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白嫖

第55章 白嫖

「阿傑,孔夫子可是說過『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你知道什麼意思嗎?」

看著簡傑還是不住得往那幾個漂亮小姐姐那邊看,諸葛村夫也是忍不住把簡傑叫到一個僻靜的角落,再給簡傑分享一下自己的人生經驗。

「年少的時候,血氣還不成熟,要戒備對女色的迷戀;等到身體成熟了,血氣方剛,要戒備與人爭鬥;等到老年,血氣已經衰弱了,要戒備貪得無厭。但是孟子他老人家也說過:『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現在看到了美麗的事物,自然心嚮往之!」

本來還想教育一下簡傑,卻沒想到簡傑馬上便非常杠精的用亞聖的矛攻擊孔聖的盾,直接把諸葛村夫噎得也是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不過很快諸葛村夫臉上也是罩上一層寒霜:「阿傑,你不要不把我說的話放在心上,這色字頭上一把刀,眼前這些漂亮的小細君中,說不準就有一些是江東的間諜。你將來想要做出一番成就,可不能被這些小事給耽誤了!」

被諸葛村夫這麼一說,簡傑突然間也是起了一頭的汗,他還真沒想過有這種可能。

歷史上美人計的使用可是數不勝數,有對夫差、董卓這樣大佬的,也有對一些小角色的,其實對小角色的拉攏收買應該更多,而小角色們因為見識有限,也很有可能被糖衣炮彈打中。只不過因為小人物的破壞力有限,被記載下來的就少多了。

諸葛村夫和簡傑現在擔任的是劉耷集團的使者,這個角色也是很容易被拉攏和收買的,因為使者最低都是集團的中層,對集團的認識可以說是比較全面,擁有極高的情報價值。另外使者被策反之後,也可以向原集團提供假情報,更容易達成戰略欺騙。

像是簡傑上一世就看過一個故事,五代十國時後周大臣陶谷出使南唐,便中了南唐的美人計,還給那位美人寫了一首艷詞。結果不想接下來在與南唐大臣宴會時,那位美人出場,清唱陶谷所撰的詞曲來勸酒,弄得陶谷尷尬不已,狠狠丟了人。

等後來陶谷返回開封之後,他當日在南唐為美人所做的艷曲已經在東京傳播開來,丟人丟到國門外,最終也是失去了進步的機會。

但簡傑估計,可能南唐本來是想要用美人計策反陶谷的。不過那個時候後周已經露出一統天下的跡象,陶谷自然不會傻到去給南唐這種冢中枯骨做間諜。然後見策反不成,南唐也只好把這事抖出來,讓陶谷難堪一把。

這次聽了諸葛村夫的話之後,簡傑也是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是真想要做大事的,結果因為管不住自己的褲襠毀掉了自己的前途怎麼辦?

「多謝老師教導!簡傑記住了!」

看著簡傑被自己敲打了一番,不再去關心那些漂亮的小姐姐,更不亂說自己怕老婆的事情,諸葛村夫也是非常滿意。

正當想要教導簡傑一番時,突然間想起來簡傑的父親簡雍,一直都為劉耷擔任使者,也是好奇得問道:「你阿翁之前曾經擔任使者,為主公到處奔走,有沒有遇到想要策反他的呢?」

「我阿翁……」

被諸葛村夫這麼一問,簡傑也是有些語塞。

「對啊!你阿翁是怎麼面對那些勢力的收買利誘的?你要向你阿翁學習!」

諸葛村夫之所以加入劉耷集團,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看中劉耷集團的凝聚力。比如關羽掛印封金、千里走單騎,放棄唾手可得的榮華富貴來追隨劉耷,和關羽資歷相仿的簡雍,應該也拒絕過不少誘惑。

「當年主公被呂布襲取徐州之後,暫居小沛,但是仍被呂布忌憚,雙方之間齟齬不斷。當時主公便派遣我阿翁去許都聯絡曹孟德,共商對付呂布的事情。曹孟德,老師您也知道的,他對主公一向非常忌憚,也是對我阿翁儘力拉攏,金銀珠寶,香車美女,許出了大量的好處,想要把我阿翁收買成自己的姦細!」

「你阿翁怒斥曹孟德,拒絕了他的引誘?」雖然按理說劇本應該是這樣寫的,但是看著簡傑那一臉的壞笑,諸葛村夫感覺自己好像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

「沒有!我阿翁感激涕零得全盤接受下來,當晚就把曹孟德送來的美女給睡了,並用曹孟德賞賜的金銀在許都買了不少田地。可嘆曹孟德智者千慮,竟然真得相信了我阿翁願意給他做內應!」

隨著簡傑在那裡眉飛色舞得訴說著自己父親難得的一件值得誇耀的往事,諸葛村夫的臉也是逐漸黑了下來。

不過簡傑沒有發現老師的臉色變化,依舊在那裡賣力得吹捧著自己的父親:「後來滅了呂布,主公也是來到許都,當時像是郭嘉、程昱等人,全都力主曹孟德殺掉主公以絕後患,但是曹孟德卻是覺得一切盡在掌握中,自己能夠收服主公,全都是因為聽了我阿翁傳來的情報,覺得主公大起大落之下,已經失去了爭雄之心。等後來主公抓住機會主動請纓剿滅袁術,這才逃離了龍潭虎穴的許都,我阿翁也是沉著冷靜,等主公發兵之後才悄悄從許都逃離,追上了重新佔據徐州的主公!這一次出使,曹孟德送來的美人白給我阿翁睡了,主公也是從曹孟德那裡騙來一彪人馬,當真是『曹郎妙計安天下,賠了夫人又折兵』!」

諸葛村夫一時間滿臉黑線,唯獨覺得簡傑最後一句話,非常契合自己的心意,說不準以後有機會能用出來噁心一下某些人。

簡傑則是繼續在那裡繼續吹噓自己的父親:「只可惜主公在徐州沒有守住,戰敗之後北上投奔袁紹。結果這袁本初不愧是曹孟德的發小,竟然使出同樣的手段來收買我阿翁……」

「然後你阿翁便繼續做了袁本初的雙面間諜,在袁本初那裡騙吃騙喝,等時機一到,然後跟著主公又跑到了汝南!」

「老師!您都學會搶答了!」

「滾!也就是主公信任你阿翁,換一個人做了這種雙面間諜,一般人誰還會信任他!這前途全都毀了!不過你們父子這臉皮可真夠厚的,都快趕上城牆厚了!這要是做一員守城大將,敵方面對著這兩倍厚的城牆,豈不是無計可施!」

「行啊!將來老師您要是有需要守城的時候,一定要交給我,我絕對會按照您的布置,絕對不會自作主張上山的!」

聽了諸葛村夫的話之後,簡傑一時間也是主動請纓道。真要是自己沒有逆天改命,蜀漢還是來到街亭這個十字路口,簡傑覺得自己肯定比馬謖要強,甚至拴只狗也比馬謖強。

畢竟主將是只狗的話,就由副將王平做主了。

「那你回去之後好好研習一下軍略,這個不是靠一張嘴便能行的!事關無數將士的生死,一場戰鬥下來不知道會造成多少孤兒寡母,必須慎之又慎!」不知道簡傑是何意的諸葛村夫,又在那裡教訓起簡傑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5章 白嫖

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