三十二名死囚死掉了五人,還有五人獲得了「非」的標記,輸出組中剩下的十一人獲得「疑」的標記,至於輸入組的剩餘十一人,則是等待著下一步處刑的結果。

至於胡東父子,他們的鮮血都沒有造成死亡,全都被標記為「疑」,但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父子已經被簡傑格外注意了。

父子兩人是有一定概率是同樣血型的,簡傑準備優先測試一下胡凱的血型,如果胡凱是O型血的話,他兒子是O型血的概率會稍大一些。

如果這對父子運氣非常好,是傳說中的O皇,簡傑願意饒他們一命,讓他們多活上幾年。

就這樣,第一天的處刑結束,剩下的死囚被分成三部分,確認「非」的待遇不變,「疑」的人則是提供了豐盛的食品,讓他們儘可能得補回一些血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章 非酋

1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