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靠譜

第4章 不靠譜

自從和劉耷有了魚水之歡后,諸葛村夫也就開始在劉耷集團之中行使起自己的權力來,而諸葛村夫又是個非常嚴謹的人,然後便善意得提醒過開會時總是躺在地上的簡雍注意下儀容儀錶。

對於諸葛村夫善意的提醒,簡雍則是幽怨得一嘆:「我曾經也想要做一個正兒八經的士人,直到我的膝蓋中了一箭之後……」

當下諸葛村夫便心中瞭然,跪坐這麼一個姿勢,對一個膝蓋受傷的人來說,的確有些不太舒服,此後諸葛村夫也就沒有再管簡雍,由著他自己一個人躺在那裡,傷員也要有傷員的待遇。

只是現在看到簡雍這健步如飛的模樣之後,諸葛村夫也是蛋疼了,簡雍你那點兒像受過傷的模樣?

正在狂奔的簡雍也是感受到了身後那怨恨的目光,心中也是一驚,趕緊轉過身賠笑道:「軍師您莫生氣,這是我的自保之法,能跑裝作不能跑。想當年在徐州的時候,我被呂布手下的宋憲追殺,便裝作一瘸一拐得走不動,宋憲的手下覺得我肯定跑不掉,也就放鬆了警惕,結果我便抓住這個轉瞬即逝的機會跑進了樹林里,從而脫困!」

「宋憲這糟千刀的王八蛋!我家的宅子就是他給燒得!」提起宋憲這個名字來,跑在前面靈活的胖子糜竺也是咬牙切齒得說道。

對糜竺這麼一個商人來說,讓他破了財的宋憲簡直是個十惡不赦之徒,如果有機會,糜竺簡直想要把宋憲給千刀萬剮掉,方能發泄內心的憤恨。

「這個混蛋,把我辛苦搜集起來的上百部書籍都給弄沒了!」說起宋憲來,和諸葛村夫關係最好的孫乾也是咬牙切齒道。

在這個因為天下大亂而紙張使用倒退的年代,大部分書籍都是竹簡的,孫乾能夠搜集到上百部書籍,可以說是廢了千辛萬苦,很多都是他的老師鄭玄送給他的孤本,也是讓孫乾這麼一個方正的君子對宋憲恨之入骨。

只是諸葛村夫卻是對宋憲忍不住產生了一絲好奇,這哥們可真是勤勤懇懇,分身有術,簡直堪稱呂布麾下第一忠犬。

不過很快諸葛村夫便反應過來,自家主公在徐州可是被人端了三次老窩,第一次是討伐袁術時被小沛的呂布偷襲丟了徐州,第二次是屯小沛時和呂布鬧翻被呂布趕出徐州,第三次是衣帶詔之後佔據徐州被曹操反殺,那個時候宋憲出賣了呂布也是投靠在曹操麾下。

自家主公這戰敗的次數也實在有些太多了!

「孔明!你一定要鍛煉好身體!尤其是要經常跑步!這跑慢了真得會有生命危險的!」看著諸葛村夫一臉深思的模樣,孫乾也是忍不住回頭向他提醒道。

而聽了孫乾的話之後,諸葛村夫的心情似乎又變差了一點兒——「以後有條件了我給自己做一個四輪車,平時讓人推著我,這樣子他們都以為我的腿腳有毛病,這樣遇到危險情況跑路時,一定能夠出人意料,佔得先機!」

「軍師,以後我一定好好坐著!」而回頭瞥了一眼一臉陰沉的諸葛村夫之後,簡雍也是有點兒發怯,不知道怎麼得,他不害怕當主公的劉耷,卻有些害怕當軍師的諸葛村夫。

而看著服軟的簡雍,諸葛村夫也是冷冷瞥了一眼,沒再說什麼。

呼啦啦,七個大人竟然被這對瓜農父子給嚇得落荒而逃,簡傑也是有些無語。你們這可是劉關張趙加諸葛村夫的組合,都可以組個復仇者聯盟去錘「滅爸」呂布了,何苦害怕兩個瓜農?

難不成本來比這兩個瓜農高那麼一點點兒,等加上諸葛村夫之後,反倒比他們低一點點兒了?

於是簡傑也是忍不住朝這兩個瓜農看去,畢竟江東猛虎孫文台的祖上,也是種瓜的,但這像是一對父子的瓜農,似乎也沒有什麼過人之處。

「阿苞,阿威,阿傑,阿興,阿原,你們幾個大點兒的男孩背著幾個小妹妹們走!快點兒!」也就在這個時候,殿後的趙四依舊履行著自己保姆的身份,組織一幫子小孩撤退。

呼啦啦,除了簡傑坐在河邊沒有動彈以外,其他的少年少女們全都行動了起來,動作非常迅速,一看便是訓練有素的模樣。

一直以來蜀漢的二代們都被人冠之以有人品沒能力的形象,在大廈將傾的時候勇敢得站了出來,提著人頭沖了上去。

只是從簡傑的角度來看,他的這些小夥伴們,似乎都還算可以,不是那種只有一腔熱血的廢物。過去幾年時間裡,劉耷集團困局新野一隅,最多是北伐打到葉縣,卻是因為劉表的不支持而選擇撤軍,英雄無用武之地的劉耷等人,倒是將極大的精力投入到了下一代中。

