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關鍵

第48章 關鍵

「簡傑小友,你的確有些不俗的想法,但是對我的問題沒什麼太大的幫助!還請你幫忙參詳一下我的問題!」

又廢話了片刻之後,闞澤總算是發現自己被簡傑帶溝里去了,趕緊「我不要你覺得,而是我覺得」,把問題繞回到最初的問題上來,讓簡傑幫忙尋找劉洪模型的不足。

剛才簡傑雖然瞎扯了一番,但是也表現出自己遠超一般人的天文知識,倒是讓闞澤不敢小瞧他,畢竟簡傑那一套日食月食的理論,看上去也挺有道理的,也和闞澤得很多研究互相印證。

既然闞澤又把這個問題繞了回來,簡傑也只能嘿嘿一笑,不在那裡兜售自己的日心說,開始認真思索闞澤的問題。

終究擁有著這個年代少有的科學素養,等簡傑靜下心來,之前闞澤提的劉洪計算日食月食的方法,簡傑也是逐漸又想清楚了一些。

劉洪這套模型的基礎,就是根據黃道(地球上人看太陽的運行軌跡)和白道(地球上人看月球的運行軌跡)的交點來判斷日食和月食的發生。

雖然地球是繞著太陽在轉,但因為黃道和白道都是以地球做參照物的,所以哪怕不知道日心說,也並不妨礙這套系統的預測。

黃道和白道相交,也就是太陽和月球的軌跡有重合之時,其中一個就會擋住另外一個,也就發生了日食或是月食。

仔細琢磨了一會兒,簡傑越發佩服起老祖宗來,只是這個看上去很有道理的模型,為什麼就是預測不準呢?這下子簡傑也是忍不住開始思索起這個問題來。

「莫不是黃道和白道交角的誤差太大?」

仔細思索了片刻,簡傑倒是想到了一個可能,之前闞澤曾經提到過,劉洪發現黃道和白道之間有個6度的交角,莫不是因為測量的工具太過原始,這個6度的交角誤差較大,使黃道和白道的軌跡差距較大,從而造成計算失誤。

「這些年師公和老師一直在研究黃白交角的問題,即便是有誤差,也絕對到不了預測不準的地步!」

闞澤越發覺得眼前這個小孩不簡單,竟然馬上找到了一個可能,但是這些年他的師長們一直在排查這個問題,基本上把這個問題給否決了。

聽了闞澤的話之後,簡傑再次皺起眉頭來。黃道、白道的觀測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簡傑最早聽說黃道,其實是聖鬥士的黃道十二宮,也就是說古希臘人也已經形成了黃道的概念,這個應該是比較容易觀測的。

兩個人在兩條相交的路上行走,為什麼沒有碰到對方呢?這個可能實在太多了,除非能夠限定兩人的速度,這才能夠預測兩人的行程。

在類比了這個問題之後,簡傑突然間靈光一閃,彷彿江戶川柯南靈魂附體一般,就差一個配音,因為他想起了另外一個問題,於是帶著點兒激動的語氣向闞澤問道:「請教闞公,不知道劉公計算交食時,是不是按照太陽運行速度是均勻不變的來計算的?」

「是啊!怎麼了?」被簡傑這麼一問,闞澤也是一愣。

這個年代的觀測技術還非常落後,雖然能觀測出來太陽軌道,但是卻很難發現太陽的運動其實並不是勻速的。

就像是簡傑小學時做的追擊、相遇數學題,所有的前提都是上面的物體都是保持一個勻速運動,如果物體是在做無規律的變速運動,這些題目全都無解。

而這個時代的天文學家,因為觀測技術的限制,尚不能發現太陽的運行其實是變速的。再加上對天文景觀的神話和敬畏,潛意識裡便覺得太陽是在按照一個勻速做完美的圓周運動。

中國人真正發現太陽做的並不是勻速圓周運動,已經是劉洪死後三百餘年,當時南北朝時期的天文學家張子信,為了躲避戰亂跑到一座海島上面隱居,利用三十年的時間,在島上進行天文觀測,終於取得了這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發現。

不過對擁有後世科學知識的簡傑來說,他很容易便知道其實是地球繞著太陽在轉圈,而且地球的速度並不是均勻的,因此會形成近日點和遠日點。只要換一下參照物,太陽饒地球時,自然也不是均勻速度的。

「太陽運行並不是勻速的,所以你們按照勻速的來計算,自然會有誤差!」到了這個時候,簡傑基本上已經很篤定劉洪這一系究竟是因為什麼問題才一直算不準日食和月食的時間,也是把這個結論說了出來。

「真得?」只是聽了簡傑的話之後,闞澤還是有點兒不太相信。

「闞公按照太陽不均勻運算,對劉公的計算進行修正,我覺得應該能夠取得一定的成果!」到了這裡,簡傑也是斬釘截鐵得說道。

然後聽了簡傑的話之後,闞澤也不不顧忌現在的場所,馬上找人要了一大疊紙,開始在那裡現場修正起之前劉洪建立的整個交食體系來。

劉洪、徐岳、闞澤,祖師徒三代人,為了這個交食體系可是積累了大量的數據,這些年發生的日食和月食時間,闞澤幾乎可以倒背如流。

具體太陽的運動速度,以現在的觀測數據是很難算出來的,闞澤現在就是根據這些實際發生的交食時間,反著估算太陽的變速運動。

甚至於闞澤只需要知道那幾個月的太陽速度會快一些,那幾個月的速度會慢一些,根據這個修改一下之前的模型就行。

闞澤已經忘了周邊一切的存在,簡傑也是非常細微得站到了闞澤身旁,裝模作樣得凝神思索,時不時還故意自言自語一番,彷彿自己看得懂闞澤寫在紙上的各種數據一般。

而看著已經渾然忘記了周邊所有情況,全神貫注在那裡計算的闞澤,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從簡傑那裡得到了非常關鍵的指點。再看看那個其貌不揚,站在闞澤旁邊的簡傑,再也沒有人敢小覷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章 關鍵

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