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捨我其誰

第494章 捨我其誰

「沒辦法啊!衣帶詔這事爆發后,曹孟德絕對饒不了我的!落到他手裡我就是個死啊!我能不拚命嘛!」當簡傑回到劉耷這第二場的酒局上時,劉耷正在那裡吐沫橫飛得說著自己的過往。

劉耷百折不撓的故事固然感動,對那些三十歲都覺得人生沒有指望的人,年近五旬才開始爆發的劉耷的確是個傳奇。

但劉耷這個傳奇,很大程度還是為了活命才闖下的——曹老闆是絕對不會放過劉耷的,甚至在《三國志》中,陳壽給劉耷寫了一個「且以避害云爾」的評語,這人都是逼出來的。

「阿傑!你為什麼要跟著主公打天下啊?」就在這個時候,看到簡傑回來,舌頭已經有點兒不靈活的關羽,突然間向簡傑問道。關羽也喝大了,按理說,他應該叫簡傑伯起的。

簡傑也很無奈,我是簡雍的兒子,不跟著劉耷混還能怎麼著。到了大魏,自己這麼一個蜀漢的黑五類能混得好?

蜀漢滅亡之後,蜀漢忠臣傅僉的後代便被罰奴隸,直到後來天下大赦,才有機會成為自由之身。簡傑的出身已經決定了,他必須要站在劉耷這邊。

「自然是為了普天之下的黎民百姓……」

「這還是那個阿傑嘛!我記得出兵之前,你可是因為給你們父子封侯的事情和孔明大吵了一頓的!」等聽了簡傑的話之後,那邊正準備喝酒的劉耷卻是笑了。

「我這話可不是沒說完嘛!我是為了普天之下的黎明百姓,還有我自己的榮華富貴才跟著主公打天下的!我個人的成功,和主公匡扶漢室的偉大理想,還有普天百姓的福祉,是殊途同歸的!」

「那阿傑,你來說說,大哥他坐了天下,和曹孟德他們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好好的簡伯起,又變成了小屁孩,就連張飛也這樣問起劉耷來。

「首先主公肯定會把曹孟德的屯田和士家制度給撤掉吧?現在這個已經是殘民之舉了!」

曹孟德的屯田一開始的確起到恢復生產的作用,但上繳一半甚至六成收入的比例,也是讓普通屯田客苦不堪言,釀成民變不斷。

士家制度的確提高了曹魏軍團的戰鬥力。但在士家制度下,士兵們壓根沒有出頭之日,一年都見不到幾次親屬,等士兵戰死之後,他的遺孀馬上便被曹魏朝廷按需分配,送給其他需要的人做老婆。甚至有些地方官,為了完成人妻指標,強奪活人的妻子湊數,這事被杜畿捅到曹丕那裡之後,也沒見曹丕處理當事人。

「這些東西一開始都還是起到作用的,只是逐漸才成為了惡政!現在天下未定,曹孟德還得靠著這些政策搜刮錢財,動員士兵,等天下安定下來,大概也會改的。為了這次出兵北伐,益州百姓也被壓榨的厲害,連女子都來運送物資,我和曹孟德也沒有本質的區別!」只是劉耷卻站出來,給老對頭曹操說了句好話。

「但是主公治下,卻是對官吏、士人還有百姓一視同仁的!江東那邊卻只對百姓收稅,江東將領和世家,以及他們的佃戶,可全都不收稅!曹孟德那邊雖然暫時不是這個樣子,但是為了奪取漢家江山,他們必須要收買士族,接下來必然要和江東一個樣子。我還聽說陳長文提出了一個『九品中正制』……」

「這個我知道!當年我在豫州的時候,陳長文便把這個和我說過!當時他也只是有這麼一個想法,還沒有完全形成理論,沒想到現在終於完備了!」劉耷的朋友遍天下,交州那偏僻角落裡都能找出吳巨這麼一個舊友,在曹魏政權的高層,也能拉出陳群、袁渙、徐庶、牽招、田豫等一大批的故人。

「那主公覺得如何?」

「那東西很有問題,或許一時間尚可運行,為國家提拔人才,但長此以往,肯定便會成為世家大族把持天下的手段!」而劉耷則是直接便如此說道。

「那主公對這個九品中正制怎麼看?」

「我不喜歡!這天下的有識之士,本來便大多數都掌握在世家手裡,初期尚能為國選材。但久而久之,便會只看出身不看能力。這世上的政策,一如屯田和士家一樣,一開始都算是好的,但是用著用著便不合時宜了!而和屯田和世家不太一樣,九品中正可是關係到士家們的地位,把持朝政的他們絕對不會自斷根基的,這個制度一旦實行,基本上便很難改變了!」

聽了劉耷的話之後,簡傑也是對他刮目相看,看不出這個老兵油子,還有著這麼高的政治眼光,竟然一眼就看破了九品中正制長遠下的危害。

現在看來,當時劉耷和陳群分道揚鑣,不只是劉耷謀取徐州的原因,理念上的不和,可能也是一個重要因素。劉耷這麼一個底層摸打滾爬上來的,怎麼可能會看得上那些只會清談的名士。

「總之,主公是漢室帝胄,繼承天下是名正言順的,不用要像曹孟德那樣去收買那些世家大族,這樣才能給天下的普通百姓更多的活路!就像是我們的兵民比例,要遠遠高於江東,但我們治下百姓的生活卻要高於江東一樣。因為主公是把江東世家和軍頭們吃掉的好處拿出來爭天下了!為了天下的黎明百姓,主公你也得帶著我們闖出一條新路子來!」

「好!阿傑你說的好!」隨著簡傑一番話語,沉悶了一晚上的關羽突然間拍桌子大聲叫好起來,「我一開始為什麼跟隨大哥?不就是因為大哥行俠仗義,除暴安良嘛!我關羽天生就是看不得窮苦人受欺負的!等大哥奪了天下,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那些為富不仁的世家豪強們!」

聽了關羽的這番話后,簡傑則是瞥了一下嘴,就這關老二的政治傾向,要是生活在一千八百年後,少不得也要提著他的青龍偃月刀跑到井岡山上去的啊!

但不管怎麼說,沉寂了好幾天的關羽,終於來了興緻,這場酒席的氣氛再度熱鬧了起來。

而看著眼前這幫子人,簡傑不免又有些展望起未來來。天下大勢,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本來的蜀漢政權,可是硬頂著歷史潮流而完蛋的,只是本位面有了自己,能夠改變這個結局嗎?

而且劉耷這幫子人,百分百是撐不到永嘉之亂髮生的那個年代,但自己還是有機會的。雖然永嘉之亂有司馬家「王八之亂」亂搞的原因在裡面,但自然氣候的改變,也在逼迫著北方草原的蠻族們,一波接一波的不斷南下,或許肩負起這個歷史責任的,就是他簡傑簡伯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4章 捨我其誰

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