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樊口

第62章 樊口

「老師!您沒事吧?」

一個巨浪打過來,腳下的艨艟艦劇烈得晃動了一下,如果不是被早已經上岸的簡傑扶了一把,正從船上下來的諸葛村夫很有可能會摔個跟頭。

「沒事!謝謝阿傑!」

諸葛村夫禮貌得寫了一聲簡傑,只不過神色有些憔悴,本來白皙的臉上,多了一個淤青的印子,是四天之前在柴桑街頭上被人給砸的。至於脫了衣服之後,身上的印子更多。

至於當時和諸葛村夫坐一起的美周郎,他身上的淤青只多不少,畢竟在江東的地盤上,他的人氣比諸葛村夫旺不少。

有的時候,長得帥真得沒屁用,只會給自己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可能是因為梁靜茹給的勇氣,讓簡傑開始對自己的未來感到一種淡淡的憂傷。

至於當街分發水果,陷害村夫和美洲狼的那個丑鬼,當日事發之後,簡傑也是添油加醋把他的罪過稟告了諸葛村夫和美洲狼。

本來以為小肚雞腸的美洲狼,馬上會大發雷霆,全城大索,為自己和諸葛村夫報仇,只是當聽了簡傑描述的這個猥瑣男的相貌之後,卻沒有吭聲。至於諸葛村夫,也沒有多說什麼,兩人竟然心有默契得當做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對於這位仁兄的身份,簡傑基本上已經確定了,只要稍微看過三國故事的人,恐怕都已經猜出他是什麼人來。只是真沒想到,他的長相,竟然也能達到男人聽了會沉默的地步。

就在被「擲果盈車」之前,周瑜再次向諸葛村夫發出了邀請,但是再一次被諸葛村夫果斷拒絕掉。

孫吳三天兩頭,就像搞傳銷一樣得拉自己入伙,弄得諸葛村夫都有些厭倦。大概就像是被吊絲纏得不厭其煩的女神一樣,最後諸葛村夫又一次向周瑜表達了對劉耷的忠心。

諸葛村夫把話說到這個地步了,周瑜終於也是絕了念想,開始有條不紊得進行下一步。

整個江東的精兵能有五萬,不過因為要分守各處,一時間集合不起來,已經集合起來的三萬大軍,被孫權交到周瑜和程普手中,各領萬餘人,開始沿長江逆流而上,與劉耷、劉琦部回合。

剩下的兩萬人尚在集結之中,將會當做此戰的總預備隊,一旦周瑜在長江上失利,將會全軍退守柴桑,與渣權合兵,做最後的抵抗。

在得到孫吳出兵的確切消息之後,到哥也是被諸葛村夫安排回去,向劉耷彙報江東的軍事部署,自己則帶著簡傑繼續在江東混吃混喝,並隨著周瑜的艦隊開始逆流而上。經過幾天的航行,諸葛村夫隨著周瑜大軍也是來到樊口,準備再與劉耷部進行會師。

赤壁之戰,對之前的簡傑來說,只不過是一個歷史名詞,知道更多的還是草船借箭、借東風這些小說劇情,現在有著諸葛村夫這麼一個中國歷史上的頂級戰略家和戰術家,簡傑倒是對這場決定天下大勢的大戰為什麼會發生在赤壁這個地方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三國亂世之所以如此有魅力,就是因為英雄豪傑實在數不勝數,即便是看上去只是守戶之犬的劉表勢力,也比簡傑想象的要強上不少。

本來對於佔據江東的勢力來說,想要保護好自己這一畝三分地,更進一步二分天下,都必須要逆流而上佔據荊州,達到全據長江的效果。

佔據江東的孫家也是這麼做的,曾經屢次攻打荊州,希望為江東增強一下戰略縱深。

自建安四年(199年)、建安八年(203年)、建安九年(204年)、建安十一年(206年)、建安十二年(207年)和建安十三年(208年),江東孫氏六次舉兵攻打荊州,前五次兵鋒都被江夏阻擋下來。

江夏太守黃祖,這麼一個並不是很出名的將領,儘管在對抗孫軍的戰事上幾乎呈現下風,甚至有屢戰屢敗之績,但其守衛的江夏領土從未落入過孫家之手,而僅有軍民被虜走的記載,此外,黃祖軍還有射殺凌操、徐琨的小勝。

直到今年,孫氏第六次攻打江夏,黃祖才兵敗身死。但這一仗打下來,孫家也沒有取得全部江夏之地。也就是說,江東孫家在二分天下的道路上,至少有八年的時間沒有太大的成果。

曹操兵不血刃取得荊州之後,劉耷和劉琦合兵一處,扼守著江夏要道樊口和夏口,當周瑜帶著孫吳的水軍來到樊口和夏口之後,必然主動向上游出擊。

後世赤壁的具體位置有多種說法,簡傑所見到的赤壁位於樊口上游,嘉魚縣東北,嘉魚縣三面環山,附近還有陸水與長江匯流處陸口,北面洪湖與長江間多洲渚,河流複雜,還有眾多小山小丘,山上、洲渚樹木叢生,加以水道交錯者三四十里,也是一個突襲的好地方。

現在諸葛村夫下船的地點,正是江東大軍在樊口所立的營地,正是一副熱火朝天的工地模樣。如果周瑜的水軍在赤壁吃了敗仗,就要全軍推到樊口這裡建立第二道防線。

作為江東的貴賓,諸葛村夫自然是收到高規格的禮遇,在大營之中擁有一處自己的營帳。下船之後諸葛村夫便在軍士的帶領之下,領著簡傑前往營帳休息。

「中午睡個午覺,好好休息一下。這段時間,阿傑你睜大眼睛好好看看,能近距離觀察這種決定天下大勢決戰的機會可真不多,對你日後的成長絕對有所裨益!」

在營帳之中吃了一頓乾糧后,諸葛村夫也是招呼簡傑睡一會兒。諸葛村夫可是很懶很嗜睡的,當年劉耷去拜訪他,就在那裡睡覺晾了劉耷許久。至於這麼一個懶鬼,為何最後會加班加死,只能說造化弄人。

跟著諸葛村夫睡午覺的簡傑,頭腦很快便模模糊糊起來,只是就在似睡非睡的臨界點,卻是聽到邊上的諸葛村夫怪叫一聲,後者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整個人從床上彈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章 樊口

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