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歸心

第499章 歸心

「桓帝和靈帝,就是兩個傻逼!沒有他們兩個人寵信宦官,任用奸佞,這涼州,甚至整個大漢天下,都不至於會到現在這個地步!」說到激動之處,劉耷也是爆了粗口。

這次倒不是劉耷為了和韓遂拉攏感情,他真是這麼想的,平日里也是這麼罵的,以至於諸葛村夫都把這個寫進了《出師表》里。

不過諸葛村夫不會把先帝的粗鄙之語給寫下來,而是換了一種相對文雅的說法「未嘗不嘆息痛恨於桓靈也」。

就像「明亡實亡於萬曆」,東漢帝國走上了他的絕路,「推其致亂之由,殆始於桓、靈二帝。」

在桓帝和靈帝之前,東漢帝國這個老邁的政體已經長年累月積攢下來N多弊端,但總體還能勉強支撐,但二帝執政期間,寵信宦官,橫徵暴斂,導致的黨錮之禍、十常侍之亂、黃巾軍起義等,最終將漢帝國推向了萬劫不復之地。

在涼州問題上,東漢政府的用人更是奇葩到極點,幾任涼州刺史,除去逼反韓遂邊章的貪污犯左昌,寵信小人造成兵變以致身死的耿鄙,靠著用葡萄酒賄賂張讓得到這個職位的孟佗,還有讓涼州百姓抄寫《孝經》從而忠君愛國的宋梟,簡直各路奇葩都有。

如果不是這批沒有能力、沒有品德、沒有智商的三無官僚,涼州的局勢未必能夠混亂成這個地步。

到了這裡,劉耷基本上是對過去三十年前的涼州動亂定了一個性,完全是因為大漢中央的瞎搞,才讓涼州動亂不已的。

為了能夠儘快得整合涼州,將韓遂這樣的反叛實力拉攏過來,諸葛村夫便建議劉耷通過對涼州歷史問題的若干決議,來進一步收買涼州人心。

而劉耷的這個定性,也是讓在場的涼州人心中一口積鬱吐了出來。三十年前那一批中央空降過來的州刺史,的確給涼州人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

甚至於馬超都沉默不語,他的政治敏感度比較低,但也感受到現場的氣氛有些不一樣,似乎很多人對劉耷似乎更加熱情了起來。再回想一下自己在涼州時做的事情,似乎自己都是用武力,在逼迫涼州的軍民按照自己的意思行事,他們對自己和劉耷的態度可以說是天壤之別。

「現在我便想要問韓公,想問一下,您究竟是要做韓約韓文遂,還是想要做韓遂韓文約?路現在就在韓公腳下,如果韓公願意做回韓約韓文遂,那麼我願意對韓公之前的所做所為既往不咎,如果韓公繼續執意做韓遂韓文約,那就是大漢的敵人,我劉備身為大漢宗室,絕對不會允許韓遂這個逆賊繼續活在這個世上!」本來還是在那裡數落著桓帝和靈帝的不是,劉耷突然間卻是把話鋒一轉,又指向了韓遂。

在劉耷的咄咄逼人態勢之下,跟隨韓遂前來的成公英,馬上便抽出了劍,擋在了韓遂前面。只是對面的劉耷卻並沒有什麼行動,捎帶著連劉耷身邊的張飛也沒有動彈。

「退下吧!」不過韓遂倒沒有成公英的激動,反倒是擺了一下手,示意成公英退下,然後自己來到了劉耷近前:

「說實話,如果我再年輕十歲,左將軍這一番話我肯定是非常不愛聽的,說不準馬上便會回到金城點齊軍馬,與左將軍決一死戰。但左將軍既然肯重新審視中平年間的涼州之亂,這點兒讓韓遂……或者說是韓約非常感激。我的確曾經想要做大漢的忠臣,只是造化弄人,最終一步步走到現今的地步。我不是沒有想過要回頭,但已經造成太多殺孽的我,實在是回不了頭!我如果回頭,我還有我的家族,很有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

隨著韓遂如此開口,劉耷心中也是大喜,韓遂這個態度是想要談判的態度,和平解決韓遂部這兩萬漢人雜胡的軍隊,還是很有機會的。

這次的會盟劉耷也是有備而來,想要徹底解決韓遂這個涼州的定時炸彈。而讓劉耷敢對韓遂這種梟雄人物如此逼迫的,就是法正的判斷,韓遂已經日暮窮途,再也不復之前的銳氣。

尤其是法正得知,在兩年前韓遂便動過投降劉耷的念頭,更讓他堅定了這個壓迫韓遂的外交戰術——劉耷藉助著大勝夏侯淵的戰績,是有可能迫降韓遂的。

而對於迫降韓遂這事,簡傑其實並不上心,因為他依稀記得韓遂是今年病死的。韓遂一死,他手下的這幫子人必然做鳥獸散,其實不用太過擔心。

但為了儘快安定涼州,好集中力量對付曹操,劉耷還是舉辦了這次會盟,想要迫降韓遂。

「我說了,文遂你是因為中平年間朝廷的混亂才被逼叛亂的。我也不瞞諸君,我劉備到了這地步,肯定是要更進一步的,今天對諸位所說的關於對涼州之亂的定性,便是將來大漢的官方態度,文遂你莫要有什麼心理負擔,我定會保證你和家族的生命安全和榮華富貴!」想要徹底解決韓遂這個地頭蛇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劉耷最終還是選擇了懷柔,現在只看韓遂是如何接招了。

「左將軍剛才那一番言論,也算髮自肺腑,有左將軍撥亂反正,我相信涼州應該能夠很快安定下來!我韓約是一個涼州人,過去幾十年間對鄉梓的父老沒有一點兒功勞,反倒讓他們置身於戰火之中。涼州亂了這麼久,人心思安,現在有左將軍這樣有胸懷和氣度的英雄掌管涼州,涼州的人心向背已經不是我所能決定的。我韓遂……呵呵,韓約,再像之前那樣,恐怕只會被鄉梓的父老鄉親戳脊梁骨,我願意投降,也不求什麼榮華富貴,只求能夠讓宗族繁衍生息下去!」

聽了在涼州縱橫三十餘年的韓遂竟然願意向劉耷投降,在場所有的涼州人全都是一副見了鬼的表情,甚至還有人在那裡暗自猜測,這個「九曲黃河」是不是又有了什麼陰謀詭計,這實在不像他的作風。

馬超雖然也很吃驚,但他早已經和簡雍商量好了投降的條件,於是也站出來表態道:「馬超願意唯左將軍馬首是瞻,也不求能夠有什麼富貴,只求能夠為枉死的全家二百多口親人報仇雪恨!」

隨著馬超同時表態,現場更是有驚訝之聲響起。當年貪戀關中的權勢,連親爹都不管的馬超,現在竟然願意投降劉耷,實在同樣令人大吃一驚。

而劉耷則是一把扶住了日暮窮途的韓遂和馬超:「韓公和孟起,請放心,金城韓氏,扶風馬氏,還有我們的涼州,必然會越來越好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9章 歸心

9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