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狹路相逢

第482章 狹路相逢

「這就是萬人敵的厲害嗎?」

當趙雲已經突破戴陵陣的時候,另一路張飛軍卻是被魏軍給擋了下來。夏侯淵的司馬郭淮臨危受命,接受了阻擊張飛這一路的任務。

郭淮要比戴陵優秀不少,當戴陵已經被人像過馬路一樣突破之後,郭淮還在那裡和張飛糾纏著,不過眼看卻也要阻擋不住。

當一個獅子領導一群綿羊的時候,綿羊也會爆發出強大的戰鬥力。張飛這個看上去比獅子還要恐怖上無數的男人,手底下的士兵更是異常兇殘。

郭淮也已經打過不少惡仗,見過不少成名的英雄,但從來還沒有遇到這麼一個從心底感到戰慄的敵人。張飛軍直接用蠻力,一個硬碰硬的衝鋒便把郭淮的防線給撞得岌岌可危了。

郭淮本人卻並不是一個特別勇武的人,當對手的軍略不比自己差,甚至還要在自己之上時,勇武這就成了分出高下的關鍵點,而張飛很有可能便是天下最猛的男人。

正當郭淮已經放棄,準備組織潰兵追擊繞后的張飛軍時,戰場的形勢又發生了變化,從遠處又跑來了將近兩千騎曹軍,只看他們高超的馬術,便知道是最精銳的那種。

其中一千騎徑直朝著正在被攻擊的劉耷本陣殺了過去,支援已經有些沖不動的夏侯淵,還有一千人,則是徑直朝著正在撕咬著郭淮防線的張飛軍殺了過來。

這股曹軍的聲勢驚人,即便是以張飛之勇,也不得不趕緊放下被打得落花流水的郭淮軍,收縮防線擋了這一波,避免被敵人給收尾切斷。

而郭淮也表現出了名將的素質,趁著這個機會重新集合潰軍,把隊伍又給整了起來。

「伯濟,我給你留下七百精騎,能不能擋住張益德!?」就在暫時把張飛軍給逼退的當口,橫野將軍徐晃騎馬跑到了郭淮這裡,老遠便對著郭淮吼道。

在接到夏侯淵的指令之後,徐晃把自己的步兵交給副將徐商帶著,自己率領騎兵部隊先行回來,這才救下郭淮。

不過徐晃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接手夏侯淵不在後的指揮,不能在這裡幫助郭淮抵擋張飛,直接向他吼道。

男人怎麼能說自己不行呢!雖然知道面對著的敵人非常強大,郭淮也是大吼一聲:「能!」

在聽到郭淮這個滿意的回答之後,徐晃馬上分兵,自己帶著三百騎前去夏侯淵的中軍所在前去接管全局的指揮,而剩下七百騎則是到了郭淮這邊。

眼看著那邊張飛部又要發起一輪攻勢,郭淮情知自己繼續待在這裡被動防守,是絕對還會被張飛給衝垮的,大聲對自己的太原小老鄉郝昭吼道:「伯道,這邊的步兵我給你了,一定給我守好!我帶著騎兵去騷擾牽制張飛去!」

在被郭淮移交了指揮權后,跟著郭淮從陳倉趕回來的郝昭也是同樣大吼道:「我一定守住!」

而就在郭淮帶著徐晃的精騎剛運動到側翼不遠,張飛軍的衝鋒再次來了。面對著氣勢洶洶的張飛軍,郝昭也是用盡全身的力氣吼道:「什長以上的軍官,都給我頂盾站第一排!」

在吼完之後,郝昭親在拿著一面盾牌站到了隊伍的最前面,有郝昭這麼一個硬骨頭帶頭,後面的曹軍軍官和士兵紛紛補上。

守在最前面的郝昭,迎面撞上了一匹疾馳的戰馬,整個人都被撞飛掉,但後面的曹軍士兵們卻是一下子撐住了郝昭的身體,合眾人之力,竟然擋下了這個騎兵的衝擊。

只覺得渾身上下血液沸騰的郝昭,緊接著便把手裡的盾牌一扔,揮舞著長矛向眼前的敵人刺去,直接將這個猝不及防的劉軍騎士從馬背上挑了下來。

在郝昭身先士卒的帶領之下,整個右翼的曹軍爆發出強大的戰鬥力,張飛軍的士兵,就這樣迎頭撞上了一座可以說是用骨頭築城的堅硬長城,沒有像剛才那樣一下子便把曹軍給衝垮。

而就在這個時候,郭淮帶領的七百精騎,則是繞到張飛軍的側翼,然後勇猛得殺了過來,與張飛軍鬥成一團,一時間擠作一團,不分勝負。

——

「弟兄們加把勁!劉玄德白毦兵已經出來了,他已經近在咫尺了!」

劉耷前面的戰場,依舊亂作一團,夏侯淵雖然被擋了下來,但看到那些頭頂上頂著用白色獸毛編製的飾品的隊伍投入到戰場的時候,夏侯淵心中有點兒激動,因為他一眼便認出這是劉耷親兵白毦兵。

夏侯淵很久以前便認識劉耷,雙方還曾經並肩戰鬥過,對付那個讓曹操和劉耷都頭痛不已的飛將軍呂布。在那次的合作之中,夏侯淵便發現劉耷身邊的親兵頭上都頂著用白獸毛編製的飾品。

後來劉耷被曹操帶到許都,曹操一度想要瓦解劉耷手底下的勢力,把整個劉耷集團給消化掉。譬如說給劉耷手下的將領們升職,讓他們逐漸脫離劉耷。只不過曹操還是有些小瞧了劉耷集團的凝聚力,最終劉耷集團還是反了。

期間張飛就被曹操提拔了一個中郎將的職位,曹操還派夏侯淵接觸了一下張飛,看看能不能把張飛挖走。

就是在這次接觸中,夏侯淵知道劉耷這個織席販履之輩,已經形成了編東西的習慣,沒事便編點兒東西玩。(甚至根據《魏略》的記載,劉耷第一次見諸葛村夫時,劉耷便一手在那裡編牛尾巴,一邊在那裡和諸葛村夫討論天下大勢。)

於是乎劉耷經常會把一些隨手編的小件獸毛飾品送給手底下的親兵,而這些人對劉耷非常忠心和尊敬,便會帶在頭上,久而久之便有了劉耷的白毦兵。

現在白毦兵出現在戰場上,這可以說是劉耷的底牌,連底牌都打出來的劉耷,已經沒有了後手。

只可惜,在之前的衝鋒之中,夏侯淵也已經用出渾身解數,現在只能憑藉著最後一口氣來和劉耷爭奪最後的勝利,正如他所堅信的那樣——狹路相逢勇者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2章 狹路相逢

9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