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前奏

第472章 前奏

建安二十一年(公元216年)三月初五,天還沒有亮,在涼州的大地之上便響起了嘹亮的軍鼓聲。

就在昨日,有三千羌騎,衝破了劉耷的封鎖之後,被在金城的曹魏涼州張既送到了夏侯淵大營之中。與此同時,守衛陳倉城的夏侯淵司馬郭淮,帶著兩千曹軍,從陳倉城抄小路返回了夏侯淵大營之中,讓夏侯淵的總兵力一下子達到了五萬五千人。

在得到這兩股援軍之後,之前一直靠著營壘工事抵禦著劉耷進攻的夏侯淵終於主動出戰。

現在已經到了夏侯淵不得不出戰的地步,藉助著強大的兵力優勢,劉耷軍幾乎已經將天水等三郡完全吃下,再繼續耗下去,夏侯淵這邊的軍糧都可能成問題,於是夏侯淵準備和劉耷展開決戰。

三更時分,夏侯淵軍中的火頭軍便開始埋鍋造飯,到五更天的時候,全軍上下已經飽餐一頓。

雙方加起來有十萬多人馬,註定不可能在狹小的區域展開決戰。隨著吃飽喝足,各路將領便要帶著自己的人馬出營,來到外面廣闊的戰場之上。

「孟德!我要是打贏了這一仗,天下就是你的了!」看著浩浩蕩蕩的各路大軍,正要從各處營壘之中外出,夏侯淵忍不住生出了一股豪氣,忍不住對著天空自語道。

依稀間,夏侯淵彷彿又回到了青年時代,當時曹操這個浪蕩子在老家犯了事,夏侯淵挺身而出,把曹操的罪責給扛了起來。那個時候的夏侯淵雖然覺得曹操會成大事,但卻沒想到他能做到這地步。

想到這裡,夏侯淵又吼了一句:「傳我將令,有能取得劉玄德人頭者,賞萬金!」

——

此時此刻,被夏侯淵懸賞萬金的劉耷,也早已經穿戴妥當,被手底下的將士們簇擁著走出大帳。

天色仍未亮,但綿延數里的整個大營,卻已經活動起來,在燈籠火把的照映之下,恍如置身於銀河之中。

就在劉耷站在自己營帳前邊,望著大營出神之時,關羽和張飛已經一左一右,站到了劉耷身旁,在關羽和張飛的下手處,此戰的總參謀長法正,還有這麼些年來一直伴隨在劉耷身旁的趙雲、簡雍也已經就位。

劉耷的軍營之中沒有女人,晚上沒事的時候,劉耷便把關張等人叫了過來,像是年輕的時候一樣在一起聊聊天,然後睡在一起。

早些年的時候,劉耷是能和他的兄弟們聊一整晚的,第二天一點兒都不耽誤砍人。不過終究是年紀大了,再加上第二天還有這麼一場決定天下大勢的決戰,劉耷等人老早便休息起來。

只是這一次劉耷卻失眠了,過去將近四十年顛沛流離的日子,其中的酸甜苦辣,再次襲上他的心頭。雖然決勝涼州,只不過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但劉耷依舊掩飾不住的新潮澎湃,畢竟這可是實打實的十萬大軍,這是他之前四十年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這次北伐劉耷帶來了十萬大軍,除了一萬被魏延帶去當做疑兵進攻箕谷,一萬被簡傑帶去守衛街亭,還有零散的不到一萬人去蠶食涼州各地,現在這大營之中有劉耷的七萬兩千大軍,遠超對面夏侯淵的兵力。

「雲長,益德,還有子龍,你們雖然很久以前便闖出了偌大的名聲,但跟在我麾下,卻經常要被一些宵小給攆得到處亂跑!但現在,我們終於今非昔比,今日便要讓他們看看我們的厲害!」

隨著劉耷一聲怒吼,不只是關張趙這三位即將登場的將軍,就連簡雍也回憶起了當年從幽州一路轉進到荊州的苦難來,而現在終於到了揚眉吐氣的時候。

不過比起其他人,並不需要上場的簡雍卻多了一份擔心,畢竟他的寶貝兒子簡傑,今天可能要面對魏軍名將的衝擊,只是他能行嗎?

