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曹休之死

第518章 曹休之死

「阿淮!這仗我們是贏不了了!保命重要!」

作為太原郭氏的私兵,看到這戰況不妙之後,高信果斷腳底抹油,不過他的職業道德還是促使他在亂軍之中找到了正在指揮作戰的郭淮。

側翼崩潰之後,郭淮的正面防線也是岌岌可危,在打了雞血一樣的劉軍猛將得衝擊之下,只有郭淮附近的防線還能維持得住,其他地方已經全部陷入了混戰之中。亂軍是非常殘酷的存在,很多英雄豪傑都逃不掉這種亂仗。

高信便在亂軍之中左躲右閃,跑到了郭淮面前,建議他轉進到一個更加安全的地方。

這種混亂的戰局更是狹路相逢勇者勝,郭淮統兵能力不弱,但比起對面那些肌肉棒子,他還真是不夠看的。略微思索,郭淮也是怒吼道:「像文烈將軍靠攏!」

作為全軍總指揮,曹休手底下的兵自然精銳,而且是後來趕過來支援的,不像郭淮和曹真手下一樣,已經被劉軍給蹂躪過,士氣和體力比較匱乏。能夠和曹休合兵一處,更容易撐到于禁最後一波援軍得到來。

不過看這架勢,于禁來了也不一定能夠起作用,還是指望曹洪的主力過來支援吧!

