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知恥后勇

第476章 知恥后勇

「馬參軍,你不過來吃點兒東西嗎?」

當中午時分,街亭這邊的戰鬥終於告一段落,廝殺了一上午,整個戰場終於恢復了平靜,兩方的戰士們都打得筋疲力盡,開始紛紛撤了回來。

因為擔心敵方會趁著這個機會偷襲,雙方都分出了一部分警戒部隊,剩下的人都在那裡抓緊時間吃飯。

整個上午的戰鬥,打得非常激烈。曹軍在攻打街亭大營失利之後,轉而重兵攻打小山上的劉軍。曹軍一度佔據了巨大優勢,有機會一波將小山拿下。不過隨著山上劉軍重整旗鼓之後反擊,再加上大營中的劉軍主動出擊配合,曹軍的攻勢受挫。

當上午的戰鬥結束后,山上劉軍修建的三道防禦工事,最下層的一道已經被曹軍攻破並佔領,剩下的劉軍士兵全都退守第二道防線。

因為這第二道防線附近有著山上的一處重要水源,故此昨日修築工事之時,這裡是重中之重,工事修築的比較堅固。山上的劉軍雖然一度險些被曹軍打崩,但靠著第二道防線的工事,反倒對曹軍造成了巨大的殺傷。山上的戰鬥,雙方傷亡相差不大。

經過一上午的激戰,曹軍雖然壓縮了山上劉軍的活動區域,但卻奈何不了街亭大營中的劉軍。再加上一開始王雙軍的巨大損失,半天的戰局打下來,可以說是劉軍小優。

對於這個結果,簡傑還算滿意,他主要的任務便是阻擊張頜,照這個架勢,再給張頜十天他也打不下街亭,而那個時候,劉耷和夏侯淵已經分出勝負了。

而已經實現牽制敵軍任務的張頜,則還想著攻破街亭,前去支援夏侯淵。

張頜全軍一萬人分成了兩部分,四千人上山佔據了劉軍留下的工事,繼續壓縮山上劉軍的活動空間,剩下的六千人則是大營劉軍與山上劉軍之間的聯繫。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木然得站在山腰工事後面的馬謖,接到了旁邊一名士兵請他吃飯的問候。

「我……」

終於有個人肯和馬謖說話了,但馬謖張了下嘴卻說不出什麼話來。仗打到這個地步,山上的劉軍,都把馬謖這個名義上的指揮官當成了透明人,已經許久沒人和馬謖說句話了。

馬謖對馬琦說的那番想要逃到簡傑大營中的話,可是被不少普通士兵聽到。馬謖這話一出口,被馬謖放棄掉的將士們便全都對這個參軍失望透頂,完全無視了他的存在。

歷史上馬謖因為街亭失守被殺,究竟有幾分是因為沒有守住,有幾分是因為他棄軍逃跑,恐怕只有當事的諸葛村夫才知道。但無論如何,一個想要丟下自己的士兵,一個人跑路的飛將軍,是不會得到手下將士們信賴的。

正當透明人馬謖想要說話的時候,山頭上實際的指揮官馬琦突然間走到了馬謖跟前,卻是將一顆血跡已經凝固的首級放到了馬謖跟前。

馬謖愣了片刻,很快便認出來,這個是因為逃跑被馬琦正法的那個軍司馬。有些摸不清馬琦意思的馬謖,茫然得看了一眼馬琦。

「他本來有機會不死的!因為你糟糕透頂的表現,他嚇得逃跑,這才被我斬首的!另外還有不少人,因為你的無能丟掉了性命,他們的屍體現在還在曹軍那邊,屍骨可能都無法回到故鄉安葬。之前我曾經聽阿傑讀過一首詩『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因為你的無能,讓多少人再也等不到他們所珍愛的親人!」

隨著馬琦冷冷的一番話,馬謖終於忍不住了,眼淚一下子淌了下來。

這次出征之前,馬謖心裏面可是憋足了勁想要立一個大功的,期望著能夠一戰成名,升職加薪,從此踏上人生巔峰。

不過無情的現實卻是在馬謖臉上狠狠打了一巴掌,不但沒能立下大功,反而出盡了洋相。

等冷靜下來之後,馬謖甚至不敢相信,那個面對著戰局手足無措,甚至想要丟下軍隊跑路的人,竟然會是自己——自己當時究竟是怎麼了?

當馬琦控制住局面之後,馬謖更是手足無措。之前的情況真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第一道防線丟了嘛,馬謖本來就建立了三道防線,第二道防線才是馬謖一開始想要重點防守的,結果頭腦一懵,完全忘記了最初的計劃。

面對著山上的手下,馬謖越發抬不起頭來,恨不得找個地縫藏起來,就這樣失神落魄般度過了整個上午。

現在馬琦走到馬謖身邊,再度把馬謖血淋淋的傷口給撕開,更是讓馬謖臉色慘白,險些站立不穩,栽倒在地上。

馬琦本來過來是興師問罪的,不過看了馬謖的這個狀態之後,一時間也是無語。雖然馬琦人長得五大三粗,但心思還比較細膩,要不然也不會被劉耷派過來照顧簡傑的安全。

「一個大老爺們,這算什麼樣子,要是讓別人知道了,豈不是會叫你『啼哭郎君』!」

被馬琦如此說道,馬謖更是無語。說大地馬謖還是有些自負,如果此時和自己說話的是簡傑這樣讓馬謖心服之人,馬謖可能還能和他剖析一下自己的心路歷程,但是面對著馬琦這樣的老粗,卻是沒有多少說話的念頭。

「第一次上戰場,腦子裡面發懵,挺正常的!我第一次上戰場的時候,差點兒嚇尿了褲子,並不比馬參軍強到那裡去。不過後來跟著主公走南闖北,經歷的事情多了,便處變不驚了!第一次表現不好沒什麼,這人得往前看,從過往之中吸取經驗教訓,下一次馬參軍你打仗的時候還是這種表現,那才讓人瞧不起!馬參軍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過去的已經過去了,還是要看你以後怎麼樣!」

聽了馬琦的話之後,馬謖心情好受了不少。臉已經丟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便是努力把丟掉的臉給找回來。到了這個時候,馬謖總算才理解到《中庸》中「知恥近乎勇」的意思來。

只是馬謖感謝的話還沒有說出口,卻是有一陣狂風吹過,捲起不知道從那裡來的沙塵撒了一山,剛要開口道謝的馬謖便這樣吃了一口沙土。

「呸!涼州這鬼地方的風還真大,時不時便來上一陣!」同樣被灌了一嘴沙土的馬琦,一邊吐著嘴裡的沙子,一邊罵罵咧咧得咒罵著涼州的天氣。

只是馬謖卻一下子打了一個哆嗦,他突然間意識到,涼州這個時候好像一直在刮西北風,而之前夏侯淵的營寨,似乎便在劉耷營寨的西北方向,這要是打起來,恐怕會受影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6章 知恥后勇

8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