——

比起逐漸沸騰起來的劉耷軍營,街亭城下的簡傑營地中,卻是一直都處在忙碌狀態中。

在接到斥候彙報,一萬曹軍在幾十里玩紮營之後,簡傑這邊便沒有休息,繼續在這裡搶修起營壘來,能多修好一片營壘,便能夠多有一分勝算,同時意味著能夠少死一些人。

不過曹軍雖然主力休整,但還是有部分騎兵,趁著夜色的掩護朝著簡傑這邊的大營摸了上來。

好在簡傑這邊雖然搶修營寨,但還是派出了斥候在四周警戒,洞悉了曹軍的偷襲計劃。簡傑也算是打了不少結硬寨的仗,曾經頂著吳軍的攻擊在那裡搶修營寨,比較有經驗。

面對著偷襲的魏軍,整個大營忙而不亂,一方面繼續在原地搶修,一方面派出王平出寨迎敵,完全沒給魏軍偷雞的機會。

經過這一折騰,簡傑終於確定了,對面的曹軍將領,便是歷史上在街亭打敗了馬謖的張頜。

簡傑之前曾經和吳軍的魯肅、呂蒙交過手,但這還是第一次和魏國將領交手,雖然打野戰簡傑很有可能不是張頜的對手,但已經準備揚長避短的簡傑,有信心能夠守住街亭。

——

「怎麼樣?休息了一晚上,體力恢復了嗎?」

簡傑對面的曹軍營寨之中,昨天晚上好好休息了一晚上的曹軍是集結待命。經過漫長的奔襲,一萬五千騎中,只有一萬二千騎跟著張頜到達了街亭,還沒有開始戰鬥便減員五分之一。但張頜還是覺得非常值,因為他為夏侯淵分擔下來一萬的壓力。

「休息好了!」隨著張頜問道,昨天好不容易美美睡了一覺的曹軍士兵紛紛回答道。

張頜這些精銳騎兵都非常年輕,昨天好好睡了一覺后,又飽餐了一頓,精力恢復了不少能夠以比較飽滿的狀態投入到今天的戰鬥中去。

「好!今天我便帶你們踏破街亭!有信心沒有?」

「有!」緊接著張頜手下將士們整齊劃一的回答道,聲勢驚人。

這整齊劃一的怒吼讓張頜非常滿意,然後他又將目光投向對面的街亭劉軍營寨。昨天的小規模接觸戰中,張頜的手下也抓到了幾個劉軍的俘虜,經過審訊,也已經知道對面的敵軍將領是誰。

也不免讓張頜有些感慨時間流逝的速度,十六年前官渡之戰還沒有打響之時,張頜在鄴城是見過作為劉耷使者簡雍的。

當時劉耷二奪徐州,面對著咄咄逼人的曹操,劉耷派遣簡雍作為使者到鄴城向袁紹求援。只是當時袁紹因為幼子病重,又想著讓劉耷和曹操鷸蚌相爭,沒有派出援軍。

不過張頜等河北四庭柱還是和簡雍吃了一段飯,從簡雍口中打聽一下劉耷的軍力情況,判斷一下劉耷究竟能夠給曹操造成什麼樣的麻煩。

當時具體講了些什麼,張頜已經忘了,只記得簡雍講了一個黃段子,把同桌的顏良笑得都嗆著了。

世事無常,當年曾經一起吃飯的五個人,現在只剩下張頜還堅挺得站在戰場上,不過已經改換門庭,成了曹操的手下。但簡雍依舊跟著劉耷,堅強得活著。

更讓張頜沒想到的是,將近二十年過去了,自己竟然會對上簡雍的兒子。張頜突然間覺得,自己有必要幫著簡雍這個曾經在一起吃過飯的故人,教育一下他的兒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2章 前奏

87.64%