就在郭淮帶著手底下的人向著曹休靠近之時,他原先辛苦維持的那段防線,再也堅持不住,讓劉軍打了進來。

「擋我魏延者死!」就在郭淮向著曹休靠近的時候,破陣的那個三十來歲的劉軍大將,也是一邊沖陣一邊在那邊怒吼著。

這一聲聲的怒吼也非常有效果,再加上魏延本身也非常勇武,擋在他前面的曹軍士兵被打得紛紛四散而逃。

只是魏延這囂張的行動,卻是惹惱了那邊正在同樣向曹休靠攏的郭淮。郭淮一邊在人群中策馬,一邊也是拿出了自己的弓。

君子六藝之中便有「射」這麼一項,這年頭的統兵大將,除了杜預這種不能騎馬的戰五渣外,大多數都是能射箭的。就像是後世的燈塔國,誰還不能玩個槍啊。

郭淮的箭術同樣不差,而這一次哪怕是騎在賓士的駿馬之上,郭淮還是覺得自己狀態非常好,有著必中的信心。

就在射出手中的箭之後,郭淮的手感便告訴自己,這一箭一定能夠射中這個叫做魏延的敵將,而且能夠一箭爆頭。

只是就在郭淮的箭即將射中魏延的那一瞬間,魏延卻像是旁邊長了眼睛一樣,一把抓住了郭淮的這一箭。

不只是如此,就在接住郭淮這一箭的同時,魏延更是將自己手裡的長矛一擲,戳死了前面的一名曹軍軍官,然後順勢拿起自己的馬弓,把接住的箭給郭淮射了回去。

魏延的整個動作如同行雲流水一般一氣呵成,沒有半點兒拖泥帶水,實在瀟洒至極,直接把郭淮也給看呆了,甚至於無暇去想自己百分百被空手接箭的設定。

不過很快,魏延射出的郭淮的箭,便射到了郭淮的面門,郭將軍可不敢像魏延一樣徒手接箭,直接扭頭避過。

只是郭淮雖然躲了過去,但是他身後的高信卻是被郭淮阻擋住了視線,沒有看到這射過來的一箭。恰好高信當時正扭頭想對郭淮說話,冷不丁被正中面門,從嘴中射了進去。

「阿信!」這高信是郭淮手下的老人,看到這一幕郭淮也是心中擔憂,忍不住便叫出聲來。

「呸!」只是高信卻是沒死,一下子將箭,還有兩顆牙,以及滿嘴的血給吐了出來。

今天高信的運氣實在不錯,這一支箭雖然射入了他的口中,本來會貫穿他後頸,但當時他正要對郭淮說話,一張嘴卻是用門牙硬接住了這一箭。

牙號稱人身體上最堅硬的器官,這一下子直接砸掉了高信兩顆門牙,但箭的去勢卻是被抵消掉,最終讓高信給咬在嘴中。

在射完了這一箭后,魏延也沒有遲疑,一面將手裡的弓放好,一面朝著之前被他投擲而死的曹軍軍官跑去,一個漂亮的馬術動作,將自己的長矛撿了起來,

不過當魏延穩住身形之後,之前射箭偷襲他的郭淮卻是領著手底下的人朝著魏延殺了過來。

就在魏延去撿長矛的時候,曹休也是指揮手底下的士兵發起了反攻,郭淮馬上把握住了這個機會,和曹休一起夾擊魏延。

哪怕是魏延驍勇異常,在曹休和郭淮的夾攻之下,依舊有些支持不住。本來朝著曹休而去的整支隊伍,馬上歪斜著朝著曹休的側後方沖了過去。

而就在這個混亂的場面之下,卻是又有一隊劉軍騎兵從魏延後面殺了過來,硬生生將郭淮軍從中間斷為兩截。

截斷郭淮軍的這支劉軍騎兵也不戀戰,直接徑直朝著更後面的曹休部殺了過去,一場混戰之下,竟然將曹休軍的陣型給徹底打亂。

曹休軍可以說是在場曹軍中的精銳,之所以被輕易打亂,完全是因為這邊帶隊衝鋒的是張飛,傳說中的萬人敵。

「頂住!頂住!」

沒想到自己手下的親兵,竟然被一個照面衝垮,曹休心中也是涼涼的。而就在曹休聲嘶力竭得在那裡組織戰鬥的時候,又有一波劉軍騎兵沖了過來,甚至比張飛的那一隊戰鬥力還要猛。

恍惚之間,曹休看到了這隊劉軍騎兵中的帶頭大將,面如紅棗,威風凜凜,讓曹休一下子想起了傳說中的關羽關雲長,看看手底下那越來越少的親兵,曹休終於綳不住了,掉頭就跑。

曹休從曹操起兵便開始追隨曹操,期間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敗仗,在這很多次敗仗中,曹操也是跑的非常快,哪怕有著說曹操曹操就到的速度,還是經歷過不少險情,有曹洪給他獻馬,也有曹昂給他獻馬,這才讓曹操活著,並成為了響噹噹的魏王。

從曹操身上,曹休學到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的道理,眼看場面的局勢已經不是自己控制得了的,曹休選擇了跑路。

「逃跑並不可恥,死去才是可恥的。只要你能贏回來,之前的懦弱也是忍辱負重的表現!」

曹休一邊跑著一邊想起了曹操對他說過的這句話,正是曹操的這句話,激勵著曹休,讓他選擇了逃跑。

「敵將休走!」

只是曹休沒跑出去多遠,卻是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從馬背上摔了下來。這個時候從側翼殺出來了一隊劉軍騎士,領頭大將用一口濃重的河北口音對著曹休大大喊了一聲,與此同時他也拿出自己的馬弓,朝著曹休射了一箭,正中了曹休的戰馬。

就當曹休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那個疑似關羽的魁梧身影已經策馬跑到了他的近前。曹休只覺得騎在戰馬上的這個人實在非常高大,就像天神一般。

而就在明晃晃的武器就要砍過來的瞬間,已經無暇躲閃的曹休,一下子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幕。

當時曹休奔波千里,克服種種艱難險阻,從江東返回了譙縣老家,找到了起兵的堂伯父曹操,表示要為他奔走效勞。當時曹操便拍著曹休的肩膀,誇獎曹休是曹家的千里馬,將來必定能夠馳騁天下。

那天的天氣真得非常好,只可惜曹休終究還是沒能成為真正的千里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8章 曹休之死

9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