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羌騎

第479章 羌騎

「來了!準備!」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吳班覺得自己腳底下的大地都在顫抖,關鍵是突然間掛起來的沙塵暴,讓能見度非常低,吳班也看不清楚這次發起衝鋒的曹軍,究竟有多少人。

吳班是一個標準的軍-二代,他的父親吳匡,曾經是大將軍何進的心腹。何進身死,吳匡便跟著袁紹攻打皇城,誓死為何進報仇。等殺完宦官之後,吳匡還跑去把何進不同父也不同母,和宦官頗有來往的弟弟何苗也給殺了。

有這麼一個當將軍的父親,吳班自小便經歷過非常嚴格的軍事訓練。歷史上他能從夷陵活著回來,跟著諸葛村夫收了一波司馬懿的人頭,能力應該是不錯的。

劉耷入蜀,和劉璋有姻親關係的陳留吳氏跳反,轉投劉耷陣營。作為東州人士的代表人物,吳班和他的族兄吳懿都被劉耷細心拉攏,吳班寡居的族妹吳覓,還嫁給了劉耷的親信簡雍,算是成了劉耷集團的一員中堅。

這次北伐,吳班也是隨隊參加,統領一個兩千的步兵方陣守在劉耷本陣前面,而在他前面,還有益州江陵雷銅統領的兩千步兵方陣。

吳班和雷銅這兩支軍隊都是由益州子弟組成,其中吳班所部,大部分都是涪陵人。涪陵這地方民風淳樸(武德充沛),不過和其他民風淳樸的地方稍微不太一樣,這裡的百姓因為靠近大山,靠山吃山,普遍都有一手很好的箭法。

歷史上諸葛村夫曾經在這裡徵集了三千青壯組成了蜀漢一支王牌部隊連弩士,現在劉耷北伐,作為徵兵總指揮的諸葛村夫看重涪陵人的射術,也徵集了大量的青壯從軍。

在上午的戰鬥中,夏侯淵靠著騎兵曾經多次嘗試進攻劉耷本陣,結果被吳班和雷銅的步兵方陣用強弓硬弩給射了回去。

當沙塵四起,曹軍再次衝擊而來,隨著距離的接近,吳班已經看到曹軍的先頭部隊。這些踏著沙塵而來的騎士,竟然都是一批披頭散髮的羌人。

還沒等吳班動手,對面的羌騎卻已經開始在馬背上朝著劉軍陣地射起了箭。這個年代羌人和匈奴一樣,都是馬背上的民族,其族人普遍馬術純熟,要不然也不會作亂漢帝國長達百年。

足足三千羌騎,就這樣在沒有馬鐙的情況下,純靠雙足控馬,在馬背上向劉軍陣地傾斜起第一批箭雨來。

羌人雖然馬術高超,但手工業不發達,其所用的馬弓普遍質量不好,射程較短,但是在狂風的加持之下,力量和射程全都有了質的飛越。

一道箭雨下來,雷銅和吳班陣地上的守軍,哪怕有盾牌和甲胄保護,依舊出現了不少傷員,吳班身旁便有一個倒霉的傢伙,羌人的箭從甲胄的縫隙中射了進去,扎到他的肩膀上。一時間劉軍陣地上哀嚎聲不斷,劉軍士兵們趕緊將這些傷員拖走進行包紮。

不過吳班只能靜靜得看著,之前他曾經試著射過一箭,因為這狂風的阻礙,這支箭沒射出多遠便掉在了地上。吳班的射術比普通的士兵要強很多,他的射程都受到壓縮,其他普通士兵自然更不用說。現在羌人還沒來到吳班的射程,吳班自然不會輕舉妄動。

就在這一會兒的功夫,羌人又向前突了十幾米,吳班一開始射的那支箭,已經淹沒在羌人的馬蹄之下,而馬背上的羌人,已經開始彎弓搭箭,開始進行第二輪齊射。

看著眼前的敵人終於進入了射程,早已經急不可耐的吳班終於吼出了命令:「放!」

緊接著劉軍的步兵方陣開始向羌人進行了反擊,一輪箭雨反射了回去。步弓的射程本來就要比馬弓要遠,再加上漢人手工業比羌人實在強了不知道多少,儘管有著逆風的不利,這一輪劉軍的齊射,同樣也重創了羌騎。

畢竟這些羌騎此時正處在疾馳之中,他們身上也沒有劉軍和曹軍那厚厚的甲胄。一時之間陣前一陣混亂,無數的羌人中箭后從馬背上跌了下來,還有一些則是戰馬中箭,把馬背上的騎士從上面甩了下來。

一時間羌騎陣型大亂,甚至有不少人死在了己方的馬蹄之下。要是往常這種情況,吳班前面的雷銅方陣,可能已經主動出擊掩殺一番。

只是就在羌騎手忙腳亂的時候,從沙塵之中又冒出來了身穿鐵甲的曹軍大股馬隊,二話不說,馬上便像之前羌騎那樣,在馬背上用馬弓對著劉軍方陣便來了一波齊射。

這漢人雖然是農耕民族,但同樣也有的是好騎手,尤其是幽州、并州、涼州這邊,男子基本上也都是自小便騎在馬背上的。

匈奴和羌人固然都是騎在馬背上的民族。但匈奴經過兩漢的多輪打擊,已經分裂為南北匈奴,南匈奴只剩下幾萬人投靠了大漢,北匈奴則化身上帝之鞭去歐洲大殺特殺去了。

羌人雖然騷擾的大漢苦不堪言,但戰事只不過局限在涼州一隅,其實在桓帝朝,在名將段熲的努力之下,也已經達成平定西羌、擊滅東羌的成就。到了靈帝朝,涼州鬧事的主力,已經成了響噹噹的涼州名士韓文約。

「國恆以弱滅,而漢獨以強亡。」這句話並不是說說而已,和周邊蠻族的技術差距實在不可逾越,再加上漢人慷慨雄烈,爭強尚武,吊打各路蠻族實在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面對著漢人結成陣型的步兵方陣,羌騎也就敢遠遠放上一箭,實在是不敢硬沖的。上午的大戰,羌騎多有衝鋒,不過都是遠遠射上一輪便趕緊撤回去。

只是這一次,在齊射完兩輪之後,本來想要後撤的羌騎卻無法撤退,因為有數量更多的曹軍鐵騎從後面包了上來,連他們想要從旁邊繞開的路子都給包住了,頂著他們繼續向前跑去。

無奈之下,羌騎只能被曹軍馬隊攜裹著向前衝去,然後一頭撞上了嚴陣以待的劉軍步兵方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9章 羌騎

8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