不說已經歷練許久的劉封和關平,像是十歲出頭的張苞、關興和趙原,都算是武藝出眾的少年,只是張苞和關興早亡,然後這個趙原更慘,簡傑竟然聽說都沒聽說過。

此時的趙原是趙四的獨子,也就是說趙原的弟弟趙廣和趙統,現在連受精卵都不是,而接下來卻是劉耷集團突飛猛進的一個階段,恐怕趙四一直跟著劉耷南征北戰,根本沒有教育趙廣和趙統的機會。

這大概是劉禪、諸葛瞻、張紹、趙廣、趙統等人,一個個都成了戰五渣的緣故。

至於簡傑自己,說好聽點兒就是中人之姿,因為他敬愛的父親簡雍,也就是個普通人,比不上關張趙這樣的頂級高手。

在這個年代,像是簡雍這種能力,這種出身的人,基本上是混不出頭來的,如果不是因為遇到了劉耷並且一直不離不棄得跟著他,簡雍可能早就死在了某次災荒或是兵災之中,亦或者成了官渡之戰中被曹軍坑殺的八萬降卒之一,總之絕對不可能獲取一個青史留名,在《三國志》這種正統史書留下簡明傳記的成就。

有這麼一個水平一般的爹,簡傑的能力自然強不到那裡去,雖然已經十歲,但是文不成武不就,甚至連親爹的嘴皮子也沒有遺傳到,大概唯一的好處就是老實可靠吧!

這幫可能不是戰五渣的蜀漢二代們,馬上組織了起來,在保姆雲姨的帶領之下,匆匆跟隨著父輩們的腳步追了過去。

偷吃了人家的香瓜,不給錢就要跑,這就是劉耷這個偽君子的做派,簡傑一個小孩子都在那裡為這幫子傢伙感到害臊。

「阿傑,你快跑啊!」看著簡傑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不肯動彈,在那邊組織撤退的趙四也是忍不住對簡傑喊道,只是後者卻是豎著中指向正在跑路的劉耷等人比劃了一下。

唉!這些所謂的英雄豪傑也是忒不靠譜,竟然還讓自己這麼一個小孩子給他們擦屁股。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簡傑也是感到有些心累。

「我們給錢!」在豎完中指之後,簡傑也是從口袋裡面掏出來了幾枚五銖錢。

而在看到這幾枚五銖錢之後,本來劍拔弩張的兩個瓜農也是將手裡的武器放了下來。

路人路過瓜地,摘個香瓜充饑解渴也是尋常之事,這對瓜農父子之所以反應這麼大,完全是因為看到這邊竟然有二十幾人,怕他們過來有目的的偷瓜。

現在看到之前劉耷一行人也沒吃幾個瓜,簡傑又拿出了幾枚枚五銖錢,瓜農也是釋懷,畢竟對面那麼幾個人高馬大的壯漢,雖然很慫,但看著還是比較嚇人的。

「對了,我說要給阿傑買米粉吃得,給他了幾枚五銖錢,買幾個瓜應該夠了!」也就在這個時候,似乎是父子之間的心有靈犀,這個時候簡雍也想起給過兒子錢了。

聽了簡雍的話之後,這幾個吃霸王餐的傢伙也是停了下來,看著遠處的瓜農似乎已經和簡傑達成了協議,最終也是折返了回去。

「你這熊孩子,身上帶著錢也不和我們說一聲!」看著簡傑擺平了瓜農,跑回來的劉耷也是抱怨了一下簡傑。

而在輕輕扭了一下簡傑耳朵之後,劉耷也是向兩個瓜農行禮道:「我們是外出踏青,一時口渴這才摘了幾個瓜吃,還請兩位不要介懷。對了,我這裡還有之前打得一雙草鞋,也送給兩位,算是賠個不是!對了,我們這邊還弄了十幾條烤魚,還有點兒美酒,兩位也過來嘗嘗!」

「你看著……」

看劉耷等人又是賠錢,又是從了一雙純皇家手工草鞋,反倒把這兩個瓜農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們也看出來劉耷一方不是什麼普通人了。

最終還是年長者的瓜農開口道:「我們就是害怕有人過來專門偷瓜,幾個瓜也不算什麼。剛才也算是個誤會,就不打擾貴人們在這裡遊玩了!」

瓜農就想要離開,不過劉耷最終還是把簡傑的五銖錢,還有自己的草鞋塞給了這兩個瓜農,甚至讓後者小賺了一筆。

隨著這個小插曲結束,眾人繼續進行這場郊遊,只是烤魚還沒吃幾條,遠處卻是策馬跑過來一名騎士,赫然是劉耷的義子劉封,老遠便在馬背上對著劉耷喊道:「父親!曹孟德發動大軍,詐稱八十萬,準備南下攻打荊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 不靠譜

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